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加拿大公共政策智囊机构召开研讨会,开始反省抵御中国“锐实力”

星期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宣布,北京开始部分恢复购买加拿大的肉类产品。虽然这对加拿大的农场主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加拿大政界并不认为这对缓和加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会有什么帮助。中国近一年来的一系列做法已经使加拿大学界开始意识到中国政府的蛮横态度和无理做法,开始重新审视对华政策。

10月28日,加拿大的麦克唐纳-洛里耶公共政策研究所召开专题研讨会,题目就是《削弱中国锐实力:民主国家如何防御中国的影响》。会议在加拿大战争博物馆的会议厅举行,探讨如何抵御中国的“锐实力”,包括经济高压和政治霸凌。邀请的演讲嘉宾有在台湾公共政策研究所任职的加拿大学者迈克尔•科尔(J. Michael Cole),加拿大布鲁克大学教授,MLI高级研究员查理斯·伯顿(Charles Burton),国际调查记者联合会高级记者,以及渥太华大学的外交政策专家。

麦克唐纳-洛里耶公共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布莱恩·克劳利(Brian Lee Crowley)主持了会议。他在开场白中说:“最近一段时间,中加紧张关系已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这通常是在维持与独裁政权的双边关系中所必须面临的挑战。中国共产党当局行为的任意性,在加拿大逮捕孟晚舟之后所表现出的反应都清楚地表明,目前在中国没有任何我们理解的法治。现在,我们都在担心加拿大人在中国大陆的安全,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忽视中国在加拿大所做所为带来的危险。我们召开此次研讨会就是要探讨中国的“锐实力”行动会带来什么危险?我们的政府应该如何面对中国渗透和影响加拿大政治与社会的企图?从处理此类影响力行动最前沿的台湾等国家可以学到什么教训”?

台湾公共政策研究所加拿大学者 Michael Cole(MLI)

在研讨会上,第一个被邀请发言的是台湾安全政策专家迈克尔·科尔。他介绍了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 其中详细描述了中国一直在对其它国家施加“锐实力”。 科尔认为,中国越来越依赖于卑鄙的手段,包括贿赂、激励、虚假信息、审查制度和其他手段。中国当局也在展开行动,潜移默化地对加拿大的商业、政治、媒体和学术界施加影响。

科尔说,中国当局的这些做法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捷克共和国和其他地方引发了一场早该到来,但却姗姗来迟的觉醒。在许多方面,台湾一直是这类“锐实力”影响活动的试验场。重要的是,加拿大并非无法幸免。

受邀参加此次研讨会的查理斯•伯顿教授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他曾任职于加拿大军队,驻华大使馆,能讲流利的中文,是长期研究中国政策的专家。伯顿教授近两年来,以“加拿大的任务”为主线撰写了一系列文章, 提出了有条理、有原则和具有前瞻性的对华战略政策。

MLI高级研究员Charles Burton(MLI)

例如研究所8月16日在网站上刊载伯顿教授的文章, 题为:“重塑加拿大的中国战略:将加拿大的利益放于首位的新方向”,详细列举了加拿大过去对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做法的缺点,概述了加拿大需要一种能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利益的新战略的必要性。

文章中说,在过去的25年中,加拿大执政的自由党和保守党都基于一种默认的方案与中国接触:即希望以允许中国在加拿大寻求经济和地缘战略利益的要求,来表明对中国政权的’友谊’。而这种作法的基础是出于对中国共产党宗旨和意图的天真幼稚。现在则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种精打细算的外交政策共识已经开始崩溃。尤其是在中国采取了非常强有力的报复措施,想迫使加拿大释放孟晚舟。加拿大人明白了,加拿大数十年来基于道义责任的幻想都破灭了”。很多加拿大的媒体都已开始意识到这一问题。

伯顿教授在研讨会上列出了一些中国在加拿大渗透的事实,他提到:“中国驻加拿大使馆的外交官人数超过在其它所有国家,外交官有163人,甚至超过在美国使馆的146人。美国驻多伦多总领馆有23人,而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则有43人。这使我们不得不想,他们这么多人都在做什么?

伯顿教授提到了上个月麦克马斯特大学学生联合会通过投票取消了中国学生会的会员资格,因为中国学生会不仅反对邀请维吾尔人来校讲述新疆的集中营,而且在社交媒体上威胁演讲者的儿子,也是该校的学生。此外,多伦多中国留学生针对支持香港抗议民众的活动也上街集会和漫骂,同样也受到了中国领馆的支持和操纵。

“以加拿大媒体为主导的公共舆论开始注意到中国的‘锐实力’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及国际利益的威胁,但加拿大政府并没有在国家政策方面做出适当的回应”。伯顿教授为加拿大的对华战略提供了新的方向:注重考虑维护加拿大安全,促进加拿大繁荣和彰显加拿大价值观的必要性。他列出了新策略的一些关键要素:如阻止中国政府部门对任何加拿大人的骚扰、胁迫;顶住中国让加拿大接受华为竞标安装5G的压力;考虑对中国共产党的官员(或香港官员)使用马格尼茨基法;停止与中国统一战线部门的合作及活动,例如议会交流,不让中共伪造的民间机构和加拿大的自由民主机构之间有道德对等地位;要求所有获得中国政权资助的媒体和教育机构保持透明; 等等。

伯顿教授认为,加拿大需要在其对华战略中全面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即使这样做会导致中国及其在加拿大支持者的杯葛。他说:“对中国采取有原则的做法最终将对加拿大,志同道合的盟友乃至最终对中国本身带来最大的持续利益”。

赞(0)
新华侨网 » 加拿大公共政策智囊机构召开研讨会,开始反省抵御中国“锐实力”

评论 1

  1. #1

    轮子文章

    匿名1周前 (11-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