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妈,星爷喊我拍电影了,这次有台词!”

拾遗物语

“你觉得你有机会吗?”

“我有。”

“你永远都没有!”

“永远是多远啊?”

“永远就是从现在直到宇宙毁灭!懂了吗?”

“那……宇宙毁灭之后呢?”

——周星驰《新喜剧之王》

1月16号,《新喜剧之王》的正式预告片曝光,

主角的面纱终于被揭开,

她叫鄂靖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死跑龙套”。

预告片里,鄂靖文扮演的也是一名龙套演员,

她处处试戏,处处遭人奚落。

她演替身,别人说她“身材差、皮肤松,屁股上有痣”;

她去面试,别人说她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灾难”;

她为梦想而坚持,却被老爸赶出家门;

她坐在化妆间给妈妈打电话,化妆师骂道“去你妈的走开啊!”

预告片放出来后,网友疯狂吐槽女主太丑,

更有人拿出历届“星女郎”来做比较,

“她连柳飘飘1%的神韵都不到!”

“丑女”鄂靖文并未在意网友的唾沫,

她在不足20万粉丝的个人微博里转载了预告片。

她在转发语里写道:

“妈,星爷喊我拍电影了,这次有台词。”

客观而言,鄂靖文并不算丑女,

她属于任素汐那种不计形象的邻家大姑娘。

在2018年5月20号之前,

她的名字不是“鄂靖文”,她叫“鄂博”。

“妈妈希望我长大成为学识渊博的女博士,

所以给我取名为‘博’。”

鄂博也挺对得起这个名字,自小刻苦好学。

她也能说爱动,肢体灵活,

妈妈就送她去了舞蹈班。

那段时间,鄂博学会了劈叉、高抬腿和扫腿等柔性动作,

这些动作,在她日后的表演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为学习成绩好,鄂博轻松地考过了中戏录取线。

表演面试的时候,她演了一个小品。

“那天,我的表现可能太夸张了,或者说了几个有意思的词儿,

老师说这个学生还挺逗的,特别轻的那么一句。

当时就是这句话,给了我一点自信。”

这是鄂博“喜剧人生”的首秀,

带着老师给予的自信,鄂博踏入了大学校园。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大学生活是美好的时光,

对于鄂博,大学生活却是受尽煎熬的日子。

每一年,很多导演都会来中戏选新苗子,

这是鄂博除了学习和排练之外最关注的。

“但由于长得不好看,我没被学校当成苗子培养,

导演来学校,也没看上我。”

看着身边长得好看的学生陆续拍戏去了,

鄂博刚进中戏时的那一丁点儿自信被击碎了。

在这里,“知识改变命运”成了悖论,

再好的才华和学识,都不如一张俊俏的脸蛋吃香。

她开始接受自己的命运,

“我就很努力地学习,他们在外面挣片酬,

我就在学校里挣奖学金。”

2010年,鄂博大学毕业,仍没等来属于自己的角色,

甚至连一个龙套角色都没有。

那一年,鄂博21岁,

同为1989年出生的Angelababy,

已经拥有《全城热恋》、《花田喜事2010》等重量级作品;

江铠同成为当红银幕花旦;

张含韵也完成了从歌手到演员的角色转换;

而鄂博,则是去当地煤矿文工团挂了个职。

她想,或许有的人注定就不该属于舞台。

在文工团,除了偶尔团里演出,

鄂博成天就像退休老干部一般无所事事。

有时候,她也发一发自己的生活照,

那些早期的照片形象,没有美化,

也没有化妆师的梳妆,

她成了纯天然的邻家大姑娘。

她在生活中的最大爱好,就是去电影院看电影,

“昨天看了《赵氏孤儿》,葛大爷把我逗笑了。”

“《让子弹飞》把我看美了。”

“刚看完《黑天鹅》,娜塔莉真的好美!”

无论是好片烂片,无论是嬉笑怒骂,

鄂博都会感叹赞美两句。

其实,她哪儿是在感慨电影啊?

她是在感慨自己。

舞台上的人生天高海阔,

而团上的生活,一眼就望到了头。

没多久,鄂博收拾行囊,再度北上。

或许,她不属于舞台,

但是,她真的舍不得舞台。

去北京不久,鄂博加入了话剧社“海家班”。

接着,她开通了微博,

在微博里,她写到:“《艳遇十小时》定妆照。”

乍一看来,她终于等来了自己的舞台首秀。

然而海报一放出来,

上面却没有她的剧照和名字。

周星驰跑龙套,好歹还是在影视剧里出现,

而鄂博的首度龙套,却只能在舞台剧里露露脸。

这出几乎跟鄂博无关的舞台剧,

鄂博却很是上心,每天都“挣扎着起床”,

然后躲在舞台一角,瞧着几个主演傻乐。

终于,轮到她的戏了,

她在微博里写下了所有细节:

