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37岁生日,胡歌深夜发文:“妈妈,你不用再到我梦里了……”

金庸先生说过一句话:渡过大难,将有大成;继续努力,终成大器。

与大家共勉。

——凯叔

作者 | 北方女王 主播 | 童童

2019年9月20日,是胡歌的37岁生日。在这天的最后一分钟,他写了一段文字,怀念自己已故的母亲。

字里行间的真情令人动容。

今年春天,胡歌失去了妈妈,那种悲伤与沉重始终与胡歌如影相随,以至于在那之后,他发文再也不敢提「妈妈」二字,仿佛一提及就会感到巨大的疼痛。

胡歌现在可以勇敢地面对生死,从那场灾难的阴影里走出来。但他还是没有准备好和母亲说一声再见。

有些痛不能与人言,有些遗憾让人无能为力。

胡歌与母亲

37年前,妈妈给了他新生;13年前的那场车祸,给了他重生。

对于胡歌而言,「既然活下来了,就不能白白活着。」

2005年,胡歌凭一部《仙剑奇侠传》横空出世,李逍遥的一颦一笑,被他演绎得深入人心。那经典的回眸一笑,曾让无数人为之倾倒。

仙剑之后,胡歌一夜成名,甚至有人喊出「无胡歌不仙剑」。

那年,他才23岁。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等待命运里的那场幸运的东风,将自己送到人生的某座巅峰。然而对于胡歌而言,这场东风来得太早了,他还太年轻,他还没有准备好。

直到2006年的那场车祸,胡歌的人生轨迹,彻底发生了改变。

8月29日,刚拍完《射雕英雄传》的胡歌与助理收工回上海,在沪杭高速嘉兴路段,因司机疲劳驾驶,发生严重车祸,坐在副驾驶的助理张冕,经抢救无效死亡。

半梦半醒的胡歌面目全非,几乎毁容。四天时间,经历两次全麻手术,脸和脖子共缝了140针。

他回忆自己当时的状态:「镜子里把一个迷茫、恐惧的男人丢在我面前,他满脸伤痕,浑身血垢,像从裁缝铺里爬出来一样,紧绷的表情让他的眼神看起来呆滞又彷徨。」

命保住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脸却毁容了,这对演员来说,是个莫大的打击,连胡歌也认为自己的前路堪忧。

但睡了很久之后,他醒来的第一句话不是问自己的伤势情况,而是问「其他人还好吗?」

当他知道助理张冕已经身亡时,胡歌再也抵不住内心的悲痛,泪水决堤,几度崩溃。

经纪人一边跟着哭,一边提醒他:「眼睛刚缝了,不能哭,要不然伤口会裂开。」

胡歌就偷偷地将脸埋起来,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眼泪,并且不断地自责:

「如果不是张冕让我坐到后排好好睡一觉,如果坐在副驾驶的是我不是她,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将胡歌的人生彻底颠覆,但是却没有将他击垮。

车祸康复期间,他写了一本书,叫《幸福的拾荒者》。

他在书中对自己说:

「车祸撞伤了我的容貌,也冲击了我的内心,每次当我战战兢兢拿起镜子的时候,我都渴望能在镜子里寻找到勇气和力量。

镜子的语言简洁而充满了智能,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够让我真正重新站立。

他把这本书的收入全部给了身亡助理张冕的父母,并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对待。

并以张冕的名义捐献了30所希望小学,经常会去看望大山里的孩子们。

对于司机小凯,他说:「我要请小凯继续当司机,全世界都可以怪他,我不能。」

胡歌深知,如果自己不原谅小凯,这个孩子就完了。这个男孩,现在依旧是胡歌团队的司机。

流血之后,他选择宽容;车祸之后,胡歌重新开始思考人生轨迹的方向。

时隔一年,2007年6月22日,胡歌宣布正式复出。

原本打算就此息影的他,因为身上的责任,大家的等待,他必须要把《射雕英雄传》这部作品完成。默默收获的那些情义,成为他肩上的责任与担当。

那年,他25岁。

可是真的太难了。 当胡歌重新面对镜头的那一刻,心里的负担是不可想象的。

刚回到剧组,当时所有人为了让他的容貌看起来「更完美」,每天都要把光打得很足,就像是拍广告一样。

胡歌却不知所措,他没有勇气面对镜头,因此拍摄的进度慢了很多。而这些,都让他非常自责,他对自己说:「拍完这部戏,就不拍了。」

在导演宣布胡歌杀青的那一刻,他就逃跑了,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后面追他。跑着跑着,他就哭了。

