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悲痛!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韦绍兰奶奶去世

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韦绍兰老人

于5月5日13点20分辞世,享年99岁

韦绍兰是唯一公开儿子中日混血身世的

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韦奶奶

纪念馆工作人员看望老人

韦绍兰出生于1920年农历7月27日,广西桂林荔浦县新坪镇人。

1944年的冬天,24岁的韦绍兰被日本士兵抓走,在慰安所遭受了3个月非人折磨,期间怀了身孕。逃出慰安所后生下了一个孩子,取名罗善学。

韦绍兰是唯一公开儿子身世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因外人的偏见,罗善学一生未婚,与母亲相依为命。2012年导演郭柯偶然看到韦绍兰老人的故事,被其顽强的生命意志深深感动,并于2014年拍摄了纪录片。

韦绍兰在片中说:1944年,她被日军掳走,送至马岭慰安所。噩梦开始于此。之后,慰安妇成为了她另一个身份,一生最耻辱的身份。

广西马岭镇慰安所遗址

2012年的冬天,镜头下的韦绍兰92岁,住在这间瓦房。

岁月在韦绍兰身上留下深深的印记,她佝偻着背,挎着布包,走出村子。走过石桥,走过村上的公路。沿途尽是安静的镜头语言。

一天生活开始了,像所有普通老人一样,淘米煮饭,洗衣洗菜。很难想象,韦绍兰在1944年的马岭慰安所经历了什么。

如果她不说,谁又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时至今日,韦绍兰依旧记得那年的故事。

时年92岁的韦绍兰逻辑依然清晰,只是,语言极其平淡、简单,听不出太多情绪。但随着叙述的深入,你会发现,记忆是怎样牵动着她的每一条神经。

先是对战火连天的惊恐。

某个封藏的角落忽然被碰触了一下,掩面而泣。

嘴里继续说着,却不由自主捏紧了双手。

最后是怔然望向采访者,沉默,无言。

好像语言永远也没办法形容那件事,眼泪永远也滴不完心里的苦海。

她说,三个月后的一天,她趁着看守的日本士兵打瞌睡,背上仍在襁褓里的女儿,逃出了慰安所,噩梦这才结束。

在那三个月,韦绍兰被野兽们折磨;此后的一生,她被“慰安妇”这个身份折磨。

一回到家,她就哭了。之前只知道害怕,没顾得上哭。看到人回来了,丈夫却说她“到外面去学坏”。

婆婆和邻居都说,你别怪她,别怪她。丈夫怎么想也想不过,就躲着她,一个人闷声到山后去砍柴。

后来,她想到自杀。之前太害怕,也没顾得上想。喝了药,被邻居救过来,才没死掉。

原本我们只知道“慰安妇”这个词,却没有看过“慰安妇”如此讲述曾经。我们知道日本人曾经在慰安所的兽行,却很难看到幸存下来的“慰安妇”如何走过余生。

韦绍兰老人回忆起十三四岁时,她和一群男女青年,围着邻村的老伯学唱民谣,好开心,像接新娘子一样。

有些经历,在时光的打磨下,会铭刻进你的身体。当诉说到自己的遭遇时,语言朴实的韦绍兰老人,居然说出了像诗人般洗练的表达,眼泪都是往心里流的。

在这个句子面前,多少人的文笔都要黯然失色。这是苦难天长日久的结晶。韦绍兰老人居然不止一次地说了,“世界真好”。

愿老人一路走好,

愿来世被温柔以待!

来源:共青团中央(ID:gqtzy2014),综合整理自“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ID:jng1937)

本期编辑:胡洪江、李娜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悲痛!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韦绍兰奶奶去世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