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我想我会怀念她,逝去的90年代。

再过60个小时,我们才能真正告别2018年,走进2019年。

把时间拨回20年前,当我们回到2019年,颇具科幻色彩,它只存在于小说中,电影中,想象中。

而如今,2019年真切地站在我们面前,但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迎接它。

这20年,这个国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刺,许多人和事都在改变,有许多记忆留存于心…

1993年,《旋风小子》让我们认识了第一代中国童星:释小龙,郝邵文。

也让我们认识了长相乖巧的林志颖。

奇异的是,两个童星长大了,我们都秃头肥肚了,林志颖却几乎毫无变化。

1993年,陈凯歌拍摄了一年的电影,终于在中国香港上映。

上映之初,便在全世界引发轰动效应,在戛纳斩获金棕榈奖…

陈凯歌迎来了高光时刻,只是没想到,这光没亮多久…

第二年,另一个中国导演,张艺谋凭借《活着》在戛纳电影节上大放光彩…

这一年,葛优成为戛纳影帝。

20多年后,没多少人记得他的《活着》,只看到了他的“葛优瘫”。

1994年, 时值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在中国台湾上映,不少人抱着看武侠片的心情,冲到电影院一探究竟…

结果,电影看到一半,有个阿伯突然大喊:这拍的什么玩意儿?

话音刚落,用打火机把电影幕布烧了。

隔壁的刘镇伟,用原班人马打造了另一部无厘头经典:《东成西就》。

当时,张国荣、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张学友、梁朝伟、梁家辉差点被弄疯了,因为早上演完《东成西就》,晚上就赶去演《东邪西毒》,早上还疯疯癫癫,晚上就变得痴情忧郁…

1996年,有几个来自中国香港的男人,征服了两岸三地的少男少女。

他们纹身,打架,睡女人,抢地盘,成为不少年轻人的“英雄”。

那时候,几乎每个人的屋里,都贴有他们裸上身海报…

那时候,女孩都想嫁陈浩南,男人都想当陈浩南。

除了陈浩南,我们还认识了一个叫山鸡的小伙子,他的自我介绍很奇特:我叫山鸡,鸡巴的鸡。

22年后,几人聚首于《黄金兄弟》,青春不再,只余虚空的情怀消费…

1997年,一部外国电影,开阔了我们的视野:《坦泰尼克号》

让观众震惊的是,这是罕见的,能在中国电影院里,看到半裸镜头的机会…

22年后,《泰坦尼克号》重新在国内上映,但露丝的裸像也被剪掉了…

这个国家的电影尺度,在经历了“开放”之后,兜了一个圈,又回到了“保守”,唯一不变的是,仍然没等到“电影分级”…

1999年,周星驰的《喜剧之王》横空出世,尹天仇向远方喊着:努力,奋斗。

然而,香港电影却终究如尹天仇的喊声,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

20年后,《新喜剧之王》问世,宣传期间,周星驰再一次勾起了张柏芝的下巴…

然而,人还是那个人,情却不是那份情了。

《喜剧之王》的取景地石澳健康院,被台风摧毁,原貌不在。

张柏芝已由当初的青春少女,晋升为三个孩子的母亲。

周星驰的搭档吴孟达,在采访中说:感觉自己和周星驰,有点老死不相往来。

20年,沧海桑田,恍如隔世。

1990年,一个东北铁岭的男人,站在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上。

他和搭档表演了一个小品:《相亲》

当时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并没有引起观众的注意,大家只觉得,他演的小品很好笑。

1999年,他携手宋丹丹、崔永元表演了一个爆款小品:《昨天,今天,明天》。

此小品一出,里面的台词迅速蔓延,成为当年人人“传颂”的流行语。

比如,当时人口一句的:秋波,就是秋天的菠菜。

比如,我们现在还在用这句:瞎说啥实话?

