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房价涨!育儿费也涨!BC省日托75加元高得离谱

Snap009.jpg

温东两名学童的母亲Jamie Garrett常觉得,自己每天上班,只是为了给孩子挣日托费。

这位38岁的单亲妈妈在一家儿童早教中心工作,每天照顾完别人的孩子后,下午5:30才可以去“课后日托”接自己的8岁的儿子和11岁的女儿

  工作收入只够付孩子的日托

在BC省,学校每年至少有7个“职业发展日”(PD day),有时只上半天学,还有春假、暑假和寒假。在这期间,和其他每天都要上班的父母们一样,她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怎么安排孩子们的时间。她的孩子们入幼儿园(kindergarten)的时候,“渐进式入学”还会多要求9天时间。

这些日子累计达到70多天,比父母们通常的两三个星期休假时间要长得多。没有爷爷奶奶照顾孩子的父母们,就只有付钱送孩子去日托中心这一条路可走了。

学年中的每月日托费需要800多元,在暑假期间就更高了。Garrett说,剩不下钱来让孩子们去上绘画、音乐或体育类的班,即使共享抚养权的孩子父亲也分担费用。

如果家里有一个孩子在婴幼儿日托中心,另有一个孩子上小学,每月的托儿费用可以高达2000元甚至更多。

孩子们上学前班时,Garrett每月可以拿到约500元政府补贴,但她工资收入的大部分仍须用于支付托儿费用。于是她不得不做出牺牲,搬离自己的家,住进父母家。她的父母还上班,她不得不减少工作时间才能有时间去接孩子。买辆车也根本谈不上。

双职工们,本已不堪房租或者房贷的重负,工资不高,食品价格却越来越高,还要努力地挤出钱来为孩子们支付从婴儿日托到课前课后日托的照看服务,压力越来越大。

  市长们助力“10元计划”

托儿费用的攀升超过了通胀,而且缺乏入托位置,产生了和温哥华住房危机同样级别的另一项危机。因此,在下周于维多利亚召开的“BC省城镇联盟”(UBCM)会议中,“托儿可负担能力”很可能会成为一项重要议题。

有46个城镇政府和机构已批准了“每日10元日托计划”($10 a Day Child Care plan),温哥华市也在2011年批准了该计划。今年,在BC省城镇联盟会议上还会提出应对托儿可负担能力的三项议案。

BC省托儿促进联盟和“每日10元日托”活动发言人格蕾森(Sharon Gregson)说,在这个计划中,包括婴幼儿日托,也包括学龄儿童日托。她说,按照这项计划,省政府提供补贴,父母每天只付10元就可以托管一个孩子,也无须为PD日和其他假期感到更多的压力。

由于该计划得到了很多支持,格蕾森认为,它一定会进入明年省选中的最热门话题。“政治家们如忽略这个问题,是自冒风险”。

有些家庭已经债台高筑。上周,加拿大统计局称,个人的除房贷以外的债务,今年春季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在温哥华和多伦多狂热房价和租金的带动下,家庭可支配收入负债率平均达到1.68。BC省卫生服务局在本月的报告中说,“他们在领到下一份工资前,就会没钱买食物喂养孩子”。

BC省的许多市长们都同意,托儿问题已经不能再忍,所以在下周的UBCM会议上他们会把这它推到中心议题的位置。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托儿服务变得如此不可负担,惠斯勒(Whistler)、弗农(Vernon)和东库特尼地方区(East Kootenay Regional District)都已经对此做出了议案。弗农的议案说,联邦政府和省政府应视托儿问题为“重中之重”,共同落实联邦政府提出的新“全国早教和托儿框架方案”(National Early Learning and Child Care Framework)。惠斯勒市长Jen Ford赞同“每日10元计划”,因为惠斯勒也有着前所未有的入托位置不足的困境,母亲们不得不放弃工作。

联邦政府在2016年预算案中,承诺在明年将斥资5亿元改善托儿服务。Jen Ford希望省政府把这笔钱用在一个通用体系上,由教育厅监管,而不是由儿童和家庭厅监管。

有了“每日10元”计划,人们就可以开得起更多的日托中心,给员工发出能够生活的薪水,也可以让更多父母投入工作,挣取更多收入。

  省府拒绝高额开支

BC省儿童和家庭发展厅长卡杜(Stephanie Cadieux)今年早些时候说,不管是“每日10元”还是“每日15元”,成本都会非常高昂。她说,要建立这个全面日托体系,没有15到25亿元下不来,省预算里没有这个额外开支。但她承认,托儿可负担能力是一个持续的挑战,他们正在与联邦政府合作寻求解决方案。

在托儿补贴(Child Care Subsidy)项目上,儿童和家庭厅每年的花费为1.199亿元,目前,每月有约2万名儿童和他们的家庭受益。在BC育儿税务福利(Early Childhood Tax Benefit)下,符合条件的家庭(收入低于10万元),每名6岁以下孩子每月可最多获得55元。

儿童和家庭发展厅承诺,到2020年,将新建13000个有牌照托儿机构。不过,格蕾森说,这是不够的,而且对减轻负担并无帮助。格蕾森说,政府没有想明白,如果有更多妇女参加工作,有更少的父母拿福利呆在家里带孩子,通过税收得到的经济回报就会更多。

  事关人权和切身利益

包括瑞典在内的几个欧洲国家有全面托儿计划。在那里,父母付费不超过其收入的3%,就可以送孩子去持牌日托中心。在加拿大,只有魁北克省有这样的计划。1997年,魁北克推出了“每天7元”的受到补贴的日托中心。虽然实际上不一定是每天7元,而是按家长的收入水平浮动,但每天最多不超过20元。但即使按最高付费20元,魁北克人的日托费用也不到大温地区的一半。在大温地区,每天日托费是45到75元。

温哥华市议员Andrea Reimer 说,很多孩子家长以为只有自己才遇到这样的困难,其实不然,他们并不孤独。她还认为,“每日10元”计划成功实施的另一个障碍是,没有孩子或者孩子已经离开学校的选民们,可能不太关心这个危机。

2016年7月,西海岸法律教育和行动基金会(West Coast Legal Education and Action Fund)称BC省在托儿可负担能力上的做法关乎人权,而托儿现状“违背妇女和儿童的权利”,呼吁省政府立即采取措施通过并实施“每日10元计划”。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08年的成绩单上,在25个经合组织国家中,加拿大在托儿标准方面成绩倒数第二。前几名分别是瑞典、冰岛、丹麦、芬兰、法国和挪威。

新华侨网 » 房价涨!育儿费也涨!BC省日托75加元高得离谱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