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香港“反华暴乱”的起因,经过、影响,以及对策

观察的眼(微信号:guancdy)

“此生不悔入华夏,来日愿做种花人!”

全文14437字 | 阅读42分钟

一、香港“反华暴乱”全景回放

2019年6月12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政府和特区立法会大楼所在的金钟地区,有人再度掀起了暴乱。

根据现有披露出来的信息看,这次暴乱表面上的起因,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拟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逃犯条例》)加以修订。

修订该《逃犯条例》的目的,是为使之不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相关法律继续构成冲突。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下辖的一个省级高度自治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治下的一个省级地方自治单位,特区政府这样做,本属合情合理、无可厚非。

但是在香港,却有人借此大做文章,裹挟大量不明真相的香港市民和涉世未深的青年学生,以袭击香港特区警察、包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围困香港警察总部等行为,公开地挑起新一轮的暴乱。

这场大规模的暴乱,不仅严重地破坏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稳定及其对外形象,而且危害到了香港七百万市民和平、安宁的正常生活。更加严重的是,这场暴乱是在公然挑衅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国家统一的底线和意志。因而,它必将引发包括全体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全体将士、中国人民公安各级干警等在内的全中国十四亿人民群众的巨大愤怒!

二、香港反华暴乱”孽生原因

根据中外媒体的披露,此次香港暴乱的幕后黑手,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势力,特别是美国!

香港回归以后,我们犯下了极其严重的历史错误,因而导致了严重的历史后果,直至发生“反华暴乱”。

这些历史性错误有:

第一、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以后,由于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自身的重大历史失误,既没有立即及时地在回归后的香港开展彻底、全面地去殖民地化的工作。

第二、没有在香港回归后,及时地收回教育权和司法权。

第三、英国原驻香港末任殖民统治当局为了阻碍香港政权回归的和平交接暨与中国政府相对抗,而炮制和匆忙在香港推出的所谓“民主化改革”方案所遗留的破坏性影响,导致回归以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俨然像是中国内部地位高于而非至少平等于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内陆各省区的一个半自治国家性质的政权实体。

国家承诺在“一国两制”前提之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香港的所谓“反对派”或者“反建制派”、“港独”势力等,却故意只强调“两制”而无视“一中”的首要关键原则。

多年来,在其背后的西方国家势力的怂恿和支持下,屡屡在香港兴风作浪,挑动对立,掀起对抗,分裂乱港,形成了香港地区一股恶劣的政治生态。

与此同时,由于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的特殊地位,以及香港在回归中国后,去殖民地化的工作没有及时跟进,导致香港在行政、司法、教育等各个方面和环节,仍然保有旧时英国治下旧殖民地时期的环境与诸多特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无法完全控制香港的上层建筑,特别是司法和意识形态领域。当然也就更谈不上规范经济基础了。

比如,香港回归迄今已经二十二年了。而在今天的香港,“维多利亚湾”仍叫“维多利亚湾”;“麦理浩道”还是“麦理浩道”。香港的行政体制、司法体制、教育体制、学校教材等等,我们一项都未触及。

在香港《基本法》中,极为重要的第二十三条在香港居然无法获得通过。而这一条的内容是: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放眼全世界,任何国家的国民都必须无条件地接受以国家体制、宪法、国旗、国徽、国歌等为内容的基本国民教育。但是在香港,中国的国民教育教材居然也无法实施!

可以说,每一个被殖民统治过的国家或地区,在其获得独立和解放后,都必须进行的“去殖民化”工作,我们在香港却基本没有做!

又比如,香港高等法院的大法官,迄今仍然多为英国人。而这些“法官”们本身或为港独分裂分子,或是受到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政府的指使。

他们利用所掌控的香港高级司法权限,一方面,放纵甚至教唆港独分子发动暴动;另一方面,又对香港的警察进行法律迫害。在2014年9~12月发生的所谓香港“占领中环”事件中,这些英国籍的“法官”不仅悍然宣判在事件中伤害警察的暴徒“无罪”,而且反过来“判处”依法执法的警察“有罪”!