此时,他的另一个爆款《卖拐》,还有两年才出现,而当时没人能想到,《卖拐》里那个脑袋大,脖子粗的伙夫,会在15年后,成为公认的影帝。

其实,90年代,人气最高的小品,出自另一位姓赵的大艺术家。

如今看来,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十分新潮。

她在小品里掺评剧,并开创了评剧rap的形式,如今,她被网民封为中国第一位女rapper。

她就是评剧艺术家:赵丽蓉。

之所以尊称赵丽蓉为艺术家,不仅因为她作品上的成就,更在于她令人佩服的敬业精神。

在《打工奇遇》中,有一幕是她现场写毛笔字,不识字的赵丽蓉,为了这短短1分钟,苦练了三个月的书法。

出演《老将出马》时,赵老师已身患肺癌,即便如此,她依然苦心排练,为了节目,还学了一首英文歌。

据说,《老将出马》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后,赵老师咳到吐血。

2000年7月,赵老师因病去世,1999年的《老将出马》,成为她的遗作。

1996年的《打工奇遇》,埋了一个彩蛋:里面有个小配角,是一个长相清冷的小姑娘。

7年后,这个小姑娘因出演《金粉世家》,而红遍全国,成为不少男人的女神。

9年后,她又因婚变事件,被公众广泛讨论,事业一落千丈。

1996年,还有一个并不引人注意的小品:《机器人趣话》。

但里面的台词,即便放到今天,也特别具有邪典气息。

比如,在讨论如何清洁机器人时,发生了这段对话:

蔡明扮演的机器人,说:你晚上睡觉的时候,煮上一锅开水,把我这脑袋,胳膊,腿全都拆下来,都放在锅里,小火咕嘟咕嘟煮一宿。

郭达:我睡觉,锅里边炖着你?

再过一年,这个小品的编剧冯小刚,将成为中国最有名的贺岁片导演之一。

90年代的春晚,留下了太多的经典。以前,我们可以把春晚看上三四遍,如今,春晚已沦为饭桌上的背景音。

90年代,春晚只是春晚,它只属于艺术,只属于欢笑,只属于我们。

1990年,邓小平接见了一位泰国华裔:谢国民。

这件事,本与我们小老百姓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它的后续却影响了我们一代人。同年,谢国民的正大集团,在中国做了一档节目:《正大综艺》。

所以,《正大综艺》里的“正大”并不是节目名字,而是冠名商的名字。

而它的口号: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成为不少人的口头禅。

杨澜,因为这个节目,家喻户晓,继而成为第一代女神。

90年代,是娱乐与艺术齐飞的时代,好看的节目层出不穷。

1995年,央视整合了一系列儿童节目,推出了新节目:《大风车》。

如今,我们早已忘了《大风车》的内容,但还能唱出: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起快乐的小伙伴。

以及身后,妈妈的喊叫声:别看了,快点写作业去!

1998年,《大风车》里的“毛毛虫”主持人,离开央视,加入湖南卫视,成为《快乐大本营》的台柱主持人。

一年后,撒贝宁进入央视,成为《今日说法》的主持人。

1999年,两人开始了自己的辉煌人生。

17年后,两人在某个探案节目中搭档,被观众称为:双北CP。

人生路上,有的人相遇了,有的人却消失了。

1997年,李咏29岁,在央视主持着一档不温不火的节目。

这天,同学找他给一档英国节目配音,这是一档他从未看过的节目,花花绿绿,闹闹哄哄。

他看得直咽口水,当时就觉得,这英国节目必须引进中国。

1998年,这档节目终于完成“中国化”,并定名为:《幸运52》。在30岁这一年,李咏终于主持上自己喜欢的节目。

以上内容出自李咏自传《咏远有你》

10年后,《幸运52》停播,他开始在另一档节目里,狂甩手卡。

20年后,他病逝于美国…

1990年,《猫和老鼠》飘洋过海来到中国,通过中央电视台,走进我们的视野中。

就这样,一只猫,一只老鼠,相爱相杀,成为我们童年的快乐源泉。

其实,汤姆和杰瑞的形象,经过几代更迭,才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

1940年剧场版中的猫和老鼠形象

1961年电视剧集中的猫和老鼠

在笑声背后,很多人不知道,《猫和老鼠》的制作过程,极其艰辛。

在没有CG技术的年代,工作人员只能将角色动作画在纸上,然后快速翻动,检查动作效果。

工作人员在画角色时,面前通常放着一面镜子,把自己喜怒哀乐的样子,画进角色里。

动画师正在用自己的表情来作为一个角色表情的参考

因此,一集7分钟的体量,工作人员要画15000张画稿,总耗时18个月。

《猫和老鼠》八次夺取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名留影史…

1991年,一只日本猫,正朝我们走来。

关于这只猫,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这天,藤本弘正在焦头烂额,因为他的截稿日期快到了。

