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张德江车队被拦 五人被捕 香港反对派甩脸给谁看(图)

中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5月19日到将军澳参观宝琳北路圣公会安老服务大楼,早上10时,香港(专题)众志5名成员在东隧出口拦截张德江的车队,遭多名警队护送组警员追截截停。

香港众志五名成员拦截张德江的车队(图源:中央社)

据“香港01”5月19日报道,19日早10时,香港众志5名成员,包括主席罗冠聪、副主席黎汶洛、秘书长黄之锋及两名男成员,在东隧出口拦截张德江的车队,立即遭到多名交通警员追截,并带到东隧旁边。

遭警员带离公路的黎汶洛表示,拦截车队时被警队护送组追截并将他按下,双手及双脚被警员屈起,警员指示他不要动,黎大呼感到疼痛,警员再次叫他不要乱 动,更说:“大家都是演戏。”黎反驳指:“我不是演戏,我是表达诉求。”他认为警方使用过度武力,并质疑张德江为何有如此权力,影响整个警队甚至香港的运 作。警方以涉嫌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破坏社会安宁及阻差办公拘捕5人,送往观塘警署扣查。据悉,张德江车队经过现场期间,警方以小巴遮挡涉事的5名成员。

香港众志成员林淳轩接受访问指,5名成员18日晚已在东隧附近准备19日早的拦截行动,现时5人被警员带到东隧旁边。林淳轩表示,是次拦截行动是要直 接向张德江表示港人争取自决的诉求,撕破警方和政府伪造出来的太平盛世,“这次张德江访港,市民的声音根本不能表达”,并指每当有人以标语表达诉求,警方 均会迅速清走,“这次拦截行动是想向张德江及中共表达,港人面对不公时是会反抗的”。

而19日早约10时,有市民发现约20名长者在将军澳宝琳路边拉起数张红色横额,写有“张德江委员长,香港市民欢迎您!”并插有数支五星红旗,该名市民拍下照片后上载至社交媒体,有网民质疑他们为何可进入公路旁边拉横额。

张德江视察香港 反对派甩脸子给谁看

17日-19日,张德江视察香港 。

一般来说,国家领导人去香港大多“带着任务”,这次张德江是应梁振英邀请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作为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是十八大后首位视察香港的政治局常委,也是继2012年6月底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访港后首次到访的国家领导人。

张德江此行行程紧凑,实际逗留时间仅约48小时,在晚宴和酒会两个场合邀请了反对派议员,主动“破冰”式会晤。然而令人略失望的是,反对派的回应更多 地逞一时之快,不合作甚至对抗。能否接住委员长的橄榄枝,和建制派一起帮助香港回归正途,反对派接下来的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全体拒出席晚宴 理由千奇百怪

18日晚,张德江出席由特区政府举办的欢迎晚宴,香港全国人大代表、全港政协香港委员、立法会议员以及香港各界约300名人士获邀参加。

在立法会议员方面,香港特区政府基于安保理由,并没有邀请激进反对派“社民连”梁国雄(长毛)和本土派议员黄毓民。除了他俩,全体香港立法会议员,都获得邀请了 。

为什么不请他俩?你们懂的,忘了的看下图回忆下。

立法会上,被推出的人中,左为黄毓民,右为梁国雄

还想不起来?提示几个关键词:

向特首飞掷玻璃杯,威胁扔汽油弹、抵制港府向雅安捐款……这是黄毓民。

参与“占中”、携带标语被多次拒入境、带黄之锋进立法会……这是梁国雄。

去年此时,特区政府举行劳动节酒会,梁振英上台致辞时,梁国雄立刻举起标语抗议,又高呼口号,随即被保安人员推离会场。在台上的梁振英看着他,冷笑了几声,说:“有时候会忍不住笑。”引来全场哄堂大笑。

委员长来视察,这样的笑话还是不要放出来了。

香港立法会有26名反对派议员,除梁国雄外,其余25名均受到邀请,但全部反对派议员均没有到场,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比如:

1.不能离座祝酒

公民党、“人民力量”、工党及新民主同盟等声称宴会安排“不合理”,不满当晚不能离座祝酒,以及需要提交身份确认数据等,以限制多为由表明不会出席。

2.用望远镜也看不到委员长

据香港电台引述公民党梁家杰的话,他认为如果只是吃晚饭,用望远镜都望不到张德江的话,相信出席也没有意思。这不是梁家杰第一次拿“望远镜”说事儿 了,早在2011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专题)视察香港期间,特区政府也设了欢迎宴会,而当时梁家杰也抱怨称几乎要用望远镜 才看得到李克强。

3.要在场外示威

至于“人民力量”陈伟业及陈志全的回应就更夸张了,他们扬言计划在晚宴场外发起游行示威,焚烧“一国两制”白皮书抗议。

有泛民派人士坦言,不出席晚宴的原因之一,是考虑9月立法会的选情,如出席晚宴却没机会与领导人交流表达意见,就意味着没机会得分;如不出席,却没有任何损失。

表明出席晚宴的前公民党议员、现”民主思路“召集人汤家骅批评反对派议员欠缺胸襟器量,只为个人喜好荣辱所动。他认为晚宴具有象征意义,“如果小小半步可缓和气氛,为修补双方关系走前半步,我不会令广大市民失望。万事总有起头,又何必过于介怀?”

