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BBC记者遭逮捕驱逐:报道朝鲜七大有多难(组图)

  外媒这样采访七大

  赴朝鲜采访七大,没挖到什么料,BBC记者自己却成了新闻制造者。

文:周佩雅

  

飞机快要降落在朝鲜首都平壤唯一的国际机场时,列支敦士登的阿尔弗雷德王子和三位诺贝尔奖得主正在闲聊,而BBC记者鲁珀特·温菲尔德·海斯(Rupert Wingfield-Hayes)已经摆好摄像机,神采飞扬地开始了他的第一场报道: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我们现在正降落于平壤首都机场。透过飞机的舷窗可以窥见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的风景……”

海斯可能没有想到,这趟以充满好奇的打量开始的朝鲜之旅,会以他被逮捕并被驱逐而结束。

5月9日,BBC发布消息,称记者温菲尔德•海斯一行人于5月6日在平壤首都机场正准备登机返回英国时,被朝鲜官方逮捕并关押。经过八小时审讯并在一份声明上签字后,BBC三名工作人员——包括海斯在内的一名摄像和制作人,由他们的看守者带往机场,登机离开。

散布在平壤的BBC记者们

海斯的声明具体写了些什么不得而知。《洛杉矶时报》驻华女记者Julie Makinen提供了更多的机场细节,海斯三人在机场被逮捕后,海斯被隔离。第二天,海斯得以跟另外两位同事汇合,5月9日下午,他们获准离开朝鲜。

新闻记者一般会极力避免自己成为报道对象,但海斯不小心成为了这次朝鲜七大上的“重大新闻”制造者。

2016年5月6日,朝鲜召开了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这是自1980年举行六大以来朝鲜劳动党时隔36年首次召开党代会。金正恩也表现得很 “开放”:朝方邀请了约120名外国记者赴朝进行采访报道,其中不乏CNN、BBC、《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

难得朝鲜对外敞开大门,设在维也纳的国际和平基金会便邀请了英国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理查德·罗伯特博士、以色列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龙·切哈诺沃教授和挪威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芬恩·基德兰德以及列支敦士登王子阿尔弗雷德组成一个代表团前往平壤,进行学术交流。

海斯此次的任务就是报道这个小分队在平壤的经历。他的两名同事是制作人玛丽亚·拜恩和摄影师马修·戈达德。

除此之外,BBC派往平壤的记者还有驻中国记者约翰·苏达沃斯、驻首尔记者史蒂夫·埃文斯等等。

每个人都想做出一份不平凡的报道。

交通拥堵像北京一样糟吗?

海斯是一个敬业的记者,他还没下飞机就开始用镜头记录朝鲜之行。12年前,他曾从中国首都北京乘坐一辆行驶速度极慢的火车进入朝鲜,而今天,只 需要乘坐两个小时的飞机,就能从北京来到平壤。他被平壤闪闪发光的现代化新机场惊呆了——作为朝鲜唯一的国际机场顺安机场,机场广播用流利的英语播送航班 信息,推着行李手推车的人来来往往。

 

一下飞机,就有四名身着黑色西装的朝鲜官方人员前来带路。他们既是向导也是监视者。在去往住处的路上,海斯努力想从他们口中问出一些信息。海斯发现,比起12年前,平壤大街上多了很多新交通工具。

他立刻问身旁的黑衣人:“你们这儿多了很多车,那这里上班高峰是怎样的?”

那位朝鲜官方人员回答,“不太糟。”

海斯又问:“不像北京一样糟吗?”

这个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随后,他们乘车来到的住处是环境幽雅的小洋房,绿植很多。在住所阳台上,海斯又来了一段视频。他说这里的风景有点像美国南部,但是这就像一个金色的牢笼。就在不远处的平壤街道,完全不是这样的风景。

 

同时海斯抱怨,朝鲜官方人员对他们看得太紧了,每天都紧紧跟着他们,甚至会直接进入他们的房间。

几乎所有记者都像海斯一样,选择了尽量拍下自己见到的一切。BBC驻北京记者苏达沃斯在推特上更新自己的见闻。他发布了朝鲜公交车站的照片,并说,“虽然这些天平壤路上多了许多汽车,但大部分民众还是选择乘坐公交车。”

 

5月4日,《华盛顿邮报》刊发了一组照片,内容是关于朝鲜人的日常生活,包括幼儿园、少先队活动、街景、咖啡馆和文艺演出。

日本朝日电视台走进了朝鲜光复超市,发现超市里从一般日用品到高级品的多种商品都有售卖。几年前从中国等地进口的食品占大多数,但现在朝鲜国产的食品开始多了起来。然而,家电和威士忌等高级品仍然从日本等海外国家进口。

路透社记者詹姆斯·皮尔森说,朝鲜许多民众都使用手机,但高丽电信仍然只为外国游客提供3G网络。

采访不到有价值的信息

但是,朝鲜之行,失望远远大于希望。

5月6日之前,记者们并没有被告知将如何进行党代会的报道。他们被要求等候电话通知。但当天他们接到的通知是:不许进入七大的主会场朝鲜4·25文化宫,只许在距离会场200米处进行报道。

