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白富美是她最不值一提的标签,脾气火爆却凭一己之力撕破潜规则的丑恶嘴脸!

同学们,今天是假期的第三天,大噶玩的嗨不嗨鸭?有没有(哪怕知道挤也要)出门玩耍的同学鸭?~

话说有木有在北京玩耍的小伙伴?准不准备也去新建成的大兴机场打个卡嘞?

英国《卫报》将大兴机场列为“新世纪七大奇迹之一”。

我国台湾有档节目吹爆了大兴机场,称“里面完全没有一根柱子”。

其实机场内是有柱子的:机场内部有八个被设计成上宽下窄、横截面类似于“C形”的柱子~

△也许和大众认知中的柱子不同,所以被很多人误以为机场没有柱子~

话说这8个C形柱设计的颇有“心机”:虽然被称为“柱”,但是因为巧妙的设计,做到了“无柱感”。

这8个C形柱已然成为打卡的网红地标

C形柱的设计不但在视觉上相当有美感,同时还节约了公共空间~如果是8根大粗柱子杵在那,糟不糟心、占不占地方…

机场内部视野相当开阔

大兴机场是著名建筑大师扎哈·哈迪德的遗作,说起来,这位女建筑师跟中国的缘分不浅~

—— 扎哈·哈迪德 ——

扎哈·哈迪德,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于1950年出生在伊拉克的首都巴格达,她被称为当今最伟大的女建筑师

扎哈的父亲是有名的商人和政治家,眼光长远,相当开明。这使得扎哈可以自由的成长。

扎哈·哈迪德童年时期的照片

扎哈10岁的时候就告诉父母她要成为一名建筑师,而她的父母在各方面都给予了支持。

很多资料上都表明了扎哈的父母十分注重孩子的教育,但除了有开明(且有钱)的父母以外,也不能忽视当时伊拉克的政治环境。

众所周知,阿拉伯部分地区的女性地位不是很高。但在扎哈的成长时期,也就是六、七十年代,伊拉克地区是有“西方化”的倾向的。

而萨达姆执政后着手改善女性地位,使女性拥有了更多权益,比如说女性和男性有相同的上学和就业的机会。

当时在整个中东地区,伊拉克可以说是女性的天堂:伊拉克女性可以抛头露面出门上学、工作、玩耍,她们可以选择穿什么出门。

△当时的伊拉克女性可以把传统的阿拉伯民族黑袍当披风穿,甚至可以直接不穿黑袍。

诚然萨达姆是个激进的“战斗者”,甚至是个残酷的统治者,但同时他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伊拉克女性的社会地位。

△2006年萨达姆在逃亡半年后被美军掳获,最后被处以绞刑。在萨达姆死后,伊拉克妇女享有的特权就没有了。

2018年10月,伊拉克一位在推特上拥有260万粉丝的网红被当街枪杀,而这名女网红多次在推特上发表追求生活自由与宗教自由的言论。

△被枪杀的网红塔拉·法耶斯的支持者在其坟前献花。

网传扎哈全家当年曾为了她的学业移居伦敦,其实这种全家移居的“壮举”跟当时的国内外环境更有关系。

上世纪60年代末,伊拉克爆发革命,扎哈的父亲带着全家逃离巴格达。

扎哈22岁时,也就是1972年,扎哈进入著名的伦敦建筑联盟学院学习建筑学,导师是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

被称为“大裤衩”的北京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就是库哈斯的手笔。

后来扎哈和老师库哈斯曾竞争过广州歌剧院这个项目,当时围观群众纷纷以为库哈斯会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扎哈取得了最终胜利。

作为阿拉伯地区出生的女性来说,扎哈的童年和少女时期无疑是幸运的,但这也许这耗费了她太多运气…

29岁时扎哈就开办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可是她的不少作品无法付诸实施,甚至扎哈曾被称为“纸上谈兵”的建筑设计师。

△当年扎哈经济来源是依靠“到处教课和讲座”,在常年的打击下她也从未想过放弃。

扎哈的性别、肤色都成为她建筑事业上的绊脚石…

扎哈43时才有了第一个被建成的作品——德国莱茵河畔魏尔镇的一座消防站。

2004年,扎哈获得了有建筑界的诺贝尔奖之称普利兹克建筑奖,她是第一个获得此奖的女性,同时还是最年轻的获奖者,但这并不是她格外幸运。

“我坚韧不拔地去努力!我花了数倍于他人的力气!我没有一天放过自己!”

