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特朗普:遣返非法移民既不可能也不人道(组图)


民调落后希拉里为争选票在移民问题上“服软”


为扭转选举颓势,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似乎在移民问题上“服了软”。其新任命的竞选经理凯莉安娜·康韦21日透露,特朗普此前宣称的 “大规模遣返非法移民”主张将被重新考虑。舆论普遍认为,在民意支持率持续落后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情况下,特朗普希望以此获得更多少数族 裔的支持。同时,竞选班子的再调整也是促成“大嘴”特朗普“转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公平和人道”

特朗普20日在纽约特朗普大楼会见了其西班牙裔支持者(右图)。多名与会者向媒体证实,特朗普承诺他的移民政策中包括使非法移民获得合法身份。

来自得克萨斯州的移民律师雅各布·蒙蒂对美国第一大西班牙语门户网站环球电视网说,特朗普承认滞留在美的“1100万非法移民具有很大问题”,“遣返他们既不可能也不人道”。

这一说法与他此前观点大相径庭。特朗普曾多次在竞选活动中承诺,将收紧移民政策,并大规模遣返非法移民。他还力主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建隔离墙以阻止非法移民,并宣称应“全面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

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的竞选策略出现了重大调整。康韦对此说法的表态则模棱两可。

当被问到特朗普是否会如此前承诺一样成立“遣返部队”时,康韦说:“(这个问题)将再议。”但她同时强调,特朗普的最新表态与之前的竞选主张并没有多少不同。

她21日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特朗普承诺将用“公平和人道”的方法解决非法移民滞留问题。

“他(特朗普)支持的是确保我们执行法律,确保我们尊重那些寻求优厚工作待遇的美国人,并且确保我们对那些生活在我们中、生活在这个国家中的人(移民)保持公平和人道,”康韦说。

特朗普的竞选顾问、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塞申斯也强调,特朗普如若当选总统,仍将从遣返角度出发制定政策,“他正在与如何处置(非法移民)作斗争”。


“大嘴”真变了?

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已招致不少抨击。希拉里就曾批评特朗普是在制造国家的分裂,并称她自己将为非法移民争取美国国籍。

自从特朗普在7月份的共和党大会正式接受提名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其支持率就一路下滑。目前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投票不足三个月,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仍持续落后于希拉里。

路透社和益索普公司19日联合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落后希拉里8个百分点,两人支持率为34%对42%。

对于此次特朗普“服软”,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想要拓宽自己支持者的范围:即从身为工人阶级的坚定白人支持者,逐步拓展到非洲裔和西班牙裔支持者,以争取更多选票。

同时,特朗普竞选班子的再次“大换血”也让他最近的表现不同以往。

两个月内,特朗普的竞选班子已经历三次高层“换将”。6月20日,特朗普宣布解雇初选阶段的“功臣”、竞选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随后保罗· 马纳福特上任,但他因曾为亲克里姆林宫的乌克兰地区党工作受到外界质疑。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局19日指认马纳福特收受乌克兰地区党钱款,马纳福特已经辞职。

民意调查专家康韦本月17日被任命为竞选团队新负责人。此举被外界解读为争取女性选民和独立人士支持。最新一次“换帅”之后,特朗普18日竟破天荒地向曾被他刻薄言辞伤害的人们表示歉意,称自己为“辩论激烈时”口不择言而感到后悔。

此外,特朗普还一改在集会上脱稿演讲的习惯,用起了提词器。他在演讲中多次向非白人选民喊话,以期改善自己在少数族裔眼中的印象。据新华社


特朗普炫耀经商能力 在烧钱方面显示控制力

“欠债王”却不是“花钱狂”

自称“欠债王”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纽约房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到底欠了多少钱?如果按其竞选团队公布的财务文件看,是3.15亿美元(约合 20.95亿元人民币)。然而《纽约时报》20日一篇报道显示,特朗普名下的公司至少给他带来6.5亿美元(43.23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是公布数字的 两倍多。


