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叙利亚难民逃到加拿大后支援难民的故事

哈桑·康塔尔(Hassan al-Kontar)在吉隆坡国际机场滞留七个月后,成为世界闻名的“机场人”。他去年在加拿大获得了庇护,如今要回报社会,致力于帮助200名难民找到新家园。

这名38岁的男子最初意识到马努斯岛和瑙鲁寻求庇护者的问题,是因为有人在社交媒体上与他联系,向他解释情况。

那时,他正在网上记录他自己的困境——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后,一系列事件让他束手无策,随后他滞留在马来西亚机场数月。

如今,他住在加拿大,成为了有关难民和安置问题的倡导者。

他与加拿大两个非营利组织合作——加拿大关怀协会(Canada Caring Society)和马赛克(Mosaic),两家组织都致力于难民安置工作。它们正努力通过私人赞助的形式将目前在马努斯岛和瑙鲁的200名难民接到加拿大。

这项新发起的举措被称为“未被遗忘的行动”,该行动得到澳大利亚难民委员会和国际特赦组织的认可。

“我们正在努力为绝望的人带来希望,”康塔尔在英属哥伦比亚的家中告诉BBC记者。

自2012年以来,澳大利亚依据一项具有争议的政策,将乘船抵达的寻求庇护者移至瑙鲁或巴布亚新几内亚马努斯岛,该政策旨在阻止更多寻求庇护者的到来。

A demonstrator holds up a sign at a protest rally to demand humane treatment of asylum seekers.
Image caption澳大利亚将寻求庇护者送往马努斯岛收容的做法引起许多批评。

堪培拉坚决阻止让这些人在澳大利亚定居,即便有的人获得难民资格。

这一项获普遍支持的政策被合理化为符合人道主义,因为它能防止人口贩运和海上死亡。

但联合国和其他人士表示,岛上的寻求庇护者的人权经常受到侵害,包括性侵和人身攻击。医生也就寻求庇护者的心理健康危机提出越来越多警告。

虽然寻求庇护者不必再经历正式拘留,他们实际上却无止境地处于边缘状态——他们在收容中心一眼望不到头。专家们说,寻求庇护者因此极有可能做出自残行为。

人权观察今年7月表示,有难民根据一次性协议被送往美国,但岛上仍有大约800人,是2013年以来人数最多。

澳大利亚过去二十年来不断有关于边境管控的高度政治化辩论。新西兰提出接纳150名难民,澳大利亚至今仍拒绝这项提议,理由是这样做会打开了通往澳大利亚的“后门”。

康塔尔对这种情况深感不安,并与加拿大关怀协会的志愿者劳丽·库珀(Laurie Cooper)交流了这一情况。库珀当初帮助他来到加拿大。

库珀说,某天晚上,她把马努斯岛和瑙鲁去年五月时“令人绝望的状况”告诉了她女儿。

当时澳大利亚大选刚刚结束,许多寻求庇护者希望政府改届能够帮上他们,但在任的政府依旧掌权。

新闻发布后就有几宗寻求庇护者企图自杀未遂的案件。

她回忆,那晚对自己的女儿大声说:“该死的,我们应该赞助那里所有人。”

库珀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意识到这是个好主意,而康塔尔也这么认为。

“这些人被称作马努斯岛被遗忘的人,没人有帮助他们的方法。我突然意识到,正因我们在加拿大有一个极好的私人赞助项目,如果我们能筹到钱的话,就有方法帮助他们了,”她说。

An aerial shot of the island of Nauru
Image caption瑙鲁距澳大利亚东北部约3000公里。

自20世纪70年代起,加拿大允许公民个人和授权的赞助团体为新移民提供食物,衣服,住房和融入加拿大社会的所需基本物质,来直接赞助难民。

“未被遗忘的行动”背后的组织团体将筹集资金,赞助和支持难民在加拿大的第一年,并培训志愿安置小组,在难民抵达时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支持。

根据加拿大赞助协议,需要为每名难民筹集16,500加元(12,500美元; 10,300英镑),以支持他们12个月的生活,这意味着这些组织团体总共需要筹集330万加元。

迄今为止,澳大利亚支持这一项目的公民已筹集超过10万加元。

康塔尔说:“我们发布这项计划并不是为了公开羞辱或使澳大利亚政府难堪,也不是要向其施压,这不是我们的意图。”

“我们是献出我们的友谊,鼓励他们做正确的事。”

澳大利亞尋求庇護者的結果如何? 

2019年初需在離岸羈押中心處理的難民人數截至2019年3月28日數據,遣返人數數據截至2月28日數據來源:澳大利亞難民委員會

这些组织向那里的难民宣传,让难民登记,如果他们有兴趣到加拿大安家,超过200人已经进行登记。 该团体计划首先关注那些目前没有其他选项,不具备资格在其他地方重新安置的人。

他们将在资金到位后开始提交申请,但重新安家之前可能需要等待长达两年,但库珀说,他们可能会要求加拿大政府加快处理这些案件。

难民来自伊朗,缅甸,阿富汗,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和伊拉克等国家。 其中还有一些无国籍人士。

康塔尔说,他知道在不稳定的状态下生活有多难受,他想让寻求庇护者对美好的未来怀抱希望。

“我希望他们坚持自己的立场,保持信仰,并且相信我们,”他说,“他们没有被遗忘,这是肯定的。”

杰伊·萨维奇Jay Savage)对此文亦有贡献

赞(0)
新华侨网 » 叙利亚难民逃到加拿大后支援难民的故事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