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他的热搜快消失了,道歉还没来

这两天,娱乐圈最让人心痛的事,莫过于高以翔的离世。

这个才35岁的青年,本来计划今天要参加挚友毛加恩的婚礼,本来想着年底多抽空陪陪家人,本来有着无限可能性……

一切却都终止在那个冰冷的雨夜。 事发后,他的亲友们忍着悲伤,默默缅怀故人。 毛加恩发了ins,“你是无可替代的,我会永远思念你,永远爱你”

女友Bella更新签名,“我们终会相遇”。

承受丧子之痛的父亲,还不忘对记者道辛苦,温和地感谢媒体的关心。

与这至痛希声对比鲜明的,是另一种振臂高呼——很多明星同行都出来发声倡议,摇旗呐喊。一个演员的意外死亡是全行业的悲哀我倡议工作不超过12小时重返片场之间不少于12小时两餐之间不超于6小时拒绝疲劳工作

但,这看似“为演员请命”般的英勇,却让人觉得,变了味。

先梳理一下事故经过。

27日凌晨,有消息传出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的追跑真人秀《追我吧》过程中突然昏迷,紧急送医,生死未卜。

所有人都在焦灼等待,不断搜索,不断刷新,为他祈祷。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新闻,话题迅速发酵,很快将“高以翔怎么了”冲上了热搜。

网友们四处寻求答案,浙江台却迟迟没有动静。

面对媒体追击,也只回复:等我们,感谢。

但与此同时,“高以翔怎么了”的热搜却一直往下降。

种种异常让人越来越不安—— 如果艺人只是小问题,节目组或者经纪公司大可先报一声平安,止息猜测,再进行后续的原因调查、事故交代不迟。 迟迟不肯透露消息,只能徒增外界的担忧。 结果,直到中午,《追我吧》节目组发布声明,高以翔因心源性猝死,不幸离世。 等了一早上,还是没有等来让人欣慰的消息。

声明一出,网友们伤心之余,立刻掀起讨伐: 心脏骤停时,有4分钟的黄金抢救时间。

如果一分钟内使用AED(自动体外除颤仪),病人存活率能高达90%。节目组所谓的“第一时间”,究竟是何时? 医生在抢救两小时后宣布死亡,为何直到中午才公开消息?

无暇面对公众,却还有空去编辑前日微博,服务金主爸爸,抹去冠名赞助商。

而浙江卫视对大众的种种疑惑质问,概不答复。

近一天过去了,只出了一篇矛盾、避重就轻的声明——

通篇看下来,毫无温度。

且处处摘出自己,是第一时间救治的,是他自己跑着跑着就倒地了,还点出送的是三甲医院……

末尾却附上一句,我们对他的爱与愧永存。

真如此尽力了,还愧什么?事发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高以翔何时晕倒,晕倒后的“第一时间”是怎么救治的,何时被送往医院,抵达时状况如何,这些关键信息只字未提。

写满与我无关却又“愿意承担相应责任”,好似人道主义关怀。

底下的评论也由官方筛选,愤怒的拳头、怀疑的声音纷纷消失。

一时间,大众要求浙江台给个说法,粉丝呼吁偶像停录《追我吧》,明星痛惜同行离开,媒体细数浙江台几宗罪、梳理高以翔过往的作品和角色…… 追问真相、缅怀故人,都值得理解。 但,有一些声音,看了却不那么舒服—— 宁静直接感慨,高危行业啊。

宋佳说,高危职业,请同行们热爱的同时请保护自己。

呼吁同行重视安全没错,但扣帽“高危”恕我难以认同。 可不可以先去查一下,高危职业是什么。

危险系数较其他行业高,事故发生率较高,财产损失规模大,且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抱歉,我看不出来,演员这行符合这条定义。

如果按宋佳所说,熬夜、拼命就可以算作“高危”的标准,那警察、医生、消防员、环卫工、程序员,甚至明星身边的工作人员,谁不是高危?我们人人都在高危。

更关键的是,现在的首要问题,应该追问事件真相。

借题发挥,容易让大众在混乱的声音中,走偏讨论方向。

当然,也有清醒的人。

徐峥率先站出来,直指节目组的问题。

本以为,在他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艺人加入队伍,向节目组追问真相。

没想到,却开始有人借高以翔的去世,哭诉自己有多么不易。

张雨绮,要求彻底规范“甲醛”“威亚”“爆炸”“网暴”。

袁弘,跟着诉苦,说这行工作时长没有保障。

老板杨天真,也直指行业的无序、混乱,强调“没有人不是受害者”。

作为拥有千万级粉丝的公众人物,他们的言论,可以影响舆论潮水的方向。 果然,越来越多“明星艺人生存之艰”的新闻出现。

而最应该被关注的,高以翔的死因,对浙江台的追责,讨论的声音却越来越弱。

今天早上,有粉丝前往事发地悼念高以翔的时候,甚至还被浙江台的工作人员要求“尽快清理现场”。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愿意承担相应责任吗?

