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香港警察的自白:不愿夹在示威者与政府中间

香港“反送中”抗议日渐常态化,示威者每逢周末发起游行集会,多次演变成大规模警民冲突。

从香港警方6月12日出动催泪弹镇压示威者以来,警权的问题一直是香港舆论焦点。7月14日沙田警民冲突暴力升级,有警员被示威者围殴,警方制服示威者时以武力对待,引发各界忧虑香港局势恶化。

示威者指责警方滥权,在清场时使用过份武力。政府及警方形容示威者是“暴徒”,“破坏社会安宁”。

BBC中文此前采访了示威者,此次采访前线警员希望帮读者更多了解香港警察的想法。

PROTEST
Image caption周日(14日)的警民冲突变成肉搏战。

警员:示威者不是“鸡蛋”

前线警员陈先生(化名)对BBC中文表示,警察在这次风波中被夹在政府与示威者之间,示威者不断把对政治的不满发泄在警察身上。

“政治问题是要政治解决,政府无能,警队高层不断把我们推去‘送死’,我希望他们想清楚,终有一天,双方都会控制不住,搞出人命来大家也不想,”他说。

30来岁的陈先生分别参与了至少两场人群控制或驱散示威者的行动,由于担心影响工作,他要求不要透露他的身份。

“示威者的武力前所未见,那些砖头、铁枝、雨伞正面飞过来,有盾牌不代表不会受伤,同事们长时间工作,受到很大压力,”他说。

在示威者眼中,警方是受薪工作,配备防暴装备、警棍、胡椒喷雾和催泪水剂,对比示威者自制的各种防具,是“鸡蛋”与“高墙”。但陈先生认为,示威者早已不是“鸡蛋”,“他们的砖头击中我的同僚!你叫我们怎么忍?”

香港警方曾说6月12日的示威是暴动,但后来改口,说没有为当天的示威定性。
Image caption香港警方曾说6月12日的示威是暴动,但后来改口,说没有为当天的示威定性。
示威者大多是年轻人。
Image caption示威者大多是年轻人。

“我们身穿防暴装备,手执警棍,不代表什么都不怕,我们也怕受伤,也怕死,而很多同事都被人网络‘起底’,随时失去工作。”

多名参与驱散及镇压行动的警员及其家属的资料在社交平台广泛传播。

“现在我到任何地方都不敢说自己是警察,在WhatsApp群组,我被朋友责怪,说不能接受我,”陈先生说,“但这个社会是需要警察的,警察不单是游行示威才出现,我不会后悔,他们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警隊是否把示威者當成敵人?

不同媒体或民众拍下的多条片段显示,香港警方多次正面以警棍或胡椒喷雾攻击已经投降或后退的示威者和记者,亦有片段显示,多名防暴警察手持警棍,围着倒地的示威者拳打脚踢。

香港记者协会批评,现场执法警员威胁记者采访,并指警方对记者使用的暴力已经超出社会可接受的程度,影响市民知情权。

陈先生说不愿意逐一评论个别事件,“现场这么混乱,警察打错人、喷错人(胡椒喷雾)是很正常,示威者的行为经常被人美化,警方做什么都被人说滥权,这不公道,他们也有攻击警方,我的同僚都受伤了,为何还要说警方的错?”

他指出,在警方的群组或是建制派的社交媒体,也会流传示威者扔砖头,冲撞警方的画面,“这些你们不去看?民主派为何不谴责?不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吗?”

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警队内部有强烈的团体意识,把示威者视为潜在罪犯,任何警员公开表达对示威者的同情,有可能受到警队其他人的排挤,甚至影响升迁。

访问中,陈先生多次直接把示威者称作“暴徒”。

多个民间团体及民主派人士指责警方在抗议活动中部署失当,批评警方有意挑起警民冲突。在民主派支持者流传着一句说话:“没有警察,就没有冲突。”

“他们占据道路是违法,我们不执法才是错误的选择,”他说,“例如立法会事件,我们不执法,你看暴徒做了什么?他们把立法会破坏到如此地步,竟然有人称赞他们抗争有理。”

PROTEST
Image caption7月1日,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

今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数百名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一度占据三小时,并在内大肆破坏,部分破坏具有象征性,刻意破坏与中国相关的符号,以及表达对现有选举制度的不满。

结果,立法会需要停止运作。虽然政府、警方、建制派强烈谴责,但温和民主派支持者当中,不乏同情与谅解的声音,“反正立法会就是通过不公义的方案,还是停运比较好。”

警方当时退场被指责摆放“空城计”,但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退场是为了避免与示威者正面冲突,避免人踩人。

卢伟聪说,警方有行动时被指滥权、滥暴,没有行动时又被说是“空城计”,警员的努力换来各方责难,不能姑息暴力行为。建制派指责民主派美化暴力行为。

对于陈先生来说,让他最心痛的是警察总部被包围。“反送中”示威者在这几周多次包围位于湾仔的警察总部,在总部外墙涂上辱警字句,挂上“释放义士”直幡,并破坏外围的闭路电视,直至深夜人流减少,警方才展开拘捕行动。

陈先生说,警队高层没有阻止上述事件发生,令整个警队蒙羞,“看到警总这样,每一个警察都很心痛,这就像把我们的家破坏似的。”

PROTEST
Image caption湾仔警察总部曾被示威者包围。

警察成为政府与民众之间的磨心

香港有大约3万名警察,一度被形容是“亚洲最佳”的警队,外界对香港警方执法有所期待。

但这次风波中却有很多片段,被人权组织视为警方涉及滥权问题。据香港媒体报道,多名在示威现场执法的警务人员,并没有配戴识别身份用的委任证,公众忧虑一旦警员有任何过失,普通市民难以追究。

陈先生认为,前线警员是为了“自保”,以免被人针对,“示威者全都带眼罩、口罩,我觉得示威者没有资格批评我们。”

示威者要求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事件,但特首林郑月娥认为,现在处理针对警察投诉的组织监警会,已经会作出调查撰写报告,拒绝成立具传召证人能力的独立委员会。

陈先生表示,对如何调查警察“没有意见”,只是强调“没有一个同袍需要付上代价”。

同样地,示威者在寻求特赦被捕人士,不希望有人负上后果。陈先生认为,总有一批违法激进示威者需要坐牢,否则对不起受伤的同袍。

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警员有公权力,接受过专业纪律训练,相对而言应比市民有更大的克制能力,而市民却是“乌合之众”,因此警方拿捏的分寸应比市民更好,他呼吁双方冷静克制。

陈先生的采访进行在星期日(14日)沙田冲突之前,记者之后曾试图联络他,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PROTEST
PROTEST
PROTEST

警察团体:高层不应指派前线到危险之处

香港警察临床心理学家冯浩坚接受香港媒体时表示,警察不会赞成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因为警员会被问责的机会很大。他说,警员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现时情绪复杂,执勤时受到压力,自己和家人被人“起底”,警员会因为工作而保护不到家人自责。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发出声明,促请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和管理层要保障前线执勤警员的人身安全及心理健康,不应指派警员执行可能引致受伤的任务或到危险之处执勤。员佐级协会的说法被外界解读成香港警队内部有所分裂。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亲身到医院探望受伤警员,表明支持警队执法。

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前局长张炳良接受香港电台节目采访时表示,感受到警队前线人员的怨气,明白警队处于磨心位置,警察不能处理政治问题,但面对冲突需要执法,警方成为政府在示威前线的唯一代表,示威者向警察发泄,他希望政治领袖应该以政治方式处理问题。

赞(0)
新华侨网 » 香港警察的自白:不愿夹在示威者与政府中间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