突然,有只猫闯进屋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开始逗起了猫咪,几个小时过去了…

他发现时间不够了,慌乱中踢倒女儿的不倒翁,于是他灵机一动,将猫和不倒翁相结合,创造了一个卡通形象。

之后,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组团出道,取名:藤子·F·不二雄。并创造了一个横跨半个世纪的经典:哆啦A梦。

藤本弘与安孙子素雄

1991年,我们的童年多了竹蜻蜓、任意门、缩小灯、时光机、如果电话亭…

其实,有一只中国猫,早就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它眼睛瞪得像铜铃,耳朵竖得像天线,黑白花纹的头上,戴着一顶警帽。

经它手的案件,都成为我们的童年阴影:

一只耳

食猴鹰

吃丈夫的螳螂

当年不知什么原因,《黑猫警长》只播放了5集。

在第5集的最后,黑猫警长打出“请看下集”时,我们还不知道,再也没有下集了…

这或许是童年最大的遗憾吧。

1994年,梳着锯齿齐刘海的小丸子,进入中国台湾,受到热烈欢迎,随后,她的故事流传到中国大陆。

小丸子不完美:又懒又好吃,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有时候毒舌还自私…

但多年后,我们才发现,小丸子说话充满了哲理。

在她的身边,围绕了许多爱她的人:爸妈、姐姐、小玉、爷爷,以及花轮同学…

樱桃子,是漫画《樱桃小丸子》的作者,她将自己的童年故事,全灌在了小丸子身上。

2018年8月,樱桃子因病逝世,人生停格在53岁。

12月,集英社宣布发售《樱桃小丸子》最后一本漫画。

樱桃子的灵堂

同年,一个中国男孩,被抓进魔方大厦,遭遇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由玻璃做成的人,动不动就断手断脚;

由小孩当家的城市,可以随意把爸妈关在罐头里;

死气沉沉的乐队,每天只重复弹奏一支曲子…

《魔方大厦》虽然是部动画片,但无论从人物形象,情节设置,背景音乐,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感觉。

它只出现了10集,即被腰斩。

有人说,是因为资金不足,有人说,是因为故事太恐怖,不适合儿童观看…

另一边,一对兄弟却得到了不同的待遇,他们的故事共制成了212集。

他们是被智慧老人创造出来的人,只穿一条裤衩,哥哥叫琴岛,弟弟叫海尔,统称:海尔兄弟。

这对兄弟,带着一个老人,两个小孩,跑遍了全球,经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海尔兄弟是青岛海尔集团投资拍摄(所以哥哥叫琴岛,弟弟叫海尔),相当于一部超长广告宣传片。

它却毫无广告的气质,每一集都融入地理、人文、历史等知识,干货满满。

再过一年,一个自带死神体质的男孩,横空出世,他的故事,贯穿了我们的童年、青年、中年。

1996年,一个高中生,被逼着喂下神秘药物。

从此,他的身份从工藤新一,变成了:江户川柯南。

这一变,变了20多年,不少人当上了父母,他却还没长大。

以至于,这个梗被读者吐槽,甚至发展出一个“知音体”标题:七尺男儿惨遭毒手变侏儒,痴情女友真情不变仍同居。

他用自己聪慧的头脑,破解了一个个恐怖的案件:肚子藏头案、图书馆电梯藏尸案、美术馆钉尸案…

除了案件,我们更关心这个小男孩,喜欢的是灰原哀还是小兰。

这个于上个世纪提出的问题,终于在本世纪得到了答案:2019年,工藤新一和小兰,终于官宣。

官宣一出,我们这些成年人,为了年少时的一个念想,竟像小孩一样,在网上吵得不可开交。

1996年的夏天,一支叫“湘北”的篮球队,席卷了整个中国。

年少的我们,喜欢争论一个问题:流川枫、三井寿、樱木花道,到底谁最会打篮球?