“(导演)逼得我穿拖鞋去室外演戏,

抱个铁架子当小熊。”

这段跑龙套的戏,是在2011年1月19号排练的,

那正是北京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2月12日,是鄂博22岁生日,

“这是我第一次在北京过生日,

没有妈妈做的鸡蛋和生日面,

今早自己煮了一个鸡蛋。”

▲ 话剧《曾经》

2011年9月,鄂博又出演了话剧《曾经》。

这是一部校园剧,鄂博饰演班长,剧中女主角之一。

但这个所谓的“女主”,其实只有三天的排戏时间,

剧组根本不指望这个跑龙套出身的演员能折腾出啥名堂。

三天后,演出反响剧烈,

很多路人都成了鄂博的粉丝:

“我是来北京旅游的,

看了你的戏,真觉得没白来!”

然而这出剧有个很大的Bug,

海报上仍然没有鄂博的名字。

对于制作组的这种做法,很多观众看不下去了:

“没有在宣传单上看到你的名字,这是何故?”

“现在的演员,都要长一张好的脸蛋才有资格上宣传单吗?”

鄂博没做任何回复,

她又马不停蹄地进行了《曾经2:曾经的曾经》的排练。

这里面,鄂博饰演的班长毕业了,成为一名都市白领。

这一次,鄂博仍是女主之一;

这一次,海报上仍然没有她的名字。

同年,鄂博还出演了话剧《一个都不能剩》。

这一次,她又饰演女主,

这一次,宣传单上终于有了她的名字。

她自嘲地对没有名字的秦震说:

“很开心和你演戏,虽然你只是个龙套。”

鄂博是个特别恋家的姑娘,

她经常回家,给妈妈买一大堆礼物,

然后就窝在沙发上看《非诚勿扰》。

“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地方,这里没有二手烟。”

看得多了,她自己也有了上《非诚勿扰》的冲动,

“我不在乎能否牵手成功,

我只想让‘鄂博’两个字出现在荧幕上,

让更多人知道我这么个演员。”

然后她去了《非诚勿扰》节目组。

接着她被刷下来了,理由是“不接受学表演的”。

“我想,就算我不是学表演专业的,

我的长相不吸引人,也会被拒。”

《一个都不能剩》节目组知道此事后,

怕鄂博伤心,就特意给她做了个“征婚”海报:

“此美女无男朋友,特别可爱特别逗,

男士们速速带走,一个都不能剩!”

接着,剧组又专门为她排了另一出舞台剧《非情勿扰》,

其寓意不言而喻。

演完这出剧之后,

鄂博决定告别端庄淑女的形象,一路“逗”下去。

在生活中,鄂博是一个性格内向、腼腆的女孩儿,

选择“逗”,是因为“正剧没自己什么份儿。

作为女孩子,用搞笑的方式来取悦观众总有点那啥……

但没办法,不是每个人都有林志玲的长相和气质。

我只是一个龙套演员,

我只能用特别二的态度,来对待我的失败。”

这是鄂博身陷人生谷底的倔强与挣扎:

既然你们嫌我“丑”,我就“丑”到底。

选择走喜剧路线后,

鄂博的妆,越来越浓,越来越夸张,

以至于她卸了妆,很多朋友都不认识她。

有一次,鄂博素颜坐地铁,

看见一个在舞台上认识的朋友,就上前打招呼。

朋友看了她半天:“你认识我?”

鄂博说:“是我呀!上次我们在XX排练认识的呀!”

朋友吃了一惊:“你这卸了妆的差别也太大了……”

但即便如此,即便她已抛弃了美、自尊、底线这些东西,

她还是只能在话剧圈里蹦跶,

她仍然上不了综艺,她仍然没有在电影里跑龙套的资格。

而且即便是混话剧圈,她连开心麻花都进不去,

“我想(进去),但没人要。”

她想起小时候学舞蹈的经历,

想起了她劈叉、高抬腿和扫腿等“技能”,

“或许这些是我的加分项。”

2014年,在搞笑方面小有名气的鄂博,

终于第一次正式登上了电视节目:《我为喜剧狂》。

一上台,她就趴在地上一阵扫腿,

并调侃自己为“宇宙扫雷姐”。

扫完后,她起身喘着粗气对搭档说:

“大哥,今天这活儿你得给我加钱!”

搭档指着她说:“你一死跑龙套的,怎么还坐地起价了?”