那一刻,所有的委屈、迷茫、无奈、孤独全都释放了。

后来,他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近照,与当年李逍遥剧照的拼图,将右眼的疤痕正对镜头并写道:

回不去的容颜,求不来的蜕变。

劫难带走了往日容颜,却留下了眉眼间唯胡歌可见的洞天。

在车祸恢复的那段时间里,胡歌爱上了阅读,也是阅读让他重新找回了活着的意义。

一场涅槃重生让他开始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就像他说的那样:「如果皮囊难以修复,就用思想去填满它吧。」

在高涨不下的人气面前,胡歌却说:「我觉得人气这种东西太虚无了,我从不觉得自己是明星,我只是个演员。」

后来的他,为了磨练演技,不顾经纪人的反对,选择去演话剧。

话剧是大多数演员最不愿去接触的,因为既辛苦,又没有很高的酬劳,最重要的是对演技有很高的要求,且需要反复背诵台词。

2013年,胡歌出演了赖声川导演的话剧《如梦之梦》,为了全身心投入角色,他推掉了所有的档期。很多戏剧是在逃避生命,这部作品是在直面死亡。

这是一部长达八小时的话剧,胡歌在里面饰演的五号病人,让他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演技。

每天早晨七点开工,晚上九点收工。近一年时间,他过的几乎都是这样的日子。

演话剧的那一年,使胡歌蜕变,他领悟到一个好的演员是要拿作品说话的。

那年,他31岁。

作家米兰·昆德拉说过:我们现在所做的,上天早已写就。

也正是看了胡歌出演的这部话剧,《琅琊榜》的制片人才钦定他出演梅长苏。导演李雪在选角时说:「除了胡歌,我想象不出还有哪位演员适合这个角色。」

《琅琊榜》过后,提及胡歌,无人不知梅长苏。网友评价:「谈琅琊,非长苏不可,唯胡歌可长苏。」

胡歌凭借这个角色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

随后,从《琅琊榜》中玩转权谋的梅长苏,到《伪装者》中冷酷机智的双面间谍明台,胡歌在各色角色中,任意切换,成为霸屏实力派演员。

那年,他一举拿下2016年金鹰节「最具人气男演员奖」。距离那场车祸也过去了整整十年。

站在领奖台上,胡歌说:

十年,二十多分钟就说完了,可说的远不止这些,说的也不全是十年。至于未来,借用木心先生的一段话:「人之一生必须说清楚的话实在不多,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若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之处,能做的事就只是长途跋涉地返璞归真。」

他说到做到,就在事业如日中天时,这个35岁的男人,突然宣布自己要暂时息影,出国深造。

对许多人来说,乘胜追击是理所当然的事,可胡歌非要逆流而上。

「我想逃离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然后怀着完全出世的心,却做着入世的事,是我目前最渴望的一个理想状态。」

十五年前的一次采访中,主持人问胡歌有想象过十年后地自己在做什么,当时的他回答:

「我应该在欧洲某个地方读书,那时我和公司的合约应该到了一个阶段,我喜欢读书的生活。」

当年的回答,在今天看来,已是不言而喻。

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不加沮。

胡歌主动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名与利,很多人觉得他疯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少有人讨厌胡歌?

