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丈夫的手未必比妻子高贵吧

昨天有这么条热搜,吸引了飘飘的眼光——魏大勋说我爱你本以为大勋的绯闻终于有了着落,点进去一看,却真真实实被感动了。这句“我爱你”,是他对父母说的。对中国男生来说,能对父母说出“我爱你”,并不容易。大勋在《做家务的男人》录制期间,体会到了父母对自己的爱与付出,有感而发。

“感”,当然不止于口头表达——节目刚开始的大勋,回家后就把行李一丢,往沙发一瘫。任由妈妈忙前忙后,魏家父子俩都不带搭把手的。现在的他,知道体谅父母,开始主动分担家务。大勋成功“变形”,大家看得甚是欣慰。

但笑过之后,环顾四周却发现:需要变形的人,还有很多。头一个,飘飘想说的是李国庆。爱买书的人,都应该知道当当这个网站。 李国庆,是当当网的创始人之一。 另一位创始人,是他的妻子俞渝。今年年初,李国庆宣布退出当当。据他所说,这是妻子俞渝联合当当管理层,做出的“逼宫行为”。

前几天在一档节目里,他又聊到这个话题,并强调“永远不会原谅俞渝”。

他觉得自己的婚姻不完美,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是“俞渝没有为他洗过袜子”。

且不说一个身价曾达到几十亿美金的企业家,说出透着裹脚布味道的话,有多low。俞渝,作为一个女企业家,帮老公挣了那么多钱,到头来居然被嫌弃“没给他洗过袜子”。

这也太让万千女性绝望了吧!而这已经不是李国庆第一次在两性问题上发表火炮式言论了。 自己的婚姻就算了,别人的家事,他也喜欢凑热闹—— 之前,作家六六在微博上说自己丈夫出轨。 李国庆怎么说的?都要接受: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

六六:???

去年,吴秀波因为绯闻案件,一度处于舆论漩涡中心。 没成想,李国庆又上赶着评论——

“今后以曝光名人隐私而索要金钱都不该列为敲诈!”“吴诚恳道歉后,请社会增加宽容度,给吴改过机会。”

网友:???

这话听着,就像在酒桌上喝得五迷三道,点根烟就开始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暴发户。油腻得让人作呕。 这么多年,面子是跟上去了,里子还在原地踏步。看来这位商界大佬,可能真的只擅长卖书,不擅长读书。 虽然李国庆“洗袜子”的言论,听起来很是刺耳。 但不可否认,他的想法,的确反应了当下中国的现实—— 在大多数家庭中,妻子是主要的家务承担者。

商界大佬如此,普通百姓也是一样。 而且这个事实,已经被社会文化默认为规矩。中国传统的女人就是这样习惯了习惯了就这样了

远的不说,就说前天开播的《幸福三重奏》。 三对夫妻嘉宾:张国立邓婕、郎朗吉娜、陈意涵许富翔。 做饭的时候,张国立夫妇和郎朗夫妇,都是妻子在厨房忙里忙外。而陈意涵这对,是丈夫颠锅掌勺。 三家气氛虽一片和谐,但评论的画风却各有差异。 郎朗这对,大家都说:他的手太金贵了,所以不做家务是有道理的。

吉娜虽然也弹钢琴,但手不是一个等级。钢琴家的手很金贵没错,但说他的手“比吉娜还金贵”,我相信郎朗都不会同意张国立这对,大家都在针对两口子的做饭日常,讨论土豆丝该怎么切。 而陈意涵这对,评论内容出奇一致—— “大发好幸福”“这老公太好了吧”。 没错,大发是很幸福。 可是,邓婕和吉娜做饭时,怎么没人觉得“张国立好幸福,郎朗好福气”? 仔细想想,是不是因为:我们潜意识里仍然觉得,做饭是女性的分内职责。 在她们做饭的时候,大家会关注她的厨艺、菜色,甚至围裙、身材。 却很容易忽略“她承担了做饭的家庭义务”。 而当丈夫做饭的时候,舆论氛围就不一样了。 管他刀工如何,厨艺怎样,大家的第一印象都是:哇,是男性在做饭哎,妻子好幸福! 像朱丹这种老公头号迷妹,更是能吃出爱的味道。男人难得下一次厨你吃的时候吃的根本不是菜吃的那叫爱

对这种现实,飘飘感到有点无奈。 当然,我绝不是想说,女性就不应该做家务。 而是:家务,我可以做。 但,我也应该有不做的自由。 说来也怪,近几十年,我们的性别平等在公共领域取得了实质性进步。

中国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已经超过男性。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是世界第一。

然而,在家庭领域,性别平等却近乎处于停滞阶段。 据调查,中国在婚女性平均每天在家务上耗费的时间,是丈夫的三倍之多。 这个差距,三十年几乎没有变过。 研究出自《传续与策略 :1990 — 2010 年中国家务分工的性别差异》

究其原因,还是女性在家庭的性别秩序,仍然排在男性之后。

所以“女性做家务”已然固化成约定俗成的概念,几乎打破了阶层、地域、职业的壁垒。佟丽娅的爸爸,曾在节目上语重心长地对女儿提出“婚后多干一些活,给陈思诚做做饭”的要求。

或许在他看来,和事业相比,照顾好家庭,才是“贤良淑德”的标准。

结果呢,你们也看到了。陈思成:谁都会出轨佟丽娅:能回家就好

更让人灰心的是:女性的处境,在孩子出生之后,会变得更加艰难。

尤其是在事业上越成功的女性,生育之后,面临的职业风险就会越大。 李国庆说过,几年前,一位高管给他出主意——和俞渝回家生二胎。 这样,就能让俞渝从当当退位。 他因为心太软,就没有实施。

飘飘不知道,生育会给女性事业带来多大的打击,才会被当做“管教女强人老婆”“打击商业对手”的工具。而在这种大环境下,似乎也只能先替一些优秀女性,谢谢“心太软”之恩了。

什么环境?

