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卡扎菲核心集团 在加拿大是如何洗钱的

1.jpg

Ali Ibrahim Dabaiba.

据《环球邮报》掌握的资料显示,卡扎菲曾经的首席助理在加拿大的房产、企业以及各项投资目前正在接受犯罪背景调查,他不仅涉嫌非法支付、非法谋利,且还面临诸如滥用政府职权,挪用公款以及洗钱等多项指控。

位于蒙特利尔市中心中西部的“黄金广场区”(the Golden Square Mile),曾是加拿大最富有之地。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高级餐厅、时髦店铺等应有尽有……当地无疑是整座城市里最有趣、最繁华之地。

但与此同时,它也是利比亚最危险的在逃犯们储存个人非法所得的“仓库”。据悉,Ali Ibrahim Dabaiba 就在皇家山公寓大楼里拥有2套公寓,要知道,那栋建筑可是正对着高端购物中心,地段极佳。光这两间公寓,价值就超过了160万美元,但这不过是 Dabaiba 当上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的首席助理后,在加拿大安置的私有财产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据《环球邮报》掌握的资料显示:Dabaiba 在加拿大的房产、企业以及各项投资目前正在接受犯罪背景调查,他不仅涉嫌非法支付、非法谋利,且还面临诸如滥用政府职权,挪用公款以及洗钱等多项指控。

根据报道,早在 Dabaiba 还在利比亚政府机构任职时,他就已经获得了加拿大身份,现在他也成为卡扎菲时期最主要的贪污、滥用公款的嫌疑犯。

有消息称,在卡扎菲长达42年的统治中,Dabaiba 非法挪用公款以及非法谋利的金额超过了数十亿美元。虽说这些这指控尚未在法院上得到证实,但据相关消息称,这些非法行为最为猖狂的时期,正值 Dabaiba 在利比亚政治发展管理中心(ODAC)担任负责人。在那期间,Dabaiba 曾与多家公司有过往来,其中包括总部设在蒙特利尔的工程企业 SNC-Lavalin Group Inc.。

据利比亚政府审计报告及一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1989年到2011年期间,ODAC在超过3000份合同上累积支付了454亿第纳尔(利比亚货币单位,约合43.4亿美元),而Dabaiba 也被指控从中为自己的公司企业“揩油取利”。有人评估称,Dabaiba 从合同中作梗谋取私利的金额大概在33.7亿美元左右,其中绝大部分资金都分散藏匿在许多不同国家,包括加拿大。这当中有一些是通过加拿大的银行、企业或是房地产“清洗”过的。

2.jpg

基于隐私原因,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目前还不便透露是否正在对Dabaiba和他的企业展开调查。《环球邮报》称,Dabaiba 当年通过一个假移民项目获得了加拿大身份,Dabaiba 究竟是否真的在加拿大有过工作经验无从考证,但一直以来都有证据显示他在企业管理和经营上多次利用了“加拿大公民”这一便利身份,最近的一次记录是在2016年,那时 Dabaiba 正负责收购一家苏格兰企业。早前,利比亚政府也曾请求过加拿大的配合。2015年3月,利比亚驻加拿大大使 Fathi Baja 就曾写信给加拿大外交部,要求停止给 Dabaiba 换发新护照。

2015年7月5日,Dabaiba 的护照就到期了。Baja 表示,由于很多国家对加拿大公民免签,所以 Dabaiba 很可能会利用加拿大护照钻空子逃避法律制裁。另一方面,苏格兰也在调查一起 Dabaiba 的洗钱指控。苏格兰经济犯罪及财经调查属侦缉总督察 Jim Robertson 表示:“苏格兰当局正在调查此事,现在还不方便做任何评论。”就在利比亚和苏格兰纷纷展开调查之前,加拿大就开始了关于非法洗钱案件的大调查,在2016年的报告中,国际组织“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发现法律似乎很少针对跨境资金流动做分析,同时该组织也指出加拿大在非法洗钱案件的防范和调查方面尚有提升及加强的空间。

3.jpg

Ali Dabaiba的加拿大护照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 Dabaiba 选择加拿大作为藏匿及“过滤”私人财富的地方。Dabaiba 最早将目光对准加拿大是在1993年,也就是他刚进入卡扎菲核心圈的那一年。他花钱雇佣了一家名为 TIMC Inc.,的公司,表示他想以企业家身份移民加拿大。而据他自己估算,他的私有财产那时已经超过了50万美元。不过后来他也表示:“在此之前我从未去过加拿大。”