凭着“扫雷”的技能,

鄂博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拿下《我为喜剧狂》总冠军。

她用“丑”,终于为自己杀开一条血路:

她陆续参加了《博乐先生微逗秀》、《笑傲江湖》、《笑声传奇》、《喜剧总动员》,

均获得评委和观众好评。

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名气,但她并未因此而飘起来,

相反,她把“丑”刻画得更为淋漓尽致——

“扫雷”被推脑袋:

被踩头:

被水喷:

被掰腿:

这些“丑态”,即便是一个男演员,

也不一定能放下架子豁出去表演。

鄂博把这些节目截图发到了微博,

有人在微博下面留言:

“为什么我看的是喜剧,却流出了眼泪。”

上综艺节目后,鄂博的名气慢慢传开,

很多人开始找她拍戏,但都是些网络电影。

在《你是猪么》和《千万别基动》中,鄂博仍是没有名字的龙套;

在《星座啪啪啪》里,她终于升级为配角。

但由于导演和演员都没多大名气,

而且主题偏低俗,电影并没有什么反响。

终于,徐峥的《催眠大师》,让鄂博成了一名真正的“演员”。

她在里面饰演一名养母,

可惜,成片出来后,她的戏份全被剪了,

最后只在演员表里面留下个名字。

2017年,她“参演”了两部大片。

一是在《西游·伏妖篇》里饰演抱孩子的路人甲,没有台词。

二是在《缝纫机乐队》里饰演一名记者,

有台词,不过是在电视机里。

2017年,她还上了《欢乐喜剧人第三季》,

估计也没人记住她,因为她在里面还是个跑龙套的,

而且节目正式播出时,“好多包袱都被剪了。”

海报名字被剪,演戏戏份被剪,

台词几乎没有,上综艺也被剪,

鄂博,真是一名当之无愧“死跑龙套”的。

如果鄂博一直这样跑龙套跑到死,

那她尽管很冤,但就没有写她的意义了。

人生的趣味,就在于它有一个又一个的悬念,

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悬念是什么。

2016年,鄂博也埋了一个悬念:

“来香港拍戏太幸福了。

能与儿时的偶像合作真是受宠若惊。”

很多人猜刘德华、吴君如、周润发,

现在,谜题揭晓了,他是周星驰,

一个更让人期待的偶像。

鄂博根本没想到周星驰会让她去拍电影,而且是女主角。

“剧组给我打了三次电话,

对方是谁?星爷!

我是谁?一个不温不火的小龙套。

找我当女主角,你骗我的吧?”

周星驰说:“工作人员给你打电话你不信,

那我亲自去找你,你总得信了吧?”

接着,周星驰从香港飞过来把鄂博要走。

很多人问:“为什么找鄂博?她那么丑,还不如找我!”

周星驰并未正面回答,而是讲了个故事:

“很久之前,那时候我还在跑龙套。

当时有部戏,我只有一句台词,说完我就回家了。

但回家后,我觉得那句台词说得不好,

又立马打车回去,跟导演说能不能重拍一次。

导演说不行,我就跪下来求他。

最后,导演很不耐烦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周星驰说完那刻,鄂博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拾壹

鄂博本可以在文工团自由自在地活一辈子,但她选择了演戏;

演戏不受待见,她本可以走一条更轻松的路,

但她坚持下来,哪怕跑龙套也在所不惜;

跑龙套也没机会,她本可以就此放弃,

但她打破南墙也不回头,哪怕以丑化自己为代价。

在她身上,有一种不只是演员、而是绝大多数人都丧失了的能量:

为抉择而终身无悔,并理想而燃尽一切。

当才华不受待见,当热情遭到嘲笑,

当付出没有回报,当努力打了水漂,

当兢兢业业还不如别人的油嘴滑舌,

当埋头苦干还遭受别人的无情吐槽,

当拼尽全力却还是深陷谷底,

当身心俱疲却还没用武之地,

你是否还能为了当初的决定而飞蛾扑火?

你是否还能为了最初的梦想而赴汤蹈火?

雨果说:“别人放手,他仍然坚持;

别人后退,他仍然向前;

每次跌倒,他立刻站起来——

这种人一定没有失败。”

是的,这种人,即便满身污秽,即便被击倒在地上,

那也是他最高光的形象。

拾贰

2018年5月21号,鄂博正式更名为“鄂靖文”,

因为她觉得自己有负于“博”。

但她真的有负于“博”吗?并不是。

20年前,在《喜剧之王》中,

柳飘飘说:“看,前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尹天仇说:“也不是,天亮后便会很美的。”

是的,鄂博没能成为“博”士,

她选择了另一条路,来“博”取属于自己的“天亮”。

这条路,比起考研读博,艰难千倍万倍,

路上,没有人为你加油打气,

身边,没有人给你嘘寒问暖,

脚下,是数不清的重重障碍,

前方,是不确定的未知茫然。

但正如物理学家费曼所说:

“如果你喜欢一个事,又有这样的才干,

那就把整个人都投入进去,就要像一把刀直扎下去直到刀柄一样,

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管会碰到什么。”

是啊,这条路很难走,但那并不是退缩和放弃的理由,

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

热血从未停止翻涌,梦想也从未停止召唤。

2019,努力!奋斗!

喜欢,就给我一个“好看”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妈,星爷喊我拍电影了,这次有台词!”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