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千与千寻》18年后重映:能治好成年人的,只有温柔

图片 / Pexels、网络

深 爱 是 让 不 舍 离 开 的 人 好 好 走

这几天,《千与千寻》上映了。

我很喜欢这部电影,这些年已看了四五遍。

最早觉得讲的是冒险,后来觉得是爱情,再后来,又看出了人生。

昨晚我在影院重看,电影落幕,片尾曲响起。

不知不觉眼眶发酸,躲进电影里的几个小时真美好。

同行的朋友说,以前没明白,现在看只想大哭。

“曾经不懂影中意,看懂已是影中人。”

为什么我们都喜欢这个故事?

因为18年前这个故事,现在看仍然真实,仍然像在说我们。

电影里每一句台词,都像是对我们的人生写实。

无论在哪个世界里,都有自己的法则和等价交换。

误入隧道后,千寻的父母因为贪吃,变成了猪。

沉溺于欲望的人,都会被欲望反噬。

小白对千寻说:想生存下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工。

不工作的人,是会被这里淘汰的。

千寻去给锅炉爷爷帮忙,去找汤婆婆谈判,去浴池打杂。

她无依无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为了逃离。

无脸男是深入人心的一个角色。

他整日一个人游游荡荡,受众人排挤,缺少陪伴。

千寻没有嫌弃他,对他伸出了手,让他进屋躲雨。

无脸男想表达自己的喜欢,变出了很多黄金。

但千寻只是摇了摇头说:“我不想要,不要这些。”

并不是所有的喜欢,都会有结果。

并不是所有表达爱意的方式,都会让人舒服。

想起之前给我写信的一个男生,他说分手2个月了。

他不是很懂,每天加班到深夜,存钱攒钱付了房子首付。

他说自己能做的都做了,但对方却离开了他。

我说,你问过她了吗,她到底想要什么,是你给的这些吗?

他沉默了。

对方可能要的不是名牌包包,只是一个拥抱。

电影里还有个颇具讽刺的镜头。

汤婆婆始终强调自己爱孩子,什么事情都对宝宝千依百顺。

但在孩子被人调包之后,小白对汤婆婆说:

“你最宝贝的东西被调包了。”

汤婆婆第一时间检查的,却是手里的黄金。

《千与千寻》其实是一个成年人的残酷寓言。

在年轻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是千寻。

勇敢善良,对世界充满期待,不贪心,不畏惧。

后来,我们被剥夺了名字和个性,也逐渐失去了自我。

我们仅剩一个代号,成为了“小千“。

再后来,我们一步步成为了汤婆婆。

小时候最痛恨的人,最终我变成了她。

宫崎骏的世界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绝不会让人失去希望。

哪怕身无长物,哪怕没有一个熟人,哪怕陷入陌生境地。

这个世界总会有些温柔,与你不期而遇。

千寻在误入这个世界后,见到了愿意舍身保她的小白。

锅炉爷爷也在千寻走投无路的时候给了帮助,在夜里为她盖好棉被。

负责千寻工作的玲,虽然嘴硬,但是心里特别喜欢她。

还有无脸男,一路上都在默默陪伴着千寻。

在过桥的时候,千寻不小心呼吸了,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小白只是温柔地安慰她:“没关系,千寻已经很努力了。”

可能你不知道这世上,很多人只要一些小小的肯定,就会瞬间落泪。

一句简单的安慰,而不是责备,就能击中内心的软肋。

其实千寻的身上,有我们很多人的影子。

面对陌生的环境不会哭,从楼梯上摔下来不会哭;

遇到不好惹的客人不会哭,被汤婆婆恐吓不会哭。

却在小白给她吃下特制的饭团时,边吃边大颗大颗的掉眼泪。

“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吃吧。”

有个体谅你,懂你艰难的人,真的太好了。

很多时候真正让人心软的,是那些世间温柔。

是那些温柔和善意,填补了我们内心缺失的一部分。

温柔是一种特别的内在力量,能驱散不安的情绪,能复苏枯萎的爱。

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中写道:

“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

其实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已经够累了啊。

《请回答1988》里德善奶奶去世了。

德善爸爸和姑姑们在葬礼上一直和别人喝酒闲聊,看不出异样。

直到德善的伯伯们进门,四个兄妹才崩溃大哭:

“原来,大人们只是在忍。”

成人的世界,少的是“好了”,多的是“忘了”和“算了”。

但其实,你也可以选择偶尔当个孩子,偶尔自我。

卸下伪装,不用咬牙逞强,崩溃一场。只要,崩溃过后,再笑着生活。

“你别撑着了,想哭就哭吧。”

电影结束后,和朋友聊天,他说:

“以前我以为会有第二部,因为小白一定会去找千寻的。”

我说,等了18年,想必是不会再有吧。

就像电影里那辆水上的火车,只有去程,没有回路。

就像电影开始时千寻手里香豌豆花的花语:永远的别离。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很多。

和欲望作斗争,面临抉择,变得麻木或者热泪盈眶。

无论生活如何真实,如何艰难,我都希望你不要慌张。

会有人在你无助时给你拥抱,在你难过时借你肩膀。

你只需要继续走,和过去挥手告别。

但就像千寻回家时,小白对她的叮嘱一样。

“往前走,别回头看。”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千与千寻》18年后重映:能治好成年人的,只有温柔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