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加拿大与卡斯特罗政权之间的“秘密情缘”

  世人皆知,苏联与卡斯特罗政权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却不知加拿大与卡斯特罗政权之间,也有着一段非同寻常的“情缘”。

20世纪60年代初,古巴与美国交恶之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曾围绕加拿大与古巴贸易,发表过一系列批评性的文章,总标题就叫《加拿大是怎样帮助卡斯特罗政权运转的》。在当时美国人看来,卡斯特罗政权背后,不仅有苏联人的支持,还有加拿大人的帮助。

d2d7a18b-61e1-4525-8cbc-5d50841f05bf_size15_w322_h212.jpg

古巴地图

说实话,指责加拿大帮助了卡斯特罗政权运转,有点言过其实。那时候,古巴完全靠着苏联吃饭,谈不上对加拿大有依赖。不过,美国人的指责,也并非空穴来风。当时的加拿大政府,与卡斯特罗政权确实有点“暧昧”。美国抨击古巴时,加拿大没有追随;美国要求各国与古巴断交时,加拿大没有贯彻;美国要求各国对古巴进行经济封锁时,加拿大也没有执行。从卡斯特罗政权诞生开始,加拿大就没有像美国那样,从各个方面对古巴进行碾压,而是给予了更多的容忍与合作。

更为重要的是,加拿大对古巴的容忍与合作,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坚持至今,持续了半个多世纪。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几十年来,加拿大是如何对待卡斯特罗政权的。

 一、政治容忍

加拿大和美国是分别由不同精神气质的欧洲后裔创建的。美国缔造者们豪气冲天、活力四射,加拿大缔造者们尊重权威、性情温和。不同的缔造者,塑造了两个社会不同的精神遗产。美国社会充满着创新与活力,加拿大社会弥漫着从容与大度。表现在外交上,美国政府“眼里揉不下沙子”,喜欢让全世界“唯美首是瞻”;加拿大政府也希望别人走同样的路,但心里多了一份容忍,能够允许别人有不同选择。

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领导人看到卡斯特罗左转,心中立时升起不可抑制的怒火,必欲除之而后快。在他们看来,共产主义是邪恶的,他们不能容忍身旁出现一个共产主义阵营的桥头堡。加拿大政府则温和得多,认为卡斯特罗本质上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以共产主义者对待他,只能推动其投入苏联的怀抱,将事情搞得更糟。因此,当美国要求加拿大与古巴断绝外交时,加拿大驻美大使委婉地拒绝了。

事实上,加拿大政府的容忍度,还不仅止于此。当时,加拿大总理迪芬贝克表示,他们愿意与所有国家,包括那些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保持外交关系。其言外之意,加拿大与共产主义国家,也可以友好相处。在加拿大领导人眼中,一个共产主义政权,只要不与莫斯科结盟,只要不威胁加拿大的政治存在,就不是大问题。

后来的加拿大政府,基本上沿袭了这种看法。半个多世纪来,无论美国如何制裁古巴,加拿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断绝外交关系。皮埃尔·杜鲁多担任总理时,还不惜冒着与美国决裂的危险,到古巴会见卡斯特罗,开启了北约组织领导人访问古巴的先河。从1984年到1993年,马尔罗尼总理执政时,迎合美国多,而支持古巴少,但1994年克雷蒂安总理执政后,立即回归中立,不仅派人访问哈瓦那,恢复对古巴的援助,提高对古巴的投资,还直接向美国建言,希望他们重新审视对古巴的政策。

526ad89f-9806-463d-9cb9-aa6d3a485fee_size14_w322_h190.jpg

加拿大皮埃尔·杜鲁多总理与卡斯特罗

相对来说,加拿大自由党执政时,外交政策更为独立,更为重视与古巴的合作;保守党执政时,更为“顺从”美国,不愿与古巴走得太近。但无论自由党执政,还是保守党执政,加拿大都不曾放弃中立底线,对古巴落井下石。相反,加拿大几度居中调解,试图推动美国与古巴关系回到正常轨道上来。2015年,哈珀总理执政时,终于实现了这个夙愿。

