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香港示威:被“装修”过的城市,伤痕累累的“东方之珠”

2020年来临之际,香港特区政府路政部门在多条人行桥安装铁丝网,成为“反送中”示威衍生出的一道另类“风景线”。

因反对政府推动《逃犯条例》修订爆发的抗议示威活动至星期四(1月9日)已整整七个月。 从上百万人的反政府游行示威, 警察和抗议者之间的不断升级的暴力冲突和黑衣人的破坏活动,这一切不仅让整个香港社会越加分裂对立,经济负增长,也致香港这颗“东方之珠”伤痕累累。

针对政府对“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诉求表达无动于衷,“勇武派”诉诸暴力,采取针对公共设施和亲北京的商家的“装修”(打砸破坏)行为,让许多商店、铁路和基础设施面目全非。为了阻止示威者的破坏和与警察的暴力对抗,政府部门和商家采取加固措施。

从“鸟笼”人行天桥,加固铁皮门窗到没来得及修复的交通灯都在提醒人们过去七个月香港所经历的一切。

笼子里的人行天桥

横跨主要干道的人行桥——香港惯称行人天桥——常被“勇武派”示威者用来堆放杂物堵路,或者在此向警察投掷汽油弹或砖块。法新社也曾拍得有防暴警察涉嫌从人行桥向示威者扔垃圾桶的镜头,警方声称将予彻查。

大约在2019年圣诞节前后,路政署开始给主要天桥加装铁丝网。

香港金钟中信大厦人行桥上的铁丝网(3/1/2020)
Image caption俗称中信桥的人行桥连接港铁金钟站与特区政府总部、立法会等重要建筑,其正下方是自从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多次在示威中被堵的夏悫道。
香港金钟中信大厦人行桥上的铁丝网(3/1/2020)
Image caption一些上班族受访时称,围网给人坐牢的感觉,给人带来绝望感。
香港金钟中信大厦人行桥上的铁丝网(3/1/2020)
Image caption香港报章引述民主派区议员称,他们担忧这些铁笼人行桥一旦发生火警,围网将妨碍逃生与救援,危害行人安全。

负责管理道路基建的路政署答复香港媒体称,路政署“因应相关部门要求”,在部分人行桥安装了这些围网,“以防止有人向附近道路抛掷杂物”。香港《苹果日报》称路政署是应警方的要求执行此工程,但警方否认。

12月29日,香港警察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在警方新闻发布会上说:“我相信不同(政府)部门,不同单位的人,看到过去有不同的人从人行桥上往街道扔东西,甚至于有人可能害怕被抓捕而跳桥,我相信这是个好的安全措施。”

除了政府总部至湾仔一段夏悫道、告示打道是“兵家必争之地”外,在维多利亚港彼岸的红磡海底隧道九龙入口,两条横跨隧道收费站的人行桥同样被铁丝围网包围。

2019年11月17日至29日,香港理工大学发生示威者据守事件,警察包围校园。期间一些示威者纵火焚烧隧道收费站和收费站上方连接理大本部与港铁红磡站的两条人行桥。

香港理工大学南侧横跨红磡海底隧道收费站的人行桥(3/1/2020)
Image caption光是铁丝网似乎还有不足,香港理工大学南侧人行桥上还摆放了塑料围板。

同样属于道路设施,一些交通灯控制箱最近也被罩了起来。

香港新界沙田乡事会路与源禾路交界被围封的交通灯控制箱(6/1/2020)
Image caption新界沙田乡事会路与源禾路交界被围封的交通灯控制箱。这里距离沙田新城市广场、沙田大会堂等地标不远,防暴警察曾多次在此与“勇武派”交锋。
香港新界沙田乡事会路与源禾路交界被围封的交通灯控制箱(6/1/2020)
Image caption每个加固螺钉都包上了类似砂浆或泥胶以防破坏。
香港新界沙田乡事会路与源禾路交界一组被砸的交通灯(6/1/2020)
Image caption现场仍有被砸坏的交通灯等待维修。
香港九龙旺角通菜街与旺角道交界被围封的交通灯控制箱(6/1/2020)
Image caption同样的“铁笼”交通灯控制箱也出现在九龙旺角通菜街北段“金鱼街”之上。这里距离旺角警署不远,防暴警察与示威者之间的追逐战曾数次在此上演。

不再开放的香港高校?

