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特朗普旋风”与北美自由贸易的走向

5925-141121141522101

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曾经多次“口出狂言”,要满足选民的各种意愿。说实话,以美国严密的权力制衡设计,特朗普要想将这些“狂言”落地为可行的政策,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他不但要过共和党这道关,还要过国会、最高法院、民意以及利益集团等多道关。每一道关都会让特朗普总统的想法“瘦身三分”。

相对来说,特朗普总统最容易兑现“诺言”的领域,是对外贸易。

根据美国宪法,国会享有对外贸易管理权,是美国对外贸易政策制定的主导者。国会可以通过立法、征收关税、监督行政机关等方式,调控或监督外国商品进入,保护国内工农业生产发展。但是,进入20世纪后,随着美国对外事务激增,国会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将很多对外贸易管理权,都通过立法形式授予了总统。

1917年《对敌贸易法》授权总统监管所有国际贸易与金融活动;1934年《互惠贸易协定法》授权总统在指定期间与外国进行贸易谈判,并且可以确定具体的关税细则;1962年《贸易拓展法》授权总统在指定期间与GATT进行关税减让贸易谈判;1974年《贸易法》授权总统可在指定期间,以国际收支逆差为由提高关税;1977年《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授权总统在紧急状态下对他国进行经济制裁。

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国会担心总统权力过度膨胀,对其贸易管理权作了很多限定,但总统负责具体交涉的大势,已经不可逆转。国会的主要职能,变成了批准条约和监督条约执行。因此,有专家指出,特朗普上台后,完全有权力发动贸易战。

几个月前,美国经济学者贾斯汀·沃尔弗斯(Justin Wolfers)在评论文章中指出,特朗普最容易兑现的竞选承诺,就是重新谈判或干脆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按照宪法,美国与他国签订贸易协议时,需要国会批准;撤销协议则可由总统直接决定,他只需要提前6个月通知有关国家。

各种迹象表明,特朗普很可能会以此为突破口,初步兑现他在竞选期间的许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披露了一份备忘录,据说是特朗普团队上台后的施政轮廓。这份施政轮廓包括5个要点,一是退出或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二是阻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三是阻止“不公平进口”,四是结束“不公平贸易管理”,五是签订双边贸易协定。

在以上5个要点中,《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还没有生效,废掉就废掉了,不会对其他国家产生致命性影响;阻止“不公平进口”和结束“不公平贸易管理”,属于模糊的施政原则,现在还难以判断其确切后果;只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涉及的国家是具体的,连锁影响也是可以想见的。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以美国为主导,联合加拿大、墨西哥签订的,为什么特朗普口口声声要废掉呢?如果真的废掉,会对加拿大、墨西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对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国内一直存在着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认为,该协定会刺激美国对外出口,创造大量就业岗位,并有助于墨西哥缩小与北方邻国之间的收入差距;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关税降低以后,美国国内企业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必定会将生产线转移到墨西哥,从而减少而不是增加美国国内的就业岗位。

现在来看,美国对加拿大、墨西哥的出口额确实增加了。1993年,美国对墨西哥的出口额仅为416亿美元,2013年提高为2262亿美元,增加了444%;1993年,美国对加拿大的出口额为1002亿美元,2013年上升至3002亿美元,增加了200%。但是,美国人担心的企业外迁,也确实出现了。很多电子、器具和机械企业,都直接到墨西哥设厂,或将订单外包给墨西哥的企业,2014年以来,由于在中国的生产成本上升,美国名牌企业转战墨西哥、东南亚的趋势更为明显。

名牌企业外迁以后,美国中下层工人难找工作,遂一股脑将怨气撒向了墨西哥。支撑这种资本流动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自然也就成了众矢之的。特朗普积极呼应中下层工人的不满情绪,反复强调产业外迁是国内失业的“罪魁祸首”,只有废除“不公平的”对外贸易协定,阻止福特、开利等大公司外迁,才能有效确保就业岗位增加,提高老百姓的经济收入。这一口号为特朗普赢得了大量选票。就此而言,当前美国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思潮,是北美贸易利润分配不均与美国选举政治“汇流”的结果。

美国中下层工人的不满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企业跑到外国去了,自由贸易的红利都被大资本家分享了,换做谁心里都会有怨气。但是,怨气归怨气,废除了自由贸易协定、提高了关税,美国就能把企业从国外“拖”回来吗?资本永远是逐利的,如果特朗普政府提供不了盈利平台,企业迁回国内站不住脚,早晚还得“外逃”。提供盈利平台又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依靠提高关税就可以解决的。这个道理,工人不明白,作为商界赢家的特朗普应该会非常清楚。

因此,特朗普上台以后,即使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不会武断地切断北美自由贸易通道。其最可能的选择是,一方面退出或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象征性地提高关税、阻止企业外迁,以便兑现先前许下的“诺言”;另一方面,将重心放在减征企业税、兴建公共交通设施、降低国内生产成本上。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振兴美国实业,解决底层工人的就业问题。

当然,作为严重依赖对美贸易的加拿大、墨西哥,特朗普政府的动作无论大小,都会影响深远。相对来说,加拿大受到的冲击应略小一些。经过上百年的经贸合作,加拿大和美国已经实现了经贸一体化,后者需要前者的自然资源,前者依赖后者的技术和资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离开谁都不能维持正常经济运转。更重要的是,以前美国对加拿大贸易长期保持逆差,今年已经呈现出顺差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实在没有理由提高关税,或者与加拿大进行贸易战。在某些特定的生产行业,比如农产品、木材、油气领域,两国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贸易摩擦不可避免,但是这些摩擦是长期存在的,不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才会开启的。

墨西哥与美国的关系相对脆弱,受“特朗普旋风”的负面影响,应该略大一些。第一,一旦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或提高关税,墨西哥石油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力会下降,有可能被挤占更多的市场份额;第二,美国企业会降低在墨西哥的投资,将企业迁回国内或转移到东南亚,从而使得墨西哥失去获得美国资本和技术的机会;第三,美国将加强边境监控力度,阻止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相应地,墨西哥人口会以更快速度增长,再加上外来投资企业减少,其国内就业压力可能会陡升;第四,如果与美国的经贸联系被削弱,墨西哥经济可能会面临较大的波动风险。

其实,如果特朗普执意削弱北美自由贸易,对中国倒是一个重大利好。加拿大、墨西哥经济高度依赖出口贸易,如果其对美贸易受到严重抑制,必须开拓其他的市场。近年来,加拿大和墨西哥已经认识到亚太尤其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双方之间的经贸联系不断增强。如果对美贸易受阻,它们可能会放低姿态,进一步寻求与中国进行更加深入的经贸合作。如若这样,一个以东亚、加拿大和墨西哥为中心的三角贸易圈,将会出现在美国的身旁。

不过,以美国政治家们的精明,应该不会坐视这种局面的形成。

新华侨网 » “特朗普旋风”与北美自由贸易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