—— 扎哈·哈迪德

1994年,扎哈费尽心血,获得了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竞图方案的一等奖,但她没有拿到这个项目。

扎哈的作品没有问题,只不过“他们不想让外国人中标”,冠冕堂皇的说“无法拨款”。

对于一个纯粹的建筑师来说,这段经历相当“黑暗”,甚至是“肮脏”。

这次的挫败给了扎哈很大的打击,但她不会被击倒。

羊看到有些文章打出了扎哈“不得改图”的噱头,干设计这行怎么可能“不得改图”呢?

也许扎哈的火爆脾气给了某些同学这种错觉:是个对自己相当苛刻的人,同时对身边的小伙伴也相当严格。

扎哈外表健硕、声音宏亮,骂起人来火力十足,不分对象。

但事实上,“改图”对扎哈来说应该是常事。

为申办2020年奥运会,日本于2012年举办了奥运会主体育场的国际设计竞赛,扎哈在这场竞赛中取得了第一名。

扎哈设计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效果图

当时选中扎哈的时候,以安藤忠雄为主席的评审委员会好像没有预料到日本会申奥成功…

反正申奥成功后,扎哈的东京奥运会主场馆准备落地时,扎哈的设计遭受了日本建筑师的联名反对…

安藤忠雄和扎哈·哈迪德

P个s:评审委员会主席安藤忠雄也是一名响当当的建筑师,他的代表作“光之教堂”是很多游客去日本必去的景点之一~

△教堂一面墙上开了一个十字形的洞,从而营造了特殊的光影效果,置身其中会有种强烈的神圣而庄严的感觉。

安藤忠雄在中国也留下了脚印,比如说上海的国际设计中心。

△被吐槽为“巨型马桶”的上海国际设计中心…

我们接着说扎哈和日本奥运会这段“孽缘”:扎哈的设计被指责过于艺术化、与周围环境不搭调,而且预算太高,还不好建造…

△“你不能指望以很少的预算去建造某种(大的)建筑。”

扎哈被迫对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的方案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改稿。

△在一遍遍的修改后失去了原稿的动感

2015年7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扎哈的设计作废,一切从零开始推倒重来。

2015年12月22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使用隈研吾的设计方案——“木与绿色的竞技场”

隈研吾的方案大量的使用了木材,根据日本室内防火安全规定,这样的建筑不能出现明火,也就是说无法在主体育馆点燃奥运圣火…

扎哈表示过:

“有一些人不希望一个外国人来建造东京的国立体育馆。”、“(我的方案最终遭到放弃是)日本政府和一群建筑师们的合谋与策略”。

羊曾经在北京看过隈研吾的展,有意思的是,那个展览地点设在了扎哈设计的望京soho附近。

扎哈设计的望京soho

—— 中国与扎哈 ——

扎哈的设计风格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时她喜欢用几何形态来做设计,此时的建筑造型锐利,充满攻击感。

1982年,刚刚毕业的扎哈参加“香港之峰俱乐部”的竞标,也使用了大量的几何形态,酷似集成电路板。

扎哈将花岗岩几何体进行排布,使得建筑和周围的山脉可以融为一体,同时反应了香港“动感之都”的特点。

当时扎哈的设计由于太过前卫,一开始受到了冷落,但是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认为她的设计有莫名的吸引力,最后扎哈拔得头筹。

