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香港动荡之际深圳升格中国示范区,这是一步什么棋

8月18日,香港再次爆发“反送中”抗议,组织者称参加游行的人数达到170万。同一天,毗邻香港的中国大陆城市深圳则迎来一份“生日贺礼”——中国政府发布一份计划,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深圳于1989年建市,40年的时间GDP总量跻身中国大陆城市前三名,2018年经济总量超过香港。这份计划提出更大地开放金融领域、自贸区等政策,有经济学家称,鉴于香港的政治争议,中国此举意在加强深圳在大湾区的权重,削弱香港的地位。

持不同意见者认为,香港在充分开放的国际市场竞争多年,无论是国际化程度,国际认可的法律体系,以及人才密度都是深圳难以替代的。

一名男子在香港隔海拍摄深圳天际线。
Image caption一名男子在香港拍摄一水之隔的深圳天际线。

敏感的时间点

新的政策是否要推动深圳替代香港?

外界产生这样的疑问,因为时间点非常敏感——香港从6月开始爆发大规模“反送中”游行示威活动,各种极端行为也不断升级。

香港中文大学房地产及金融助理教授胡荣向BBC中文表示,在这个时间点推出深圳示范区的新政策,体现出中国政府在长期政策规划中做出重大调整。

深圳的政治地位突然升格,需要结合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时间表来看。

胡荣分析称,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于2017年7月1日,也就是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签署,这一日期的选取体现了中国政府对香港在整个大湾区中的地位和作用的重视。

PROTEST
Image caption香港周日再次爆发反送中集会。

今年2月,中国政府发布另一份更详细的规划纲要。在这份文件中,将香港定位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并需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事业,培育新兴产业;而深圳的目标则是成为具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

在这份规划中,香港和深圳的分工清晰,强调互补。不仅如此,这份文件中提及香港102次,澳门90次,广州41次,深圳39次,体现出香港在大湾区的核心地位。

但在纲要发布4个月后,香港爆发“反送中”游行示威活动。在示威活动持续超过2个月后,深圳突然“升格”。

胡荣认为,六月以来的一系列事件证明,对香港的期望可能只是大陆中央政府单方面美好的愿望,香港年青人对大陆的认同感并不高,对融入到大湾区的经济发展未必持积极态度。完全依靠香港,恐怕会给大湾区的长期计划带来变数。

深圳
Image caption深圳经过40年的发展经济体量超过香港,但在教育、公共服务等方面还存在欠缺。

香港不可替代?

深圳替代香港并非一纸文件就能做到。

关于深圳的利好政策出台后,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香港有制度优势,包括“一国两制”、国际化、知识产权、司法独立和实行普通法制度,国际社会也因此对香港作为金融中心有信心。

“香港作为一个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在中国企业海外融资,离岸人民币业务等方面有独特的优势。”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副教授胡光宙认为,这种优势是建立在香港和大陆之间紧密的经贸往来和地缘关系的基础上,很难一朝一夕改变。

不仅如此,数次经济危机也证明了香港联系汇率制度和金融体系的稳定。而深圳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移除金融、贸易等门槛,是否还能保持现在的竞争力尚待检验。

胡荣也表示,目前来说,深圳相对于香港的弱势是显而易见,譬如深圳不具备香港拥有的独立关税区优势,不具备香港的监管透明度,仍然需要遵守大陆的外汇管制政策等等,短时间内很难完全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

维港
Image caption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国际化程度、知识产权优势、司法独立和实行普通法制度具有独特优势。

“核心引擎”

然而,深圳建设示范区的新政细节中,不少都展露出替代某些香港重要经济功能的意图。

比如:

  • 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
  • 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 高标准高质量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构建与国际接轨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 支持深圳试点深化外汇管理改革。
  • 推动更多国际组织和机构落户深圳。

这对香港有什么具体影响?

胡荣分析,举例而言,人民币的海外业务和离岸交易中心,未来放在深圳做会不会更好?其次,深圳需不需要成为航空枢纽?如果以前,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因为对于离得那么近的两个城市而言,没有必要,但新政出台后,答案就都变成需要了。

招商证券宏观团队分析师谢亚轩、高明提醒,文件中提出“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重要机遇,增强核心引擎功能”,明确了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核心引擎功能,湾区的“老大”将不再是广州或香港。

深圳宝安机场
Image caption深圳宝安机场距离香港机场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从物理空间看,这两座大型城市的距离之近世界少有。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深圳升格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与香港的动荡无关。

胡光宙称,“我不认为中央政府赋予深圳新定位意在削弱香港。深圳要进行的改革实验应该是全方位的,是要给全国起示范作用。”

平安证券研究所分析师称,“先行示范区”的定位不同于当年”先行先试的特区试验田”定位,这意味着深圳的制度创新改革不仅仅要符合深圳的实际,还要将相关做法在全中国进行推广,以点带面推动整个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生产线

香港《明报》社论分析,如果中央由于反修例风暴,欲以深圳取代香港,则是误读。内地重视长远规划,像《意见》这类文件,往往经过长时间酝酿才出台,不会在短短两个月由无变有。去年底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深圳,首度提出建设”先行示范区”,当时特区政府还未有修订《逃犯条例》的构思,将两件事扯在一起,与事实不符。

胡光宙称,虽然如此,当然结果可能会使得深圳在制度环境上缩小和香港的差距。

“长期来看,如果中国持续加大深圳的金融开放度,加大对科技创新产业的扶持,优化法律监管,未来香港的金融地位是完全有可能被深圳取代的。”胡荣称。

赞(0)
新华侨网 » 香港动荡之际深圳升格中国示范区,这是一步什么棋

评论 1

  1. #1

    香港的地位是否稳定,根本是要看它对于中国整体发展的作用,例如大陆刚刚开放时,需要经过香港引进外资,当然各种政策都会向确保香港稳定方向倾斜,当时香港和经过香港转入大陆的资金排名第一,约占40%左右。然而随着开放烈度的增大,大量外资直接进入大陆,香港引资的作用就日益萎缩。过去的香港是世界最大进出口港口,如今已经被上海、深圳和新加坡超过。香港缺乏制造业、几乎没有高科技产品,缺乏支撑金融市场的根基,不要忘记,制度的生变数是很大的,过度的自由会破坏社会的安定,而金融市场必须要有稳定的社会秩序,至于开放度那是很容易改变的事。必须明白,资金是逐利的最大特点。如果香港成为了大陆的负担得话,忍痛割肉是分分钟的事。

    匿名3个月前 (08-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