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周小平:再见,索罗斯。

平论 | 眼观世界、平心而论点名关注

百万国人订阅的深度解析号;全国时评原创前。揭示真相,解读内幕,值得关注~

作者:平局

版权声明:今日平说独家发布,侵权必究

最近听闻西方世界大名鼎鼎的,有着“金融屠夫”之称的索罗斯身体有恙,可能将不久于人世,而他自述说死前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能以一名慈善家和哲人的身份被后人所纪念。索罗斯有这样的妄念当然是他自己的自由,但是人们如何看待他恐怕不由他的意志所转移,后来人如何看待索罗斯只能由事实决定。尤其是中国人,更应该了解在经历了索罗斯金融袭击的东南亚经济危机和东欧剧变以及苏联解体之后,中国人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在90年代的东南亚排华恶浪中,无数华人化做累累白骨倒在荒山野岭;北约战机轰炸南斯拉夫时,悍然袭击了中国驻南大使馆,造成三名记者当初牺牲,多人受伤。而今天,恰好是我驻南大使馆被炸20周年。

所以我们很有必要来深挖一下索罗斯此人,以及那些隐藏在他身后的秘密。

索罗斯并不可能成为哲人,也不是一个慈善家。索罗斯最大的悲剧是,他用一生的时间把自己变成了他内心深处最讨厌的摸样。作为一个曾经被纳粹迫害过的匈牙利籍美国人,他平日总是不厌其烦地向世人讲述纳粹是如何可恶和可怕,然而索罗斯却忘记了最关键的一点:他所憎恶的纳粹,恰恰就是由一群比他更为古老的索罗斯们亲手制造出来的。而索罗斯则不过是在重复前人之覆辙罢了。

一:屠杀者,索罗斯。

要搞清楚索罗斯这个人,大家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1997年席卷整个东南亚的那场经济危机了。当时有数以千万计的家庭受到影响,一些国家老百姓辛辛苦苦积累了几十年的财富,被索罗斯的对冲基金一夜之间席卷一空。如果说纳粹是用看得见的枪炮制造大屠杀的话,索罗斯就是用看不见的枪炮制造大屠杀。身为犹太人的索罗斯还有机会从纳粹的控制区成功逃离,然而那些在东南亚经济危机中被索罗斯逼入绝境只能一死了之的人,却没有任何机会逃出生天。因为只要你使用着该国货币,你就是受害者,逃无可逃。

在受害国家人民眼中索罗斯就是金融世界的纳粹,而现实中索罗斯却总是以批判纳粹的姿态出现,这一幕实在是太滑稽了。索罗斯认为未来世界应该是开放包容的,他多次发言称:“只有开放社会才能带来全世界真正的和平与富足,因为人们最关心的是财富安全而不是外交政策。”——索罗斯这番话听起来似乎像一名个人财富的捍卫者,但实际上他却是更个人财富的掠夺者。

在索罗斯致力要打造的所谓“开放社会”里,人们不仅没有精力再关注外交政策,而且连最基本的财富安全也无法得到丝毫保障。——当年席卷整个东南亚的经济危机,实际上就是一场逼迫弱小国家强行开放金融政策导致的人为灾难。90年代初期,东南亚和拉美州一些国家开始逐渐成为新兴市场,随着西方低端产业链向这些国家转移,美元投资也紧随其后进入这些国家,大把进行投资。在这种情况下,当地货币显然处于弱势地位,而美元显然处于强势地位。因此,当地政府必然使用外汇汇率管制政策才有可能稳定经济秩序,进一步发展工业产业,维持社会稳定,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然而在美国军事力量的威逼下,这些国家都不得不签署了所谓的“开放社会协议”,让本币兑美元汇率自由浮动。然而,这正是灾难的源头。1997年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实行浮动汇率制,话音刚落索罗斯就发动了金融攻击,前后共有数千亿美元的国际游资参与做空泰铢,而泰国官方仅仅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宣告放弃救市,几乎就在一夜之间,整个泰国的经济成果灰飞烟灭。整个国家工业产业陷入停滞,工人大面积失业,无数人破产后选择了跳楼或跳河自尽。在泰国之后,索罗斯还袭击了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和韩国,所到之处一片哀鸿。

