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香港法律界人士“沉默”游行 抗议人大释法(组图)


2016年11月8日,法律界议员郭荣铿发起黑衣静默游行。(李莱摄)

这次香港法界人士示威是由李柱铭、吴霭仪、梁家杰、余若薇、张达明及郭荣铿等人带领

2016年11月8日,约2千人出席游行,抗议人大释法破坏法治。(李莱摄)

 

至少数百名律师、学者等香港法界人士身着黑色衣服,抗议中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104条释法。

抗议者采取不喊口号、不持标语的“沉默”方式游行,从香港高等法院游行到位于中环的终审法院。

他们指责人大释法会冲击香港审理中的案件、是“教法院判案、并提供答案”,认为北京的这种做法会损害“一国两制”以及香港的司法独立。

中国人大常委会周一(7日)在北京全票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

《基本法》第104条的内容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但是先前两名香港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游蕙祯和梁颂恒在宣誓就任的时候,将“香港不是中国”以及涉嫌“辱华”的内容加入在誓词之内,引发争议。

香港中联办周一发表新闻稿指责两人违反法律规定,故而人大常委会“主动释法”,并形容“香港现行有关法律和规则对有关宣誓的规定不完备”。

中联办在新闻稿中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时释法可以起到划明底线、完善制度的作 用,必将得到香港主流民意的认同和支持。”

延伸阅读:

香港法律界周二(8日)发起黑衣游行,抗议人大常委会释法,游行发起人、法律界议员郭荣铿表示,要以游行方式向释法说不。释法的追溯力被受关注,港大法律系教授陈文敏指,若释法后追溯过往行为是不公平。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指释法文本没有提及追溯力,可由法院自行判断。(李莱 报道)

游行在傍晚进行,法律界人士包括资深大律师李柱铭、余若薇,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港大法律系教授陈文敏与一批法律系学生,他们由高等法院出发,游行至终审法院。游行以静默的方式进行,沿途没有叫口号。大会指游行有2千至3千人参与,警方则指游行高峰期有1,700人。

发起游行的郭荣铿指,释法破坏香港法治,对此感到遗憾,所以要站出来表达。

郭荣铿说:(释法)对于香港的法治,对于香港的“一国两制”的制度造成非常大的破坏。今次人大释法,不单止代替法院,亦代替立法会去解释,甚至延伸一条本地的法例,其实基本法104条本身是非常清楚,不用解释,所以对今次人大释法的决定感到非常遗憾、心痛,所以我们会秉承一贯的传统,站出来向释法说不。

李柱铭认为,释法践踏香港法制。

李柱铭说:明明拿两个年青人做藉口,然后取缔立法会权力,用释法修改《宣誓及声明条例,其实已经修改了法律,以及有追溯力,这完全践踏我们法制。

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周一(7日)呼吁,法律界发起更积极的不合作运动,陈文敏出席游行认为,静默游行起码能表达到释法对香港的冲击。

陈文敏说:我想法律界做了我们可以做的事,起码可以表达到今次的影响,令司法制度受到的冲击很大,对“一国两制”的冲击很大,我们希望起码可以表达到这个讯息。

释法后,追溯力及追溯期一直被受社会关注。陈文敏表示,人大对《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是补充立法,又指以今天的法律解释追溯过往行为是不公平。

陈文敏说:在任何一件案件,只要中国认为涉及重要利益时,都可以随时释法,即是所谓依法就是帮你立法。中国的人大释法并非单纯司法解释,根据中国的法制,这个是立法解释,而立法解释与我们最不同之处,是司法解释拿著法律条文,拿著几个字去解,他就是关于宣誓的任何事,都放进去补充立法。而以今天的立法衡量昨大天行为,这是不公平。(人大)要自我规范、约束权力,如果每每以人大自称有权力,然后行中国一套,不就变成一国一制。

同是港大法律系教授的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早上出席香港电台节目时表示,由于释法文本没有提及追溯力问题,相关争议可由法院自行决定。陈弘毅指出,中央的决定在政治上亦有考虑,释法是释放讯息,不可以容忍超越或挑战一国两制底线的活动,包括主张港独人士进入立法会。

律师会周二傍晚发表声明,指一贯立场是若人大常委会经常释法,会产生司法独立受损的印象,但认同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有解释权,不过认为释法应谨慎容忍。

终审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国能,接受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访问时拒絶评论释法,但他指出释法对于香港是有约束力,亦是一国两制宪制秩序的一部分。不过,他认为释法应在“很特别的情况”下方行使,北京和香港应有共识。

《人民日报》周二继续就释法发表评论员文章,提到中央遏制“港独”绝不手软,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允许搞各种形式的“港独”和所谓“自决”,这是“一国两制”下不可触碰的底线。此外,海外版则在头版发表文章,认为人大释法是对港独亮出明法律的红线。文章认为,释法绝不是“洪水猛兽”,“港独”绝不是“言论自由”,又指每次释法都有效厘清法律争议,为法院判决提供明确依据,不但没有干预、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反而起到释疑止争、凝聚共识的积极效果。

VOA相关报道:香港数千法律人黑衣游行抗释法默哀三分钟

香港法律界对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104条有关宣誓条例的释法反应强烈。继香港大律师公会星期二发表声明表示不满之后,法律界11月8日傍晚发起静默黑衣游行,抗议人大释法践踏香港司法制度,为香港立法。