迄今为止,香港仍然堪称为世界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国际司法管辖孤岛之一。这里不仅仍然是国际逃犯的“避难天堂”,而且与其作为英国殖民地时期一样,现在的香港依然是所谓的“国际情报自由港”和“国际情报活动中心”。

不仅如此,香港“占中”事件还暴露出香港政府没有应对紧急状态的必要权力。这直接导致特区政府在面临出现非常情况时,没有非常的手段可资利用。而这进而导致特区政府无法有效地掌控局面,控制形势,而必然在被动中陷于困境。因此,跳出香港现有的司法程序,统一上层建筑,势必成为香港特区政府的当务之急。其重点包括并且不限于:在香港实行戒严;开除、逮捕、驱逐拒绝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合作的外籍法官;逮捕、审判街头暴乱的组织者;逮捕、驱逐插手香港事务的境外势力的情报人员等。

在上层建筑得以统一的基础上,逐步改变原来的经济基础,跳出现有的恶性循环,逐步改善香港民生,发展经济,香港才可能拥有繁荣稳定、长治久安的未来。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构建中也存在着问题。

《基本法》所确立的中央与特别行政区的关系结构,使得中国中央政府很难直接介入香港的社会政策制订和执行过程。有人指出:“从某种程度上说,北京在1997年以来,充当了香港内部结构性矛盾的真正制造者与受益者‘替罪羊’。香港最主要的结构性矛盾,是极少数大商人控制了香港的经济命脉。通过房地产绑架本地中产阶级,并以其庞大的经济势力,利诱并俘获了香港的不少地方政治人物。”

由于回归以后,中国中央政府能够介入香港的事务十分有限,尤其无法在香港开展群众路线,进行广泛的群众动员。因此,大体上是在运用“统一战线”工作的方法,吸收香港资本家进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会议,团结香港社会中的商界领袖和专业精英。而这种自缚手脚的政策及其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

回归后的香港,延续着殖民地时代的社会、经济政策。在发展水平相若的地区均已迈向福利社会的时代,仍然延续着资本主义阶段的自由放任理念,着重保守经济社会竞争的结果,而对确保社会“弱势群体”的基本生活条件殊少着力。

香港社会政策和法律中体现的理念,仍然是“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她)们品格上有问题”。在香港的法律中,“不存在所谓福利权”。1993年才开始建立的“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被设计得带有“惩罚性”,其保障范围和幅度被设置得尽可能小,目的是“尽可能令人难受”。在香港,这些为数不少的穷人,目前也很容易被“反建制”势力所利用,而将满腔的怨气投向特别行政区政府和中国中央政府。

从治港人才的培养和储备方面来看,“港人治港”也存在一个明显的问题,即:在现在的香港精英中,很少有人在中国内地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在香港精英中,对于内地的政治、经济或法律有深入了解的人才不多。这与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当下地位严重不符。

在殖民地时代,香港的管治精英大多来自英国,在英国的顶尖大学接受过完整的教育,并且在英国本土或殖民地公务员系统中工作和接受培训。香港回归中国后,由于对“两制”的过分强调,“内地背景”、“内地教育”、“内地工作经验”,反而成了有意从政的香港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所谓“负资产”,而这对于实现国家的整合是非常不利的。

为了改变香港的这种表面上回归,实际仍游离的非正常状态,国家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决心通过修订《逃犯条例》,从司法领域入手,逐步堵上香港的法律漏洞,理顺国家与香港地区之间的司法关联性,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其人民创造更加良好的条件。

目前香港的《逃犯条例》中所存在的法律漏洞,使得各国的情报机构和组织以及情报人员、情报贩子等,可以方便地在这里开展情报活动。他们一旦在香港出事被抓,并被以“间谍罪”等罪名提起指控,有可能会被引渡到已经与香港签署有引渡条约的二十个国家和地区。但是这些国家和地区大多是西方的,其中并不包括中国内地、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和中国台湾地区在内。

同时,由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没有在回归以后及时开展去殖民化的工作,因此,香港现在的司法系统,实际仍然是原殖民地时期英国式的司法系统。在这方面,香港的法律部门没有积极地向内地借鉴放学习,过渡、建立起中国本土式的特别行政区司法体系。

而这种局面,导致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西方情报机构,在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仍然具有某种“天然”的外交优势。因为其他与英、美等西方国家关系不睦的国家的在港谍报人员一旦在香港被捕,由于香港现存的法律漏洞,他们不能被引渡交给中国内地,而只能被引渡给英、美等西方国家,这无疑偏向和有利于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等西方国家的在港情报机构。

因此,香港现已成为西方情报机构距离中国大陆最近的重要情报基地。香港回归多年以来,迄今这种局面仍未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五花八门的谍报活动在香港依然猖獗活跃。