老实说,看到杨天真他们振臂高呼,飘飘心寒又气愤。

看似悲壮的卖惨发言,让原本聚焦于高以翔死因的热点被分流,使对浙江卫视的追责难度加大。

如果,她觉得自己的艺人被压榨,受了委屈,完全可以就事论事。

高以翔的悲剧,可以是照亮同侪后辈的一道光。但,绝不该是当下,现在。

哪有跳过就事论事的分析,直接升华你的生命消亡,是具有利他意义的?

强行成仁吗?

你们嚷嚷着的“工作时长”“两餐相隔太久”,并不是直接导致高以翔逝去的理由。

至于甲醛,是因为各大剧组墙纸、木材、颜料等搭景仓促造成的,问题当然值得重视,但与高以翔的死也无关。

那么,是谁造成的悲剧? 直接原因,是浙江卫视节目组,在凌晨下雨的环境录制节目,并设计耗费大量体力的环节,导致高以翔心脏骤停。

而落后的安全保障配备,和状态麻木的工作人员,又使他错过了黄金救治时间。

高以翔去世后,有记者采访了当天参与录制的现场观众。

无一人表示,他在倒下后4分钟内得到了救援。

大家都以为是剧本他们台一直是这样的,越惨越好感觉他一直在地上,起不来救护人员是跟着黄景瑜后面过去的五六分钟了吧看到助理跑过去一边哭一边喊他

在事发现场,还试图封锁消息。

如果是按黄金四分钟来算及时救治时间的话那是绝对没有的工作人员说:不要跑到微博、朋友圈里乱说你们签了合同我们是可以找到你们的

甚至还有网友说,事发当时,内场导演在旁边嗑瓜子。直到黄景瑜爆了粗口,怒问医生在哪,他们才赶去现场。

而往远了看——则是《追我吧》节目组暴露出的陈旧马戏团式综艺审美。这类拉明星去做高强度、需要专业人士才能完成的、甚至专业运动员都自觉难以负荷的“杂技”节目。

从90年代的TVB为慈善夜博噱头,对自己艺人却半点不慈善的骚操作。

到00年代的各种闯关赢冰箱节目。《浙江卫视》09年《冲关我最棒》再到如今的所谓城市追跑真人秀。

其审美基盘、噱头点及永远与强度难度不匹配的救助措施,几乎是同出一辙。

浙江卫视是吃过这类纯消耗体力、没半点艺术美感的真人秀红利的。

中年嘉宾组成的《奔跑吧》成功了,那就再搞个少年版。 《高能少年团》户外的明星竞技真人秀看腻了,那就搞室内版。 《王牌对王牌》

终于演变成嘉宾玩完就得吃救心丸的极限运动。累吗?

累就对了。

毕竟人家面市就是卖着“挑战游戏+瞬间死亡”的噱头来的。

这事故,最奇怪的是,如今除了大众想了解并追责,其他更有发言权的人,似乎都不怎么关心。

发言一写就长篇大论,却都充满蘸人血馒头的利己感。

但,这其中又有蠢的一面。

当下眼前的事,尚且得不到该有的重视,更何况是发散问题?《追我吧》停播的字样,只是本周而已。讽刺么?

急着为同行倡议的那些明星,到底凭什么会认为自己精确到小时的要求会被重视?飘飘曾经以为,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信息的传播速度逐渐变得快而透明,世间许多的不公和罪恶,会得到有效地预防和有力地声讨。 可事实上呢? 现实世界就像一座诡异的游乐园,而我们早已被迫卷入了一场无比可怕的扫雷游戏。 在这个游戏中,人们总是边躲避自己的潜在陷阱,边围观他人的被炸案例。每当发现有人遇到困境了,大家都会真诚地投去痛心的目光。 可但凡下一秒世界响起更大的雷炸声,人们便会迅速遗忘了被淹没在灰尘中的受困人,向新的声源涌去。 没有人会提前排雷。

也少有受伤原因可以被彻底知悉。

因为大众的注意力,总会被一场又一场的惊讶声吸引,进而分散,消逝。这个社会是这样的大家会忘得很快大家都用社交网络没有人会记着一件事超过一周 所以你看,熟谙游戏套路的蓝台节目组,为什么连基本的检讨姿态都坚持不了三天,就急冲冲露出狰狞的模样。 因为他们太懂了。 如何用沉默来使公众失忆,用比倒下更刺耳的嘈杂声,来模糊焦点。 这是多么低级残忍又高度有效的玩法。 飘飘简直不寒而栗—— 如果这一次高以翔的死可以用沉默来回答,还成功了。 那岂不是意味着“更多高以翔”的死,都能用沉默和喧嚣声一并掩埋。

都可以借贷未来,掩盖当下,最终变成根本不会兑现的空头支票? 不,请继续追责,不要忘记!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翻篇↘↘↘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他的热搜快消失了,道歉还没来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