记者们没有办法,只能守在会场外面看看能否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被派到朝鲜的BBC驻中国记者苏达沃斯在推特上发布了朝鲜大街上女交警指挥交通 的小视频;《华盛顿邮报》东京分社社长Anna Fifield在会场外用Periscope做直播,数出了平壤大街上差不多有6个不同的出租车公司的车。BBC驻首尔记者詹姆斯·皮尔森用Skype发 回报道,他举着手机转了一圈,给观众展示了记者身边站着的满是穿黑衣的安保人员。

 

后来朝鲜允许他们采访七大了,不过现场是这样的:记者们被安排在一间屋子里围绕这四台电视机报道,画面是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身着西装在七大上讲话的镜头。

 

“这是朝鲜,我很高兴来到这里。”《华盛顿邮报》东京分社负责人法菲尔德在接受采访时说,“但同一时间,不能接触七大或者获得资料,就令人感到沮丧”。

“明显地,有些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正在发生。”西班牙埃菲通讯社东京分社负责人说,“但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们看过召开7大的建筑物,在周围拍摄。然后就去了一间工厂。我们不知道七大发生的事,这很有趣,因为我们要为此做报道。但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做到。”

挖不到有价值的新闻,大概是所有记者们都会感到沮丧的一件事。除了被拦在七大会场之外,在平壤其他地方进行的采访也并不顺利——没能进入主会场的记者们,被安排走访朝鲜的工厂、妇产医院、地铁等地方。

“我说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海斯在走访平壤儿童医院时说,“朝鲜向导正在讲述伟大领袖金正恩亲自为该医院订购了一台CT扫描仪的故事,这座医院崭新、现代。但是,我们发现这里面没有一个真正的医生,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小孩儿都很健康。”

在之后的报道中,海斯还提到,“连列支敦士登王子阿尔弗雷德都开始产生怀疑。他说,我觉得刚才那些人都不是医生。他问向导,是否可以让一些真正的医生来和诺贝尔奖得主对话?”

海斯企图向医院里的群众搭话,但一看到他走过来,站在走廊上的人就四下跑开了。

在参观平壤绫罗游乐场时,海斯见到了一群兴奋的年轻人,他们在跳楼机、大摆锤上尖叫、大笑。让人惊讶的是,在这里玩耍的年轻人几乎都能讲流利的 英语。一个年轻人用英语告诉海斯,“我来过这里几次,但是这一次…这一次……”他顿了顿,“我一直都很兴奋!”另一个女生在海斯问到她大学专业时愣了一 下,旁边几个女孩子立刻用英语帮她回答,“金融!”

记者们还来到了金日成综合大学,观看了合唱团演出。表演结束后,海斯问合唱团一个成员,“为什么朝鲜认为自己必须要有核武器?”学生回答,“因为美韩拥有的核武器比朝鲜多,他们都想杀我们,我们必须保护自己。”

海斯还想继续询问,但被旁边一个人打断了。随后,BBC的记者们继续参观校园,但当他想拍摄金日成塑像时,还是被阻止了。

BBC记者苏达沃斯在参观平壤博物馆时拍摄了一张金正日画像的照片,同行的朝鲜电视台女播音员立即对他大声说,“这是我们的领袖!这是我们伟大的领袖!”并立即夺走了他的手机。

有信息永远比没信息好

没有挖到什么大新闻的海斯没想到最后自己成为了新闻报道的对象,自己为BBC“制造了一条独家新闻”。

同事苏达沃斯向《洛杉矶时报》透露,“朝鲜官员明确表示,他们的领袖不喜欢BBC记者撰写的报道内容。” 朝鲜全国和平委员会秘书长,O Ryong Il告诉美联社,“海斯的报道谈了朝鲜社会制度和领导者的病态。”其中也包括他对平壤儿童医院的报道。

《洛杉矶时报》记者Julie Makinen今天也在Twitter上吐槽式地爆料说,“没有被朝鲜选中去报道七大,就是以往的相关报道‘不够好’。”

 

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朝鲜允许记者进入平壤进行报道,并不能说是传递某种改善关系的信号。至少他们还坚持继续发展核武器。

CBS的记者在报道中写道,尽管他们在平壤受到的接待是“温暖的欢迎和灿烂的微笑”,但他们在平壤出版的报纸上读到的文章却将依然美国称为“注定面临悲惨结局的群魔之首”。

至于如何评价这场完全作秀式的外媒采访,《华盛顿邮报》东京分社社长Anna Fifield的一段话颇有意味。在她的Periscope直播中,Anna Fifield说,“我只能报道我看见的,而我只看见他们想让我看见的。但我的信条是:有信息永远比没有信息好。”

赞(0)
新华侨网 » BBC记者遭逮捕驱逐:报道朝鲜七大有多难(组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