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9.2当之无愧!创纪录年度爆款,我替你们先看了…

韩国,首尔,贫民窟。

地下室里,住着失业的一家四口:爸爸、妈妈、哥哥和妹妹。

这里,常年不见阳光,总有一股发霉的味道…

窗户外头的电线杆,总有醉汉跑来撒尿,常常是家里吃着饭,一抬头就看到外面的男人在解裤腰带…

全家唯一的“娱乐”,就是沿着墙角,一寸一寸的搜寻免费Wi-Fi…

这事儿得靠技术,一般来说,贴近天花板,更容易收到信号。

但能不能上得去,基本看运气:123456、666666这样的密码,多试几次…

还得提防,楼上指不定哪天,突然改了密码。

运气好蹭上了网,就能上招工网站看看招聘信息,接点儿零工,比如,给披萨店折外卖纸盒什么的…

这一天,哥哥基宇的中学同学阿明,突然来找他。

阿明是首尔大学的高材生,准备出国留学,但有件心事放不下:他在一户有钱人家做家教,爱上了那家正在读高中的女儿。

他对基宇说:等她上了大学,我就约会她,但眼下要出国,不能让别人先下手了,你得帮兄弟一把…我向她父母推荐了你,暂时代替我,帮她补习。

而基宇,大学考了四年都没考上,对他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家里的生计问题解决了,辍学的妹妹,还有机会上大学。

他P了假文凭,编了留学经历,化名Kevin老师,走进了有钱人的豪宅…

这是一栋带庭院的两层别墅,同样住着一家四口:跨国IT企业的社长、他年轻貌美的妻子、叛逆期的女儿、调皮捣蛋的小儿子。

基宇还不知道,他的这次应聘,将会把这两个差异巨大的家庭纠缠在一起,引发一连串无法逆转的意外事件…

两个月前,韩国导演奉俊昊凭借这部《寄生虫》,摘下了戛纳金棕榈桂冠,成为韩国电影史第一个拿到金棕榈的导演。

通常,大家认为,戛纳评委看得上眼的片子,基本上都是晦涩难懂,看得普通观众一脸懵逼的文艺电影。

可这部《寄生虫》,是一部完完全全的商业电影,竟然能让挑剔的戛纳评委全体起立鼓掌,全票通过,力摘金棕榈,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截止到目前,《寄生虫》在韩国的观影人次已破千万,差不多每5个韩国人,就有一个为它走进电影院。

在豆瓣上,提前观影的网友打出了逆天的9.2分。

有人甚至立下flag:不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我吃键盘。

6月下旬,电影在中国香港公映。上周末,乌鸦去香港刷了,不得不说,这9.2分,当之无愧。

正如一位网友的评论:奉俊昊用扎实的剧作细节与高超的镜头语言,暴力入侵观众的任督二脈,让人完全沉沦在其创造的影像世界中…

韩国人第一次手捧金棕榈

光是看到奉俊昊和宋康昊这个神仙组合,其实就可以提前打5星。

众所周知,奉俊昊是韩国天才大导演,《杀人回忆》《汉江怪物》《雪国列车》至今被很多影迷奉为经典。

他的作品关注底层人物和社会问题,讲故事能力一流,能将现实主义题材处理得幽默荒诞,又充满悬疑色彩。

《杀人回忆》的剧照

《汉江怪物》的剧照

《雪国列车》的剧照

而韩国国宝级演员宋康昊,不仅参演了以上三部经典,其他的作品诸如《辩护人》《密阳》《出租车司机》,部部质量过硬,为很多观众所熟知。

基本上,一部电影有宋康昊在,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韩国国宝级影帝「宋康昊」

更让人惊喜的是,在这部《寄生虫》中,不仅仅是宋康昊,几乎每位主要演员,都贡献了出色演技。

特别是穷二代兄妹俩的扮演者,崔宇植和朴素丹,两个90后新生代演员,与老戏骨同台飙戏,毫不怯场。

延续奉俊昊的一贯风格,这部《寄生虫》同样有对底层人物的细致刻画,电影的前半部分十足黑色喜剧,荒诞戏谑的手法,展现底层家庭的寒酸悲怆却又充满趣味的生活状态。

然而,随着剧情发展,画风陡变…

事实上,前文描述的故事,仅仅是电影开头15分钟,从基宇走进豪宅那一刻,故事就脱离了常规轨道,超出观众想象…

在随后将近2小时内,导演越玩越欢脱,处处有反转,不仅仅是情节的反转,还有电影类型的反转…

坐我旁边的一位女生,后半程几乎是捂着嘴巴,完全抓住了。

这部电影的名为:寄生虫。

导演似乎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到底谁才是这个社会的寄生虫?