对于将中国作为“全球战略竞争对手”的美国而言,香港是目前情报机构遍布世界的美国中央情报局最大的境外据点和桥头堡。由于现有的《逃犯条例》可以确保他们的情报机构和人员不必顾虑会被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就近遣返中国内地或是被驱逐出境,美国可以利用香港作为基地,无所顾忌地对中方人员进行策反,培训内地颜色革命的主力以及谍报人员,然后从香港辐射广东,再向中国全国范围扩展。

因此,改革开放以来,毗邻香港的广东省,特别是省会城市广州市,成为中国内地危害国家安全案件最为高发的地区。

三、中央高度关注香港“反华暴乱

此次香港特别行政区修订《逃犯条例》,即为补上司法方面的重要漏洞。而这势必触及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在香港的情报机构及其谍报人员的运作和活动。

因此,在这一次的香港颜色革命反华暴乱事件中,便顺理成章地出现了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方面的黑手。他们不仅在背后公然策动颜色革命和反华暴乱,而且甚至赤膊上阵,亲自参与、指挥暴恐人员袭击香港警察、包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围困香港警察部队总部,赤裸裸地向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包括香港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进行猖狂地挑衅!

6月13日,也即金钟暴乱发生的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在香港出现的严重事态明确表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他指出:“香港金钟一带发生的情况不是和平集会,而是公然有组织地发动暴动。”

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美国议员在香港暴乱发生后,重提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中方奉劝美方有关人士尊重基本事实,摒弃傲慢和偏见,立即收回企图干预香港事务的黑手,放弃任何企图搞乱香港的妄想,停止推动审议有关议案,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我们不惧怕任何威胁和恫吓。任何妄想在香港制造混乱、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图谋,都必然遭到包括广大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反对,既不得人心,也不会得逞。”

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北京同来访的荷兰王国外交大臣布洛克共见记者时指出:“一些西方势力利用这个问题兴风作浪,挑拨对立,企图破坏香港和平稳定,破坏‘一国两制’。我们要大喝一声:‘请收回你们的黑手!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香港不是你们横行的地方!’”

应该说,中国中央政府的表态是坚定的,它表现了中国人民不畏惧美帝国主义的强权恫吓,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乱港、反华势力坚决斗争到底的原则态度和坚定意志。

但是,香港目前的形势是极其恶劣、危险而严峻的!

四、美国是香港反华暴乱”幕后黑手

在暴乱发生的过程中,位于香港金钟地区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遭到人群的包围而被迫关闭,定于21日当天对将要修订的《逃犯条例》的二读被迫推迟。此外,香港税务总部大楼、出入境总部大楼等也相继于暴乱发生当日陷入瘫痪状态。

最危险的居然要数位处香港湾仔的领导着三万多香港警察部队的香港警察总部大楼!

这里被多达上万参与暴乱的人群围困长达16个小时之久!当时,在警总大楼内,共有包括当值及当值完毕的各级人员共约四千人,其中还包括有13位孕妇,以及需要就医、救治的罹患癌症或患有长期病症的警察及工作人员若干人。由于总部遭受到长时间的围困,警方在外的职员无法进入警总大楼内办公,电子报案中心的跟进服务也被迫暂停。

与此同时,警总大楼外的摄像设备遭到人为破坏,湾仔警署报案室服务关闭,湾仔军器厂街一带的道路也被严重阻塞。仅在21日当天,湾仔分区的服务即因此延误,有46个999求助电话无法实时处理。

在警察总部大楼外,开始时还有数名警察手持盾牌警戒。但在遭到暴乱人群的袭击后,被迫退入大楼内。警总大楼的多处出入口均被暴徒用铁链锁死,正门用铁马等障碍物堵塞,多名警员被困亦无人敢于相救。在抗击暴乱的斗争中,现场砖石如雨,暴恐分子使用砖块、铁通条等殴击、捅刺香港警员,导致多位一线警员负伤,有的伤势严重。警员们面对袭击暴行,忍辱负重,一退再退。

21日当晚,香港TVB晚间新闻播出被困的警总大楼内一位女警的求助。这位女警察家中的幼儿突患罕见疾病,需要紧急送往医院救治、洗肠。但孩子的父亲不在,而这位女警察本人又被困在警总大楼内无法赶回家去救治孩子。

当日深夜,香港有线新闻播出采访录像,在警察总部大楼内一位孕妇突感不适,可能临产。但叫来的救护车却被暴恐分子人为阻拦在警察总部大楼外无法驶入。后因情况紧急,一名便衣警察挺身而出,冒着生命危险走入人群中,在记者镜头的保护下,孤身清除障碍物。

