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渥太华医生用自己精子替换病人精子 生下女儿(图)

一名因对妇女生育有贡献而曾获颁加拿大勋章的渥太华生殖科医生,被指利用自己的精子取代一名不育女病人丈夫的精子,替该名女病人进行人工受孕,被该对夫妇及女儿告上法庭,同时还有另外一名女子以同样理由提告,该医生面临集体诉讼索偿。

案中原告Daniel and Davina Dixon 夫妇一直尝试想有自己的孩子但没有成功,最后两人决定求助医生。自1989年起向当时在渥太华行医的Dr. Bernard Norman Barwin求医。医生果然医术高明,第二年即1990年两人诞下女儿Rebecca Dixon,一家人欢天喜地。

随着女儿一年年长大,问题也就来了。先是母亲Davina发现女儿的眼睛是褐色的,而她们夫妇两人的眼睛全是蓝色的,开始产生疑虑。

父亲Daniel 说,有一个快速的方法可以判定女儿的身份,那就是血型。Daniel 是AB血型,而Davina是O血型,血液测试结果Rebecca也是O血型,这就可以断定Rebecca 不可能是他们两人的亲骨肉,因为如果父母双亲血型为O+AB 则子女血型可能是A或B ,但绝不可能是O或AB 。

为了确认这个结果,Daniel and Davina Dixon于2015年4月进行了DNA测试,证实Rebecca的生父是Daniel的机率为零。他们这才想到问题可能出在Dr. Bernard Norman Barwin医生那里,翻查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CPSO)有关医生的文件,发现他2013年曾遭停牌两个月,并在纪律聆讯中承认“曾在执业期间犯错,令他未能向病人提供属意生父的后代”。这怎么可能,医生在为他们夫妇提供生育治疗期间是保证了只会利用男方的精子替女方授精的。

本周二渥太华两家律师行代表受害人提交诉状,要求Dr. Bernard Norman Barwin自愿提供个人DNA样本。医生的代表律师Karen Hamway说他们会在数周内提交答辩书。

现年26岁的Rebecca接受CBC 访问时说﹕我小时候﹐经常有人问我是不是养女﹐我们总是一笑置之。我的长相不像父母﹐但有点像外祖母﹐我从未担心有问题。直到查验血型后才发现问题。

之后她联络上了面对同样问题的温哥华女子Kathryn Palmer,Palmer的母亲在1990年请同一个医生以匿名捐赠者的精子受孕。透过DNA测试证实Dr. Bernard Norman Barwin为Kathryn Palmer生父。二人再进行DNA测试后,证实为同父异母的姐妹。Rebecca说,这倒是个意外惊喜,因为她一直希望有个这样的姐妹。

报道说,2013年﹐Dr. Bernard Norman Barwin被安省内外科医生会吊销医生牌照两个月﹐他此前承认﹐在21年期间曾为4名女子错误授精。

Dr. Bernard Norman Barwin于2014年8月永久放弃行医牌照,并失去加勋章荣誉。

新华侨网 » 渥太华医生用自己精子替换病人精子 生下女儿(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