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荐读】90后患癌姑娘最后朋友圈,感动百万网友

在生命最后一条朋友圈里,那个94年出生的姑娘写道:

“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她叫吴思,一个很可爱的名字。

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019年的夏天,但在那25年的人生旅程里,她却带给了我们最温柔的感动。

她说:“一路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我想尽可能记下我所有的感谢。”

2018年9月,吴思被确诊为子宫癌。

此后她便开始断断续续在网上写日记,不曾吐槽抱怨什么,只想记下收获的所有温暖和感动:在各地的全班同学每人录了一句鼓励的话,剪成一个长视频放在iPad里送给她;经常吐槽她的室友,忙科研忙得不可开交,却亲手缝了平安袋,去寺庙拜了佛祖寄过来给她;管床小学妹拔管动作特别轻柔生怕弄疼了她;公司领导、同事轮番看她,带来各种礼物逗她开心…….“很多时候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很多人在默默地为你做着很多你不知道的事。”

室友为她求的平安符

在她的日记里,对于那些难受的过程,从来都只是云淡风轻地带过,更多的是从伤痛中依然传达出的,点点滴滴的有趣和美好。

《花田半亩》的作者田维在书里写:

“万物美好,我在中央。”

我想用来形容吴思同样恰当不过。 打完药之后恶心过了两天就消失了,又成了吃货~我包的饺子~

做完CT回来,路过学校操场……夕阳无限好,只是热死宝宝了。

刚刚可能是被胸疼痛醒的……我寻思着既然醒了,就去搞碗土豆粉子去,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夜宵不快乐嘛…….

同事对我太好了,每人给了我个专属红包。

今天结果出来了,肿瘤君喜提双肺、肚子、屁股多地新房N座!我就说我屁股咋时不时疼一下~~

夜里躺着用吸管喝奶,嘴角奶渍没擦干净,然后又喝果汁,嘴角又多了果汁渍,于是第二天舔舔嘴角,我就得到了一小块果味奶酪。

晚上钻进被窝后:

我:腿,看你白天都不是太疼,晚上一休息肯定会更不疼的对不对,咱们好好睡它一大觉好不好? 腿:行……吧 腿:不行,我还是有点微微的疼 我:一点点而已,我给你调整个最得劲的姿势。放松放松,平静平静,忘记这回事,过会儿就没有感觉了…… 腿:好,我试试 腿:真的哎,不疼了 我:很好,开始入睡吧 我:【陷入迷迷糊糊】 腿:等等,这个姿势久了有点累,我可以换个姿势吗? 我:嗯准了 腿:一,二,三,啊扭到了,好疼! 我:嘶—— …….. 我&腿:来,我们重新开始…….

如此年轻却面对如此残酷的命运。

有网友询问她:会觉得不公平吗?

她平静地回答:有同学正硕士毕业,外人看只看见光鲜亮丽,但其实压力大到爆,反而生病这种能被同情,他们说都没地去说~就是说没有人活着是容易的,能被人理解的苦,已经比不被理解的好很多了。所以审视下自己人生已经很满意了~

迎接所有安排,而无所怨恨和悲戚,从容淡定。这样的生命,骄傲而尊贵。

她说:“我既然走上了医学这条路,这条路就一定有我该做的事。”

吴思曾是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检验系的一名学生,毕业后也成为了一名医务工作者。她有过抑郁症,经历过很长一段情绪糟糕的时期,慢慢走出来后越发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去帮助更多的人,因此还自学考了心理咨询师的证书,希望未来可以成为一名心理医生。“这个世界永远都有人在为更好的明天努力,把成果代代相传累积下去。”“我既然走上了医学这条路,这条路上就一定有我该做的事,要做的事,这便是我对我的职业的情怀。”

只是病魔没有给她机会。

但对于医生这条路,她从来未曾后悔,也因为学医,她比旁人更懂得医生这个职业,对于生命的敬畏。

他们在死亡的荆棘丛里拼尽全力,为病人杀出一条血路,医生是人不是神,他们也无法保证每一次抢救都能成功。

当生命在他们面前流逝时,他们的无力感、心痛感,甚至不比病人的亲人们少,“只是职业要求不能沉湎于自己的情绪里,还有更多还活着的患者有很多事等着医生去做。那种对死亡的情怀,只能被转化成救治下一个人的经验教训。”在治疗的过程中,对于每一个医生,对于每一次治疗,吴思的内心都始终抱着感谢的态度,她所感受到的所有温柔都被她牢牢记在心上。

早在大学上第一次解剖课时,听着老师感叹用于医用解剖的遗体捐献来源匮乏时,吴思就想过遗体捐献,她希望死后也可以为钟爱的医学事业尽一点力。

2016年,她递交了器官捐献表。

在患病后不久,她就主动联系了母校湘雅医学院填写遗体捐献志愿表,甚至在病重时,在遗嘱的第一条里,她再次跟母亲强调了遗体捐赠的事情。

纵然万般不舍,但这是女儿的心愿,母亲含着泪同意了:“她能够给别人带来光明,这都是好事,是大爱的事情”。

她说:“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吴思的日记停留在7月1号,还不忘和网友打趣:

那个时候她玩手机的力气已经快没有了,还想着要和一直陪她走过最后一程的网友提前道个别。而在她最后一条朋友圈里,同样写着的是告别:“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2019年7月5日,吴思永远闭上了双眼。

多么希望真的只是这江山人间她玩够了,要去其他地方玩耍了。

根据生前遗愿,家人捐献了她的眼角膜,两个孩子因为吴思的眼角膜从黑暗中得以窥见光明。

而她的遗体则捐献给了母校湘雅医学院,成为一名“大体老师”——她将成为未来某一届学弟学妹们第一个手术的“患者”,也是他们的老师,让那些即将走向医学道路的少年,感受救死扶伤的深刻内涵,感受医生二字真正的意义。

在日记里,吴思曾分享了《一片叶子落下来》里的一段话:

如果我们反正是要掉落、死亡,那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 是为了太阳和月亮,是为了大家一起的快乐时光,是为了树荫、老人和小孩子,是为了秋天的色彩,是为了四季,这些还不够吗?

“固然悲剧具有永恒的价值,欢乐也并非因不能永恒而不具分量。”

我的生命即使它不长,也不该用它来悲伤。

生命里人来人往,别忘记,有个叫吴思的女孩,她曾来过。

来源:视觉志(ID: iiidaily),资料来源:百度贴吧:吴思日记,作者:不一

本期编辑:胡程远、李娜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荐读】90后患癌姑娘最后朋友圈,感动百万网友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