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他国不要太嫉妒 中国这门深海绝技要传给菲律宾(图)

 争学养鱼赚钱生意经 突显南海局势“小阳春”

直击菲律宾渔业团来华受训

午夜的深圳一片宁静。波光粼粼的七星湾倒映着繁星点点,高大的棕榈树发出飒飒的声响。在这样的静谧中,这座海港城市悄悄迎来一批特殊客人——一个菲律宾渔业代表团。他们前来深圳只有一个目的:接受中国农业部组织的培训,把中国最先进的水产养殖技术带回马尼拉。中国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刘新中告诉《环球时报》,此次菲律宾渔业官员来华交流是菲总统杜特尔特访华之后两国落实的第一个渔业合作项目,这也标志着中菲此前因南海仲裁案而中断的渔业合作正式重启。南海依然风大浪急,菲律宾未来的外交走向仍引发外界猜测,但中菲交往看上去已经重回正轨,正将那些不必要的争论抛诸身后。

“我们跟渔民说,如果你们愿意,中国可以邀请你们来学习更好的技术……当我们到达访问的第二站时,当地渔民已经挤着抢着甚至还有人扒着窗户来听我们说去中国培训的事儿了”

当由各级渔业官员、渔民协会代表和企业家组成的菲律宾代表团匆匆抵达深圳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时,已是1月10日凌晨3时。然而,仅5个小时后,他们就又神采奕奕地出现在中方工作人员面前。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菲律宾代表团一行17人来自巴拉望、三描礼士和达沃等菲临海省份,基本都是活跃在一线的渔业科研人员、工作人员和执法者。一见到中方渔业官员和专家,还没寒暄几句,他们就单刀直入地抛出一系列问题:“中国能帮我们发展金枪鱼产业么?”“鱼虾的粪便该如何处理?”“肉食性的鱼该怎么解决饲料问题?”

“我们办这个培训班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希望中国的技术能提高菲律宾渔民的收入与生活水平,向菲方释放我们的善意”,中国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刘新中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刘新中曾于去年11月率团前往菲律宾,访问靠近黄岩岛海域的三描礼士省。

“当时我们一到一个叫马辛洛克的渔民小镇,立刻发现当地渔民基本还在依靠最传统的手工式捕捞打鱼谋生。他们出海打鱼的船只有不到一米宽,是菲律宾特有的‘八爪船’,根本坐不了几个人,而且稍微有点风浪就承受不了。当地渔民住房生活条件也不太好,大部分住的是很旧的房子。”刘新中说,“于是当即我们就跟渔民说,如果你们愿意,中国可以邀请你们来学习更好的技术,让你们挣得更多。结果那些一开始对我还挺戒备的渔民,一听到这话就都来了兴趣。而当我们到达访问的第二站时,当地渔民已经挤着抢着甚至还有人扒着窗户来听我们说去中国培训的事儿了。”




在培训班上,中国专家向菲律宾代表团详细介绍了网箱养殖、苗种繁育、营养饲料等技术,这些都是菲律宾渔民非常感兴趣的,其中代表团成员们尤为看重的是深海网箱养殖技术。代表团团长、菲律宾农业部渔业及水生资源管理局第三区局长威尔佛来多·科鲁兹对《环球时报》说,目前一个菲律宾渔民平均月收入只有3000比索左右,差不多合150美元,而且渔民自身的人身安全常常难以得到保障。

南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郭根喜介绍说,假如这种深海网箱养殖技术能够在菲律宾推广,当地渔民的收入可以提高几倍甚至几十倍,“而从人身安全角度,那就更没有可比性了,简直是渔猎时代到工业时代的跨越。当然,要在菲律宾推广深海网箱养殖技术,恐怕还需要中国的资金支持。”

“现在还可以用手机来遥控网箱了,或许有一天大家喝着茶,看着窗外的风景,鱼就养了,钱也赚了”,当中国渔业专家向菲律宾同行这样说时,所有人都笑着鼓起了掌。

“中国是在用一根‘棒棒糖’安抚‘哭泣的小孩’”,代表团中的一名菲官员曾这样说。但这次交流后,他的想法似乎有了微妙变化……

这样的渔业培训项目背后或许还有更深层的含义。早在去年11月中国渔业代表团访菲谈及这项合作时,《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就称,中国官员向当地渔民表示,菲中领导人正努力在黄岩岛争端问题上冰释前嫌。而在此次培训期间,刘新中也几次向菲律宾代表说过这样一句话:“只要双方关系好,中国会尽最大可能为你们提供需要的帮助。”


