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夜读 | 幸福,一半要争,一半要随

名家画廊 | 德加,法国画家、雕塑家德加富于创新的构图、细致的描绘和对动作的透彻表达使他成为19世纪晚期现代艺术的大师之一。

花看半开,酒饮微醉

“人”这个字,一撇一捺,简单两笔,却耐人寻味。

前半生如同上坡,唯有目标坚定,挥洒汗水,才能到达山顶;

后半生如同下坡,主动卸下包袱,心态放松,自然走得轻快从容。

人生的幸福,一半要争,一半要随。

在人生的上半场,我们都不甘平庸,想要追求更好的,得到更多的,于是无惧无畏,披荆斩棘。

可生活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很多时候甚至事与愿违,一头撞到了南墙,碎了的牙往肚子里咽。

人生到了下半场,要逐渐懂得:盲目较劲,苦的是自己;在埋头冲锋后仍追寻不到,就要学会急流勇退。

前几天去医院看望一位朋友阿荣,他已经住院快一周了。

阿荣是个能干的人,他为了拼业绩,可以没日没夜地加班;为了订单,他经常陪客户喝酒应酬;只要老板分配了新任务,身体再不舒服,他也会扛着。

所以阿荣晋升得很快,钱也越赚越多,但因为严重透支,身体给他开了一张“罚单”,垮掉的那一晚,阿荣还准备去一个酒会见客户。

现在的他,躺在病床上,手头上的所有工作也被迫停下了,不得不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

那天,阿荣问我:“我是不是拼得太过了?”

人生在世,要主动争取,才会有想要的幸福,但操之过急,就会欲速则不达,反而弄得身心疲惫,满是伤痕。

随,不是妥协,更不是放弃,而是知止而后安。

有人说:“人在半山腰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因为既有往下俯视的快感,距离山顶也还有一定距离,还有希望继续攀登。”

适可而止是一门学问。木头烧大了不叫炭,而是灰。

生活不要安排得太满,人生不要设计得太挤。快到极限时,就要学会转向,给自己留点空间,好让自己可以从容转身。

名家画廊 | 德加

很认同一句话:享受得了最好的,也能承受得起最坏的,才是真正的成熟。

人生路上的鲜花、掌声,多数人都能闲然处之;但对于坎坷与泥泞,却很难做到以平常心去看待。

《后汉书·郭泰传》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郭泰在太原时,有一天看到路上有一个人背着个瓦罐走路,走着走着,这瓦罐突然掉到地上去了,哗啦一声,吓人一跳。

谁知那个行路人看也不看,继续走它的路,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郭泰看了觉得很奇怪,就主动上前问他:“为什么你的瓦罐摔碎了,看也不看,弃之不顾,继续走路?”

那人回答:“破都破了,再看还有什么用呢?”

郭泰觉得此人谈吐不凡,拿得起放得下,是个奇才,于是劝他进学。书中记载此人叫孟敏,字叔达。孟敏求学十年之后,就名闻天下。

拿得起,是能力;放得下,是智慧。

生活不易,患得患失不如顺其自然,纠结遗憾不如随遇而安。

学会释怀,平和自己的心态,如行云般自在,像流水般洒脱,才是人生应有的态度。

名家画廊 | 德加

有句话说:“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对于生活,需要一份全力以赴的热情,对待任何事情都尽最大努力做好,活出生命的精彩;

同时,更需要一份随遇而安的勇气,选择了,努力了,坚持了,走过了,问心无愧就好,至于结果怎样,其实并不重要。

有句话说:“花看半开,酒饮微醉,此中大有佳趣。

花开一季,人活一世,适可而止,浓淡相宜。

人生的幸福,一半在争,一半在随。只有懂得欣赏那半开的花,才是人生最美的体验。

主播 | 董千齐

作者:渡兰君 来源:渡兰(ID:dulantea)

监审:葛素表

监制:于卫亚、刘浩

编辑:关开亮、李永锡、熊家林、袁亨瑞

美术设计:赵丹阳

实习生:雷雯雯、杨瑞君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新华社音视频部

花看半开,酒饮微醉!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夜读 | 幸福,一半要争,一半要随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