事后索罗斯多次沾沾自喜地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和洗白,他表示:“我并没有做什么违法违规的事,我只是按照既定的规则去操作,我尊重规则,尊重契约,因此无所谓道德不道德。” –很明显索罗斯的逻辑就是“胜者为王”,但是很快索罗斯却又开始了自打耳光的表演。在袭击了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日本、韩国之后,他又盯上了中国香港市场,于是携带着海量的资金杀入香港金融市场,大量做空港币。

但是这一次他挑错了对手,中国政府面对这种情况毫不犹豫地投入了极大的资金,下定决心保卫香港金融市场的稳定。无论国际炒家打压多少,中国政府都照单全收。几个来回之后,索罗斯铩羽而归,亏得个一塌糊涂。这一次索罗斯就不再鼓吹“胜者为王”的逻辑了,他开始对中国政府的救市行为破口大骂。他认为,中国政府插手干预金融市场这种行为是干涉自由市场的错误行为,是胜之不武的行为。

那么综上所述,我向大多数人都可以总结出索罗斯的很多逻辑错误。

第一:索罗斯定义的“开放社会”本质是让其他国家必须无条件对其开放一切,放下一切防备措施,而只要你对西方这些金融屠夫设有任何性质的防范措施和手段,那么你就会被定义为“封闭世界”。——然而这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因为如果反过来,我们要求美国或索罗斯的基金放下一切防备措施,无条件对其他国家开放一切,那么我想他们自己也不会同意。因此索罗斯所谓的“开放社会”则是:我可以屠杀你,但你不能防范,否则你就是有罪的。——恐怕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恶毒的逻辑了。

第二:索罗斯经常自诩其对规则和契约很尊重,但索罗斯对规则的尊重恰恰是建立在不公平基础之上的。以当年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实力,如果对美元实行浮动汇率表面上看起来是“自由公平”,但实际上却无异于强迫一群羊打开羊圈和恶狼生活在一起。从表面上看羊和狼打开围墙同享一片草原是很公平很自由,但是由于羊和狼的天然力量悬殊,这样的公平和自由只会导致羊被狼生吞活剥。——真正的公平和自由是什么?真正的公平和自由绝非所有国家都按照美国或索罗斯定义的规则来生存,而是每个国家都有权力选择和定义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如果泰国想要实行固定汇率,那么泰国就有权力实行固定汇率。如果在遭受金融袭击的时候,中国政府想要出手干预市场,保护老百姓的财富安全,那么中国政府当然就有权力出手干预市场。有自主选择权,才是真自由、真公平。

但索罗斯显然不想让其他人拥有这样的自由和公平。

二:颠覆者,索罗斯。

在索罗斯出版的自传中,多次标榜自己是一个慈善家,有数据显示,索罗斯在过去的一生当中差不多捐助了数十亿美元给各国的慈善事业。虽然这些钱都沾满了其他受害民众的鲜血,但是如果他确实真金白银地拿出了这些钱捐赠给慈善机构的话,我们起码还能说他是个两面人:一面屠夫,一面善人。然而事实上,索罗斯却从未把钱投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也从未投向过慈善事业。索罗斯所谓的慈善事业捐助,大多数都流入了颠覆组织的口袋当中。甚至索罗斯自己也从来不避讳这一点,他多次公开承认自己的确通过这些“公益基金”从事干涉他国内政、架空他国政权、从事颠覆分裂活动,制造煽动群体事件的活动。

并且他还多次在各种场合抱怨自己在中国的颠覆活动总是被关停和查封,因此他呼吁全世界要斥责和反对中国这种自我保护的行为。

要说索罗斯的“公益资金”不是做了公益,而是进行颠覆活动运作显然是需要证据的。别着急,我们现在就来看看以下这些铁证。索罗斯表示,自己其他的公益基金全部是通过“促进开放社会基金会”这个渠道来发放的,那么这个基金会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呢?