随着圣诞节与新年假期结束,香港各大高校陆续复课,经历了13天围城的理工大学也局部重开校园。曾经包围校园的警察防线与示威者路障被校方所架设的高达2米的塑料工地围板替代。

香港理工大学南面正门的围板(3/1/2020)
香港理工大学南面正门的围板(3/1/2020)

有理大安保人员看守特定进出口,看到进出人员身上挂有教职员或学生证件才予放行,不过师生通行尚算畅顺。

然而,香港媒体指出,围板以内,理大实际上已在安装像地铁站检票闸机一样的闸门,而且正在采取类近措施的高校也不止一家

香港理工大学南面正门的临时检查站(3/1/2020)

“理大围城”之前,香港中文大学也发生过警察与示威者间激烈冲突。寒假复课之际,他们的本部校园也实施了额外进出检查与访客登记措施。

香港中文大学港铁大学站入口之校方检查站(6/1/2020)
香港中文大学港铁大学站入口之校方检查站(6/1/2020)

虽然位于新界沙田马料水的港中大本部未见额外围封,但这座校园本来就身处于山谷之中,加上山下的港铁大学站在冲突中也遭破坏,不少地方尚待维修而封起了围板,变相让自成一角的港中大校园更加自成一角。

中大校内冲突痕迹最明显的,要算横跨吐露港公路的二号桥。目前该桥仍处于彻底封闭的状态,桥的两端均堆满大型混凝土块。

从香港科学园一侧眺望封闭中的香港中文大学二号桥(6/1/2020)
Image caption从香港科学园一侧眺望封闭中的香港中文大学二号桥。
从香港科学园一侧眺望封闭中的香港中文大学二号桥(6/1/2020)
Image caption港冲突期间被示威者放火焚毁的小型客货车残骸仍在二号桥香港科学园入口一侧。
从香港科学园一侧眺望封闭中的香港中文大学二号桥(6/1/2020)

在这些围栏、围网与临时检查下,似乎短期内香港高校校园要暂别自由开放的一面。

因“党铁”之名受难的港铁

在“反送中”示威的头三个月,港铁是被中共《人民日报》公开指控为“暴徒”提供免费专列的公营企业。此后,港铁被指为了讨好北京,关闭某些车站以配合警方行动。 因此被称为“党铁”,遭到大范围破坏。

其中,受港中大冲突波及的港铁大学站,是港铁口中受损程度最为严重的一座车站,所需修复规模“近乎重建”。

港铁大学站东侧进站口(6/1/2020)
Image caption港铁于12月21日重开大学站,但站内外仍有不少地方被钢板围封。
一对情侣走过港中大通往港铁大学站东进站口通道(6/1/2020)
港铁大学站西侧港中大内的一面海报(6/1/2020)

在“铁笼”包围下继续运营的还有旺角站。

港铁旺角站A1出入口(3/1/2020)
Image caption港铁旺角站A1出入口,本有一座升降机来往地面与地下检票大厅,但电梯槽的玻璃幕墙被砸毁,结果整座被银色钢板围封维修。
港铁旺角站D1出入口(3/1/2020)
Image caption旺角站D1出入口同样被砸毁玻璃墙,因而封上了钢板。

港铁12月5日向港交所提交公告称,示威者破坏等对2019财年造成至少16亿港元(2.06亿美元;1.5亿英镑)损失;2019年7月至11月乘客量比2018年同期下跌14.2%,即减少1.23亿人次。

被“装修”的商家“照常营业”

自“装修”浪潮出现以来,饮食业巨头美心集团可谓首当其冲。这源于去年9月,美心集团联合创办人伍沾德长女伍淑清与澳门赌业女商人何超琼,率领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代表团到日内瓦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发表“年轻人被煽动从事犯罪活动”等言论。

以美心品牌经营的面包饼店与快餐店常见于港铁车站内,在港中大与港铁大学站冲突中,美心也是被“装修”的商店。

港铁大学站站舍内的美心MX快餐与美心西饼(6/1/2020)
Image caption位于港铁大学站的美心西饼(左后方放有铁栏处)仍处于停业状态,但旁边的快餐店则继续营业。
港铁大学站站舍内的美心MX快餐与美心西饼(6/1/2020)
港铁大学站站舍内的美心MX快餐与美心西饼(6/1/2020)
Image caption本来是看着窗外的风景用餐,现在变成了面壁用餐。

美心集团曾发表声明,表明伍淑清与美心日常运营无关,但香港知名独立股票评论人士David Webb指出,身兼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的伍淑清每年都获得可观的美心股份利息。

由美心持有香港特许经营权的一些外国品牌也受牵连,这包括美国咖啡连锁店星巴克。

香港天后一家星巴克咖啡(3/1/2020)
Image caption这家靠近维多利亚公园的星巴克把门面都围上围板。
香港天后一家星巴克咖啡(3/1/2020)

