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我死了,谁向中国人道歉?

作者 |小左

还记得8月15日意味着什么吗?

是日本二战战败日。

91岁的藤本安马老人,

看起来依旧身体健硕,思路清晰,

可以独自出游,能够清晰讲述历史。

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因为胃癌切除了胃部,

每天吃饭前,需要吃很多药才能进食,

耳朵渐渐不好,带上了助听器……

还患有慢性支气管炎,

经常在咳嗽中痛不欲生。

但老藤本安马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还是要「活下去。一直活下去」。

而他活着的唯一理由,

是要赎罪,向中国人赎罪。

事情要从安腾先生的15岁说起。

那时候被战争宣传洗脑,

和很多少年一样,安腾先生以为

协助战争,是正义的,是英雄的举动。

所以15岁那年,

在看到「边学习边挣钱」的宣传海报后,

他就跟随队伍,来到了大久野岛。

一上岛,他就闻到了刺鼻的气味。

那些味道让人不适,

但是15岁的他没有细想那是什么。

只是拿着配方,开始每日每夜制造毒气。

他知道,他们的存在不能被人知道。

每当有电车经过,他们都会拉下帘子。

岛上的居民被强制签订了保密协议。

如果有人窥探工厂中的秘密,

则会被驻守的卫兵带走。

「因为当时的国际公约中规定,

战争中禁止使用毒气。」

但那时的安腾并不觉得这种秘密的行动是错误。

他知道这些毒气将会被投放到中国的战场,

他以为自己做着正义的举动。

但事实上,这一场惨无人道的犯罪。

几次战场上,日军使用大量化学武器,

致使大量中国军人死亡。

他们还肆无忌惮地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

1942年5月27日,日本扫荡北疃村。

村民们让孩子、女人躲进地道避难。

但没想到,日军使用了毒气弹。

现年88岁的李庆祥当年亲身经历那噩梦的一战。

他和一家人躲进地道,

哥哥姐姐,妹妹。

但是最终,他们都没能走出来。

李庆祥永远记得,妹妹对他说:

「哥哥你先走,我走不了了」

他不知何时松开了妹妹的手,

从此天人永隔。

资料中记载:

在1943年5月27日到28日之间,日军在北疃村共杀害800余人,连同附近逃难来的老百姓,前后发现的中毒者超过3000人,其中北疃全村120余户中,共有24户惨遭灭门——史称“五·二七北疃惨案”。

而像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

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令人胆颤的是,后来这些毒气,

还被运送至黑龙江地区的实验室,

用作毒气实验。

而实验的对象,是中国人。

毒气的危害一直伴随着整个战争,

甚至直到现在。

1945 年日军投降后,遗留化学武器就开始残害中国人民。 当年就造成了 45 人以上死亡。随后的几十年内,在日军化武主要遗留地黑龙江省、吉林省、江苏南京地区、石家庄、太原等地先后造成了 2000 多人伤亡。

到今天为止,依然有超过 33 万发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埋在中国的土地上。

最令人悲愤的是,

日方一直在否认,一直在试图抹杀。

很长一段时间,制作毒气的大久野岛被从地图上抹除。

2003年,黑龙江齐齐哈尔市,

掩埋了58年的毒气罐被不慎挖出,

前后44人因毒气住院,

一位年仅31岁的男子因此失去了生命。

外交部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

要求他们妥善处理。

日方派出了调查组,却狡辩:

这不是日方制造。

后来,一批毒气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起了诉讼。

诉讼持续了8年,中方受害者被判胜诉。

而当时,一些受害者已经离世。

胜诉的受害者们,捧着亲友的遗像,

「我们替中国人讨回了公道」

年过半百的男人,哭得泣不成声。

他们大多被毒气毁了一生,

一辈子都要被病痛折磨,

这一场胜诉是他们往后余生的唯一慰藉。

但是没想到,日本政府不满判决,

竟然提出了上诉。

经历6年漫长的诉讼过程,

日本最高法院驳回了

中国受害者要求日本政府赔偿的诉讼请求。

这种狡辩,还在继续。

有人会问:这些尘封的历史,

对我来说,太陌生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日本TBS电视台采访藤本安马老人的视频中,

有些国人这样说:

原谅,向前看。

突然发现,人们的确在慢慢遗忘,

正如狡辩的罪人所希望的那样。

比起正视自己的过错,

似乎他们想做的是:

等时间冲淡所有人的记忆,

等所有受害者离去,

等所有知道真相的证人离开……

五·二七北疃惨案”幸存者

而可怕的是,遗忘的确正在发生。

TBS发布这则纪录片后,

受到了大量本国人民的攻击。

被指责「歪曲历史」,「丑化日本」。

日本某酒店公然放置

否认大屠杀和强征慰安妇的书籍。

在群情激奋后,

酒店官方却选择了无视,

甚至态度强硬地把这本书的内容挂到了公司官网,

并称绝不撤书。

日本的教科书中,

渐渐模糊了侵华战争的存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历史一点点被时间冲淡了痕迹。

今年,我们不断地看到历史的证人离世。

还记得电影《二十二》吗?

电影中的二十二人,已经只有4人在世。

这就是藤本安马要活下去的原因。

「我死了,就没有证人了」

我们应该庆幸,

从未经历战争与痛苦,

但我们不能遗忘,

前人所遭受的。

19458月15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但许多人没有等到一个道歉。

很难想象等这些老人们一个一个的去世,

没有了证人,再加上时间的流逝,

人们是不是就不会再提起这些事,

这些事就会慢慢被尘封?

那就太可怕了。

参考资料

TBS纪录片《绫濑遥 倾听战争》

北京卫视节目《档案》:侵华日军的化学武器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日本在掩藏真相

我们不要选择遗忘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我死了,谁向中国人道歉?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