在电影中,有大量关于韩国社会贫富差异的细节描绘。

比如,穷人家都快要揭不开锅了,富人家的狗,吃的食物都讲究营养均衡

比如,一场暴雨,在富人看来,是“下雨让空气清新,城市干净”,而对穷人来说,却可能是灭顶之灾…

穷人蜗居在破旧的半地下室,富人住在超大豪宅里。

为了凸显半地下室的阴暗破败,剧组特意选用了偏绿色调,就像是夜晚开了日光灯。

而豪宅选用了明亮的高级照明。

剧组算了笔帐,这套两层楼、带地下室和花园的豪宅,价值约为1712.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18亿元。

如果以现在韩国的人均收入来算的话,一个人可能需要547年,才能买得起。

难得的是,电影没有做简单的黑白二分,导演真正做到了,不带偏见去表现两个阶层的善良和阴暗。

它没有美化穷人,坦然的表现了基宇一家的市侩,以及对金钱的极度欲求。

他们说:钱就像熨斗,能熨平所有生活的褶皱…我要是有钱,我也可以做个好人。

电影也没有把富人描绘得为富不仁,他们懂礼貌有教养,工作勤奋努力。

但你依然可以看到,贫富之间的格格不入,阶层对立…

有钱夫妇之间,有这样一段私下里的对话——

丈夫:他(穷人家的爸爸)哪儿都好,就是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就是坐地铁能闻到的味道…

妻子:我好久不坐地铁了。

奉俊昊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这是一部关于礼仪和尊严的电影,尊德守礼的程度成为一道准绳,让人思考,是将彼此划分为寄生虫,抑或是建立良好的共生关系。

可是,你分明看到,阶层之间的鸿沟,大到无法逾越,早已不是道德修养层面的问题,而是来自生理上的彼此厌恶。

《寄生虫》所反映的,是近年来韩国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的现实。

(以下信息来源:网易新闻,腾讯新闻,观察者网)

有报道称,2018年,韩国最低收入阶层(底层20%)的家庭月收入,为123.6万韩元(合人民币7000多元),其中最底层的10%,处于绝对贫困状态。

最高收入阶层(顶级20%)的家庭月收入,为932.4万韩元(合人民币5万多元)

最穷与最富之间,收入差距将近8倍。

在首尔,就有这样一种非常魔幻的景象。

在“江南三区”(瑞草区、江南区、松坡区),道路宽敞、高楼林立,这里有世界知名的高档品牌店,有各国风情的餐厅、酒吧、咖啡馆,俨然一座国际化大都市。

这里生活着,我们在韩剧里能看到的霸道总裁、白富美,他们是这个国家最能赚钱,也最会花钱的一群人。

可就在距离不远的另一个角落,底层老百姓住在破烂的贫民窟里,房屋与房屋之间的间隔非常狭小,很多屋子里终年见不到阳光。

这样的房屋里,没有煤气也没有电,冬天寒冷、夏天酷热。

很多人找不到正经工作,甚至要以捡破烂为生…

这座城市,就像是一个分裂的舞台,一边上演着喜剧,一边上演着悲剧。

九龙村一片萧条|摄影师Soohyun Kim

房屋用塑料布遮挡|摄影师Soohyun Kim

废旧金属搭建的屋棚|摄影师Soohyun Kim

江南区贫民窟|摄影师Soohyun Kim

儿童在家中熟睡|摄影师Soohyun Kim

贫民窟中的西装革履|摄影师Soohyun Kim

经济困难的年轻人|摄影师Soohyun Kim

奉俊昊导演说:这是一部充满了韩国特色的电影,但同时,也有全世界所处同一境地很普遍的问题。

我们知道,贫富差异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巨富和一般人之间的财富差距在不断扩大:2018年,全球最富有的26人,拥有相当于世界最贫困半数人口(38亿人)的财富总和。

老实说,在贫富差距这个问题上,韩国不算最严重的,但这样的电影,却率先被韩国拍了出来,并且如此高质量的呈现在世界面前。

这让我想起,去年的金棕榈奖:是枝裕和导演的《小偷家族》,聚焦的也是日本社会底层老百姓的生活状态。

这两位邻国的导演,都敢于把自己国家最不堪的一面,暴露在全世界面前。他们不介意自曝其短,或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无视疮疤,比疮疤本身更可怕。

《小偷家族》剧照

说实话,这虽然是韩国电影第一次拿下金棕榈奖…

但是,在全球影迷心中,一代又一代的韩国电影人,早已用他们杰出的作品,征服了世界,金棕榈不过是一个姗姗来迟的奖杯而已…

李沧东《燃烧》

奉俊昊《杀人回忆》

杨宇硕《辩护人》

罗泓轸《黄海》

李濬益《素媛》

黄东赫《熔炉》剧照

当我们回首韩国电影近20年的作品,就会发现…

今天,这部《寄生虫》为韩国电影赢得的荣耀,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玩具总动员4 | 哪吒之魔童降世 | 蜘蛛侠 | 狮子王

手术两百年 | 白色强人 | 切尔诺贝利 | 坡道上的家

乌鸦微信号:wuya-2 微博:乌鸦电影

乌鸦最新动态将在朋友圈跟微博更新

憋着不剧透太辛苦,点个“在看”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9.2当之无愧!创纪录年度爆款,我替你们先看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