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赴聊城,推开假药门!

写这篇文章前想清楚了一切。

今年初,由上海广播电视台制作的医疗新闻纪录片《人间世》播出第二季,该片点击次数过亿,讲述的故事感动了无数国人。第八集,一个男孩被家人送到上海儿科研究所,孩子已经昏迷了一周。经过医生的仔细检查,确诊其患上了一种罕见的先天性代谢疾病。主治医生韩连书给家属推荐了一个国内没有卖的药。

三周后,孩子可以下地走路了。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山东,这个感人的故事将会是这样一个标题。

随后,那个推荐国内未上市药的医生会被撤职停止医师资格,从一个受人尊敬医生,变为一个屈辱的犯罪嫌疑人。聊城肿瘤医院陈宗祥主任,就是这个下场。

培养一个优秀的医生需要二十年,而摧毁他,只需要一个泼妇外加一篇歪曲事实的新闻。

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假药门,2018年7月,身患三种晚期癌症多发转移同时心脏衰竭的74岁患者王某来到聊城肿瘤医院。此前,王某因膀胱癌在301医院做了两次手术,但到聊城医院时却隐瞒了这一病史。

经确诊,王某已属非小细胞肺癌晚期,像王某这样的情况医院已经很难收治,但王某的女儿王玉青找到了医院里的领导熟人,经再三请求,肿瘤科陈宗祥主任收治了王某。没想到,这也成了陈宗祥医学生涯的终点,一生名誉的尽头。

7月底,王某已进入无药可医阶段,但家属仍要求积极治疗,陈宗祥主任推荐了国内未上市的卡博替尼,一种号称万金油的抗癌靶向药,建议其可以考虑服用,并让王玉青自己购买。大约一周后王玉青称买不到药又找到陈宗祥,毫无防备的陈宗祥让他去问同在肿瘤科住院的另一患者家属王清伟。王清伟的父亲也是晚期肿瘤,自行购买的卡博替尼备用,本不想转让,因为看王玉青急用,就把自己的药让给了她,药是12600购买的,王玉青非要凑整给了13000,声称表达感谢。就是这400块钱的差价事后被王玉青死咬,成为了王清伟涉嫌销售假药罪的“铁证”。

根据医院病程记录,患者王某用药后效果明显,王玉青又自行主动找王清伟买第二瓶药,王清伟推荐了济南的病友段恒真,段恒真父亲患骨髓瘤,因在旅行社当导游常去印度,承受不起正版靶向药,所以给自己的父亲买了印度仿药。有些济南的病人得知消息请求段给他们带药。

段恒真只给熟人带药,拒绝了王玉青,王玉青又请求王清伟帮忙,王清伟忙联系了段恒真,为王玉青做了担保,于是,段恒真给王玉青代购了第二瓶卡博替尼。正因为此,段恒真也在假药门里陷入了牢狱之灾。

当11月初,王某终因医治无效死亡,一直对治疗效果满意,对陈宗祥主任多次表达感谢的王玉青突然变脸,数次到医院病区破口大骂陈宗祥,将水泼到他身上。还质问好心转药给他的王清伟“你为啥不给你爹吃那药,害死我爹”。王玉青四处举报,大闹卫健委、公安局、食药监。聊城公安局经过调查认定情节轻微不涉嫌犯罪。

随后,王玉青赶往省城济南,找到了山东卫视今日聚焦节目组,她的诉求发生了彻底反转,事中人的命运发生了彻底变化。25号,山东卫视在晚间新闻黄金时段播出“主任医师开假药”报道。

聊城卫健委负责人连夜开会严惩陈宗祥,聊城公安被迫立即成立专案组,将陈宗祥医生、好心转药的王清伟、济南带药的段恒真全部带走。陈宗祥被调查四日后放回,王清伟被刑拘十天取保候审,段恒真至今仍在刑拘中。