热血的赤木刚宪、睡不醒的流川枫、永不放弃的三井寿、自诩天才的樱木花道、身手敏捷的宫城良太、没有天分却热爱篮球的木暮公延…

对了,还有白胡子的安西教练。

这些人,教会我们什么是坚持:不到最后一刻,都不可以放弃希望,一旦放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

这些人,教会我们什么是忏悔:教练,我想打篮球。

这些人,向我们展现了什么是“自大”:因为我是天才樱木花道。

至今,当《灌篮高手》的片头曲响起时,不少人还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灌篮高手》的结局不完美:湘北没有制霸全国,每个人各分西东。

井上雄彦说:青春,本来就是不完满的。

小时候,我们的快乐、忧虑、悲伤、热血、梦想,都被装进了这些动画片里。

过去20年,是经典电视剧的爆发年。

1992年,TVB的《大时代》问世,这部电视剧堪称大制作,聚集了许多实力演员:郑少秋、刘青云、郭蔼明、刘松仁、蓝洁瑛、陶大宇…

有趣的是,这部以股市为题材的剧,有一个无法摆脱的魔咒:每次重播,香港股市必大跌。

在《大时代》中,蓝洁瑛出演的罗惠玲,性格刚硬,而命运多舛,多年后,蓝洁瑛和她饰演的角色,命运发生了重叠。

最终,蓝洁瑛带着满身伤痕,以及各种“不能说的秘密”,离开了。

1992年,人们还关心一条蛇和一个人的爱情故事。

那段时间,许多小女孩,像被施了某个魔咒,一个个头顶床单、纱巾,口中念念有词,手上还有一整套小动作。

问她们在干什么?她们名曰:在变法术。

多年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许仙是男孩子,多年之后,才发现许仙原来是个女孩子。

时间回到1987年,一位留美的硕士回国,同时还带来了一部开山之作:《我爱我家》。

1993年,《我爱我家》首播,傅明同志一家人的故事,携带着纯正的北京味儿,飘进全中国人的屋里。

刚播出时,不少人批评傅明这一角色,有侮辱老干部之嫌,但其扮演者文兴宇说:干部首先是人,不是神。

《我爱我家》不展示大时代,大悲大喜,它把时代的印记,浸透到鸡毛蒜皮,小情小爱中。

《我爱我家》把许多大明星的样子,留在了90年代。

那时,姜文还在被《阳光灿烂的日子》,折磨得痛苦不堪;

夏雨离影帝,还有1年的时间;

冯小刚成为名导,还需要4年;

宋丹丹和英达还没离婚;

葛优的脑袋,还有几撮倔强的头发…

葛优在《我爱我家》剧组

许多看似不相关的东西,在时间的撮合下,最终走到了一起。

谁都想不到,26年后,一部好莱坞电影,为了求生欲,竟蹭了《我爱我家》的流量。

1996年,湖南卫视依靠琼瑶小说,称霸收视率。

当时最火的,莫过于《一帘幽梦》。犹记得,当时不少长辈都守在电视机前,关注着紫菱的爱情。

长大后才发现,原来《一帘幽梦》的主题是:小三上位。

以前觉得缠绵悱恻的台词,如今看来,也是槽点不断,比如这句:你只不过是失去了一条腿,紫菱失去的是整个爱情。

其实,湖南卫视的收视怪兽,要在两年后才出现。

1998年,《还珠格格》横空出世,全国平均收视率47%,最高达到62.8%,《还珠格格2》更是创下54%的惊人成绩,这一记录,至今仍未被打破。

《还珠格格》当时多火?

