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夜读 | 睡前原谅一切,醒后不问过往

名家画廊 | 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是19世纪俄国巡回展览画派最具代表性的风景画家之一,也是19世纪后期现实主义风景画的奠基人之一。希施金的风景画多以巨大的、充满生命力的树林为描绘对象,那些摇曳多姿的林木昂然挺立,充满生机。

爱过恨过,皆成经过;好事坏事,终成往事。

这是多少人曾有过的经历:

万籁俱寂时,你满心愁绪,忧虑着工作和学习做得不够好的地方。

夜深人静,你在床上翻来覆去,还耿耿于怀于朋友某句伤人的话语。

多少白昼解不开的结,夜里仍执着地忘不掉。

可一味沉湎于悲伤里,只会耽误明天的幸福;一味念念不忘既定的事实,只会困于心中的牢笼。

让昨日的悲伤停留在昨日,今日忧愁或快乐还未可知,不要再负了今天。

有这样的一个小故事。

庭院里种满了花,寒冬来临,万花凋零。

小徒弟看见师傅若无其事地打扫着落叶,哀伤地问:“师傅,你就不难过吗?”

师傅平静地说:“我昨天已经为它难过,也为它流泪过了。”

等春天到来时,庭院花团锦簇,百花争艳。

小徒弟手舞足蹈,可瞅了瞅师傅,又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又忍不住问:“师傅,你不是喜欢花嘛,花开得这样灿烂,不见你有多开心。”

师傅捋着胡须,笑着说:“我昨天已经为它开心过了。”

我喜欢这位师傅的心态,在生活中,我们也应如此: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它都会成为过去。

爱过恨过,皆成经过;好事坏事,终成往事。

原谅一切,与自己和解,坦然接受生命中的黯淡与荣光,妥帖安放在昨天。

名家画廊 | 希施金

有一段让人很感触的话:照片我没删,我只是加密了。东西我没丢,我把它们装进了那个大箱子里。而你,我也没忘,我把你整理好,放进了那些情歌里,放在了那一个个我难以入眠的夜里。

这使很多人想起了自己:在午夜时分,在半睡半醒中,突然惊醒立马看对方是否回复了消息;心中有所思有所念,但历经长夜和千回百转,仍然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忘不掉的人,放不下的事,在深夜独处时,那万般滋味又涌上心头。

可是心的空间只不过拳头大小,可以盛的东西少之又少,该放下的不放下,世上的诸多美好又怎么能触摸得到?

生活里总有无数纷乱的事情,可倘若心中千千结,只会让自己迷乱了方向,错过了风景。

感情里总有挂念的人,可缘分这东西难以琢磨。对的人,在千万人的茫茫人海中亦能抵达到彼此的身边;错的人,你等待了漫漫长夜,你跨过了高峰鸿沟,他仍然是不属于你。

有人问,睡前经常心事重重,夜不能寐,何以解决?

有一个回答让我印象深刻:入梦之前,问问自己对生活是否努力了,对感情是否尽力了。如果能不愧于心地应承下来,那就安心地去睡吧。

如果真的尽力了,无论结果如何,都应学会放下。

因为放下了,幸福才会涌进来;因为清零了,自己才会重新出发。

昨日不可追,来日犹可为。

也许你已卯足全力,但仍在事业上受挫。也许你交付全部真心,但你仍爱而不得。

可这就是生活的本质,生活总难以如你所愿,总会与你设想的轨迹背道而驰。

有的人陷入悲伤境地无法自拔,一蹶不振;有的人掸一下身上的愁绪,不气不馁。

我很欣赏一个朋友的做法。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无论遇到多么憋屈、多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哭可以闹,可以大醉一场,但必须得在入睡前调整过来,不能因为昨天的糟糕心情影响到新的一天的生活。

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都是最后的一天。

如果走不出低谷,只会让生活趁机而入,让余下的日子也跟着糟糕起来。

只要你不困于往事,努力当下,阳光总会千方百计地透着缝隙照射进来。

未来可期,别放弃。

名家画廊 | 希施金

时间奔赴向前,从未为我们停留,没有那么多可悲伤的时间。

无论明天是风和日暖,还是细雨淼淼,只要你愿意热烈地活下去,就会有千万种理由让你喜欢明天。

如果在人生路上跌得灰头土脸时,就重新调整一下状态,整装上路。

如果翻山涉水换来的是感情的无疾而终时,那就懂得放手,也许对的人正在前方等你。

我们来世上走一遭,不该囿于过往,而应该为了过好每一天,奋力发光。

愿你在朝阳初升时,满心欢喜地去拥抱新一天的生活。

主播 | 李林欣

作者:浮在天上的猫 来源:十点读书(ID:duhaoshu)

监审:葛素表

监制:于卫亚、吴炜玲

编辑:关开亮、李昂、袁亨瑞

美术设计:赵丹阳

实习生:雷雯雯、黄宝仪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新华社音视频部

未来可期,别放弃!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夜读 | 睡前原谅一切,醒后不问过往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