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今日聚焦:2400万人,因他活命!离去,仅仅只是致敬?还需要想到更多!

文|南柯一梦

我们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那么,救了2400万人的性命呢?

一提到青蒿素,大家首先会想到屠呦呦和她的团队。

但是,有多少人知道,因为青蒿素水溶性差,最早制成的药物是片剂,患者感染疟疾后必须大量口服,而且见效较慢。

受此制约,青蒿素治疗症状较轻的患者还可以,但是抢救重症患者,效果就不行了。

为此,在1977年,国家“523”办公室下达了专门的攻关任务。

而,在广西桂林制药厂的他,就成为了“青蒿素结构改造”专题的负责人。

这个攻关团队,除了他,还包括一名老工人和两名学徒工。

对于这样的一个“草台班子”,几乎没有人看好能出什么科研成果。

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3年时间里,他上班做实验,下班后加班做实验,被朋友取笑称为“实验痴”。

终于,他用近千次的实验,弥补了人员短缺、设备简陋的不足。

1980年年底,他从自行设计合成的13个新的青蒿素衍生物中,筛选创制出了代号为“804号”的青蒿琥酯,不但可以制成水溶性制剂,而且治疗疟疾疗效比青蒿素提高了3至7倍!

1987年,青蒿琥酯成为第一号符合国际标准的合成药,并获得了新中国一类新药的001号证书。

在没有青蒿琥酯之前,中国的药企因为没有知识产权,只能作为青蒿素的材料供应商,必须通过诺华公司等外国巨头才能变现价值,完全属于被压榨的对象。

青蒿琥酯研制成功后,由我们完全掌握知识产权,才彻底打破了诺华等国际巨头对青蒿素的专利垄断!

这项技术有多厉害?

据世界卫生组织官方数据显示,自21世纪初至今,全球疟疾死亡率降低了47%,特别是非洲的儿童死亡率下降了58%!

这一切,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青蒿琥酯的研制成功,让青蒿素类抗疟药的使用更加广泛,药效更加明显。

而他所在公司研制生产的注射用青蒿琥酯累计销售突破1.2亿只,至少挽救了2400万重症疟疾患者的性命!

这个人,叫刘旭。

9月5日,他因病逝世,享年81岁。

他没有繁琐的头衔,甚至也不是院士。

但是,仅靠“青蒿琥酯发明人”这一项,在我看来,就比任何繁琐的头衔都更有含金量!

他没有涉足太多的领域,一生的研究全部是围绕青蒿素开展。

但是,打破国际垄断,远比什么热门就跟风研究什么,最终却任何成果都没有强得多!

他没有太多感人事迹,哪怕从网上“挖地三尺”,也难以搜寻到只言片语。

但是,挽救的那2400万生命,并且这个数字还会越变越多,比任何事迹都更有说服力!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自始至终默默无闻。

更令人寒心的是,我在搜集刘老素材时,用各种搜索引擎搜索他的名字,在靠前出现的信息中,有演员,有主持人,有画家,却没有他!

使劲往下翻找,才偶尔有一两条信息。

这样的现象正常吗?

这一周,是网络安全宣传周。

关于网络安全,习总书记曾经反复强调: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网络安全问题,仅仅只是黑客攻击?或者说是网络信息安全?

并不是!

习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要有丰富全面的信息服务,繁荣发展的网络文化。”

这句话,对网络信息的内容和导向,都给出了明确要求!

我们应该从网上知道什么,什么才是正确的舆论导向,这很关键。

特别是在网络信息化的时代,我们的思维、情绪、心态等等,很容易被各种信息和舆论牵着走,如同精神鸦片一样,麻痹我们的大脑,最终放弃独立思考。

近些年,只知各种明星却不知国家英雄的人大有人在,被所谓的西方民主、自由洗脑的人也不在少数,这说明我们对包括网络阵地在内的宣传阵地把守不牢。

这很危险!

对一些网络乱象,必须重拳出击,清理干净!

最后,向刘老送上迟到的致敬,愿您一路走好!

您的名字,您的事迹,将永远闪耀在历史长河中!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今日聚焦:2400万人,因他活命!离去,仅仅只是致敬?还需要想到更多!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