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84岁丹麦亲王用葬礼向女王告白:我爱你,直至生命最后一秒……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她刊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文 | 柳飘飘

自1952年2月6日即位以来,超长待机超过67年的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隔三差五就被造谣“去世”。

前些天,有关于英女王离世的小道消息又一次甚嚣尘上,新闻标题全都是“THE Queen dies”、“THE Queen died”这样的字眼:

作为英国历史上,在位最长的君主,在很多人心中,伊丽莎白二世,就是个神话般的存在。

但其实除了伊丽莎白二世,隔壁还有一位准备将“超长待机”贯彻到底的女王——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

今年79岁高龄的玛格丽特,已经执政了47年之久,她的一生概括起来,恐怕也只能用「传奇」来评价了。

作为丹麦历史上第一位执政女王,她不仅精通五国语言、学识过人,曾先后就读于六所世界知名大学,有法学博士的学位;

而且广泛涉猎于考古、绘画、歌舞、文学、滑雪等领域,并且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玛格丽特一生兢兢业业,深受国民爱戴。

但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还属她和亨里克的爱情故事。

他们一个是举世无双的丹麦女王,一个是法国外交部的驻英大使。

虽说海鸟和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可玛格丽特和亨里克这一爱,就是一辈子。

因为遇见你我才看到爱情最好的样子

玛格丽特与亨里克的爱情,始于一场一见钟情。

那时的她,是备受瞩目、闪闪发光的王储,25岁正值青春貌美。

那时的他,正担任法国驻英大使,身高1米9,31岁年轻有为又帅气。

在朋友的撮合下,两人参加了同一场晚宴。

然而,自视甚高的亨里克却极不情愿,在他的印象里,王室王储一定很刻板沉闷,根本不适合自己。

可浪漫的爱情故事,从来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对于这次邂逅,玛格丽特是这样形容的:看见他的一瞬间,感觉天空都要爆炸了……

对玛格丽特同样一见钟情的亨里克,在晚宴结束后,更是想尽一切办法找兄弟帮忙制造与她约会的机会。

就像是命中注定般的,他们在一场苏格兰的婚宴上再次相遇了,就连他们回伦敦的飞机座位,都刚好挨在了一起。

一见倾心,再见倾情。

同样喜欢阅读字画的两个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玛格丽特就这样与亨里克进入了热恋。

虽然两人国籍不同,身份也不对等,但由于玛格丽特的名望,丹麦民众很快便接受了他们的恋情。

可另一边,亨里克的父亲却并不同意这门婚事。

在法国,亨里克一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家底丰厚,自己又有着前程似锦的事业,犯不上把自己“卖”进没有自由的王室。

然而爱上玛格丽特的亨里克,却并未因父亲的反对而退缩。

“既然一切都事在人为,为什么自己做不到。”

在他还有能力为她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时,就绝不轻言放弃心中挚爱。

为了能跟玛格丽特在一起,他辞去了外交官的工作,甚至顺应王室的要求,更改了自己的宗教,还把名字从“亨利”改成了如今的丹麦名“亨里克”。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亨里克为爱不顾一切的信念,终于打动了父亲。

1967年,丹麦皇室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玛格丽特穿着自己亲自设计的婚纱,嫁给了那个她认定的男人。婚礼上,亨里克用刚学的丹麦语宣誓:“玛格丽特,我会尽力使你快乐!”

童话故事里的结局,一直都是“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玛格丽特和亨里克的婚姻,却只是幸福故事的开始。

棋逢对手的爱情最为过瘾

结婚以后,亨里克被封为了亲王,两人过上了“妇唱夫随”的生活。

他们经常一起访问各个国家,也同样在全世界各地留下了他们相爱的证据。

与玛格丽特一起振臂欢呼,亨里克的目光却始终未曾从她身上挪开,眼睛里盛满了浓情蜜意:即使偶尔玛格丽特独自出行,亨里克也会每每亲自去机场迎接,两人撒过的狗粮,比闪光灯还要闪耀:

像这种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事,更是甜蜜的家常便饭:

不管什么时候,亨里克都始终站在妻子这边,尊重她、爱护她。

曾经有人批判女王爱抽烟的习惯,带坏了丹麦的风气,结果亨里克二话不说就怼了回去:

“吸烟损坏的是她自己身体,她都不在乎,关你什么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的婚姻生活并没有发展成鸡零狗碎的相看两厌,反而愈加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平静而美好。

于对待工作兢兢业业的玛格丽特而言,亨里克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

卸下王室的身份,他们也像普通小夫妻一样,喜欢一起逛博物馆,一起搞文学创作。

不管是“才子佳人”还是“财子佳人”,在爱情里,只有真正的棋逢对手,才最过瘾、最般配。

亨里克喜欢写诗作文,玛格丽特就为他画插画;

他们还共同翻译了波伏娃的作品《人都是要死的》,连狗粮都撒得特别有文化。

萨特曾说过:

“在这个世界上能与我精神和灵魂对话的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波伏娃。”