因遭受或担心受到破坏,不少来自中国大陆的企业也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

湾仔轩尼诗道香港中国旅行社分行(5/1/2020)
Image caption湾仔轩尼诗道上的这家香港中国旅行社分行完全遮挡掉橱窗。它还身兼长途客车站。
香港中国旅行社沙田证件服务中心(6/1/2020)
Image caption港中旅的一些分行还不单纯是旅行社——它一直受中国公安部委托,在香港担任居民往返大陆证件代办机构。
香港中国旅行社沙田证件服务中心(6/1/2020)
Image caption沙田这家港中旅办证中心在钢铁围板上贴着“暂停营业”字条,但里面的办证大厅其实运作如常。
香港新界上水一家中国建设银行分行(6/1/2020)
Image caption最近建设银行在香港都长这样。
香港轩尼诗道上的一家工银亚洲分行(3/1/2020)
Image caption这是一家工银亚洲分行。

因为“星火同盟洗钱案”,英资汇丰银行最近也成为“装修”目标。

香港九龙旺角汇丰银行分行(3/1/2020)
Image caption位于九龙旺角弥敦道上的汇丰分行在平安夜遭纵火,成为首家被“装修”之分行。这家分行近日已重开。

汇丰最初对旺角分行的情况“深表遗憾”,并尝试解释银行在“星火同盟洗钱案”之立场。但随着总行于元旦日遇袭,镇店铜狮子史提芬和施迪被焚,汇丰改变语气,“强烈谴责”示威者的“不当及无理行为”。

香港中环汇丰银行总行德辅道中一侧遭纵火的铜狮子被围板围封(3/1/2020)
Image caption2020年元旦日,示威者对汇丰银行总行门外的一对铜狮子纵火。目前铜狮子从头到脚被这木箱包裹。
香港中环汇丰银行总行德辅道中一侧遭纵火的铜狮子被围板围封(3/1/2020)
Image caption这次行动招来部分“和理非”质疑,铜狮子不单纯是汇丰银行的一部分,而是香港人共有的历史文物,不该被“装修”。
香港中环汇丰银行总行德辅道中一侧落下闸门(3/1/2020)
Image caption汇丰总行地面本来是个开放的广场,但自示威爆发以来,已有一段时间落下了少有启用的闸门,只留下几个门廊供公众通行。

上锁的旗杆到水马里的政府大楼

“反送中”示威爆发以来,发生了多次示威者把中国国旗与香港特区区旗扯下并污损事件。12月22日,民间团体在中环爱丁堡广场集会关注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之人权问题,期间有示威者把香港大会堂外之中国国旗扯下,引发又一场防暴警察与示威者冲突。大会堂主管部门继而把旗杆上锁。

香港大会堂外上锁之旗杆(3/1/2020)
Image caption中环大会堂外的旗杆每日例行升降中国国旗与香港区旗。
香港大会堂外上锁之旗杆(3/1/2020)
Image caption被视为中国官方在港代表报章的《文汇报》称,此举旨在防止“黑暴势力”与“黑衣魔”再次把国旗扯下,“侮辱国家尊严”。
香港大会堂外之旗杆(3/1/2020)
Image caption今天,香港官方升旗礼在金紫荆广场举行,然而大会堂外之爱丁堡广场于未填海前,是英属殖民地时代许多官方迎接仪式之场地,因此这对旗杆有其特殊之政治历史意义。

自示威爆发之初,香港多座警署都加上了额外的水马防线。示威者朝警署投掷汽油弹或堆放杂物纵火之事也有发生。

香港九龙旺角警署外之水马(3/1/2020)
Image caption旺角警署早于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就已多次发生警民冲突。五年过后,警方摆出这些2米高水马防守。
香港九龙旺角警署外之水马(3/1/2020)
Image caption水马包围警署正门,两端的小门平日开放予市民通过。
香港警察总部外之水马阵(3/1/2020)
Image caption湾仔香港警察总部外之围封情况也不遑多样。
香港警察总部外之水马阵(3/1/2020)

除了警方据点,特区政府总部也已经被围封一段时间。

从红棉路口眺望香港政府总部西翼外之水马阵(3/1/2020)
Image caption位于政府总部西侧,介于行政长官办公室大楼与中国解放军驻港部队总部之间的添华道已封闭多时。
从添华道南侧窥看封锁线内香港政府总部西翼外之状况(3/1/2020)
Image caption封锁线内除了政府总部保安员,还有防暴警察值班守卫。政府总部西翼与行政长官办公室两座办公楼的铁栏外还围上了另一层水马。
香港政府总部东翼连接中信桥处之水马阵闸口(3/1/2020)
Image caption进出政府总部同样得通过水马阵的小门。

冲突七个月后,特区政府与警方响应北京“止暴制乱”方针,加强宣传攻势,要求市民“与暴力割席”,不要美化破坏行为。但也有媒体民调指出民愤未息,至少13%受访者愿意参与“装修”。

如此,这些牢笼也许会演变成香港的新常态。

摄影:叶靖斯

赞(0)
新华侨网 » 香港示威:被“装修”过的城市,伤痕累累的“东方之珠”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