1979年,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同年,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在美国成立。1984年该基金会在东欧开展活动,1986年进驻中国,1987年进入苏联开展活动,1991年之后在东欧和中亚地区开枝散叶。那么当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进入这些国家和地区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是东欧剧变,然后是苏联解体,这些都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东欧剧变所带来的经济崩溃、失业自杀以及种族屠杀和战乱不计其数,俄罗斯宣传片《我就是侵略者》当中多次提到:七八十年代东欧地区工业发达,经济富饶,他们可以制造全世界最好的汽车飞机和名牌手表,而现在当地女人很多都流落到了欧洲红灯区,而男人则靠干苦力或卖鲱鱼为生,生活充满了困顿和毒品。

苏联解体之后更惨,老百姓人均寿命从70岁下滑到了55岁,货币在两年内贬值了6600倍。也就是说,你前年存在银行里66万元的话,今年就只剩100元了,试问这样的后果何其惨烈?有哪个中国人可以承受?而这些和索罗斯的颠覆组织是脱不开关系的。在《改革资本主义世界》的第13页,索罗斯毫不避讳地承认:“我是推翻苏联这一行动的积极策划和参与者。” 其主要方式通过,直接将资金输送给当地的政治异见人士,帮助他们筹划实施一系列颠覆活动。索罗斯通过瑞士一家航空公司成员长期向苏联“公知”布科夫斯基提供大量美元现金,再通过布科夫斯基将这些钱发放给苏联国内的其他“公知”异见人士。

1984年开始索罗斯基金四面出击布局,仅仅几年后1989年东欧剧变、1991年苏联解体,1997东南亚经济危机爆发,1999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可以说索罗斯的NGO基金在颠覆国家政权方面,起到了绝对关键性的作用。唯一不同的是,1989年7月,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在中国被勒令关闭了。然而索罗斯并没有死心,2001年开放社会基金会又在北京悄然开张,不过也仅仅维持了一段时间,就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提醒和警告之下再次被关停,普京向全世界展示了大量的证据,这些证据显示索罗斯的基金会在格鲁吉亚从事针对俄罗斯的渗透和仇恨煽动。

这些煽动套路索罗斯驾轻就熟,毕竟当年东南亚经济危机爆发后,索罗斯控制的媒体就开始煽动仇恨转移矛盾,将当地人失业潮原因归咎于中国人勤劳肯干身上,导致多过爆发排华浪潮,数千名华人遇难,还有数万华裔被迫逃离家园。在东欧,索罗斯大肆培养颠覆代理人,北约战机密集轰炸南联盟,甚至将中国大使馆一齐炸毁,造成三名中国记者遇难,索罗斯的双手沾满了华人的鲜血。(作者:周小平)

也就是说索罗斯不仅在金融战场上输给了中国,其精心运作的颠覆组织在中国也遭到了同样沉重的打击。而那些没有将索罗斯基金会清除出境的国家,都惨遭战乱和解体厄运,当地老百姓不仅倾家荡产,而且还有很多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虽然一个国家的崩溃不可能是由索罗斯一个人造成的,但是索罗斯的基金会绝对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发挥了关键作用。根据索罗斯自己的回忆录介绍其基金会的“公益资金”主要用于“保护弱势群体”和“捐资助学”。但索罗斯的“保护弱势群体”和“捐资助学”却并不像人们以为的那么简单。

首先,索罗斯的“保护弱势群体”项目主要运作对象是所谓的“人权律师”,以保护弱势群体为借口实施一系列反政府和群体性示威事件,甚至通过造谣、诋毁、摆拍等手段激发民愤和积累社会戾气,以形成“打破封闭社会”(即颠覆一个国家)的力量。

