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香港逃犯条例:中港矛盾延烧至美国校园

我来自香港,不是中国。在波士顿留学的香港学生许颖婷(Frances Hui)四月在校报上发表观点文章,以此作为标题。

文章以这句话开头:“我来自一座城市,它属于一个我不隶属的国家。”

许颖婷接下来写道,包括她在内的许多香港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还表达了对她所就读的爱默生学院(Emerson College)将其家乡列为“香港,中国”的不满。

随后,许颖婷的社交媒体炸开了锅。她收获排山倒海的支持,“雨伞运动”学生领袖黄之锋亦为她点赞。同时,批评纷至沓来,其中不少来自她的中国内地同学。

许颖婷发布在校报的观点文章
Image caption许颖婷发布在校报的观点文章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有人评价她“无知而傲慢”。一位自称在湖南出生、香港长大的学生写道:“喝着东江水,用着大亚湾的电,然后你说‘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国人’?”

还有人写道:“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原出自西汉抗匈名将陈汤,是近年中国卖座电影《战狼2》的经典台词。

“我读到那则评论时,真的有panic attack(感到恐慌)。”许颖婷对BBC中文说,她哭着读完各种评论。

“来自香港、台湾、西藏和其他与中国相关地区的学生,会因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而遭遇反弹。”许颖婷在上述的观点文章中写道。她随后的遭遇,似乎正正印证了这句话。

香港留学生许颖婷

她留意到,在校园中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在社交媒体上有人标记她,称她“身材矮小、看起来弱小”。 

“这让我感觉被监视。” 许颖婷认为:“中国同学从小被教育,如果国家被攻击,就会将其视为人身攻击。但香港人会批评、反省自己的政府。”

香港回归22年以来,香港人对北京和香港政府日趋不信任,在近年一波波社会运动中展现无遗。六月,香港爆发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抗议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提案若通过,身在香港的疑犯可被引渡至中国内地。

中港矛盾日趋炽热,催生香港的本土意识。近年中港之间的高温,也弥漫至远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校园,内地与香港留学生之间关系紧张加剧。

美国校报上的风波

许颖婷的文章发布三日后,三名来自中国内地的新闻系学生在爱默生学院校报《The Berkeley Beacon》发文回应许的文章,其中重申“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在法理上是全球共识。这三名中国学生拒绝了BBC中文的采访请求。

三名内地学生回应许颖婷的文章
Image caption三名内地学生回应许颖婷的文章

其中一位名为Xinyan Fu的作者在社交媒体公开贴文中写道,他们尊重许颖婷的政治立场和言论自由,但认为文章中其他内容与事实有所偏差。同时,Xinyan Fu呼吁人们不要以人身攻击的形式,反对他人的政治立场和身份认同。

然而,就在Xinyan Fu的贴文下,就有人留言攻击:“你应该感到羞耻。”

“我欢迎理性尊重的讨论。”许颖婷说,以校报为渠道的辩论是她希望达成的效果。同时,许坚持,她的文章并无提倡港独,只是说明自己和香港人的身份认同。

“法理上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不是每个香港人都觉得自己属于中国,”许颖婷说:“身份认同不能被修正,这是个人的选择。”在采访中,许不愿透露她对港独的看法。

而她坦言,事先没预料到,文章会激起如此强烈的反响。该校报文章通常只有几十点阅量,许的专栏之下却有几百则评论,随后《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多家中英文媒体都报导了她的遭遇。

许颖婷的文章显然冒犯了一些内地同学,不过她说,也有来自中国内地的同学向她表示支持,但迫于外界压力,无法公开发声。

许没有回应任何仇恨评论。有人向学校报告了威胁“虽远必诛”的内地学生,许颖婷配合了调查。她说,校方以保护学生隐私为由,拒绝透露处理方式。

爱默生学院在提供给BBC中文的声明中表示,学校致力促进互相尊重的多元观点交流。校方重视学生人身安全,认真评估及回应感到受威胁学生们的情况。

爱默生学院是一家小型私立文理学院,学生总数不足5000人。国际学生占约16%,其中主要生源地是中国大陆,每年亦有十数个台湾新生,而来自香港的学生只有寥寥几人。

反《逃犯条例》运动蔓延海外

六月初,百万香港人上街时,美国大学已进入暑期,许颖婷与内地同学并无继续辩论交锋。

不过,许颖婷没有闲下来,她在波士顿组织了“反送中”的集会,又赴纽约游行发言,希望国际社会听见香港年轻人的呼声。

在纽约的集会中,她身穿一身黑衣,T恤上写着:“我係香港人(我是香港人)”。她站在高处,用扩音喇叭带领群众呼喊口号:保护香港!