其实对玛格丽特和亨里克来说,也是如此。

最高级的爱情莫过于这样,棋逢对手势均力敌,又恰好相爱。

我脾气不好你哄哄就好

就算是牙齿与舌头也会偶尔打架,更何况是寻常夫妻,日子过久了,难免会出现小裂痕。

宠爱了玛格丽特一辈子的亨里克,最大的“黑点”莫过于对自己身份的计较了。

在丹麦王室,男性王储执政后,其妻子也会随之被封为Queen consort,与“King”相对应;

可玛格丽特在执政成为女王后,亨里克的头衔却是“Prince consort(亲王、王子)”。

除了身份上被“性别歧视”,没有独立供养费也让亨里克颇是委屈:

“你们根本不能理解,找老婆要零用钱是什么感觉。”

因为太爱玛格丽特,亨里克一直把自己的委屈忍在心里。

可万万没想到,在某次新年宴会上,代替因病无法出席的玛格丽特进行外交的,不是作为丈夫的自己,而是作为王储的儿子。

这下,傲娇的亨里克忍不住了,一下之下就跑回了法国“娘家”种葡萄去了。

作天作地的亨里克,尽管成为了“世界上脾气最糟糕的王室成员”,但当玛格丽特亲自跑去法国接他时,他还是乖乖跟她回了丹麦。

那些年里,无论亨里克怎么发脾气、使小性子,只要玛格丽特哄一哄他,再多的委屈就都烟消云散了。

即使亨里克大闹出走过这么多次,可他对玛格丽特却始终忠贞无二,从未闹出任何绯闻。

吃不到糖就哭泣的小孩想要得到大人的关注,要不到头衔就跑回娘家的亨里克,其实想要的也不过是玛格丽特的宠爱罢了。

尽管他也曾在头脑发热的情况下,说出“不要和玛格丽特合葬”的气话,但每当外界质疑他们婚变时,这个男人还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他的妻子:

“我们的感情没问题,我很爱我的妻子。”

看到这样的玛格丽特和亨里克,我突然明白了怎样才是真正的「合适」。

不是说对方有多优秀多么熠熠生辉,而是我开心时什么样子,难过时什么样子,耍小聪明时什么样子,犯错时什么样子,还有爱你与讨厌你时的样子,你都秒懂。

你看得明明白白,却还愿意陪我一起,走过山川河海,昼夜与爱。

“把你看透了,还能喜欢你。”

这大概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吧。

我爱你直至生命最后一秒

随着年纪的增长,亨里克渐渐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

他不再忙着计较自己的头衔是“Prince”还是“King”,只想趁着自己清醒的时候,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他从亲王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忙着周游列国,可就算他跑得再远,一旦听说玛格丽特留守宫内,他都会不远万里赶回去陪她。

他对玛格丽特的爱,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反而在岁月的磨砺中愈发醇厚。

即使王室不给他“发工资”,他也会用通过自己出书、酿酒赚到的钱给玛格丽特买礼物。

虽然一大把年纪,还生着病,他也会为了给她一个惊喜,而穿着笨重的玩偶服cos大熊猫:

在两人结婚50周年时,他们还发行了一套金婚纪念邮票:

老爷子还特意做了个雕塑送给她:

两人还会在舞会上穿着颜色夸张的情侣装翩翩起舞:他还是会像年轻时那样,为她拍好看的照片:

这对老夫妻一如当年初遇般,爱情之火从未在他们之间熄灭。

看到满头银发的玛格丽特,在注视着亨里克时笑成少女的模样,才真正读懂了那句“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真谛。

本以为两人会这样,一直吵吵闹闹相伴到地老天荒。

可就在18年初,亨里克突发疾病被送往医院救治,最终在2月13日的晚上11点多,离开了世界,也离开了他最爱的玛格丽特。

“对不起,无法陪你过情人节了……”

这对深爱着玛格丽特的亨里克来说,无疑是天大的遗憾。

可是,说好了疼她、爱她一辈子,他就绝不会食言。

当玛格丽特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去参加亨里克的葬礼时,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那是一个鲜花成海的会场,所有的花环被摆放成了一个鲜花盛开的花园造型。

玛格丽特从花海中走过,一如当年亨里克在婚礼中的致辞一样:

“我从一个花的国度来到一个美丽的花园,花园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花,但花海里最美的,是那个女孩。”

这场由亨里克亲自设计的葬礼,是他在生命最后一秒留给玛格丽特的浪漫。

别哭啊

他明明想要逗你笑

无论是51年前的婚礼,还是51年后的葬礼,在亨里克心中,玛格丽特都是那个花海中最美的女孩。

“我爱你,直至生命最后一秒,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都说王室婚姻多悲剧,可玛格丽特和亨里克的爱情故事,却如同丹麦童话般美好又圆满。

“岁月如梭两鬓风,流年胭脂眉间红。再捋青丝浓雪染,不悔经年此相逢。”

所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需要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兑现。

人这一辈子,爱了多少人不值得炫耀,最值得炫耀的是:

一生只爱一个人,遇见你,走到底。

愿你也能遇见那个对的人,且以深情共白头。

这世上美好的爱情有很多在遇到之前你一定要安心等待啊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84岁丹麦亲王用葬礼向女王告白:我爱你,直至生命最后一秒……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