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人权调查报告:中国现代奴隶人数全球排第二 (组图)

  据 德国之声5月31日报道,澳大利亚人权组织”行走自由基金会”(WFF)于31日公布调查报告《2016年全球奴役指数》(Global Slavery Index)。报告声称,全球167个国家中约有4580万人的处境符合”现代奴隶”的定义,中国的绝对数字仅次于 印度, 居于全球第二。事实上,这家机构每年都会炮制一份“奴役指数”,早在2013年,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克里·布朗就指出,在欧美文化中,“奴役” 有着特定的文化内涵,指的是像买卖、使用财产和物品一样买卖、使用他人,把这样一个带有强烈殖民主义色彩的词扣在中国头上,指责中国“现代奴役”,实在夸 张。
   WFF:中国现代奴隶人数全球第二,仅次于印度
  报告将“现代奴役”定义为由于威胁、暴力、强迫、权力滥用或欺骗而导致的剥削,包括人口贩卖、强制劳动、债奴、受强迫的 婚姻、强迫卖淫以及非法使用童工等。
  WFF自称在167个国家中以53种语言进行了4.2万次访问,调查各国的奴役现象以及政府的应对措施。报告称,2016年,全球167个国家中约有 4580万人的处境符合”现代奴隶”的定义,随着部分地区战乱造成流离失所、移民迁移他乡的情况加剧,人们沦为“现代奴隶”的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根据这份报告的说法,亚太地区的“现代奴隶”人数占了全球2/3,绝对人数前五名分别为印度(1835万人)、中国(339万人)、巴基斯坦(213万人)、孟加拉 (153万人)和乌兹别克斯坦(123万人)。报告指出,多个上述国家的廉价劳工为西欧、 日本、北美和澳大利亚市场制造生活消费品,滥用廉价劳动力现象严重。

资料来源:《2016年全球奴役指数》报告

资料来源:《2016年全球奴役指数》报告(单击查看大图)

  同时,在奴役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上,朝鲜(的奴役比例则最高,占总人口的4.37%,其次为乌兹别克斯坦(3.97%)、柬埔寨(1.65%)、印度(1.4%)和卡塔尔(1.36%)。
  WFF亦分析了各国政府对现代奴役现象的应对措施及成效。报告称,朝鲜政府在打击奴役现象上所作的努力居全球末位。报告针对朝鲜的奴役问题写道,普遍 证据表明,由政府批准的强制劳动大规模存在于劳改营这样的系统之中,而一些朝鲜女性则在中国及其他邻国面临强迫婚姻或性剥削。
   另外,报告显示,香港亦是全球排名最糟地区之一。报告指出,香港政府所付出的努力相对有限,原因在于当地政府对于现代奴役现象缺少认知。根据报告估计,香港的现代奴役比例为0.404%,相当于916万人口中,有29500人符合”现代奴隶”的定义。
  

资料来源:《2016年全球奴役指数》报告(单击查看大图)

   WFF报告可信度几何?
  WFF于2012年成立,总部设在澳大利亚。自2013年起,WFF每年发布有关现代奴役现象的调查报告。然而,WFF的报告一直存在争议。
  从研究方法上来说,WFF的数据收集及处理方式饱受诟病,导致定量分析研究界不得不发布论文对WFF大加批判。
  2014年, 美国乔 治梅森大学的四名学者发表题为《收集和分析奴役数据正确的方法论及研究方法:对全球奴役指数的检测》(Proper Methodology and Methods of Collecting and Analyzing Slavery Data: An Examination of the Global Slavery Index)。论文认为,从对“现代奴役”的定义到数据的收集分析,WFF的定量分析都具有“显著”且“严重”的不足,因此该报告的有效性和可靠性均大打 折扣。

学术界发表论文斥责WFF分析存在严重缺陷

   以最新的《2016年全球奴役指数报告》有关朝鲜的数据为例,由于缺乏官方数据,WFF几乎完全依赖西方媒体报道。WFF甚至在报 告中写道,“尽管缺乏数据,朝鲜政府仍应对现代奴役负责”。在缺乏数据的情况下,WFF竟然可以有模有样地算出指数值,声称“每20个朝鲜人中,就有1人 遭受奴役”。
  在《2013年全球奴役指数报告》发布后,新华网引述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克里·布朗的评论称,在欧美文化中,“奴役”有着特定的文化内涵,指的是像买卖、使用财产和物品一样买卖、使用他人,多发生在殖民主义时代。
  布朗认为,把这样一个带有强烈殖民主义色彩的词扣在中国头上,指责中国“现代奴役”,实在夸张。
   德国之声报道为WFF抹黑中国送助攻
  德国之声在5月31日的报道中写道,“《2016年全球奴役指数》报告在分析中国的现代奴役状况时写道,城市和乡村人口的就业机会悬殊,导致高人口流 动规模(预测高达2.53亿人),也为人口贩卖创造机会,至少有5800万留守儿童在父母外出打工时无人照管。报告建议中国政府,加强实施反人口贩卖法 规,特别是针对购买人口者实施惩罚,同时增进非政府组织以及政府机构之间的协调、合作,着重于协助受害者重返正常生活。”
  然而,小编翻遍了《2016年全球奴役指数》216页全文,并未找到对中国进行单独分析的段落,原报告中也未出现德国之声所报道的中国留守儿童数据。
  同时,根据全国妇联于2013年5月发布的《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约有6102.55万,大部分有人照料,仅 3.37%的农村留守儿童单独居住、无人照管。这与德国之声所报道的数据存在巨大出入。(文/观察者网刘楚楚)

据全国妇联官方数据,我国约有六千万农村留守儿童,其中3.37%无人照管

新华侨网 » 人权调查报告:中国现代奴隶人数全球排第二 (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