在 Dabaiba 的合作伙伴Ahmed Lamlum口中,Dabaiba 的移民计划是一个“加拿大投资项目”,而其实他也正是 Dabaiba 在ODAC从事的一系列非法活动的帮手。这两个人计划利用联邦投资移民项目(现已停止),通过投资15到25万加币,快速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于是,这两人就分别各自向总部位于卡尔加里的阿尔伯塔国际资本(Alberta International Capital)转了25万加币,阿尔伯塔国际资本是政府认可的投资移民公司。

这笔钱随后被转入加拿大国家银行萨斯卡通支行的投资移民项目第三方托管账户,5年内不得赎回。AIC公司用这笔钱去进行其他诸如像卡尔加里雷迪森广场酒店等项目,而这样一来 Dabaiba 和 Lamlum 就能把项目中赚到的钱再转到他们在瑞士信贷的账户上。根据资料,在他的移民申请中,Dabaiba表示他另外还有82万加币的流动资金,妻子 Khadeeja Mohamed al-Dabeeba 和5个孩子随同移民,且都能说流利的英语。另外,在“职业”一栏中,他写的是 Nuvest Consultancy Ltd.公司的“企业顾问”,他称自己每月的总收入是16100加币。

但在1994年初,加拿大驻开罗使馆就明确指出了 Dabaiba 移民材料中的信息缺失:他的出生日期以及在利比亚的完整家庭住址都没有写,所以1994年8月,Dabaiba的移民申请被否决。使馆二秘表示:“在我看来,你并不符合投资移民这个定义。你并没有成功经营管理一家企业的经历,我不认为你拥有独立为企业结构以及重大事宜做决定的能力。”

与此同时,他们还对Dabaiba的资产提出质疑,“根据你所提供的材料,你所有的经济所得都来自于你在ODAC任职期间每月的工资和佣金,而并非任何投资行为。”另外,之所以拒绝 Dabaiba 的移民申请,从某个角度上来讲也是基于人道主义考量。当加拿大驻开罗使馆拒绝重新审核 Dabaiba 的移民申请后, TIMC公司负责人Cindy Calvert 建议他对移民申请文件进行修改,递交给位于英国伦敦的加拿大高级专员公署,Cindy称:“拿到一份新的企业聘用信很重要也很有利,这也更能凸显申请材料里有关‘管理职责’的部分。”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Cindy 表示自己想不起来有关 Dabaiba 的事情了,她解释说自己的工作就是帮助客户准备好他们的申请资料,任何违背法律的事情加拿大政府会处理,跟她个人无关。“就我个人和我的客户而言,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会遵循法律法规。我不清楚我的任何一个客户会跟卡扎菲有关联。”

但不管她怎么说,Dabaiba 的申请资料还是漏洞百出。比如,同一家公司至少给开出了2封雇用证明,其中一份表示作为“总经理”,Dabaiba 经常会参与公司整体管理,而另一份则表示他并不会经常参与公司事务…还有,在 Dabaiba 的两次移民申请中,他的姓名拼写也存在出入,第一次资料中写的是“Ali Ibrahim al-Dabeeba”,而第二次则改成了“Ali Ibrahim Dabaiba”;另外,他的永久家庭住址也从利比亚改成了塞浦路斯,第二住址顺道变更成了伦敦…然而,这些修改还是起了作用。1996年8月8日,Dabaiba 和他的妻子以及4个孩子(减掉了一个新婚的女儿)都成功移民加拿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拿到了加拿大公民身份之后,Dabaiba 仍在ODAC为卡扎菲工作。

4.jpg

图为Ahmed Lamlum. (档案照片)。

卡扎菲可以说是极端固执己见,年仅27岁就掌握了利比亚政权,1969年发动了军事政变。数十年来,他一直在利比亚施行铁腕统治。期间,他和他的心腹们也被指私自挪用数十亿国家公款谋取私利,并将资金藏匿于世界各国。

2012年,卡扎菲下台,紧接着利比亚临时国家过渡委员会(Interim National Transitional Council)就宣布冻结338个前政府官员的资金、房产,还有相关的政府实体以及企业。Ali Ibrahim和 Ial-Dubaiba两个似曾相识的名字以及ODAC都在名单中。自此,利比亚政府对ODAC进行审计,并花费数年时间试图追回被偷走的财富。