在纽约,她身穿一身黑衣,T恤上写着:"我係香港人(我是香港人)"。

五年前的“雨伞运动”中,许颖婷从一个因数学成绩不错、而把会计师列为志愿的15岁高中生,转变成立志当记者的社运青年。“一放学就会去占中。”

“我之前一直在社运前线,现在远在美国,充满无力感。” 许颖婷形容自己好似“叹住冷气睇香港发生紧咩事(吹着空调看香港在发生什么事)”,只能隔岸观火,心情沉重。

而对于另一些香港留学生来说,反《逃犯条例》游行反而成为他们与中国内地同学理性交流的契机。

来自香港的马里兰大学物理博士生崔子俊与内地室友同住,室友平时并不特别关注香港议题。

但目睹百万香港人上街的报导后,室友主动问他:“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两地间有引渡逃犯的条例不应是正常的事吗?”崔子俊随即解释回归以来的中港关键事件,以及香港人对内地法治的不信任,对方亦表示理解。

崔子俊说,他接触到的大部分中国内地学生习惯美国课堂辩论的氛围,愿意聆听不同观点,展开理性讨论;即使最终无法说服对方,也能求同存异。在他的个人经验中,与内地学生的交流从未升级至人身攻击或割席绝交。

声援香港游行的纽约集会
Image caption声援香港游行的纽约集会

反《逃犯条例》示威如火如荼之际,来自香港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生王宏基,通过电邮和社交媒体上宣传香港游行的信息,引来许多内地同学前来留言。

“他们大部分不持任何立场,只是询问事件实情与香港人的看法,”王宏基对BBC中文说。“在香港,或许内地人和港人有更多利益冲突,摩擦较多;而在美国,我和内地同学可以有平和的讨论。”

来自武汉的汪同学是王宏基其中一位支持“反送中”的内地同学,在接到王宏基关于香港游行的电邮后,马上回信询问,人在美国能如何身体力行支持这场社运。

“对我来说,香港是一个希望,让我们看到华人社会的另一种姿态,也许未来大陆也能变成那样。”汪同学对BBC中文说,”我不想自由繁荣的香港变得暗淡。”

“反送中”游行期间,他在新浪微博上转发香港现场照片,不久就遭到删除。

汪说,他接触到的内地留学生当中,大多对香港的抗争不知情、不理解。”但不是说内地孩子就麻木、不聪明,根本原因还是教育。”他笑说,小时候练书法时,老师给的练字词组便是”一国两制”。

汪的政治启蒙是在国内上大学期间,随后到美国深造,接触到更多关于中国政治与历史资讯。”思想是逐渐转变的。”

“我係香港人”

在美国校园,王宏基与内地同学平日在实验室一起工作,假日一同聚餐、开车出游,也不讳言谈论敏感的政治话题。 “我很幸运,遇到的都是能讲道理的人。”他认为,香港留学生的年龄、科系、学校不同,因而每个人在美国校园与内地同学交流的经历,也不尽相同。

23岁的王宏基说,许颖婷的遭遇并不令他感到惊讶,因为许多香港年轻人与内地人确实存在截然不同的身份认同,许的文章道出了许多香港90后、00后的心声。

反送中游行中的香港年轻人

1997年香港回归时,他们年纪很小,甚至仍未出生。他们有的曾对中国有更强的归属感,但随着年纪增长及近十年来中港摩擦的频发,身份认同逐渐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反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反国教、雨伞运动、铜锣湾书店事件、一地两检、反送中……在一波波的社会运动中,香港年轻一代的本土政治参与度愈发深入,对香港人身份的认同意识越来越坚定。

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2018年12月的调查,15.1%的香港人自我认同为中国人,而40%自称为香港人。另有43.2%的香港人表示,自己有混合的身份,身在中国的香港人,或是在香港的中国人。

在18到29岁的年龄组,仅有4.1%的香港人持“中国人”身份认同,而59.2%自我认同为香港人。

“介绍自己时,我会说‘我是香港人’,”王宏基说。如果对方称他为“中国人”,他会向对方解释一国两制,强调自己香港人的出身。

“香港人是我最认同的身份,”王宏基和崔子俊都这样说。虽然远在大洋彼岸而无法亲身走上香港街头,他们参加了在首都华盛顿的“反送中”集会。

集会解散前,近百名身穿黑衣的参与者在白宫前合影。王宏基留意到,几名可能来自内地的年轻人,默默地走到镜头外。对于他们来说,即使身在美国,公开声援香港游行都意味着承担深不见底的风险。

赞(0)
新华侨网 » 香港逃犯条例:中港矛盾延烧至美国校园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