中国是否有意借渔业合作为突破口,推动与菲律宾领土争端的解决?对此,刘新中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不是渔业合作项目的直接目的,但从客观上来看,两国通过渔业合作有利于加强沟通协调,减少海上争议。“我在菲律宾时,有当地渔民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中菲)两个老头打架,让我们没饭吃’,所以他们才经常向各类国际机构指责甚至状告中国。渔业开发合作不仅敏感度较低,且直接牵涉菲普通民众的生计,便于弥合各方利益与双方民族感情,最终变相淡化争议。”

科鲁兹向《环球时报》介绍说,菲律宾目前只有两到三成渔民从事水产养殖,其余七成仍依赖最传统的捕捞维持生计。“他们不得不到附近海域去打鱼,因为这是他们谋生的方式。我想这是中菲黄岩岛争议的深层原因之一。”

菲律宾对中国抛出的“橄榄枝”无疑很欢迎。此次交流项目从中方提出到落实只花了短短两个月时间,菲方的热情可见一斑。而在黄岩岛附近海域,从去年10月起,中国海警船也不再驱赶前去捕鱼的菲渔民。一切似乎都在说明,中菲两国在南海问题上重新达成了某种默契。代表团成员、菲律宾渔业法规管理局负责人尼尔森·比安向《环球时报》记者证实,据他所知,目前中菲在黄岩岛海域内“非常友好”,最近几个月来双方未再发生任何矛盾,上个月中国海警还救起两名落水的菲律宾渔民。“杜特尔特总统的政策看来十分有效,中菲两国关系正在好转,我们一线渔业人员受益颇多。”

并非所有菲律宾人对正在发生的变化都持这样积极的态度。马辛洛克渔业联盟主席里奥·克里斯玛此前曾对菲律宾媒体表示,中国这样做像是在用一根“棒棒糖”去安抚“哭泣的小孩”。这次他也随代表团来到了深圳,当《环球时报》记者问他是否依然持此观点时,他表示不愿置评。不过,记者留意到,克里斯玛的想法似乎出现了微妙变化:在和中国同行交流后,他表示,觉得中方的技术十分有用,愿意回去分享给其他的渔业同行。后来,他甚至告诉记者,他想学点中文。

“菲律宾对中国广阔的市场非常感兴趣,希望更多海产品能进入中国”——菲律宾代表团团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环球时报》记者从农业部获知,除了此次的交流培训项目,中菲还在积极推进稻米种植、水产养殖与加工、贸易等合作项目。目前两国正计划在杜特尔特的家乡达沃省合作建立一个渔业产业园,集码头建设、加工、市场、贸易四位一体,这个项目有望在今年4月达成协议。此外,两国还将在巴拉望省合作建设深水网箱养殖基地,中国出技术与资金,菲律宾出海域与劳动力,且其产品有望返销中国。对于这些项目,菲律宾政府有着浓厚的兴趣。科鲁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菲律宾对中国广阔的市场非常感兴趣,希望更多海产品能进入中国。

在外界看来,中国正通过渔业合作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日前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访华期间,中越签署了关于开展北部湾渔业资源增殖放流与养护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此次培训班上的一名中国渔业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坦言,海洋资源紧张是目前世界大部分海洋纠纷的根源,倘若渔民可在沿海或近海发展养殖业,去远海捕捞的需求会逐渐降低,这样一来发生直接冲突的可能性也会降低。

“南海局势预计在今年会维持‘小阳春’,经济合作会代替去年以来剑拔弩张的南海仲裁案成为地区主旋律”,中国海洋问题专家刘锋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与菲、越、马、印尼等国的双边关系近来都“稳中有进”。

刘锋说,在全球经济艰难复苏的大背景下,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将会成为东盟各国政府的要务。与中国加强经贸合作事关这些国家广大中低层收入群体的切身利益,也直接影响所在国领导人的民意支持基础,因而可以对双边的政治关系起到一个积极的“反作用”。“虽然日本首相安倍扛着‘万亿’礼包访问菲越等国,特朗普(专题)上台后杜特尔特和美国的关系也可能重新升温,但一旦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多领域务实合作的态势形成并稳固了,美日倘若要再想在东南亚制造‘倒春寒’,恐怕也很难得逞。”

赞(0)
新华侨网 » 他国不要太嫉妒 中国这门深海绝技要传给菲律宾(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