其次,索罗斯的“捐资助学”也不是出钱资助学生让他们好好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以便为国家和民族利益服务,索罗斯的“捐资助学”反其道而行之,基金会并不要求这些学生学习任何科学文化知识,而是只向其传授所谓的“批判思维”,通过专门的教材和训练,让这些学生只学习批判技巧,并形成条件反射般的批判和反对思维习惯,也就是最终形成逢政府必反,逢国家政策必反的大趋势。

然后基金会再通过大量的资金运作,帮助这些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权律师”和“批判学者”进入一个国家的媒体、司法以及公务员系统,使之在一个国家内获得极大的话语权、影响力、以及政治权力,从而达到推翻和颠覆一国政府的目的。从结果上看,索罗斯的这些颠覆手段,的确有着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比如索罗斯《我的救赎》一书的第14页当中就谈到了其当年在匈牙利的基金会每年预算虽然只有300万美元,但是在当年匈牙利人眼中,其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和代替了匈牙利政府宣传部!并且索罗斯通过“独立学生管理大学”、“独立学生联合会”培养的“批判学者”都很顺利地进入了匈牙利各个党派的核心位置,成为了中坚力量,而这些人后来的确为索罗斯的后续行动“大开方便之门”。

而在苏联,索罗斯的基金则成功地替换了苏联的官方教材,向中学和高中生全体发放重新编写过的社会科学、历史以及法律方面的教材。欲亡其国先灭其史,很快苏联在整个意识形态上都出现了极大的价值混乱,社会主义被全盘否定,自己的历史被全面抹黑,法律层面更是一片混乱,被西方策反的所谓“人权活动家”安德烈,原本以为诋毁苏联英雄,逢苏必反,仇恨社会主义而被冷落,独自居住在高尔基。但不久后,他居然接到了戈尔巴乔夫亲自打去的电话,邀请他以“爱国者”的身份出席苏联高规格的官方活动!——这是何等恐怖而荒诞的一幕啊。

如今索罗斯的基金会已经遍布全球,在南非、阿富汗、印度尼西亚、叙利亚、利比亚等几十个国都设有专门的办事机构,而这些国家现在的情况大都不太乐观。

三:自缚者,索罗斯。

细数索罗斯的一生,我们不难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人,这些无法解释的矛盾始终困扰着他。一方面他宣称自己想要建立一个公平自由的世界,但另外一方面他又始终不给其他国家公平自由选择的机会。一方面他一辈子都记得儿时的阴影也就是对纳粹的厌恶和恐惧,但另外一方面他又同时不断地催生可能产生纳粹的土壤。一方面他坚信未来随着经济和生产力的发展,人们一定会实现按需分配物资而不会产生冲突(这其实就是共产主义所阐述的未来),但另外一方面他又坚称自己是一个“坚决反对共产主义”的人。

索罗斯的矛盾,其实源自于自身认知的狭隘和粗鄙。不可否认的是,索罗斯在金融掠夺市场上的确很有天分,这给了他屠戮他国经济收割千亿美元财富的机会,如此海量的财富又给了索罗斯创办NGO组织、颠覆他国政权以方便自己继续收割财富的机会。但除此之外在其他领域索罗斯的表现真的十分浅薄。如果他足够自信,就应该以一个金融刽子手的身份坦然面对大众,然而他却偏偏想要洗白自己,以一个思想家和哲学家的身份离世,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可悲笑话。

更可悲的是,一生仇恨纳粹的他想破头也想不到的是:当年纳粹之所以会诞生,恰恰是那些和他一样贪婪的人所造下的孽缘。可以说,索罗斯正在成为他最厌恶的那种人。在通过金融手段屠戮他国财富,通过NGO组织颠覆他国政权,但玩到最后却是玩火自焚这件事上,索罗斯并不是第一个。(作者:周小平)