直至22日凌晨时分,救护车才由议员郭家麒开路,将这位孕妇和一男一女两位乘坐轮椅的老人送往医院。当病人被抬上救护车时,有的暴恐分子还故意用“镭射灯”光晃照病人的双眼,并对他们肆行辱骂。

数小时后,直至后半夜,闹腾了长达两周之久的暴乱人群接到“指令”,始撤除对警总大楼的围困。

截止22日当日,有500多位警察及其家属的个人信息被人肉上网。这意味着他们及其家属的生命安全仍然时刻处于威胁和危险当中!

在暴乱中,不断出现被香港群众称作“鬼佬”的西方人的身影。他们和港独分子相互勾结,有预谋、有计划地对参与暴乱的人群进行培训、指挥。他们亲自组织、指挥给参与暴乱的人群运送砖头做武器,教授他们如何使用暴力袭击香港警察;有针对性地培训人员从事暴恐活动;甚至亲自到人群中去进行指挥。

侥幸未被毁掉的监控探头,拍到了疑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特工对港独分子进行培训、指挥的现场画面……

“港独”分子们在此次的反华暴乱事件中更是跳得极高。黄之锋等港独头目不仅亲身参与暴乱的组织、动员和指挥,而且还在美国总统府白宫的官方网站上发起所谓“联署”,公开乞求美国总统特朗普“解放香港”。

黄之锋本人亲自跑到美国,会见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臭名昭著的美国反华议员卢比奥等人,向其主子出卖中国香港,诋毁一国两制,呼吁美国“干预”香港的局势。一副十足的屈身甘当汉奸的真实嘴脸。

在现场参与暴乱的港独分子赤裸裸地打出了英国国旗、港独分裂组织的旗帜和以“我不是中国人”等为内容的标语,叫嚣要建立所谓“临时政府”以取代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毫不掩饰地公开宣扬他们反华和不惜分裂中国的政治立场与图谋。

他们还无耻地欺骗香港的青少年,诋毁、攻击他们的父母,声称“你们的父母根本没有爱过你”,只因为他们反对他们的孩子参与这样的暴力行径。他们宣称“香港的父母从孩子一出生就不停地向孩子索取”,“每一个父母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给予孩子什么”,“大难临时各自飞”,“有事没事都不断剥削年轻人”,等等。

最后,他们的所谓“结论”是:“爱不爱年轻人,在上街这件事会表达的一清二楚。”

港独头目、香港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公然教唆年轻人参加暴乱。他声称:反对上街的家长是“猪”、是“港猪”,鼓吹年轻人要“与港猪划清界限”,并唆使年轻的子女们同他们的父母断绝关系,终生不相往来。这些港独分子在暴乱中的充分表演,使他们的离间亲情、泯灭人性的丑恶面目彻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包括特朗普、佩洛西等美国和西方反华政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西方反华媒体,以及台湾伪“总统”蔡英文等,也耐不住地上蹿下跳,煽风点火,纷纷借机出手干涉,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式。

西方的电视媒体有意封锁暴恐分子袭击香港警察的画面,而只播出警察被迫出手反制时的画面,制造、传播所谓“香港警察对‘手无寸铁’的年轻人进行镇压”的一边倒倾向性“新闻”。正如一位西方网红所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美国唯一支持中国的是让中国分裂!

暴恐分子不但在现场参与对香港警察的疯狂攻击,而且还在网上公开发帖,煽动“杯葛”香港警务人员,号召系统性地攻击香港警察,要让香港警察成为“过街老鼠”。他们不仅攻击香港的警察,而且还将矛头对准了他们的妻子、儿女等家属人员,公然叫嚣“祸必及妻儿”,宣称要“建立欺凌警察子女文化”,将欺凌警察子女的人美化为所谓的“少年义士”。

他们煽动、威胁要逼死、杀害香港警察的子女,声称“欺凌警察子女的同学是英雄”,“逼死警察子女的同学是大英雄”,等等。这些,难道就是西方某些国家和势力口中的所谓“民主”吗?!

不!这是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恐怖主义的暴乱!是法西斯的白色恐怖!这是又一场的颜色革命,是由美国和西方反华势力所策动,并发生在今天中国的神圣领土——香港特别行政区,旨在同中国政府争夺香港的实际控制权的又一场颜色革命!

