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25岁患癌姑娘:“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这是吴思留给人们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2019年7月5日,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检验系2016届毕业生吴思因子宫癌离开了人世,年仅25岁。

或许感觉自己已经时日不多,她以这样一种幽默的方式跟人间告别,同时也把最深的感悟留给了活着的人们。

如果说直面死亡需要莫大的勇气,那么以幽默来调侃死亡,则让我们看到了这个25岁姑娘身上最闪光的东西。

我来过,我爱过,亦无悔。

01

换个方式,看看美好的世界

2016年毕业于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后成了一名医务工作者,没想到毕业不到两年,吴思便被确诊为子宫未分化肉瘤。(子宫未分化肉瘤是子宫癌的一种,目前治疗手段十分有限,难于发现,更难于治疗。)作为医学生毕业,又投身医学,事业还未打开便被死神贴上了标签,花样年纪的吴思面临的是命运的一堵墙,可是她却选择装点上鲜花。

“一路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我想尽可能记下我所有的感谢。

自从被确诊患癌后,吴思便开始断断续续地在网上记日记:在各地的全班同学每人录了一句鼓励的话,剪成一个长视频放在iPad里送给她;经常吐槽她的室友,忙科研忙得不可开交,却亲手缝了平安袋寄过来给她;管床小学妹拔管动作特别轻柔生怕弄疼了她;公司领导、同事轮番看她,带来各种礼物逗她开心…….

“同事对我太好了,每人给了我个专属红包。”

没有对命运不公的抱怨,没有罹患癌症的哀叹,记录下的那些点点滴滴的幸福和温暖,让网友们都大呼感动。

25岁患癌的她,反而还把自己活成了一盏灯。

癌症治疗过程中的那些痛苦和难受,都被她演绎成一个个有趣的小故事。

吴思的漫画有趣、好玩

作为一名医学生的基本素养,患癌期间她还没有丢掉。就算自己生着病,也要把经验记录下来和大家分享。化疗之后的高强度恶心让她成了“测试博主”:亲测桔子皮降低恶心非常有效。

“打完药之后恶心过了两天就消失了,又成了吃货~我包的饺子~”患癌的她,还是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做完CT回来,路过学校操场……夕阳无限好,只是热死宝宝了。”“刚刚可能是被胸疼痛醒的……我寻思着既然醒了,就去搞碗土豆粉子去,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夜宵不快乐嘛…….”吃货属性暴露无疑,跟癌症斗争,首先得吃饱。

“今天结果出来了,肿瘤君喜提双肺、肚子、屁股多地新房N座!我就说我屁股咋时不时的疼一下,果然不是我lu多了~~”癌症在她面前失去了可怖的面目,而成了一个可以被调侃的小丑。

我夜里躺着用吸管喝奶,嘴角奶渍没擦干净,然后又喝果汁,嘴角又多了果汁渍,于是第二天舔舔嘴角,我就得到了一小块果味奶酪。

晚上钻进被窝后:我:腿,你看你今天白天都不是太疼,晚上一休息肯定会更不疼的对不对,咱们好好睡它一大觉好不好?腿:行……吧腿:不行,我还是有点微微的疼我:一点点而已,来我给你调整个最得劲的姿势。放松放松,平静平静,忘记这回事,过会儿就没有感觉了……腿:好,我试试腿:真的哎,不疼了我:很好,开始入睡吧我:【陷入迷迷糊糊】腿:等等,这个姿势久了有点累,我可不可以换个姿势?我:嗯准了腿:一,二,三,啊——扭到了,好疼!我:嘶——……..我&腿:来,我们重新开始…….