下面有一条回答得到了1461个赞:

「为何要讨厌一个十年前是李逍遥,十年后是梅长苏的演员呢?」

因为曾经的那个车祸,胡歌的身上背负了很多光环。大家都会说,他勇敢地从那一场车祸中走了出来,给了他很多溢美之词。

对此,胡歌说他不需要一直贴着这个标签。

他曾在微博上写下这样一段话:

「如果我能够有机会踏踏实实地学习沉淀,我愿意放下眼前的所有;如果我能够给家人真正的幸福,我愿意放下眼前的所有;

如果我能够变成我想象中的自己,不辱上天的使命,让重燃的生命之火发挥更大的光和热,我愿意放下眼前的所有。」

《琅琊榜》里梅长苏说过这样一句话:「既然活了下来,便不会白白地活着。」

胡歌深知,这句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很多人觉得胡歌这些年过得很好,事业有了明显的上升,赚到了更多的钱,获得了名和利,可是胡歌认为这不是他活下来的意义。

胡歌直言,要对得起苦难。当年的苦难,使他成为了最本真的自己。

2016年,胡歌凭《琅琊榜》拿下第28届金鹰奖的最具人气男演员。他在上台领奖时,特意走到李雪健老师面前,双手合十,躬身握手,附在他耳边说了四个字:受之有愧。

所谓谦谦君子,无非如此。

之前有一个罹患白血病的女孩,非常喜欢胡歌的《琅琊榜》,她私信给胡歌,希望得到他的鼓励。

令女孩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她竟然收到了回信:「您好!我是胡歌。新年快乐,您想看《如梦之梦》吗?给您留票。我不是骗子啊,我是真的胡歌。」

他的话语里丝毫没有偶像那种居高临下感,字里行间,满是温柔与尊重。

多了几分孩子般的天真,少了几分成年人的伪装。

对待自己的前辈如此,对待普通人亦是如此。也是在《如梦之梦》的舞台上,发生的暖心一幕。

一位影迷的妈妈喜欢胡歌,因为重病不能来到现场,就想请胡歌签个名。

他二话不说,直接不顾安全跳到了舞台上,跪在地上给对方签名。

明明常年浸在娱乐名利场,却能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真实与素养。

胡歌每一次出现,都会让大家记住他新的身份。他的每一种样貌,都写满了人生的阅历。

最近脱掉华服的胡歌,又一次出现在高原青海的荒漠中。

从2013年开始,胡歌每年都会利用自己异常珍贵的休假时间,跑去青海流浪,身体力行地践行公益。他成为了「长江源环保公益行」的志愿者。

他一直都在参加守护斑头雁的公益行动,并沿着青藏线,捡一路垃圾。

灵魂的救赎,往往来源于内心真正的热爱与善意。

历经人生的起伏,胡歌看见生命的本质,不过是一场难得的修行,而他告诉我们不要轻易交白卷。

去年5月,胡歌出现在了《朗读者》的舞台上,主题关于生命,他朗读的是《哈姆雷特》的经典独白。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第一句话已经表达了胡歌的内心世界,他说要把这一段朗读送给在迷雾中砥砺前行的人们。

之后采访中,董卿问了一个问题,戳中了无数人。她问:「发生的那场车祸,你愿意去回忆吗?

胡歌坦然回答:

「说实话,我有一个阶段是不愿意去提及那段事情。可这几年,我会再去回忆这件事情,因为今年正好12年了,算是一个轮回。我觉得自己能够活下来,是因为有一些事情要做。」

重生后的胡歌,坚信自己能从死亡的边缘留下来,是有一些特殊的使命需要他去完成。

也不禁让人想起金庸,曾给拍摄《射雕英雄传》时大难不死的胡歌,写下的那十六个字:

「渡过大难,将有大成;继续努力,终成大器。」

2019年9月20日,胡歌37岁了。

成长,是一次又一次的告别,告别故乡,告别妈妈,告别五味杂陈的过往。

生命,是一次又一次的遇见,遇见悲喜,遇见意外,遇见更好的自己。

胡歌,愿你37岁以后的人生,灿烂而又丰盈。

– End –

作者:北方女王。最人物(ID:iiirenwu)记录最真实的人物,品味最温暖的人间。转载请联系最人物(ID:iiirenwu)授权。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长按二维码,关注育儿进化论

↓↓↓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37岁生日,胡歌深夜发文:“妈妈,你不用再到我梦里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