这绝对不仅仅是针对香港警察的公开挑衅,也是对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乃至中国法律的赤裸裸地蔑视和挑战!更是对全中国乃至中国十四亿人民的国家、民族感情和领土完整的公然挑衅!

五、香港“反华暴乱”恶劣影响

以此次暴乱的最高潮——6月21日的包围香港特区政府和围困湾仔警察总部大楼的事件为例:

为期两周的暴乱事件,由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没有在暴乱幕后组织方的“限期”内,对他们的要特区政府“撤回”修例、撤销所有“示威者”的控罪、收回“六一二”是暴动的定性,以及追究警队“滥权”和“滥用暴力”等“要求”作出承诺,暴乱的组织方决定仍然以学生出面挺在前头。由包括演艺学院、恒生大学、明爱专上学院、明爱白英奇专业学校和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等在内的六所受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资助的大学的大专学生会牵头,发起大规模“抗争”。

他们“呼吁市民”于当日早7时发起所谓“不合作运动”,“和平”包围政府总部,目的是冀“增加港共政权之管治成本”,并“表明行动直至得到回应为止”。

可见,暴乱方表面上的对外旗号虽为“撤修例、求民主”,而其实质却是剑指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其意实在颠覆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因此,这的确是一次赤裸裸的反华暴乱!——这一政治定性是正确的而不是错误的。

而那些涉世未深、极易被引入歧途的香港的大、中学校的学生们——其中有的居然还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供资助的学校——在暴乱中却被暴乱的组织方利用了来,成为同特区政府和忠于职守的香港警察乃至自己的祖国,对峙、对立的主力。这是一件多么令亲者痛而仇者快的事情啊!

其中,“大专学界”宣布将包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总部;“社交群组”和“青年新政”等八个组织则发起所谓“遍地开花”行动,规定从21日早7时起,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总部大楼、立法会和香港礼宾府发起包围甚至冲击。

同时,在香港全市各区发动阻碍港铁列车行驶、慢驶堵路等所谓“不合作运动”,并扬言“抗争”会长期进行,“不撤不散!”由于暴乱组织方鼓动大批人群包围了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大楼,导致特区政府无法正常办公,总部大楼被迫暂停开放,原定于当日对《逃犯条例》的二读也被迫推迟。

在当日的暴乱中,七个“Telegram群组”和“青年新政”发布“联合群组声明”,也提出所谓的“六大行动纲领”,其中一项为:“全民野餐,地点为立法会外。如人流过多,可前往特首办、警察总部及礼宾府等地进行野餐活动。”暗示也会包围政府机关,但未必和平进行。其策略更细化提出:“人数大于三万,尽情发挥”;“人数一至三万,见机行事”;“人数五千至一万,转移阵地”;“人链慢慢推进,等狗出手”及投掷鸡蛋等,此外还有所谓“圆桌晚宴”等招术。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他们的所谓“野餐”,所谓“尽情发挥”,所谓“人链”,所谓“等狗出手”等这些煽动性的术语。这其中,既包含了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香港警察人员的污称,也包含了他们煽动使用暴力,发起暴乱的形式及指令等。

由于香港特区行政署于20日晚宣布,基于保安考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总部21日暂停开放,加上特区首长林郑月娥是“示威者”的主要针对目标,有参与暴乱的成员提议前往香港礼宾府“抗议”,还有人在网上发布了“图解香港礼宾府旅游路线”等帖子,“分享”地图及交通线路图等。根据所谓网上“公投”显示,大多数人投票“赞成围堵礼宾府”。

“联合群组声明”的另一“呼吁”是“注意交通安全,保持良好公民态度,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或驾驶车辆”,不少留言表示会阻挠港铁列车行驶,也有人号召司机于上午5~9时进行所谓“慢驶游车河”,在公主道油站集合,经红磡海底隧道慢驶至龙和道,更特别“提醒”参与者:“小心在收费亭前死火。”——这些实际上是暴乱的组织方对于瘫痪全香港的正常交通所发出的指令。

除去阻碍交通外,该“声明”还“呼吁”开展不同形式的“不合作运动”,包括罢工、罢课、罢市等,又“呼吁”律师、记者和市民合作举证和“贡献知识”,“举报警方滥暴事件”,“建议可随心与友人相约”,在不同地区发起“遍地开花行动”,“三十人组,记紧用手机留下重要的一刻”。消息称,“行动”包括占据马路或阻碍列车行驶等。浸大学生会外务副干事长梁兆玉表示,集会未有向警方申请。若有同学被捕,学生会会提供支援。