书壳、衣服、贴纸、文具,甚至连洗脚盆上,都印着那几个人的剧照。

《还珠格格》还火遍亚洲,当小燕子一行人说起越南话、日本话、泰国话等,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据说,《还珠格格》还因为在韩国太火,影响了韩剧的收视,而遭到禁播。

20年后,剧中的人物,命运颇有些戏剧化:紫薇和尔康公开对呛;赵薇因为违规操作,被禁入证卷市场;范冰冰因为逃税,被罚8亿…

1997年,一部港剧悄悄开播,收视一般,两年后被引入内地,瞬间大火:《鉴证实录》。

无论放在当年,还是现在,《鉴证实录》里的案件,尺度都极大:同性恋、变性人、分尸…

最让人难忘的,是陈慧珊饰演的宝言,精准诠释了职业女性的样子:独立、专业、冷静。

1999年,TVB推出了第二部大制作:《创世纪》。

它的“大”,不仅在于107集的体量(《创世纪》1、2的集数总和),还在于,它集齐了不少俊男美女:罗嘉良、陈锦鸿、古天乐、吴奇隆、林峰、马德钟、邵美琪、蔡少芬、陈慧珊、郭可盈…

然而,当年《创世纪》首播时,收视率极差,甚至没有挤进收视前三名。

90年代的TVB剧,绕不开一个人:金庸。

彼时,金庸的小说被TVB大量改编,并在内地取得巨大成功。

TVB的金庸剧,带来了白面帅哥古天乐、难以超越李若彤、油嘴滑舌陈小春、英雄豪迈黄日华…

是金庸,是TVB,给了我们一个浪漫而逍遥的江湖世界。

然而,20年间,TVB没落,难出豪杰,20多年后,金庸辞世,这世间已无江湖。

1999年后,高质量国产剧、台湾偶像剧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2000年,一部爆款电视剧出现:《春光灿烂猪八戒》。

在当时,它的收视率惊人,黑龙江卫视:31%;湖南卫视:23.42%;山东卫视:30.87%;江西卫视:28.33%;辽宁卫视:16.65%。

这部剧,给了太多回忆:绝美的嫦娥、疯癫的太白金星、变成五毒的小俊、阴恨的猫妖、化成泉眼的小龙女…

让不少人安慰的是:死别的小龙女和猪八戒,在现实中,真的成了夫妻。

在《春光灿烂猪八戒》里,有个小妖怪,并不引人注目,殊不知,他其实是台湾的名导:钮承泽。

18年后,钮承泽因为性侵,身败名裂。

这一年,有部探案古装剧,火得一塌糊涂:《少年包青天》。

周杰,在尔康之后,用“包拯”的角色,证明了自己的演技。

重温这部剧时,会发现它有很多bug。

比如,第一集开场,公孙策说了副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这是明朝顾宪成所做,公孙策是个宋朝人,时间对不上。

最搞笑的是,在第37集里,有一个案件,里面有两具烧焦的尸体,其实这不是化妆,是黑人兄弟假扮的。

但无论怎样,也不影响它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2000年,还有一部令人回忆的电视剧:《流星花园》

90后的追星路,就是从《流星花园》,从F4开始。

由于《流星花园》在大陆太过火热,2002年被停播,理由是:误导青少年。

如今,杉菜已为人妇,F4也不再合体,那个时代过去了。

在这些经典面前,80后、90后的记忆发生了重叠,我们曾经为同样的台词欢笑,为同样的分别哀伤,崇拜过同一个英雄,也厌恶过同一个小人…

而仔细一算,这些共同回忆,竟达20年之久。

今天,我们站在时间的十字路口,身后是即将逝去的2018,前方是未知的2019,我们放下工作,放下房价,放下焦虑,回想这横跨20年的记忆,感慨万千,百感交集…

20年很漫长,一些人来了,一些人走了,那些江湖上的爱恨情仇,也已都付笑谈中。

20年很短暂,儿时的经典作品还没看够,却已成为别人口中的“中年人”。

那时的快乐,很简单:是一颗草莓味棒棒糖,是一碗方便面,是一个能一起玩游戏的小伙伴,是一部好看不注水的电视剧…

我们时常念往昔,念的不是往昔的人和事,而是存留于儿时的纯粹和少年气。

因为回不去,所以才会想念,才会缅怀,才会倍感遗憾。

再见,我们的20年。

狗十三 | 海王 | 龙猫 | 蜘蛛侠:平行宇宙

王国 | 毒枭 | 西南联大 | 大江大河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我想我会怀念她,逝去的90年代。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