财务不透明

为撰写这篇调查报道,《纽约时报》雇了一家房地产信息公司,搜集与特朗普有关的全美30多家办公楼和高尔夫球场等房地产的公开数据,结果得出了上述数字。

报道还指出,特朗普资产的相当大一部分都与其3个合伙人密切相连,有可能额外为他带来20亿美元(约133亿元人民币)的债务。

报道还说,由于房地产项目的复杂性,特朗普的商业活动“依然神秘”。造成数字不一致的原因也可能并非特朗普的错,而是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个人财务信息表并不适用于财务状况复杂的特朗普,且美国联邦法律只要求申报个人债务而非企业债务。

特朗普一直拒绝公开自己的财税情况。今年5月,他曾向联邦选举委员会递交个人财务信息表,但这份表格只提供资产、债务和收入情况的预估数字。

《纽约时报》认为,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特朗普财务状况复杂、不透明,很难判断一旦他当选美国总统,其财税政策以及人事任命等会如何影响其家族净资产。


砸钱不够多

今年5月,职业生涯中曾四度破产的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称“欠债王”,以炫耀他卓越的经商能力,并向民众描绘出一幅他运用商业头脑带领美国重返繁荣的前景。

特朗普还一直坚称自己坐拥百亿美元资产,不过美国主要商业杂志都将这一数字调低至不到50亿美元(约333亿元人民币)。

尽管如此,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相比,特朗普“烧钱”能力显然不够。

英国广播公司21日报道说,特朗普竞选团队上个月的花销翻了一番,达1850万美元(1.23亿元人民币),依然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希拉里的3800万美元(2.53亿元人民币)。这与此前竞选的总统候选人相比,“维持在相当低的水平”。

特朗普“不走寻常路”之处还体现在,他宁愿花42万美元(约280万元人民币)大量购买宣传用的帽子,也不怎么在电视上做广告。

希拉里两个月前就开始在电视上投放竞选广告,迄今为此砸钱6000多万美元(约4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特朗普上周才开始这样做,首批广告花费500万美元(3325.8万元人民币)。

而在筹款方面,7月份特朗普“吸金”3700万美元(2.46亿元人民币),也逊色于希拉里的5200万美元(3.46亿元人民币)。

据新华社

    ■新闻评论

风光政客跪拜资本

前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被披露接受中东金主巨额“援助”,后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竞选团队负责人因“秘密”收受乌克兰地区党钱财而被迫辞职, 在美国总统选举渐入关键期之际,一桩桩涉及金钱政治的丑闻不断曝光,不禁令人对美国政客们跪拜本国甚至是外国资本的丑态嗤之以鼻。

据中东媒体爆料,希拉里从一名沙特王室成员那里获得了高达20%的竞选捐款,这些钱不仅有克林顿夫妇演讲的天价报酬,还涉及基金会资金流向。最近,“维基揭秘”创始人阿桑奇不断透风,为自己将曝光“克林顿夫妇与沙特王室长达24年内幕交易”的猛料暖场。

巧的是,希拉里的丈夫亦即前总统比尔·克林顿18日表示,妻子一旦当选总统,克林顿基金会将不再接受外国或企业捐款,他本人也将从基金会董事会辞职。

而就在克林顿宣布上述决定前夕,美国一个法律观察团体披露的电子邮件显示,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美国国务院可能受到她与丈夫创办的克林顿基金会影响,为基金会捐款者提供便利。

特朗普阵营也并未与外国资本完全脱开干系。

乌克兰国家反腐败局19日指认特朗普的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收受乌克兰地区党钱款,马纳福特虽然予以否认,但旋即辞职。

此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9日援引多名美国执法机构官员的话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美方和亚努科维奇涉嫌腐败的联系,对象包括马纳福特的企业,还包括希拉里竞选团队负责人约翰·波德斯塔兄弟托尼的企业。

外国资本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还见于素来有着政府“第四部门”“影子内阁”之称的智库。然而,美国政治圈不知是对这样的资本操纵习以为常,还是甘于享受于资本的滋润,甚至并不把这样的现象看作腐败。

新华侨网 » 特朗普:遣返非法移民既不可能也不人道(组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