以上凡此种种,从表面看上去,似乎是学生和市民针对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警方的和平示威,但是在实质上,学生也好,市民也罢,由于不明真相或者被煽动、裹挟,在这一事件当中,他们全部成为了这次暴乱的幕后组织方手中的棋子和人质。在不知不觉当中,充当了被外部西方势力利用来反对和分裂自己祖国的工具!而也由于他们的被卷入和被利用,而给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平息暴乱,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维护香港人民正常、安宁的生活的努力,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导致了极为复杂的政治局面。

六、香港“反华暴乱”不同反应

但是,面对着美国人在香港策动的这场颜色革命和恐怖主义的反华暴乱,身处一线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现任政府却未能经受住这次严峻的考验。

在长达两周的暴乱期间,人们没有见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所属的拥有三万多武装力量的香港警察部队发布下达果断平息暴乱的命令,没有见到他们向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事处的求助,没有见到他们向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的求助,也没有见到他们向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求助。香港特别行政区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6月12日还在强烈谴责这次暴乱是公然、有组织的暴动行为,而当特别行政区政府总部大楼遭到包围后,她却一改12日时的表态,不仅多次出面向暴乱的人群道歉,还表示说他们的暴乱行为是“和平、理性”的,并表示将“暂缓”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保安局的局长也出面表示这次暴乱“不是暴动”。警方“尊重市民和平表达意见的权利”。香港警察方面除去口头谴责以外,没有任何平暴的实质行动,更还要请香港地方的民间政党为其说话。香港警察协会也赶紧发表声明,表示所谓“政治中立”。香港立法会里的官僚、资本家的代表们由于惧怕而动摇、退缩。他们不仅多次声称道歉,还将责任一股脑地推给在一线流血抗暴的香港警员,多次强调这次暴乱是所谓“和平地表达意见”……

忠于职守的香港警察队伍就这样被出卖了!香港人民的利益由此被出卖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也被出卖了!在这次暴乱中,香港警察的形象、威望和战斗意志遭受到严重的打击、践踏和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再一次遭受到巨大的冲击与破坏,回归祖国仅二十二年的中国的神圣领土——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前途命运及其未来归属,再一次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再度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中华民族又一次真切地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这一切,全要拜大洋彼岸的那个正自称“再度伟大”并且还想要“继续伟大”下去的霸权帝国所赐!在沉痛的现实面前,不能不使我们回想起几十年前,我们国家那位真正伟大的历史巨人对我们的谆谆告诫:“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面对暴乱势力的百般疯狂和香港特区现任政府的软弱屈膝投降,在历史上即拥有爱国爱港光荣传统的香港人民则是另一种的表现!

由香港各界人士组成的“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从4月16日起,即发起支持修例的联署活动。联署活动官方网站显示:截至6月12日(即暴乱开始发生的当天)12时,参与网上联署的市民人数已接近90万人。

6月12日,香港民主建港协进联盟(简称香港“民建联”)、新界社团联会以及九龙社团联会等香港地方政党和组织,到位于香港中环的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抗议美国当局近期不断发表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的言论。

民建联方面指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是为了堵塞法律漏洞,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共同打击犯罪,维护法治,避免香港沦为逃犯天堂。

“整个修订逃犯条例是按照联合国的指引去做的,本身是希望加强法律保障,保障香港市民。但是美国却歪曲这个事实,抹黑修订《逃犯条例》,令香港市民以为修订《逃犯条例》令他们更加没有保障。这种歪曲事实的言论,我们要求美国停止发放,并且马上停止干预。”

暴乱中,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发布声明:力挺香港警察!力挺法治精神!

面对西方势力和港独分子公然插手策动香港暴乱的阴谋行径,一些香港市民纷纷拿起自己手中的手机,拍下他们的丑恶嘴脸和行径,并发到网上予以揭露。

……

七、爱国者的对策与主张

爱国者的主张

近期香港暴乱的事态表明:不单单是在香港,就是整个中国,都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局面。事实证明:现在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已经无力抵抗而且放弃了抵抗。而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在港势力同香港的港独势力合流,正在推动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重新实质脱离中国中央政府的管辖,刚刚回归祖国二十二载的祖国的神圣领土——香港,正面临着实际控制权从中国重新易手回到西方反华势力手中的极严重的现实危险。而这意味着中国版图的再度实质分裂!