5.jpg

卡扎菲

Dabaiba 被指控从ODAC的合同中榨取巨额回扣,而且还将非法所得用于自己的企业。涉事的企业中有2家总部位于加拿大,它们分别是:Weylands International Trading Inc. 和Silver Arrow International Trading Inc. 其他5家均登记在萨普鲁斯,分别为:Fabulon, Nuvest, Midcon Trading Ltd., Olexo Ltd. and Murhead Trading Ltd. 另外还有2家登记在列支敦士登,分别是:Transinfo SA 以及Golden Star Trading Establishment。

ODAC与以上9家企业之间的联系随着内部文件的公开而曝光,包括收据、发票、合同以及银行对账单。几千页的文件资料清楚地显示了 Dabaiba 作为政府官员与自己的9家企业发生的密切财务往来。其中一份文件显示,1998年12月30日,Fabulon、Murhead、Midcon、Transinfo以及Global Business Network Ltd. (另外一家海峡公司支付给Dabaiba个人巨款)都有给ODAC运送货物,价值高达645万英镑(约合1134万加币)。

另外还有一些商品在支付过程中采用了外币支付,大概包含了德国马克、瑞士法郎、立陶宛立特以及荷兰盾。Dabaiba的合作伙伴 Lamlum 据称于2014年去世,但他在此前的骗钱计划中也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根据调查结果和一名匿名举报者所说,“Lamlum 拥有特权,他可以代表 Dabaiba 在银行账单上以及其他文件上签字。”

6.jpg

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 Weylands 地产公司曾聘用 Lamlum 先生担任总裁,Dabaiba 先生担任副总裁,也曾与ODAC开展业务。然而,公司业务发票显示,公司所购货物中有些与地产业务无关。1997年3月12日的一张发票显示公司购买了医疗设备,运往利比亚米苏拉塔的医院,价值140,962美元。还有轮胎发票,价值分别为500,528美元和250,508美元。

另有一些发票购买了价值数十万英镑的家具。《环球邮报》获得的文件还显示,在9个与 Dabaiba 先生有关联的公司之间存在资金和合同的来回转移。其中一份合同显示,一家塞浦路斯公司每年向 Weylands 支付12万美元的代理服务费。其他条款规定,Weylands 将负责替 Fabulon 采购商品并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其利益。在一项交易中,总部设在列支敦士登的 Transinfo 向 Lamlum 先生和 Dabaiba 先生提供90万美元,用于购买位于1224 Stanley St. 的物业,Weylands总部就设于此处,同时还提供140万美元的贷款,用于购买蒙特利尔以西Dollard-des-Ormeaux的3883 St. Jean Blvd的物业。

一些国际和国内银行促成了 Dabaiba 先生,Lamlum 先生及其公司的大额交易。在某些交易中,款项直接进出这些银行的客户账户,其中包括瑞士信贷银行和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在另外一些交易中,加拿大主要银行与全球银行间有代理银行关系(译者注:代理银行关系就是不同国家银行间建立的结算关系。代理银行制又称往来银行制,指银行相互间签有代理协议,委托对方银行代办指定业务的制度)。尽管利润丰厚,但代理银行业务风险很大。

因为代理行是在跟另一家银行的客户打交道,并依靠那家银行的反洗钱控制措施来防止非法活动。由于每天处理的类似交易达数百万笔,世界各地的银行和反洗钱机构在监管上存在盲点。利比亚案调查文件显示,大笔资金通常从瑞士银行帐户流入加拿大,也有大量的外汇交易,包括买入300多万德国马克(237万美元)和卖出280万美元。

同一天,Dabaiba 先生向 Transinfo 公司的瑞士信贷账户中存入150万德国马克。大笔资金在24小时内进出不同账户往往是可疑活动的信号,且调查人员已追查到几千万加币的资金涉及 Dabaiba 先生的诸多关联公司,但这些交易以及高达几千万加币的金额并未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利比亚案的调查人员在塞浦路斯、加拿大和其他地方的银行发现了 Dabaiba 先生的至少16个个人账户以及一些商业账户。

例如,Dabaiba 先生在RBC蒙特利尔的一间分行有个人储蓄账户,Silver Arrow 和 Weylands 两家公司的账户也开在这家分行。文件显示,Weylands 公司账户在2008年还有资金进出。与此同时,Dabaiba 先生在瑞士信贷私人银行的对账单显示,他收到来自Fabulon和Global Business Network Ltd.公司的大笔款项。之所以会这样,大部分原因是在卡扎菲执政期间,Dabaiba 先生在ODAC掌握了很大的控制权。根据岗位描述,他的职责是“作为公司的总经理,指导并监督整个公司的活动,” 与此同时“行使最高级的完整财务权力”。

