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叫好”与“嘘声”里 看到说唱的升维与突破

两年前的夏天,在《中国有嘻哈》节目中,吴亦凡的一句“你有freestyle吗”掀开了说唱文化的大幕。新颖的题材和赛制,让节目迅速收割热度并俘获年轻群体。尤其是节目keep real、直率表达的态度,更是立刻引发了年轻一代的共鸣。

一年前的夏天,《中国新说唱》从选手、赛制以及制作手法等维度不断创新,同时将AI技术融入节目制作中,完成节目的再升级。在“青春、阳光、正能量”的价值底色下,节目充分释放了说唱艺术的魅力,诠释“real”的态度,成为了潮流和品牌的新标杆。

而这个夏天,喊着“就很炸没在怕”的slogan,《中国新说唱》2019正式亮相。

“很燃很炸很real” “那个让人热血沸腾的Hip-hop又回来了” “夏日盛宴开始了” 成为许多用户对本季《中国新说唱》2019的第一感,更有网友大胆表示“punchline已经预定今年热词”,而同时“good job” “time” “keep real”等也迅速成为大众热议的词汇,并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渠道风靡。

爱奇艺节目制作中心作为目前全网唯一拥有完整建制的综艺制作运营团队,成功打造出多档热门纯网自制综艺及现象级爆款IP。说唱系列节目发展至今,爱奇艺恐怕感触最深:从2017年《中国有嘻哈》开始种下的种子,经过将近三年的呵护,终于落地生根。

从freestyle到punchline每年贡献多个网络热搜词,让更多的人了解说唱,听到更多燃炸的原创说唱内容提升了大众圈层的普及推广度,让说唱音乐产业得到了升级和迭代。

《中国新说唱》走入第三年,也是说唱音乐走入大众视野的第三年,从热词freestyle、skr席卷,到GAI、VAVA、艾福杰尼、艾热、那吾克热等说唱歌手走红,到说唱音乐成为各大晚会、演唱会的常客,再到说唱音乐产业化发展,无论对于《中国新说唱》2019这档节目,还是规模不断扩大的说唱音乐市场而言,“开荒时代”已然结束,更加精细化、规模化地运作才是当下的必经之路。从首期节目和预告片中可以看到,《中国新说唱》2019正在尝试对多维度进行升级:

赛制变了:恢复体育馆海选,淘汰率为90%,“60秒晋级赛”升级为“60秒1v1Battle战”,淘汰率为50%,严酷的赛制、紧张的氛围,为节目的剧情化创作提供了更多素材,也引发其他元素的连锁变化。

舞美变了;节目舞美设计颠覆了传统常规舞台的设计理念,将篮球架、油桶等充满Hip-hop元素的布景搬上了舞台,打造具有标识性的华语说唱舞台。这样颇具原生态的置景,让rapper们在紧张的赛制外得到心灵的放松,也使用户在看节目时更有代入感。可以说,视觉给了这档节目一个支点,让舞台也具备了讲故事的能力。

选手变了:作为《中国有嘻哈》的忠实用户,笔者此前曾担心这一次《中国新说唱》会不会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但看过了第一期节目之后,无论是吴亦凡的严格,还是选手的精彩表现,都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为了集结更强、更风格化的选手,呈现更燃更炸的说唱现场。《中国新说唱》2019除了在上海、长沙、成都、广州、西安、北京六大城市的全国导演见面会,海外赛区在去年北美、大洋洲、东南亚的基础上,升级开辟了东亚(海外)赛区。选手来源更加多元

全职妈妈呆宝静,其实是有着十几年说唱经验的老炮。这一次她充满信心的重回说唱舞台,因为“我不止可以做家庭主妇,也可以顾及我热爱的东西”,她的勇敢和坚定,让不少用户直呼“这样的妈妈真的很酷!”

清华大学的学霸多雷,坦言自己来参加比赛的目的,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说唱这门艺术,感受它的魅力。他的说唱灵感就来源于自己的学校,希望用说唱来讲述自己的多彩的校园生活。

这些非常有实力的rapper们,把自己的经历唱进了歌里,用自己的作品向大众证明,说唱不是diss、不是颓废,而是生活态度,是追逐梦想。就如同节目中吴亦凡对选手徐圣恩的点评,要放大自己的格局和事业,音乐人不应该被局限视野。

制作人变了:变温柔的吴亦凡寻求打动人心的punchline(点睛之笔),变严格的潘玮柏带着冠军制作人的头衔提高标准,张震岳&热狗MC Hotdog因惜才变得更加纠结,独立考核的邓紫棋则像是带着大众视角看待rapper们表演,更重视整体的呈现和感觉。

还有更多元老现身、与新秀同台竞技的配置,加入野球场、“约战天台”等故事性实物置景的舞美……很多外在的呈现都变了,引发“叫好”声不断。但在西奥Sio、wudu被淘汰时,观众席上的一阵“嘘声”,却像吴亦凡所说的punchline,让大众感受到,《中国新说唱》在将说唱音乐去芜存菁,带向更广大市场的过程中,其实从未改变音乐人对说唱文化的本真坚守和纯粹态度。

这种“嘘声”的表达,只是录制中的小插曲,但原原本本呈现在节目中,体现出的是《中国新说唱》2019的立场和态度,如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节目总监制、总制片人陈伟所言:“对于这档节目,爱奇艺的宗旨一个是态度的回归,一个是勇气的回归,尊重说唱音乐的自身规律并不断创新进行自我颠覆,这是爱奇艺的坚守,也是爱奇艺的使命。”而这种回归,也是推动说唱音乐更加产业化和规模化过程中,所必须坚持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音乐市场不景气是共识,除粉丝经济勉强维持流行歌手热度外,能获得大众影响力的歌曲越来越少,曾经火过一时的民谣、电音更是受众面越来越窄,但说唱发展三年,道路反倒是越走越宽,这既得益于说唱本身的特质,同样离不开《中国新说唱》对说唱音乐产业的开发和规范。

《中国新说唱》于说唱产业而言,就像一本书,搭起框架,一点点填充,呈现出越来越丰满完整的说唱生态;而于书的读者——社会大众而言,《中国新说唱》让大众看到了城市文化、青年文化、潮流文化的融汇表达,既有北京、西安、成都、重庆、长沙、武汉、广州等基于地域发展起的中国特色说唱的鲜明文化特征,也有不同厂牌,如CSC的江湖侠义、GOSH的特色方言、CDC的国际风格等,虽然不完全是当下年轻人的全貌,但对于real的追求,积极拼搏的态度,地域文化的自豪,确是大家的共通点。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叫好”与“嘘声”里 看到说唱的升维与突破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