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正直的代价:几位揭露魁北克省建筑业黑幕的举报者和证人

他们中有工程师,有公务员,还有一个前工会领袖。在过去几年中,他们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痛苦,名誉受损,事业受影响,甚至受到死亡威胁。魁省高 院法官夏尔博诺本周在公布关于魁省建筑业腐败问题的调查报告时,特意郑重地向他们表示感谢。在报告提出的六十条建议中,有一条是建议加强对举报者的保护。 她说:“举报不应该被视为背叛,而应该被视为对社会的忠诚。”

《环球邮报》记者Tu Thanh Ha和最早揭露建筑业黑幕的加拿大广播公司《调查》节目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 ICI Radio-Canada

前工会领袖肯.佩雷拉(Ken Pereira)

佩雷拉是第一个举报魁省建筑工会和黑社会成员的关系的人。他先是发现他的上司、工会主席杜普伊和其他高层领导的开销惊人,为此几次提出质疑。为了让他闭嘴,杜普伊派人送给他一辆奔驰车。但他拒不接受。

那 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闯进了一个危险地带。直到有一天,他接到通知,要他到蒙特利尔郊外的一个饭店去参加一个会。当他到达那里时,等待他的是一个名叫德亚 尔丹的蒙特利尔黑社会头目,几个彪形大汉护卫左右。德亚尔丹说,他们不是要恐吓佩雷拉,只是来帮他“搞定”他和杜普伊的矛盾。

佩雷拉在夏尔博诺委员会作证时说,他当时吓坏了。因为他突然发现,真正的老板不是杜普伊,而是德亚尔丹。

但是他仍然决定向警方举报。杜普伊被定罪并被判1年有期徒刑。佩雷拉从此无法在魁北克省的建筑工地上立足,在警方的安排下,他一度去阿尔伯塔省安身。

© Radio-Canada

魁省砖石工程协会的前办公室副主任斯泰法妮.贝拉(Stéphanie Bérard)

承 受压力不仅是举报者,还有一些证人。在魁省砖石工程协会的办公室主任斯泰法妮.贝拉告诉周围的人她将去调查委员会作证以后,她就开始受到威胁。有人打匿名 的威胁电话,有人在夜里把车停在她家门口,打开大灯,或是绕着她家转圈。她的工作合同被提前中止。她和两个儿子在警察的保护下生活了好几个月。她回忆说, 那一段生活就像一场噩梦。

但是她没有退缩。2013年11月,贝拉和另外两位证人一起,获得魁北克省议会颁发的勇气奖章。不过她说,给她带来最大安慰的是无数陌生人的鼓励和致谢。委员会的听证会每天现场直播。她在作证后,收到了上千封普通民众写给她的信和邮件。

© Radio-Canada

凯伦.杜阿迈勒(Karen Duhamel)

杜阿迈勒2003年进蒙特利尔工程设计公司Genivar时刚从大学毕业。有一天,她看见一个男人捧着一大摞钱进了门,并听见秘书对他说:“你至少应该拿个信封装起来。”他走进一个名叫塞莫吉安的高级工程师的办公室,稍后空手离开。

她事后得知,那人是GTS建筑公司的。这家建筑公司当时正在承建一条高速公路。作为工程设计公司的检查员,杜阿迈勒发现建筑商虚报建筑材料和成本。她向自己的主管报告了这个情况,却被告知不要多管。

在她向魁省工程师协会举报之后,办公室的气氛变得充满敌意。塞莫吉安有一次对她说:“你长得不错,我可以强奸你。”她当时还有学生贷款要还,因此很想保住这份工作。但是她还是拒绝按塞莫吉安的指令改写发票。

她最后不得不离职。由于前雇主的作梗,身为工程师的她在很长时间里都找不到本专业工作。

在被夏尔博诺专门提到的举报者中,还包括蒙特利尔市政府的公务员Joseph Farinacci,KarineBouchard,前魁省交通部副部长Jean-Paul Beaulieu及助手François Beaudry。

新华侨网 » 正直的代价:几位揭露魁北克省建筑业黑幕的举报者和证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