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当事情从前门楼子,说成了胯骨轴子

先开宗明义,重申在莫雷事件之后,我一直明确的三点,免得后面说的有人听不懂。第一,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莫雷发出的有关香港的言论,我们无法接受,我们也不认为,他拥有在涉及中国主权问题上随意发言的自由。第二,作为长期以来,在中国收获巨大商业利益的既得利益者,无论是莫雷所在的火箭队,还是火箭背后的NBA联盟,都必须明确一点,要拥抱中国市场,就要尊重中国。尊重中国,是指用中国人民认可的方式尊重,尊重中国人民的情感,不能触犯中国的禁忌,在中国的禁忌和美国的禁忌上不能使用双重标准。在这个基础上,才有东西方求同存异的可能性。第三,火箭队和NBA都应该为莫雷的错误付出代价。迄今为止,他们也的确付出了代价,未来肉眼可见的代价仍然不会小。这三点,是我们在莫雷事件上依据和主张的根本。整个国家的意志,民意的愤怒,过去一周以来已经非常清楚了,无需赘言。接下来,当中国赛已经打完了第一场,我想请大家平静下来——有思辨能力的人都会平静下来,回溯整个事件的过程,用另一个角度思考我们应该怎样认知、判别和行动。莫雷事件,已经完全进入政治舞台,被网络和美国的政客们裹挟着,从一件事说成了另一件事。请各位回想,整个事件的开始,我们巨大民意针对事件的核心,是莫雷发出针对香港情况和涉及我们国家主权的错误言论。我们所愤怒和回击的是,你不应该发出这样的涉港言论,你没有针对我们国家主权问题胡说的自由。这是我们的主张。我们主张的重点,是在香港问题和国家主权上,在你不能伤害我们的感情,破坏我们国家的禁忌上,而不是要彻底推翻,或者重写美国的社会言论、法律体系上。那些我们没兴趣,也管不着。跟我们没关系的事儿,我们不较劲。但这个事件经过网络发酵,NBA领导层特别是萧华逻辑的陈述,美国媒体上升到政治立场的引导,以及美国政客们的煽风点火之后,在很大层面的讨论上,已经演变成了“美国人是否应该保护自由”。大量美国人参与进来讨论的焦点,已经抛开了香港问题,抛开了针对具体事件的声音,把重点变成了有关自由的意识战争。这就像是刘震云在他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里说的,两边吵架,一开始说一件事,后来扯到了另一件事。另一件事里还有第一件事,摘不开第一件事,可它已经不是第一件事了。说着说着,已经说乱了。说乱了之后,你就捋不回去了。你本来要解决第一件事,可你开始跟第二件事没完了。北京有句老话,叫从前门楼子说成了胯骨轴子。美国的媒体属性,是不管不顾,见着血就上去撕咬。现在美国的整体政治倾向,是和中国对抗。媒体就是对抗的先导,他们试图用一切方式,加剧双方的针对性。现在他们是抓着人就问:“你对莫雷和萧华有关自由的言论怎么看?”这就是我说的,其实重点已经完全不在香港问题了,甚至跟香港问题没关系了。这不,在中国最受爱戴的NBA教练波波维奇也“沦陷”了。他称赞萧华支持自由表达,是出色的领袖。咱们网友一听,肯定得急,立刻冲上去了,暴骂波波维奇。反正现在是谁表态支持这种自由的表达,谁就要变成中国人民的敌人,咱们就冲上去骂他。是的,我最崇敬马刺的球队文化,我喜欢波波维奇。可我不是为波波维奇说话。问题是,按照事件的走向和美国媒体的这种问法,别管他们拉住谁,你随便拉出来一个NBA教练,或者你从美国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个美国人,你问他:你对莫雷和萧华有关自由的表达怎么看?我不敢说百分之百,恐怕绝大多数都得支持他们。因为所谓自由这个词(咱们也别管是真自由还是假自由),就是美国的立国精神,他们的国歌里就是这么自我定义的。有在美国读书的年轻人,你可以试着从你们班随便拉个美国人,你问问他,是不是也会这么说。即便媒体有时加上“香港”的前缀,“你对莫雷和萧华关于香港问题言论自由的表达怎么看”,大多数美国人也会照样表达支持——因为他们其实都不清楚香港到底怎么了,香港有什么问题。美国人也不是人人都关心政治,即便关心,他们从西方媒体上看到的,他们的理解方式,也和我们截然不同。美国人从小的教育内容和体系,都和我们不同。他们并不从小学习那么多历史、地理、各国政治,他们一直按自己的方式理解世界。这是天然存在的意识形态区别,不是今天才有,而是始终存在。你想改变这种意识形态,是不可能的。