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保守主义”重要政客,发推文剑指华人

反大麻,反非法移民,反极端宗教扩张,这些,似乎是北美华人非常重要的议题,众多华人,以“保守主义者”自居,甚至比外族的主流保守主义者还要“保守”。然而,最近发生在加拿大的事情,不得不让我们思考,在不能把握自己命运无法发挥重大影响的情况下,究竟要怎么走?

Maxime Bernier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位“保守主义者”将利剑刺向了华人。

这次下黑手的,是脱离加拿大保守党自创山头的国会议员Maxime Bernier。他代表魁北克,连续四届连选连任,而且是以大比分领先对手的优势获胜,可见其深得所在选区的民心。

他前几天发了这样一条推特,评论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一篇谈论华人的文章。

Immigrants who don’t learn English, self-segregation, lack of communication and cultural integration, community tensions, etc.

This is where mass immigration, excessive diversity and radical multiculturalism lead: the balkanisation of our country into little tribes.

不学英语、自我隔离、缺乏交流和文化融入、造成社区紧张等的移民。

这是大规模移民、过度多元化和极端多元文化主义所带来的后果:导致我们国家的巴尔干化,使之成为一个个小部落。Hmm,讲得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可是,评论的对象总得合理,对吧?

国家邮报文章的标题是酱紫的:探索列治文的文化和谐 – 北美最亚洲化的城市。下面还有个副标题:“当少数变成了多数,会发生什么?”主要目的是讲述如今华裔超过50%的列治文现在的各种情况。

至于文章的中心思想,里面特别引用的妇女教会爱心人士的言论就表达的很好(我爱Richmond,但我不喜欢Richmond发生的事情):

Maxime Bernier看了过后文章,就在推特上发表了上面的评论,觉得自己对移民问题的观点又有了强大例证。这就很明显了,将自以为“模范移民”的华人拎出来作为抨击的样板。

真是见缝插针捏得一手好柿子。华裔和加拿大主流社会确实有一定程度的疏离,但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并不是华裔,而是加拿大自己。近百年之前,以人头税为代表的一系列排华法案,让加拿大华裔成为了加拿大建国来,唯一一个被加拿大拒绝的族裔。

不是华裔不融入加拿大社会,是加拿大当年拒绝了华裔的融入。

在不太久远的一百多年前,无数华裔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来到加拿大,准备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一样,开始建设自己的新家园。华人劳工冒着生命危险,在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里,为了加拿大修筑好太平洋铁路。可是,加拿大背叛了他们。

谁也没有想到,太平洋铁路完工之日,就是加拿大华裔噩梦开始之时。觉得华人不再有用的、被欧洲族裔控制的加拿大,出台了一项又一项只针对华人移民的法规 – 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人头税。

息事宁人,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一项又一项更加严苛的法律。人头税从最开始的50元,最后猛增到了500元。到了1923年,William Mackenzie King领导的自由党政府,更是通过了《华人移民法案》全面禁止华人进入加拿大。

留在加拿大境内的华裔,也被社会孤立和隔离,只有困守唐人街。当时的加拿大,华人不但没有投票权,更被禁止进入很多学校学习。禁止华人进入游泳池等公共场所就不必多说了,很多城市还禁止华人购买、租借和使用当地住宅、医院甚至墓地等。

在排华风潮的打击下,加拿大华裔付出了巨大而且沉重的代价- 不仅仅是一代人骨肉分离不得团圆的悲剧和伤痛,更是此后多少年到如今,华裔社区精神文化传承的断代和分裂 。如今的政客都说华裔投票率低,可又有谁理解过华人经历的加拿大政治体制的路,有多么地崎岖艰辛。没有人告诉华裔,选票到底有什么作用,也没有人对华裔解释,民主政体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一切全靠自己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摸索。

对老一代移民来说,法律上的禁令虽然被废止,精神上的樊笼,却依旧存在。漫长的隔离生涯,痛苦的被歧视经历,已经让许多加拿大华裔无法再次融入社会,更无法引导华裔社区,健康稳定的成长,也无法同其他新一代华裔移民有效的交流。

介绍Maxime Bernier进入政坛的前保守党总理哈伯在国会为人头税道歉时就指出,因为加拿大长期以来拒绝承认历史对华裔的不公,导致了很多加拿大华裔无法认同自己加拿大人的身份。

We also recognize that our failure to truly acknowledge these historical injustices has led many in the community from seeing themselves as fully Canadian. -Stephen Harper

同其他未被孤立而传承有序的族裔相比,在排华法案废止之后来到加拿大的华裔新移民,无法在老一代移民那里获得融入加拿大社会的宝贵经验。更有甚者,任何一点因为文化差异带来的小失误,以及生活习惯导致的同老一点华裔的小不同,都会所谓的主流被放在聚光灯放大镜之下,反复比较,造成华裔社区的撕裂和不合。

这种情况,直到2006年时任保守党政府就人头税向加拿大华裔道歉,翻开了加拿大历史新一页之后,越来越多的华人开始有效有理的参政议政,才有所缓解。

可惜,依旧有无数不学历史顽固不化的政客把加拿大华裔视为天生的替罪羊,觉得如今的加拿大华裔依旧是当年人头税时代那个忍气吞声的华裔,凡事推到华裔头上,绝对不会引起民愤。 Maxime Bernier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老一辈华侨的遭遇,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不是埋头苦干就好,还需要为了自己的将来努力抗争。你的岁月静好,其实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随时都有看不见的交锋。

不要把新世界看成只有善和恶,不要在极端分子的蛊惑下认为只有所谓自由派和保守派,所有人都分列在这两派麾下,非黑即白。你没有力量,你发挥不了大影响,你白也是黑,黑更是黑。这一次,所谓的坚定保守派Maxime Bernier把华人当成不融入的典型来捏,便是极好的案例。

一位名为Xiaoming Guo的华人朋友在相关推特下这样留言:

How many Quebecois would like to learn English? Their self-integration divided Canada into Upper Canada and Lower Canada. Chinese have been in BC before the confederation of Canada. Chinese labors built the most dangerous segment of CPR, and 4000 of them died.

有多少魁北克人想学英语?这种自我隔离将加拿大分成上加拿大和下加拿大。在加拿大联邦形成之前华人已经到了BC省。华人劳工修筑了CPR铁路最危险路段,4000人死亡!

可是,道理有什么用,现实的世界,只知道一个词:实力。

要想安定的生活,排华这种事情,连影子都不能有。既然已经背井离乡来到新的国家,作为极少数群体,就别忘记了参政议政,别忘了壮大自己的实力,否则,你再积极学英语,再积极扮演人见人爱的小兔子,也无济于事。

赞(0)
新华侨网 » “保守主义”重要政客,发推文剑指华人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