1929年世界经济大危机猛烈爆发,这场危机从纽约交易所开始席卷全球,像德国这样的工业生产国更是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在这场超级经济危机袭来之后,各国政府基本难以继续之前的“金本位”稳健货币政策,而是不得不放弃“金本位”,逐渐形成以美元或英镑为“一级货币”的新金融时代。对于德国而言,这是最糟的结果。这就等于德国辛辛苦苦从事生产赚钱,但最终却是为美元和英镑做了嫁衣。

更雪上加霜的是,在金融危机袭来和新货币本位时代到来的交替期,无数个“索罗斯”如嗜血的恶狼一般闻风而至,扑向各国金融市场做空货币,疯狂投机。这种做空和投机行为,无疑加重了其他非一级货币国家的负担,无数工厂在这些金融屠夫的刀下破产,无数工人失业,很多家庭陷入了饥荒和困顿当中。而整个德国的经济更是在外汇投机收割以及高利率放债的恶性循环中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才能顺利发动民粹主义上台,然后推行极端政策,并迅速发动战争。在NGO的帮助下希特勒把一个小党更名为纳粹党,然后迅速影响一步步扩大,仅仅几年后,在1932年纳粹党就成为国会第一大党。而当时英国、法国美国的金融玩家之所以要成立NGO组织扶植一个小党派,就是希望通过亲自培养代理人的方式来进一步掌握德国政权,然后设立更多方便自己对其进行收刮劫掠的政策。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自己最后玩脱了,希特勒上台后逐步摆脱控制,快速积累军事力量之后,展开了致命的行动。

用中国的一句老话来说可以简约概括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金融吸血鬼们对德国的残酷压榨正是导致德国民粹走向极端的根源。可以说,如果没有那些更古老的索罗斯们就不会有后来的纳粹党出现。索罗斯们的贪欲,就是人类文明的肿瘤,如果不尽早切除的话,一旦爆发就会危及整个文明世界。——索罗斯视老百姓如羔羊,肆意收刮劫掠还自以为很有理,像他这样的人永远不会理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作者:周小平)

实际上,今天的索罗斯也同样如此,并且他自己已经多次小规模的重演过类似的悲剧。当年的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2004-2013)就是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徒子徒孙,在索罗斯基金会的帮助下成功夺取该国政权,不过随后萨卡什维利就背弃了索罗斯,开始猛烈反对“开放社会”。如果不是格鲁吉亚被俄罗斯军事压制的话,萨卡什维利恐怕将会成为一个微缩版的希特勒。——这人虽然没啥本事,但是掌握这么多警察和军火,搞一下种族屠杀转移仇恨矛盾这种操作还是没问题的。2009年的时候,俄罗斯就通过媒体展示了其在任期间格鲁吉亚进行种族屠杀的照片和视频。

其实自格鲁吉亚从苏联分裂出去之后的那一刻就陷入了西方金融屠夫们的圈套,那些和索罗斯一样贪婪的人给格鲁吉亚套上了无数种金融陷阱和高利套路贷。从1991到1994年,格鲁吉亚GDP下降了3/4,整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率高达15600%!(数据摘自:“中图分类号F1”1008-2689(2017)01-0099-12)

如此严峻的经济形势本来罪魁祸首就是索罗斯(参考前文),但是人们却在其基金会收买媒体的渲染和引导下,将矛盾和问题引向格鲁吉亚政府。2002年萨卡什维利在格鲁吉亚以“关怀弱势群体”、“反腐败反黑幕”为大旗,发起了规模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认为只要推翻现任政府,就能回到过去苏联时期一样的好日子。

因为萨卡什维利很早就是在索罗斯的“批判教育”基金中受过系统教育和学习,所以很快能说会道的萨卡什维利就被视为“勇敢的批判者”而广受民意好评,谁敢反对萨卡什维利谁就会被视为“政府的走狗”。索罗斯见到形势一片大好,于是立刻追加资金,支持萨卡什维利的游行示威活动。在索罗斯基金会现场发钱的刺激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放下工作放下学习,走入一场莫名其妙的示威运动,这场旷日持久的示威游行耗尽了格鲁吉亚政府的根基,也做大了萨卡什维利的声望。

