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加拿大爆料人作证:支持脱欧“骗取”公投成功

18800122-635x357.jpg

威利:加拿大西部的网络广告公司AIQ使用非法得来的数据、个人隐私、以及暴力视频激怒选民,以改变选举结果

加拿大人克里斯·威利(Chris Wylie)星期二在英国议会的数码、文化、媒体委员会面前作证,表示自己有理由相信,支持脱欧的竞选机构涉嫌使用欺骗手段赢得公投胜利。

报道称,威利也向英国议会提供了大量的文件来支持自己的说法。

自从三月中,威利爆料他创建的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涉嫌从一名教授手中取得非法收集的5000万脸书用户信息之后,英国议会要求他们前来作证。

脸书因此受到各方压力,最终,老板扎克伯格出面道歉,并在英美七个主要媒体刊登整版广告道歉。

但是,目前来看,扎克伯格只会派他的两位副手参与英国议会的听证。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已经明确表示,脱欧公投尘埃落定,英国已经向前看。

而英国现任外交部长、脱欧阵营的重要人物约翰逊(Boris Johnson)表示,脱欧公投结果公正。

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结果出人意料。支持离开欧盟的为51.89%,支持留在欧盟的为48.11%,差距为3.78%。

#CambridgeAnalytica whistleblower Chris Wylie tells #UK parliamentary committee he believes Vote Leave campaigners cheated ahead of #Brexit referendum and that is “reasonable” to conclude there could have been a different outcome to the vote. #CBC

— Margaret Evans (@mevansCBC) March 27, 2018

(记者Margaret Evans的推特报道。)

  威利:有理由相信脱欧公投欺骗选民获胜

威利在英国议会作证时表示,他有理由相信,脱欧选战“欺骗选民,并最终影响了公投结果”。

2016年英国支持脱欧的官方竞选机构是约翰逊支持的Vote Leave。而专门针对年轻选民的脱欧宣传机构叫做Beleave,看似是与Vote Leave分开的机构。

Vote Leave雇请了位于加拿大BC省的小型网络广告公司AIQ(AggregateIQ)为Beleave工作。

AIQ成立于2013年,由威利的前同事来经营。在为支持英国公投阵营工作之前,AIQ的大部分合同来自剑桥分析以及剑桥分析的母公司SCL。

威利称,AIQ也获得了非法采集的社交网络用户信息,而且承袭了剑桥分析的公司理念。

  威利说:“AIQ公司是脱欧阵营的道具和洗钱工具”

他还表示,脱欧公投阵营选择了AIQ这个小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只是为了有更多的公司可以报销费用。

AIQ公司在此前曾发表声明,表示公司对于支持脱欧阵营的做法并不知情。

但是,威利却不客气地说,AIQ总裁曾经明确告诉他,他们为脱欧公投所作的事情“完全不合法”。

他还表示,AIQ曾经为尼日利亚的某个政党服务,使用了盗窃的数据,个人隐私威胁,以及暴力视频等来激怒选民。

他认为,这间公司没有对错是非观念,他们就是要赢。

  AIQ:受到加拿大BC信息及隐私委员会调查

上个星期,AIQ内部爆料者Shahmir Sanni也公开揭露,英国脱欧阵营的官方竞选机构Vote Leave涉嫌违反竞选资金使用法律。

根据此前透露的Vote Leave财政状况,他们有40%的资金,大约300万英镑(540万加币)进入了AIQ公司。

Sanni甚至出示了邮件等证据来证明,公投前十来天,Vote Leave得到了约100万加币的赞助。Vote Leave把这笔钱给了Beleave,而Beleave把这笔资金转移给了AIQ。

leave-campaigners.jpg

  AIQ内部爆料者Shahmir Sanni,左,与Beleave运作人Darren Grimes正在为脱欧公投工作。(CBC)

根据英国相关法律,第三方阵营可以为竞选展开小型集资活动,但必须是独立行为。

像Vote Leave和Beleave这样合作紧密的机构则必须使用一个资金支出明细。

英国议会各政党目前正在对这一新状况进行辩论。

但已经有议员表示,威利的证词非常令人震惊,甚至可能触及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的合法性。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信息与隐私委员会已经就AIQ的行为是否触犯法律展开调查,尤其是那百万加币是如何花掉的。

aggregateiq-documents.jpg

CBC得到的AIQ文件。(Evan Mitsui/CBC)

  粉红头发的威利:“为民主体制而爆料”

根据英国卫报记者Carole Cadwalladrd系列报道,威利为了这次的爆料才把头发染成了粉红色。

威利是曾负责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数据分析工作的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创始人之一。

据CBC的报道,威利来自西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16岁的时候因患有多动症(ADHD)而离开学校。

17岁的时候,他曾经为加拿大当时的反对党自由党以及奥巴马竞选做过义工。也是在那段时间,他了解到关于大数据的一些概念。

报道称,之后,他自学如何写计算机代码,并在伦敦学习过经济。

之后,一直为英国的剑桥分析母公司、政治咨询公司SCL工作。

五年前,威利24岁,他想到了剑桥分析数据公司这个主意,理念就是就是通过对大型的选民数据分析,以针对个人的信息,来改变选民对事情的看法,由此来影响政治和社会。

2014年,威利与剑桥分析刚刚被停职的总裁尼克斯(Alexander Nix)、川普前竞选经理班农(Steve Bannon)一起,说服了纽约亿万富翁默瑟尔(Robert Mercer)投资1500万美元,开始启动这间公司。

默瑟尔也是川普的坚定支持者。他也是班农的朋友,也是极右新闻网站Breitbart 的拥有者之一。

在得到了资金之后,剑桥分析开始寻找选民的信息。

这时候,剑桥大学的一位心理学研究专家科根(Aleksandr Kogan)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科根向剑桥分析提供了“更便宜更快更完美”的采集潜在的全美选民资料的方式。

科根设计了一个心理研究的程序,通过脸书用户参与来得到心理测试数据。最终,脸书用户中大约有27万人参与了测试。

而这些用户不知道的是,科根利用脸书中用户隐私的漏洞,收集到了这27万人的朋友们的信息。科根仅仅用了两三个月就收集到了5000万用户信息,并且覆盖整个美国。

最终,剑桥分析支付给科根100万。

然后,剑桥分析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包括个人的信息,政治立场等。

剑桥分析有一个专门的创作部,针对不同人群的需要,包括创建网站、应用程序,提供编造的新闻、照片、和视频,务求做到有的放矢。

然后,市场分析部门的人将这些“新闻”有针对性地发送给不同的脸书用户。他们甚至有精准的分析,包括你关注的话题,包括你说话的语气,包括你大约在收到多少次这类的信息之后,会改变自己的看法等等。

威利表示,我看到了AIQ对这个世界所作的事情,我感觉,是时候把真相说出来了。我自己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但如果我们允许在选举中进行欺骗,我们的民主体制就出现了问题。

而威利一直是英国脱欧的支持者。

赞(0)
新华侨网 » 加拿大爆料人作证:支持脱欧“骗取”公投成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