P个s:矶崎新是出了名的“未建成大师”,他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建筑都是”未建成的”。他在中国设计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等建筑。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话说“香港之峰俱乐部”因亚洲金融危机只停留在了方案阶段,最终也没建成…

扎哈的第二个阶段明显喜欢用曲线来做设计,建筑的形态充满流动感。她设计了大量具有未来感的家具,被众多明星和富豪抢购一空。

她也曾设计过高跟鞋,使用了像龟背竹一样的镂空曲线,坡跟的特殊设计让鞋看上去悬空于地面之上,穿上会具有神奇的飘浮感。

“建筑感十足”的的高跟凉鞋

著名的主流建筑师罗伯特·亚当曾尖锐地批评过扎哈:

她根本不考虑地板落差极大、墙壁倾斜、天花高吊…对其中生活工作的人有何不便。空间在哈迪德手中就像橡胶泥一样,只是满足她孩子一样的玩兴。

扎哈的确像揉捏橡皮泥一样制造空间,但是她并没有“不考虑在其中活工作的人有何不便”。

比如说在大兴机场里,你几乎看不到生硬的直角,放眼望去皆是“曲线”,一切都是有弧度的,甚至机场内部所有设施的棱角都使用了“圆角”。

这种没有棱角的曲线处理减免了行人受到因意外磕碰而受伤,也使得行李免于被划伤。

地下车库全部采用机器人自动泊车,取车时间不超过3分钟,从航站楼中心步行到任何登机口仅需8分钟。

机场顶部使用了大量的玻璃,这就可以利用天光,减少室内灯光的使用。

说的直白的:大面积使用玻璃可以节约用电~契合了绿色设计的主旨。

当年日本深奥成功后,日本国内舆论指责扎哈的方案不考虑周边环境,但扎哈并不是一个不考虑周边环境的设计师。

在扎哈设计广州歌剧院之前,她就对广州的历史进行了研究。

明代梁储《海珠石》中写道:“是谁驱石到江心,天为羊城镇古会”,这是广州流传甚广的一首诗词。

扎哈的方案构思为“圆润双砾”,灵感来源于海珠石的传说,寓意一对被珠江水冲刷形成的“砾石”。

所谓“中国风”,并不是简单的将中国元素粗暴堆砌;

而是应该是与现代的先进设计理念和科学技术相互融合,相互汲取营养。

扎哈设计的“圆润双砾”安静的躺在珠江旁边,从周边林立的高楼大厦到广州歌剧院,再到珠江,有种从“现代”到“自然”的过渡感。

广州歌剧院的施工难度相当大。

导致有一些外媒惊呼:“扎哈又设计了一个纸上谈兵的建筑”。

但是一切都有可能,特别是对于中国人来说,“一切都不是难题”。

扎哈曾表示过:中国城市的体量和对建筑物容纳的野心让她兴奋不已。

很多建筑师都梦想来中国做设计。

中国这种所谓的“建筑物容纳的野心”,其实是一个泱泱大国的兼容并包,是祖国的胸襟和气魄。

大兴机场

哈迪德终身未婚,她嫁给了建筑。2016年3月31日,扎哈因心肌梗塞去世,享年66岁。

虽然大兴机场的主体建造仅用了4年,但扎哈还是没看到它建成的那一刻。

北京大兴机场是扎哈最大的作品

从广州歌剧院到银河SOHO、望京SOHO、南京青奥中心、香港理工大学建筑楼再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扎哈留下了很多璀璨夺目的印记。

扎哈虽然去世了,但扎哈的作品还在,那就是她英雄式的奋斗历程最好的证明。

那什么,假期的阅读量向来不高…大噶为长假也在奋力码字的羊点个“在看”吧~为扎哈点个“在看”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白富美是她最不值一提的标签,脾气火爆却凭一己之力撕破潜规则的丑恶嘴脸!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