对于现在这个已经软弱屈膝投降的香港特区政府,我们已经不能也无法再寄予它以任何的期望了。对于这样的一个特区政府,美国和西方人也注定是要把它一脚踢开的。因为他们所需要的,是一个以反共、反华、分裂中国为其宗旨的“新”的香港的伪傀儡政权,而不是这个已经在北京宣誓效忠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政府。哪怕它是一个软弱无能的政府!

我们不能也不应忘记:当年的苏联是怎样开始解体的!

苏联的解体,是从她的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中的三个最晚加盟的、同时也是版图最小的加盟共和国,即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等波罗的海三国开始的!正是这三个小小的弹丸之国的率先闹“独立”、闹分裂,最终牵动了其他的各加盟共和国群起“分家”,使得强大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在一朝之间轰然解体!

而今,难道我们将要坐视香港在中国也扮演波罗的海三国这样的角色吗?!

香港发生的这场大规模的颜色革命反华暴乱,其行为早已经逾越了所有的红线。我们认为,香港而今的事态已经非常的严重。其严重程度,是远超过香港回归以来的历次暴乱的!

然而,纵观我们的主流媒体,却对香港的事态采取了一种极其怪诞的、令人全然无法理解的态度:电视上除去外交部发言人和外交部长的表态外,没有有关香港颜色革命反华暴乱事件的详细介绍。人们不了解,甚至可以说,基本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件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和接下来香港及其特区政府将会面对怎样的命运。似乎在香港,在那里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电视上依旧天天歌舞升平,依旧养生、依旧一片欢乐祥和的氛围……

这一切难道是正常的吗?!

这一切难道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吗?!

这一切难道不足以令我们感到深深的寒意吗?!

我们认为,一切仍然关心国家民族命运的、有良知的中国人,一切中国的共产主义者,甚至有正义感的民族主义者们,都应该高度地关注今天的香港事态。都应该对香港所发生的事情提起严重地警惕!都应该为这个国家民族的命运而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正如我们在前面提到的那样:中华民族是真切地又到了一个最危险的时候!因为我们不能也无法坐视香港成为中国可能面临的新的分裂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

那么,面对如今的香港,我们又该提出怎样的对策呢?

爱国者的对策

第一,香港的情况表明,香港的资产阶级上层是靠不住的!他们天生具有软骨病,惧怕强大的西方垄断资产阶级。中国中央政府给了他们长达二十二年的时间。期间,更换了数任特区首长,可是香港却还是走到了今天的局面!可见,香港要想真正地管理好、发展好,依靠他们是不行的!一国两制,并不等于香港不允许有共产党的合法存在。我们在此郑重建议:

立即着手组建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简称“中共香港工委”或“香港工委”),并将其派驻香港。其职责为:广泛团结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香港各个阶级、各个地方民主政党,真正地沉下去,到香港人民中去,做那里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工作,在香港的人民群众中发展党员、积蓄力量,建立健全党的各级组织,以人民为后盾,依靠香港人民群众自己的力量,建设香港、发展香港。

第二,由中华全国总工会向香港派驻机构及人员,协助中共香港工委开展工作,负责审查或取缔受到西方势力或大资本操控之香港右翼“工会”组织,改造并建立党领导下的、以香港广大基层工人群众为主体的香港各级工会组织,坚决捍卫他们的切身利益。对于新的各级工会组织,资方无权任意解雇其工会成员。

第三,香港的严重事态表明,现在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已经无法再正常履行自己的职责了,因为他们向反华暴乱势力退缩、投降了。而这样的一个特区政府,是注定无法得到广大香港人民的拥护和信任的。

我们建议:立即暂停香港特别行政区现任政府的工作。全体人员不解散,不允许辞职,工资照发,原地待命,等待中央政府的相关政令和工作安排。同时,立即由中央向香港派出得力的人员力量,加强中央驻香港联络办事处的力量。由中央驻香港联络办事处代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职责,代为管理香港的各项事务,直到新的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正式产生,双方交接完工作时为止。在中央驻香港联络办事处代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职责期间,非经中央驻香港联络办事处特别批准,原则上香港的各级公务人员不得出国、出港。