公民党的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发起这次静默黑衣游行,至少二千香港法律界人士下午近6点从位于金钟的高等法院游行至中环的终审法院。包括李柱铭、余若薇、梁家杰、吴霭仪等多位法律界重量级人物都出席了游行。这是香港法律界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黑衣游行。

游行人士没有标语,一路沉默,经金钟道来到附近的终审法院。游行的龙尾在下午6点48分才到达终审法院门外。随后,由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大律师宣布全体游行人士静默3分钟。李柱铭简单一句向游行人士致敬后,游行在沉默中结束。

香港法律界以往曾就人大常委会几次释法举行过有5、600人参加的黑衣静默游行, 2014年有高达1800名法律界人士,就国务院6月10日发表的一国两制白皮书举行黑衣抗议游行。

港大法学院前院长陈文敏教授在游行开始前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次人大释法对香港司法制度的冲击是最严峻的,尤其在香港高等法院判决前释法,更是以释法解决香港法院本可以解决的问题,推倒香港的法治,严重削弱国际社会对香港一国两制的信心。

他说:“这么多次释法当中,对香港的法治是冲击最大的一次。这一次是司法程序还没有完结之前,人大就开始释法,它释法正正就是法院要解决的问题,来告诉法院你应该怎么判。你要处理的问题,我们给你答案了。所以,这个是严重地影响香港的司法制度,影响了大家对一国两制的信心。”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星期一在记者会坚称,“人大不存在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干预”,指释法是维护法律,强调特区的独立司法权及终审权是基本法赋予,不可能有超越基本法的司法独立。

而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周一也召开记者会,批评人大释法是政治问题,粗暴牺牲香港的法治精神。

此外,香港大律师公会星期一发表声明,对人大释法深表遗憾,认为做法难免有为香港立法之嫌,令市民怀疑中央对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决心。

大公会重申,目前阶段无必要仓卒释法,且弊多于利,在这个极敏感时刻作决定是极之不幸,难免削弱香港在国际间司法独立的形象,动摇公众对香港法治的信心。

声明强调,基本法第104条涉及的宣誓问题,特区的宣誓及声明条例已具有适当的条文,涵盖第104条的精神。公会认为,人大释法就该问题加入详细的解释,既无必要也不合适。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大律师表示,人大只能解释基本法,但无权解释香港本地有关宣誓的法例,人大释法犹如用坦克车辗过香港的司法制度 ,中央再次暴力践踏香港的制度,只会“逼香港人行第二条路”。

德国之声:人大释法逐“独派” 香港各界忧法治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进行释法后,两名”独派”当选议员事实上已丧失了进入立法会的资格。
当选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和游惠祯在上个月举行的宣誓仪式上,以挑衅方式故意修改誓词,并拒绝效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鉴于目前香港就此展开的司法程序尚在进行当中,批评者认为,中国人大在此期间发布释法文本是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干涉。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接受香港电台采访时称,此次释法是”为香港立法”,对香港法治的破坏比过去4次更严重。

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以来,人大对基法释法已经是第5次。此前,分别于1999年对居港权问题、2004、2005年两次对特首任期和普选及香港政治制度改革、2011年对香港对外事务进行释法。

周一,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主任李飞在新闻发布会上驳斥了有关人大释法干预香港司法独立的指责。他说:”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明确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行使全面和最终的解释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和香港法院具有相同的职责和义务,人大不存在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干预。”

有批评者指出,只有在香港终审法院提出请求时,人大才能进行释法,而这一次不是这种情况。对此李飞表示:香港法院在进行基本法释法时,凡是涉及中央管理的事务和中央和特区关系的条款,在作出终审的判决之前要由终审法院向人大常委会提请释法。但是,”应由终审法院提请”不是讲只有终审法院提请了人大才能释法,这一款中约束的是香港的司法机关,而不能限制全国人大常委会。

香港大律师公会周一发表声明,对人大就基本法104条的释法表示遗憾,认为这一行动是没有必要的,对香港的法治建设有害无益。

有专家认为,中国人大释法的目的首先并不是为了澄清宪制程序,而是为了显示北京拥有的政治权力。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对德国之声表示,释法行动表明”人大常委会的意志高于香港的司法独立”。

美国政府对香港立法会宣誓争议的发展表示”失望”。国务院发言人唐纳(Mark Toner)周一表示,香港立法会和司法独立在保障特区在基本法及”一国两制”框架下实行高度自治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他呼吁中国和香港特区政府及香港所有民选政治家避免任何激化担忧和破坏对”一国两制”原则信心的行动。”一个高度自治和法治的开放社会对香港的稳定与繁荣至关重要。”此前英国外交部发言人也作出了类似的表态。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亚洲问题顾问研究员萨默斯(Tim Summers)对德国之声指出,其实大部分香港市民并不支持独派议员在立法会的示威行动,”大多数人觉得这样做过于鲁莽,但这并不意味着香港人赞同北京对基本法释法。”他对香港的政治生态发展并不乐观:”将这两名议员逐出立法会将促使他们的支持者再度走上街头。”

周二晚,香港数百名律师和法律专业大学生身着黑衣进行了一场静默游行,抗议人大释法。队伍从高等法院行进至终审法院。法律界立法会议员、游行发起人之一郭荣铿律师认为,释法损害了香港的法治和一国两制,他对法新社记者说:“我不能接受这成为香港常态的一部份。” 另一位刑诉律师则表示,虽然这样的游行不能改变变眼下的事态,“但如果我们没有任何行动,就连希望也没有了。”

新华侨网 » 香港法律界人士“沉默”游行 抗议人大释法(组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