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加拿大都是古巴呼吸美国空气的一个通道,是接触美国的一个媒介。如果没有加拿大,古巴的天空会灰暗很多,卡斯特罗的内心,也会孤寂很多。

对于加拿大的善意,卡斯特罗心领神会。他对加拿大,尤其对曾经为其“站台”的皮埃尔·杜鲁多总理,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2000年,皮埃尔·杜鲁多总理去世时,年过七旬的卡斯特罗不仅亲自出席葬礼,还担任护柩人,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明。

  二、贸易合作

卡斯特罗建政以前,古巴74%的出口输入美国,65%的进口来自美国,完全就是美国大树遮盖下的一棵小草。与美国翻脸以后,古巴失去了市场依靠,不得不寻找新的经济来源。好在有苏联出手相救,几乎承包了古巴的蔗糖贸易,且每年向古巴提供数十亿美元的援助,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卡斯特罗很明白,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苏联身上。他派遣了一个贸易代表团,北上加拿大请求扩大贸易往来。

对于古巴的“登门求救”,加拿大内部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加拿大还得依靠美国,不能因为古巴得罪了美国;另一种意见认为,美国退出古巴,恰恰是加拿大扩大商贸的良机。卡斯特罗很幸运,碰到了一个“挺古派”政府。加拿大商贸部对来访的古巴代表团,给予了热情洋溢地接待,并且表示非常愿意扩大加古贸易:“无论在哪里,你们也找不到比加拿大更好的生意人”。

没有了美国竞争,加拿大与古巴贸易额逐渐上升。1974年,古巴已成为加拿大拉美贸易伙伴的四强之一。1976年,皮埃尔·杜鲁多总理到访哈瓦那,向到场民众振臂高呼“古巴万岁”、“卡斯特罗万岁”、“加古友谊万岁”,进一步加深了加古关系,将双边贸易推向了顶峰。加拿大对古巴的出口额,从1970年的5880万美元,增加到了1980年的4.15亿美元。

说实话,就数量而言,加古贸易与苏古贸易根本没法比。1960年,苏联与古巴之间的贸易总额约合2.7667亿美元,1970年约合17.4167亿美元,1980年约合71.1亿美元,1981年约合80.17亿美元。如果再加上古巴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加古贸易额就更显得微不足道了。离了加拿大,古巴日子照样运转。

但是,加古贸易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加拿大作为西方工业七国之一,可以为古巴提供更多样化的商品选择,可以让古巴人民多少感受到一点资本主义国家生活的气息。他们不仅可以买到加拿大商品,还可以通过加拿大,买到美国生产的商品,部分地抵消美国封锁。美国政府很生气,但是也没办法制止。

时间转眼进入了90年代。苏联的骤然崩溃让古巴掉进了冰窖里。每年几十亿的援助没有了,低价的石油、机械设备和交通工具没有了,优惠的谷物和面粉也没有了。1990年,古巴对外贸易额由117亿美元,雪崩般地降到1993年的27亿美元,国民生产总值下降了36%。卡斯特罗迫于无奈,四处化缘。可是,能够找到的朋友都不宽裕,杯水解不了车薪。

经过这次挫折,卡斯特罗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求人不如求己。他开始领导古巴进行改革,自力更生。对了,古巴不叫“改革”,而是自称“更新”。更新的内容,包括优先发展农牧业,重点开发矿产业,积极打造旅游业。古巴希望通过扩大生产和对外贸易,走出经济的沼泽地。

扩大生产没问题,问题是生产工具从哪里来,生产的产品卖给谁?比较富足且愿意与古巴做生意的国家,屈指可数。这个时候,加拿大的重要性又凸显出来了。因为,这两个条件,加拿大都符合。