卡扎菲下台后,利比亚过渡时期全国委员会设立了利比亚审计署,曾在2012年对ODAC进行调查,发现大部分合同都是“非公开招标的直接给予”,审计署还发现ODAC向未履行的合同支付预付款,有时会为同一项目签订多个合同,并使用23个不同的银行账户,其中11个账户是外币账户。审计报告指出,除了监管不力,2011年卡扎菲被杀当年,ODAC向外支付了大笔款项,并向其它公司的银行账户转账。审计署没有公布获得合同的国内和国际公司名单。但在卡扎菲执政期间, SNC-Lavalin 在利比亚拿到了一系列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包括班加西的贝纳纳国际机场,人工河灌溉项目和名为古里安康复机构的监狱项目。

7.jpg

利比亚

SNC-Lavalin 和两家间接子公司正面临包括ODAC在内的利比亚商业活动的刑事指控。2015年,RCMP依据“刑法”以欺诈罪对这三家公司提起诉讼,并根据“外国公职人员腐败法”以贪污罪对三家公司提起诉讼。这些指控尚未在法庭得到证实。初步调查的法庭听证会已定于9月举行。RCMP发言人 Stéphanie Dumoulin 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指出,SNC Lavalin贿赂或欺骗包括ODAC在内的公司,以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获得利比亚某些工程和建筑项目的合同”。“Dabaiba先生并未接受调查,也没有参与调查,”她补充说。

但是,在2015年写给加拿大政府的信中,利比亚驻加拿大大使Baja先生直言不讳地写道,Dabaiba 先生,他的两个儿子和他的兄弟Yousef Ibrahim Dabaiba都是利比亚公民,“被控犯有公共资金贪污、挪用罪,损害国民经济洗钱罪、徇私舞弊罪,以及非法付款和获取非法利润罪。”Baja 先生还向加拿大官员表示,国际刑警组织于2014年发布红色通缉令,通缉Dabaiba。鉴于上述情况,Baja先生致信渥太华,警告说给Dabaiba换发新护照“会使外界对加拿大产生错误的印象,并给加拿大带来负面影响”事实上,在Baja 先生发出警告信前大约一个月,一名利比亚的调查人员就已经向加拿大外交部发出了有关 Dabaiba 先生护照的警示。“

Dabaiba 先生从未在加拿大居住过;事实上,在2011年1月之前,他都没有长期离开过利比亚。他在利比亚被起诉,“这位调查人员在2015年2月5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认为 Dabaiba 先生的加拿大护照应该被撤销。你能告之取消护照的程序吗?“时任外交部长政策主任的 Shuvaloy Majumdar 回应说:“如要确保他们无法获得新的加拿大护照,我需要尽快获得可以被证实的信息。加拿大官员会与您联系 – 但请尽快把你掌握的情况发给我。

8.jpg

利比亚

利比亚警告加拿大、英国、英属维尔京群岛、马耳他和塞舌尔,Dabaiba 先生及其家人可以利用其“不义之财”来资助利比亚非法武装,卡扎菲死后7年的利比亚,正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缘。与此同时,苏格兰警方正在继续调查 Dabaiba 先生通过房地产洗钱的行为。《星期日泰晤士报》今年4月报道,Dabaiba 已经在爱丁堡和格拉斯哥购买了14套总价320多万英镑的公寓。

英国国家犯罪机构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Dabaiba 先生没有在英国受到指控,或被定罪。《环球邮报》已获得全球商业网络国际集团(前称Fabulon)账户可疑交易报告的副本,并于2016年递交给塞浦路斯和阿联酋的反洗钱机构。

目前,现年72 岁的 Dabaiba 仍处于失联状态。没有任何迹象表明 Dabaiba 在加拿大生活或工作。虽然他在蒙特利尔的物业每年都在支付物业税,其中一套公寓还在2016年申请了60万加币贷款。且贷款文件显示他和妻子住在伦敦,但那个地址似乎是一个公司的所在地。《环球邮报》记者今年5月份没能在那里找到 Dabaiba,但一位秘书证实这是他的工作地点,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另一位《环球邮报》记者今年早些时候访问了 Dabaiba 的蒙特利尔住所,门房说 Dabaiba 和 Lamlum 先生的亲属都住在那里。当被问及他们在多常来这里时,她说:“我不能告诉你。”

种种迹象来看,这位神秘的“加拿大公民”,如今只存在于纸上。

赞(0)
新华侨网 » 卡扎菲核心集团 在加拿大是如何洗钱的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