第四,香港的事态表明:现在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处于一个非常状态之中,时刻面临着有从祖国重新分裂出去的危险(哪怕是隐性的)。为此,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应立即出动,并由内地出动一部兵力以加强其力量,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境内实行军事管制,并负责对香港警察部队进行整顿和改编。在香港警察部队的配合下,担负起香港全市的日常防务和警戒任务。在军管期间,在必要的情况下,应对全港实行宵禁或不定期、阶段性的戒严。对于胆敢寻衅者,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有依循军法机断处置之权。执行戒严任务的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应由中共香港工委、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事处以及部队所在的相关上级军事单位共同对其加以领导。

第五,二十二年来的事实已经反复地证明:在没有做彻底地去殖民化工作的前提下,一国两制在香港是无法顺利实施的。此次,因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所引发的事件,再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因此,不论我们在主观上是否愿意承认,这都是一个残酷的现实。有鉴于此,我们郑重建议: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在现阶段暂停执行一国两制的方针,并立即着手亡羊补牢。直到香港的去殖民化工作彻底完成之后,再行恢复。

第六,暂停现任的香港立法会和高等法院的职权。人员停职不解散,原则上不允许出国、出港,工资照发,原地待命。同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最高人民法院,以及国家安全部、教育部等中央国家机关,向香港派驻相关机构,帮助并指导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相关部门,开展以去殖民化和全面审核香港现行的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在内的司法及相关政策为重点核心内容的工作。废除其中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存在相抵触、冲突或矛盾之条文。在此基础上,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相关法律条文进行修订、补充或重拟。在去殖民化工作完成以前,原则上,所涉及到的香港相关单位的各级人员不允许出国、出港。在香港完成去殖民化的工作后,中国全国人大的驻港派出机构应与香港立法会合并为一个单位。

第七,由中国全国人大的驻港派出机构负责审查或取缔受到西方势力或大资本支持、资助之香港反共、反华政党、组织及相关个人。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派出机构和人员赴香港,协助整合香港地方民主党派及组织,并着手组织建立中国全国政协在香港的分支机构。只有当香港的主要政治力量不再反对中国的国家相关法律以及修订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所确定之建制框架,真正面对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区的这一基本政治现实时,香港时下畸形的政治生态才有可能得到扭转。

第八,暂停香港的机场、码头、海关等涉外单位重要人员之职权。队伍不解散,不允许辞职,原则上不允许出国、出港,工资照发。由中国相关部门向香港机场、码头、海关等涉外单位派驻机构及人员,负责临时接管其工作,从严把关。并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派出部队协助工作,直至新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正式产生并开始运做时为止。

第九,改革香港现有的人才培养、储备体制及机制,改变香港各级公务暨管理人员不从中国内地,而着意由西方国家加以教育和培训的方式,建立起由中国内地为香港教育、培养、培训和输送人才为主的新的体制和机制。严格审查、限制或取缔西方国家在香港的教育、培训机构,以及作出明确的规定:原则上,非经中国内地帮助系统教育和培养的各级干部,不得在香港的各级管理机构中加以提拔重用。

第十,在完成上述工作,条件成熟时,由中国中央政府牵头,重新选举、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由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协助重组香港立法会,并将其与全国人大驻港派出机构合并为全国人大香港分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帮助重建香港高等法院;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以适当的名义,正式确立全国政协香港分支。并在上述基础上,适时恢复香港的一国两制制度。直到该制度在香港完成其历史使命而取消时止。

八、结语——香港永远是中国的神圣领土

香港再度发生大规模的颜色革命反华暴乱,不仅震惊了国人,亦震惊了世界!这一事件极其危险,性质极其恶劣。对此事件的任何刻意掩盖或忽略,都将是对中国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的不负责任与犯罪!作为中国中央政府以及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有责任向世界昭告并重申:

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的、不可侵犯的领土,不容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分裂或变相分割出去。中国香港地区之高度自治为在中国版图内之有限自治,而非无限自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和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之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对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所作之任何处分、决定,均系中国的内政事务,不容任何国家或任何外部势力置喙、染指。任何国家或政治势力,不得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及其利益之活动。

我们奉劝并正告美国和西方的反华乱港势力:

不要错打算盘,错判形势。立即收回你们的黑手!你们的肮脏阴谋不会得逞。香港不是你们的地盘!永远不是!香港永远是属于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神圣领土!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将士,以及包括全体香港人民在内的十四亿中国人民,绝不容许也绝不会坐视祖国的神圣领土——香港,从中国的版图中再度失去。我们保留对此作出一切必要反应之权力。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香港“反华暴乱”的起因,经过、影响,以及对策

评论 1

  1. #1

    支持中国政府收回香港的立法、自治、教育权。

    匿名5个月前 (07-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