从1991年开始,古巴的镍矿石、铜、雪茄、朗姆酒、鳗鱼、龙虾,越来越多地进入加拿大;加拿大的小麦、硫磺、豆科蔬菜、通讯设备、机械设备、钾肥和铜丝等,则源源不断地进入古巴。两国之间的贸易额,保持了十几年的波浪式上升。

  加拿大与古巴贸易

2007年,古巴与加拿大之间的贸易额上升至14.12亿美元,仅次于对委内瑞拉和中国的贸易额。到目前为止,加拿大是古巴的第二大出口市场。更为重要的是,自1990年以来,在大部分时间里,古巴对加拿大的出口额都略高于进口额,处于顺差地位。对于一个长期遭经济封锁的国家来说,这样的贸易顺差是多么珍贵!

三、旅游支持

失去苏联援助之后,卡斯特罗政府努力挖掘古巴优势,以便赚点外汇渡过难关。他们很快意识到,自己所生活的这片土地,本身就是一种优势资源,发展旅游业比商品贸易更实惠。

古巴地处热带,属于温和亚热带草原海岛气候,年平均气温6-26度。它拥有7000多千米的海岸线,4000多个岛屿,300多处海港。从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4月,明媚的阳光,清澈的海水,白色的沙滩,还有诱人的大龙虾,每一点都让人流连忘返。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古巴政府引进外来投资,沿海建造了高档的宾馆、酒店、花园和娱乐设施,购置了崭新的旅游巴士,设计了花样繁多的旅游项目。虽然到处可见简陋的民房、破旧的街道,但是游客在精心规划的景点内,还是可以享受到美不胜收的自然风光。

闻听古巴对外开放,很多国家的游客都兴致勃勃,愿意去感受一下那个神秘的国度。但是,有些国家与古巴没有外交关系,其公民不是想去就能去;还有些国家,离古巴太远,去一趟太麻烦。加拿大人则没有这些苦恼,可以去而且容易去。

加拿大与古巴拥有外交关系,而且只有几个小时的航空距离。从蒙特利尔到古巴,比到温哥华还要近。从加拿大飞到古巴放松一下,绝不是什么难事。同时,加拿大多数地区拥有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天,要想享受阳光和沙滩,只能向南走。美国去多了,古巴正好是个调节。因此,在加拿大人眼中,古巴是最理想的旅游胜地之一。每年11月到次年4月,大量加拿大人飞到古巴去度假。去过七八次,甚至十多次的,大有人在。

1990年,古巴接纳游客40万左右,来自加拿大的占1/4左右。此后,古巴接待游客人数稳定攀升,2007年突破100万,2004年突破200万,2015年又突破了300万大关。2006年之前,来自加拿大的游客,基本上占游客总数1/5—1/4左右;2005年以后,这个比例逐步上升,目前已经超过了1/3。

根据相关统计,2014年古巴接待游客222万,其中加拿大人89.7万,占游客总数的40.31%;2015年古巴接待游客352.4万人,其中加拿大人130万,占游客总数的36.89%。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加拿大人差不多撑起了古巴旅游市场的“半边天”。他们每年贡献的7~10亿美元外汇,已经成为古巴不可或缺的经济来源。

根据上述可知,半个多世纪以来,加拿大对卡斯特罗政权的重要性,虽然不能与苏联相提并论,也不能与委内瑞拉并驾齐驱,但是它的政治容忍,它的贸易合作,它的旅游支持,为古巴经济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润滑剂,也为卡斯特罗政权抗拒美国提供了隐性资本。

了解了这些故事,才能明白老杜鲁多葬礼上,卡斯特罗的举动;才能明白近日卡斯特罗去世后,小杜鲁多悼词所流露出的敬重。

世界就是这样复杂。看似对立的东西,有时却能相互交融。

赞(0)
新华侨网 » 加拿大与卡斯特罗政权之间的“秘密情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