2003年底,萨卡什维利在选举中并没有胜出,但是他的粉丝们开始以暴力手段围攻政府,格鲁吉亚爆发颜色革命,随后选举结果被宣布作废,萨卡什维利被其信徒绕开选举程序,直接拥戴为新一届总统。同时为了加强萨卡什维利的统治,索罗斯意识到需要帮助其建立警察国家,以为暴力机器维持和应对接下来的局面。于是在开始饕餮大餐之前,索罗斯基金会通过联合国下属机构成立了一个“能力者基金会”,向萨卡什维利的内阁成员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元补贴,同时还向格鲁吉亚的警察每人每月发放100美元补贴。这些补贴资助没有任何其他附加条件,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求他们效忠格鲁吉亚新元首:萨卡什维利。

然而不久之后,萨卡什维利就陷入了巨大的现实困境。竞选前的花言巧语并不能兑现,也无法解决格鲁吉亚经济衰退的现实问题。更何况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满足索罗斯的胃口不断折腾格鲁吉亚的经济家底的话,恐怕格鲁吉亚人民在几个月之后就要陷入卖儿卖女的地步了。到时候愤怒的民众必然会将萨卡什维利撕得粉碎! 于是萨卡什维利在权衡利弊之后迅速做出了抛弃索罗斯的决定,他开始大量抓捕进入格鲁吉亚准备进行投机买卖的商人将其资产全部榨出,然后用这笔钱大量从国外采购军火用于自保,同时在任期内还发生了多次规模不等的种族屠杀。

索罗斯对此大失所望,对萨卡什维利进行了一些口诛笔伐,但这并没有什么鸟用。最后还是俄罗斯出面,以军事实力正面弹压格鲁吉亚,才迫使萨卡什维利中止了疯狂的军购之路,否则的话这不就是另外一个缩小版的希特勒吗?(当然萨卡什维利本身也没啥大本事,在军事才能上远不如希特勒。)

可以说像索罗斯这样的人,就是在贪欲中作茧自缚的人,这样的人在人类历史上并不罕见而是十分普遍。然而无止尽的贪欲始终是人类文明的敌人,也是一切罪恶滋生的土壤,如果不将这样的肿瘤从人类文明的肌体上切除的话,那么这种毒瘤最终将吞噬整个文明世界。幸亏,人类文明始终有正义的捍卫者。

四:索罗斯的终结者

除了格鲁吉亚之外,索罗斯的基金会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活动,这些国家的金融系统普遍脆弱不堪,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索罗斯就开始蠢蠢欲动,里应外合地计划收割这些国家的资产。如果让他成功,那么至少五十多个国家,涉及20亿人的财富和利益都会化为乌有。如此庞大的旷世金融灾难将导致不可想象的疯狂反扑。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初老一代索罗斯们用英镑和美元打造的一级货币压榨收割,就导致了纳粹的出现。而今天如果这个资金规模更庞大的索罗斯基金开始行动压榨收割20亿人的话,会形成多么恐怖的反弹力量?光是想一下,就会令人不寒而栗。到时候会出现多少个希特勒式的大小新纳粹?

所以说索罗斯不具备基本的哲学思考能力,他无法理解万事万物之间微妙而深远的因果联系,他的眼中只有眼前利益,只会思考如何更方便的摄取财富,却永远不能正确理解什么叫做文明。能理解和捍卫文明的,只有中国。(作者:周小平)

2014年7月,中国与阿根廷签署了一系列货币协议,很多人都不觉得这有多重要,包括阿根廷也没意识到。但是一年半之后,也就是2015年的12月15日,美国故伎重演突然加息,索罗斯基金趁火打劫开始疯狂做空阿根廷比索,一度将其逼至崩盘。然后这些金融屠夫开始推销各种套路贷,想引诱阿根廷大量借入大量美元,然后永生永世债台高筑。与此同时,索罗斯开始在阿根廷布局股市和楼市,准备彻底抄他个倾家荡产。