如果按照目前的这个方式演进下去,拉出来一个支持自由的,我们就扫射一个,就封杀他,认为他是敌人,就从此憎恨他,那你们心目中的绝大多数偶像,或者说,美国在体育、娱乐、文化领域的绝大多数精英,在中国都会崩塌,没有多少会幸免。你把科比·布莱恩特拉出来问他,你看看他怎么说。你把我们这一代爱上篮球的理由,这项运动的神,迈克尔·乔丹拉出来,问问他怎么说。最近有很多人怀念那个让NBA在中国开疆拓土的大卫·斯特恩,一个犹太白人律师。你把他拉出来,把他顶在如今美国舆论和媒体的风口上,让他只在“是否支持言论自由”上做选择,你看看他怎么说?他除非圆滑地躲闪,绝不敢说反对自由。不只是篮球,也不只是体育,你把布拉德·皮特拉出来,你问问他怎么说?你再把斯皮尔伯格拉出来,他不但是白人,也和斯特恩一样是犹太人,你问问他的政治主张,他对自由精神怎么看?如果这样问下去,封杀和憎恨下去,那不光是NBA,中国将在任何一个领域与美国为敌。中美的贸易战,大国对抗,的确是时代背景,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中美在很多领域仍然在寻求合作,谋划共同发展和收益。尤其是在体育、艺术这些原本可以与政治无关的领域。一旦桌子推翻,关系撕碎,合作破裂,美方固然有损失,中国就没有损失吗?中美固然在对抗,可我们并不想毁灭一切呀,这不是世界前行的主题。我们并不想毁灭那些抛开政治之外,在他的领域内美好和杰出的人和事物,他们曾给人类奉献了巨大价值,曾经让我们沉醉;也不想毁灭所有的合作机会。请注意,我在文章开头重申过那三点。莫雷让火箭队付出代价,这是他咎由自取;萧华作为NBA总裁,他本该有更好的方式提前管理联盟的政治意见,也本该有更迅速的反应和更好的表达。现在NBA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但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涉及我国政治和主权的事情绝不让步,你不能张口胡说。如果莫雷不道歉,萧华没有合理解释,中国市场、媒体机构对NBA的制裁仍将继续。可在此之外,那些本没有对中国主权和中国人民情感直接形成伤害的人,你只要在表达里别提我,你没有直接冒犯我,你强调你的自由精神,你强调你的,我也不会跟你为难。我们没必要被美国政客激发着,把这件事扩展到必须在东西方的意识形态上分个你死我活,那不会有任何赢家。再退一步说,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只要你不开口攻击我,我也不攻击你。其实这也是多年以来,中美在很多领域上合作的准则,直到莫雷打开了一个不可收拾的魔盒。我不知道我这么说,各位看清楚没有。我没有尝试在讨论此事的解决方案,此事很难有方案。我只是在回溯事件的发展,让杨侃上能读懂长文的朋友们,用更立体的角度去审视。再多说一点,你看在对莫雷事件的反应上,NBA业界里指责莫雷,或者至少是表达莫雷不应该乱说话(不管说的对错)的,从最开始道歉的哈登(后来迫于压力也表态支持自由了),到“美国杨毅”史蒂芬·A·史密斯,大骂莫雷的大宝贝戴维斯,快船主帅里弗斯,老猫莫布利,还包括很多,绝大多数都是黑人。熟悉美国历史的朋友都知道,这不只是个人政见不同,也有深刻的历史和种族的原因。美国不同种族之间,也有不同的意识形态,也并不一致。这事儿要说就深了,没必要展开。NBA是一个黑人运动员占绝对多数的联盟,但他们的价值观还是主流精英,也就是白人世界的价值观。比尔·拉塞尔是NBA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教练,迈克尔·乔丹是现在30支球队里唯一的黑人老板,历任总裁都是白人。在他们内部,同样有意识的冲突。这件事,其实也是中国喜爱NBA的年轻人们重新更立体的认识美国,认知世界的一次机会。唉。竞技场上的天才,艺术家们,原本从不谈论政治有多好。最后,再问一个问题。罪魁祸首莫雷现在哪儿去了?他再也不出现,再也不表达了。他把所有人卷进去,然后自己躲起来了。他那么聪明,他是个精算师,你认为他的行为会不经过深思熟虑吗?莫雷用这条推特,赢得了怎样的政治资本呢?他的职业目标,只是一家职业球队的总经理吗?我看,其实不只我们恨他,萧华也恨他。我们能说,萧华还只能憋着。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当事情从前门楼子,说成了胯骨轴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