生育即危机——就拿《甄嬛传》的几位演员来说。皇后蔡少芬,刚进组的时候发现自己怀有身孕。但她割舍不掉这个机会,也不想给剧组带来工作麻烦。所以她谁也没告诉,就这么撑着,拍完了全剧。直到杀青时,她才公布消息,吓得大家一身冷汗。孙俪她们都吓死了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沈眉庄的饰演者斓曦,演完《甄嬛传》后人气急升。当时有好多剧本来找她,但她选择了回家生子。打算过一两年再复出也无妨。结果,被现实狠狠地教育了一通。我以为生个孩子嘛停个一两年关系不大但现实确实狠狠地打我的脸

夏冬春的扮演者颖儿,曾在怀孕期间坚持拍戏(非《甄嬛传》)。不慎导致大出血。本来怀的双胞胎,最后只保住了一个孩子。一直都在坚持拍结果大出血病床上的时候医生跟我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敬业的女性,要担忧孩子能否保住的风险。顾家的女性,要担忧职业发展中断的风险。这就是当下的女性,面临的困境。在这种职业大环境下,女性能够站稳脚跟,实在不易。可是当内外无法兼顾时,选择牺牲职业、奉献家庭的,却还是她们。 社会给这群人创造了一个高雅的共享称谓——全职太太。可这份交换,值得吗?全“职”太太,到底算不算职业? 在飘飘看来,它有职业要求的难度、耐心、精力,却没有职业匹配的保障。 育儿持家,绝不是一件简单的活。

但“全职太太”的付出,却没有可以量化的回报,甚至没有相匹配的社会尊重。我们的社会很容易忽略掉全职妈妈这个职位 所以,哪怕在她们心里,这是多么崇高的奉献和付出,飘飘目前还是不希望也不鼓励女性不假思索就“上岗”。毕竟,道德的奖赏再温暖,也不及法律的保护更踏实。那些家底丰厚、财务自由的“全职太太”,飘飘暂且不讨论。

因为她们完全掌握了“家庭”和“职业”的主动权。

甚至可以自由切换。

而对于那些,生了孩子,无暇顾及工作,被迫去做全职太太的女性来说。

这个选择,不是最优解。有人会说,飘飘你这是挑拨夫妻关系。大家是一家人,何必斤斤计较。但斤斤计较的,真的不是我,而是当惯了大丈夫的男性啊。

不然为什么,家里地板脏了,垃圾满了,孩子哭了,老人病了,他们不能自己解决,总要找妻子处理……

吵起架的时候,却说是他一人撑起整个家呢?

家务本身是琐事没错,可就是这样积少成多的付出不被正视,家务琐事才会成为中国夫妻离婚的首要原因。对于这些不掌握经济实权、又没有经济收入的全职太太来说。当她们的耐心和体能,在日复一日的琐事中消耗殆尽的时候。当她们面临丈夫出轨、丈夫身故,家庭无法继续运转下去的时候。想想都很可怖。

那,如何避免这类被迫性“全职太太”的出现?不难。弱化她的家庭属性,让她能有起码的精力和热情,可以投身事业。经济条件不错的,可以请家政。经济条件一般的,老公一起分担。想到这里,飘飘不得不cue一把袁弘。 张歆艺和袁弘结婚后,家务一直是两个人分着干。甚至,袁弘似乎做的更多。不仅要给孩子喂奶、做饭,还要帮老婆按摩、揉背。

是因为袁弘工作不忙吗?

肯定不是。

他在婚后的事业发展,明显好于张歆艺。

能这么放下“身段”,还不就是因为,他放下了“男主外,女主内”的成见。

甚至,在婆婆希望张歆艺回归家庭的时候,他还主动帮老婆说话。你看所有的家庭包括我们身边的朋友就是老公在外面工作老婆一个人在家里最后基本下场就一个离婚

朱丹看到袁弘奶孩子的眼神,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当然相信,她愿意为了家庭付出更多,是出于她对丈夫的爱。这份爱,并不卑微,也不凄凉。但,如果伴侣能够以同样的方式去爱你,我想没有谁会铁着脸拒绝。最近有本很红的书——《82年生的金智英》。 它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情节,不过是一位韩国女性金智英的成长史。 但一件件小事串联起来,读着读着才恍然警觉:原来,女性一直都生活在重男轻女的环境下。但日子过久了,变得没有知觉。 有一幕对话,飘飘印象很深。金智英怀孕后,为了家庭而辞职。 但孩子并不好带,家务也不好做。她累得筋疲力尽,还患上了心理问题。 丈夫看她这么辛苦,安慰她:“我会帮你的,放心。” 没想到点燃了金智英深埋已久的委屈:可以不要再说“帮”我了吗?这难道不是你的家、你的事、你的孩子吗?

是啊。家,是两个人一起创建的。

那就请不要,再用“帮”字去美化男性的责任。就像大勋妈妈虽然说,女性持家,这是传统。但她还有下半句,更值得重视——我希望下一代,我们未来的人不要这样。家务不是女性附带的预设功能↘↘↘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丈夫的手未必比妻子高贵吧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