正当在全世界都认为阿根廷完蛋了的时候,阿根廷财长突然想起一年前中国带来的礼物《中阿货币互换条例》 ,于是赶紧拨通热线电话向中国求助。很快,借着中阿之间的本币互换协议,阿根廷瞬间稳住了汇率,索罗斯一分钱没赚到,还赔了更底掉。类似的剧情在全球几十个国家纷纷上演,潜伏已久的索罗斯基金被击退了,这些国家的财产保住了,人民得以继续安宁生活。

“给与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只有中国做到了。因此中国才是当之无愧的人类文明捍卫者、引路者和持剑人。而索罗斯呢?情况不太好。索罗斯的贪欲基金在这两年和文明交战的过程中损失惨重,其量子基金成立30多年来,由于其之前可以肆无忌惮地劫掠他国,所以其基金平均年化收益率达到了惊人的32%!但从2016年开始,其出动资产规模约290亿美元的基金在全球出击,不仅一分钱年化收益都没有赚到,而且还居然倒亏了10亿美元本金。这对索罗斯来说,简直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败在了中国的剑下。

然而在又一次战败后,索罗斯再度暴露了其偏执、幼稚的一面,他开始在各种场合对中国破口大骂,说中国挡了他的财路,所以中国就是人类文明的敌人,必须尽早彻底消灭。 索罗斯说的这些话,格局之低,心胸之狭隘令人惊讶。记得在当年中日战争的时候,日本军人在生死相见的战场上尚且能够对英勇抵抗到底的中国军人表达敬意,而索罗斯却是一个输不起的软男。他只有在利用不公平的规则去欺凌弱小国家得胜时趾高气扬,但面对棋高一着的对手时他不仅不愿赌服输,不仅不虚心学习,反而还气急败坏,骂骂咧咧,像个跳梁小丑。(作者:周小平)

什么像个,他本来就是个跳梁小丑。

笔者在初读索罗斯回忆录的时候,看到他回忆起自己在父亲的带领下惊慌失措地逃离纳粹控制区的时候还有些动容,一个经历过苦难的人应该尊重生命热爱和平,用一生去竭力避免苦难才对。毕竟这种感同身受的刺痛,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想要将其再施加给别人。然而令我感到遗憾的是,索罗斯尽管自己经历过类似的痛苦,但他不仅没有因此敬畏生命热爱和平,反而投身到了黑暗的怀抱,成了痛苦在人间的代理人和播撒者。

当年那个被父亲牵着手蹒跚而行逃离困难的男孩,最终成了他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在索罗斯的攻击下,更多脚步蹒跚的孩子被迫在父母的牵手中逃离自己熟悉的家园,一路心酸和痛苦,死亡紧随其后。而每一个这样蹒跚逃离的身影背后,都写满了索罗斯的罪恶。

一个人的罪孽如此深重到了这种地步,上帝和佛祖也不会宽恕。再见,索罗斯。

以下广告内容为扶贫支农产品,本品由当地农户手工生产接单直接从原产地发货,本平台仅做信息推广和代为送检支持。

本平台每周二和周五推送更新深度评论文章。原创文章不易,笔耕辛苦,希望大家能帮忙多多传播,多介绍身边人关注支持这个我们这个正能量的解读平台。谢谢大家了~

近期10w+热文回放

平说 | 不能任由境外组织在中国乱发反智广告

平析 | 向巴院捐款?也行!以圆明园遗址名义

平析 | 它们说:巴黎庵被烧,不哭的都不是人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①:往期经典 :支持我们 ③:了解我们

今日平说 | 独家原创 侵权必究 转载需注明 来自公众号:今日平说(zg5201949)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周小平:再见,索罗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