这就是聊城假药门。

~~~~~~~~~~~~~~~~~~~~~~~~~~~~~~

为什么要去聊城?

我们要支持患者和家属依法维护自身权益,但我们不能容忍故意隐瞒恶性病史,隐瞒医生让其自己购买,隐瞒因为效果好又自行购买第二瓶药,隐瞒直到临终前觉得效果好还主动要求服用卡博替尼的事实。我们不能接受治疗期间满口感恩,背地里随身携带录音笔悄悄录音,人死之后立刻反目成仇,精心剪辑录音歪曲事实栽赃陷害四处传播,一定要致帮助他的医生、好心转药给他的病友于死地!

我们坚决支持媒体对医疗系统的监督,但我们不能接受报道偏听一面之词,仅展示片面内容,愣是把一个在医生精心照料下三种晚期癌症多发转移还活了七个月的患者,总结为“主任医师开假药,人医治无效死亡”!

为什么要去聊城?

聊城假药门给中国医疗界带来的严重冲击远比预想的还要大,山东省卫健委随山东卫视播出后立即下发通知,要求所有医疗机构上报情况,严令医生禁止向患者推荐任何未经批准的药物,甚至本院没有的药也包括在内。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科要求科主任:家属自己有多余的任何药不得给其他患者推荐或帮助家属间互相转让,唯一能帮助他们的就是特殊药品当面专业销毁。上海某三甲医院发出通知,禁止给患者打从香港自购的抗D免疫球蛋白,这种药是Rh阴性血孕妇唯一的特效药。

我们尊重国家的法律,但我们也要明白一个道理,医学充满着风险。聊城假药门里,王玉青是两家诊所的负责人,医疗资源雄厚,能调动北京山东的顶级专家及时提供药物推荐,到聊城肿瘤医院前就已经自行使用过至少两种国内未批准的抗癌靶向“假药”。

她不懂医吗?她没文化吗?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竟能得到山东最顶级媒体的全力支持,聊城假药门不仅破坏了医患之间那份珍贵而又脆弱的互信,更是将依偎取暖的病友互助渠道彻底摧毁!

为什么要去聊城?

时至今日,山东台对自己播出的报道未有一字跟踪接续,未有任何澄清。有消息指,却还到处施加压力要求一定要将冤案办成铁案!而那个王玉青,对这个结果还不满意,仍在将自己精心构陷的录音四处散播,不时的大闹卫健委公安局等部门,要将陈宗祥王玉青段恒真置于死地!

聊城假药门发展至今,已经成为广大医务工作者和广大患者积郁于胸中的一口闷气,压抑得让人让人心痛,痛不能忍。

因为以上这一切,所以,我要去聊城。

去聊城,全程自费,我希望能够尽量接触各方当事人,尽可能的还原事实,给当地政府当好信息搜集的助手,助其拨乱反正维护公义。不能让好人心寒坏人得逞。

去聊城,希望能够展示假药门医患之间携手抵御病魔的感人故事,弥补事件中被严重损毁的医患互信。

去聊城,希望大家能看到中国6000万癌症患者的艰辛缩影。“谁家还没有个病人啊”,我们不能正面宣传和肯定仿制药,但我们也不能忽视国外医药科技领先较大,医保尚未完全覆盖,大多晚期癌症患者家境贫困的现实,我们不能够一刀切将他们最后的希望全部毁掉啊。

「最后的话」

2019年2月26号,这是山东卫视发出“主任医师开假药”重磅调查的第二天,当地卫健委连夜做出开除陈宗祥主任职务和停止医师执业一年的决定,他被叫到警局,当夜没有回家。这个行医三十余年的老医生和家人断了联系。坦率的讲,我和阿宝也不傻,知道马上开会时机太危险,也知道我们的对手有多强悍。

“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多高尚,管好自己就行了。”~这两年我常这样提醒自己。

但是,当陈主任的爱人走投无路连夜坐车赶到北京找我和阿宝时,当我们详细调查了解到陈主任完全是出于好心推荐没收一分钱利益时,当陈主任的爱人嚎啕大哭喊着“我们家老陈太冤”时,谁能忍得下心不管?!

时至今日,阿宝付出了双号禁言一年的代价,我已接到将被王玉青起诉的律师声明,这趟聊城行也是前路未卜。前几天领导找我谈话,上面压力让我不要再说话,他也是为我好。我刚要跟领导解释聊城这件事,他说你不要解释了,我一直在关注,我给你点一百个赞,但我希望你懂得保护自己。

我是个很自私的人,道德水平不高于社会平均标准,我为陈宗祥主任说话,为病友互助的王玉青说话,为带药的段恒真还原事实,为广大癌症患友发声,其实最终都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父母、亲人、朋友。我希望当我遇到这样的问题时,能有个好医生不顾风险推荐国外最新药给我,能有个好病友伸出援手帮助我。今天我不为他们说话,明天就不会有人为我说话。

徐州丢肾门、潍坊纱布门、衡阳医闹、惠民事件,我和阿宝都去了现场,得到了医疗界无数老师朋友的帮助。就这次有点孤单,心里没底。临行前给自己壮壮胆吧,找出曾经写下的不自量力的“豪言壮语”:

这个时代,尽管麻木早已充斥在我们的灵魂中,每个人都将良善之心小心收藏,而我却始终坚信,大浪奔涌,潮击磐石,汇集的力量总是可以改善社会,身体力行才能帮助我们的党和政府维护公正,打击丑恶!

聊城见!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赴聊城,推开假药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