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贵航贵阳医院回应出走事件:医生出走系擅自离岗(图)

2月6日,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已经正常运转。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摄

2月6日中午,针对舆论关注的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带64名病人、3名医生、7名护士出走事件,贵航贵阳医院院办副主任廉艳出面回应称,出走医生、护士均没有正常提交离职报告,属擅自离岗。

廉艳称,此前院方已得知杨绍雷等人准备集体跳槽,医院院长、党委书记等都曾找杨绍雷谈话,但其对跳槽矢口否认。今年1月的年度表彰大会上,杨绍雷还曾“大声跟院长说,离职的事是谣言”。结果6天后,他带着几乎整个科室出走,去了竞争对手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那里。

目前,贵州省卫计委和贵阳市卫计委已组成联合调查组。

“均没有正常办理辞职”

1月30日,杨绍雷同30多名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的人员前往贵航贵阳医院拉走病人。按照杨绍雷的说法,当日上午8点半,五六辆车开到贵航贵阳医院,病人们是提前一天通知好的,车来就陆续上车。对此,廉艳表示,贵航贵阳医院毫不知情。“如果知情,不可能让他们走。”

“他们没有打招呼,那天值班的是行政总值班的赵院长,赵院长听到动静后跑出来,在现场看到他,问他要把病人带到哪,他不说话。”廉艳说,杨绍雷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后来我们就报警了,在派出所他才承认把64名患者带到了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

2月5日,杨绍雷对新京报记者称,当天的举动,“应该说贵航医院没有准备。”至于为什么选择在大年初三春节假期期间,他说:“时间不是我定的,是六院的人定的。”

廉艳表示,出走的11名医务人员里,只有杨绍雷提交了辞职报告。“但他的辞职报告是在出走前一天、大年初二,通过门缝塞给护士长的。”而按照医院的辞职流程,要提前一个月提交到人力资源部,告知院方。“他们均没有按照正常流程办理离职手续,属于擅自离岗。”

廉艳表示,在他们出走后,贵航医院还曾打算将此事冷处理。1月30日-2月4日6天里,医院将此事上报卫计委并联系杨绍雷试图沟通,并没有诉诸公众,“当时我们想,万一他们想回来呢?”但这期间杨绍雷拒接贵航贵阳院方电话,拒绝向院方回应此事。

“杨绍雷此前一直否认离职”

2月5日,杨绍雷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是在去年五六月份第一次见到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院长,二人皆是“老三线”的后代,属于厂矿子弟。杨绍雷也认为,因为是打算集体出走,所以动静比较大,渐渐地传出了风声。2016年10月后,关于他将带领精神科集体出走的消息已经在医院传得沸沸扬扬了。

“我们院长、书记、分管他的领导三番五次找他谈话,但他都矢口否认,说都是谣言,离职是没有的事儿。”廉艳说。

1月24日,贵航贵阳医院召开年度表彰大会给优秀科室颁奖。“这是个很重要的奖项,一共4个科室获奖,杨绍雷领导的精神科是其中之一。”廉艳回忆,当天杨绍雷亲自上台领奖。上台前,院长又问他是不是要离职,“他大声跟院长说,离职的事是谣言,周围很多人都听见了。”

廉艳介绍,贵航贵阳医院是央企中航工业集团公司旗下的医院,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老三线”建设,前身是个精神病类医院,到90年代初,才在精神病院的基础上慢慢扩大成为一个综合类医院。杨绍雷2008年从一个社区医院应聘到贵航贵阳医院,被分配到精神科。2012年,老科室主任退休,杨绍雷接任。“他的业绩也不错,医院很信任他。”

对于杨绍雷的出走,贵航贵阳医院在2月4日发公告,称其“违反医务人员执业操守、恣意践踏行业良性竞争、极大损害贵航贵阳医院利益、伤害贵航贵阳医院人的感情”。杨绍雷2月5日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三00医院待我不错,老院长待我也不错。”对于为何出走,他说都是为了患者。

“依法合规办事”

2月6日,廉艳称,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目前运行平稳。除了一位没有跟杨绍雷离开的医生之外,“医护部已经安排了2名医生过去,其余还留在医院的精神科护士还有5名,都已经参与了正常的倒班。”

她还表示,三00医院目前正组织后勤改进设施。

目前,中航工业集团公司相关负责人已经来到贵阳。2月6日上午10点,在医院内部会议上,该负责人提到:“三00医院现在面临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他要求医院提供比较完整的资料配合调查,“在大是大非面前,都是依法合规办事”。

针对杨绍雷带精神科医生、护士及病人出走一事,贵阳当地卫计委称,已经成立了调查组。

2月6日,一位卫计委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此事“牵涉到各方利益”,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

■ 相关新闻

对话贵航贵阳三00医院院办副主任廉艳:

曾经想挽留希望杨带病人回来

2月6日,廉艳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回应了杨绍雷出走的前前后后。廉艳表示,医院最初采取“冷处理”的办法没把事情“闹大”,“怕他们万一回来呢?”

曾希望杨绍雷带病人回来

新京报:杨绍雷说他给病人开了出院证明?

廉艳:医生开具出院证明,不代表你就办完了出院手续。病人不是跟杨绍雷签署医疗服务合同,是跟医院签了医疗服务合同。

新京报:出走的病人现在什么情况?

廉艳:截止到昨天(2月5日)下午1点,被带走的64名患者家属,除了4名返回来的,还有60名我们都通知他们家属过来,当面请他们看一下我们的书面告知书。27个人到医院来了,7名因为路途遥远,电话告知了他们,下周过来。这其中有25个人办理了出院手续,还有35个人没有表态。

“只处理自己的职工”

新京报:为什么2月4日才发声明?

廉艳:因为节假日期间,本身就是比较敏感的期间。医院领导也是为了相对比较稳定一下,进行冷处理,也给对方接收医院一个冷静的机会。大家都反思一下。还有一个考虑是,万一他们会回来呢?

新京报:为什么2月5日删除声明呢?

廉艳:这个也是根据上级的要求。我们确实是没有考虑到媒体发酵这么大,我觉得没必要去追究它(声明)撤还是不撤。但是既然我们在外网上发表了,那我们就承认它的真实性。

新京报:医院的管理方面是否存在问题?

廉艳:我们承认,医院的管理还是有欠缺、有疏漏。我个人觉得今后具体反思的过程、医院采取什么措施,还是要等医院最终来发布。

新京报:对杨绍雷出走,医院最终的态度是什么?会找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沟通吗?

廉艳:我们不会找六院,医院的态度是只处理自己的职工杨绍雷,但是他这几天一直不接电话不见面。

新京报:最后通过这件事还有什么话想说?

廉艳:想通过这件事警醒医务人员,无论在什么条件下,不能丧失做人的底线和医生的职业操守。

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赞(0)
新华侨网 » 贵航贵阳医院回应出走事件:医生出走系擅自离岗(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