不管多难,她的生活总是有一些有趣温暖的瞬间。读来令人捧腹大笑,笑过又似乎眼含热泪。有网友问她:你不会觉得命运不公吗?她回答:有同学正硕士毕业,外人看只看见光鲜亮丽,但其实压力大到爆,反而生病这种能被同情,他们说都没地去说~就是说没有人活着是容易的,能被人理解的苦难已经比不被理解的好很多了。所以审视下自己人生已经很满意了~

平静且充满智慧的答案,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迎接生命中所有的安排,荆棘从中也要开辟出花海,面对命运的玩笑也要热爱生活,这才是真正优雅高贵的人生吧。

02

如果我们反正是要掉落、死亡

那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

“我既然走上了医学这条路,这条路就一定有我该做的事。”做一名医生,治病、救人,这是吴思给自己的使命。吴思曾经有过抑郁症,有过很长一段情绪糟糕的时间。慢慢走出来后,她自考了心理咨询师的证书,希望未来有一天可以成为一名心理医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专业知识,可以帮到别人。

对于医生这条路,吴思从来没有后悔过。2011年9月,刚刚进入大学的她,在日记里写到:“我第一次踏进中南大学的校门,成为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检验系的一名学生。我热爱医学,想要把自己的一生用在除人类的病痛上。

2016年快毕业时,她依然抱初心不改:“我毕业离开了母校,想要用在母校学到的知识去救助世间饱受疾病折磨的人,这是我的理想。

但是病魔,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她抱着一颗治病救人的心踏上人生的旅途,但是没想到病魔这么快就降临到她自己身上。

但是身为医者的吴思,做出了一个选择:把自己的遗体捐献出来,希望死后也能为自己心爱的医学事业做出一点贡献。

其实早在2016年,听着老师感叹用于医用解剖的遗体捐献来源匮乏时,她就想过捐献遗体,并且在器官捐献网站进行了登记。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2018年9月,吴思在日记中写到:“人生有很多次抽牌的机会,很不幸我抽到了这张烂牌……我决定捐出自己的遗体留作医学研究,与医生、医学家们一起向病魔宣战。直到人生的最后,她还是那个乐观勇敢的姑娘,她还是不忘自己作为一名医者的使命。在最后的遗嘱中,吴思又再次强调了捐献遗体的事。2019年7月5日,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3名老师驱车往返2100公里,将她带回母校湘雅。最终她的眼角膜一名10岁的美丽姑娘和一名患有圆锥角膜的17岁的帅哥重见光明,而她的遗体留在母校用于医学研究。暌违两年,她以这样的方式回到母校,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写到:“下午2点48分,我走了,带着幸福和憧憬永远的离开了这美丽的世界。”

吴思的妈妈在接受采访时说到:

“她本身也是非常热爱医学事业的,热爱湘雅医学院,但是现在,她没有办法完成她的事业了,她只能把自己唯一有用的身体捐献出来。

所以我自己都被我的女儿感动,我为她感到骄傲!我也向她学习,将来我也要捐献遗体”。

吴思的姨妈一直把她当自己的女儿,叫她宝丫头。她曾问过吴思会不会改变遗体捐献的心愿,吴思坚定地说,一定要让学弟学妹用她的身体研究学习,她的肺肯定不能用了,但愿她身体的其他器官没有被癌细胞吃掉……

吴思的母亲签署捐献协议书有的人,活到生命的最后,都是一盏灯。

吴思的日记,停留在2019年7月1日,那时她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无法用手机打字,可是她留给世界的声音依然是欢乐动人的:7月5日,她的生命定格在这时。但她的故事却继续着,有两个孩子因为她的角膜捐献而重获光明,湘雅医学院的师生们因为她的遗体捐献有了更便利的研究条件……更令人感动的是,吴思的大爱也感染了其他人。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1949级校友,89岁的赵存敏是吴思的学姐,看了吴思的故事后深受感动,也打算在死后将自己的遗体捐献出去。在吴思25岁的短暂生涯中,留给人们有欢笑有感动,更多是对人生的思考。我们无法丈量生命的长度,却可以拓展生命的深度。面对命运的玩笑,可以选择颓丧,也可以选择坚强乐观。把自己活成一道光,无论处于什么逆境,我们都能照亮自己和他人,成为最闪亮的那一个。

资料来自百度贴吧,吴思日记

编辑:玲

▲关注“广东共青团”B站、抖音、微博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25岁患癌姑娘:“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