汤家骅一针见血,提醒从政者应要有胸襟器量,不为个人喜好荣辱所动,但反对派议员太看重自己、太孩子气,“身为反对派,我不会期望,更不会要求坐得比官员及建制派人士更接近领导人。又不是看演唱会,坐在哪里有何分别?”

的确,立法会议员受邀参加,主要与他们的宪制地位有关,议员赴会是体现作为议员的礼数。以会面时间、程序或远近等各种理由拒绝参加,既无交流的诚意,又全无礼数。

  参不参加小型酒会?泛民议员扭扭捏捏

值得注意的是,张德江在18日晚出席各界欢迎晚宴前,以小型酒会的形式分别与全体行政会议成员及10位各党派立法会议员会面40分钟,特首梁振英陪同张德江到场。

据消息人士形容,这是晚宴前增设的小范围会面,不预设对话内容,大家都站着,可以轻松地面对面交谈,这种“近距离接触”是以前没有过的。

获邀的议员中,包括六名建制派议员: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工联会议员陈婉娴、经民联主席梁君彦、自由党主席钟国斌、代表其他无党派议员的廖长江。

此外,建制派中的新民党叶刘淑仪、经民联林健锋及民建联叶国谦则会以行政会议成员的身份出席。

民主党主席刘慧卿、公民党党魁梁家杰、工党议员何秀兰和卫生服务界议员李国麟。

正如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所指,张德江在紧密的行程中仍抽时间与议员见面,反映中央希望和不同阵营沟通,为将来的沟通机制创造基础,她期望获邀的议员珍惜机会。

然而,泛民议员一直以来批评中央偏听建制派,不了解香港“真正民意”,这一次中央诚意邀请,可面对直接对香港事务有重大影响力的领导人陈述意见的机会,有人却扭捏了起来。

四名反对派议员态度不一:民主党主席刘慧卿及卫生服务界李国麟早前已表明会出席酒会,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表示在考虑,工党何秀兰则首先表态拒绝出席,13日,两人最终表示决定出席。

民主党刘慧卿表示,虽然会面时间虽然不长,但作为民意代表,她有责任向张德江表达意见,“我们希望有机会直接与北京(中央)负责香港的官员对话,告诉他们香港人的忧虑和期待。”

卫生服务界李国麟表示“应会出席”会面,直言既有机会与张德江面对面讨论,为何不出席?他指会反映对政治局势及管治问题的关注,相信又会谈到管治团队的问题。

公民党梁家杰表示,如果可以面对面沟通,应该把握机会向张德江表达意见。

工党何秀兰解释称,一开始听说会面时间才20分钟决定不出席,后来得知为40分钟,又表示重新考虑,到13日才确认出席,又称工党内部有部分人仍不同意出席。

何秀兰此前接受香港电台访问称,她将在酒会向张德江反映多项意见,包括当着梁振英的面要求其不再连任、撤换特首,并表示她对此不尴尬,只是讲事实而已。

17日,22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昨日举行记者会,连署要求撤换特首并重启政改。何秀兰表示,她和其他三位参加酒会的泛民议员将各自准备信件表达诉求,在酒会前后转交张德江。

18日的会面中,张德江入场后就马上与全体成员握手,打破组别限制,让大家围成一圈各抒己见。为了让反对派议员有更多发言时间,其他成员都有默契地较 少发言。反对派中,民主党刘慧卿和公民党梁家杰抢先发言,并且发言时间过长,让在场的立法会主席曾钰成看不过去,提醒希望让别人也有机会讲两句。梁家杰会 后标识,反对派在发言中提到“换特首”,张德江也回答“听得清楚”。对于反对派议员没有回乡证的问题,张德江承诺有关问题会得到解决。

民建联李慧琼引述张德江的话,香港是多元社会,有不同的利益,不同的诉求以及不同的立场是非常自然和正常的事情,所以对会面期间反对派提出不同的政治以至经济方面的诉求,他都非常清楚。

梁家杰表示,这次是泛民第一次以民意代表的身份与中央领导人直接会谈,他认为这是“相当重要的突破”。不少议员在会面中也提到希望能够增加渠道,让议 员和中央方面的官员直接沟通。张德江两次表示可以让中联办和港澳办安排。但事实上,中联办在政改期间,曾经多次邀约,反对派议员却不愿沟通。酒会后的晚 宴,反对派议员也没有人出席。反对派嘴上抱怨沟通少,但沟通的诚意到底有多少?

场外不消停:示威抗议烧信静坐……

傲娇不出席还不算啥,反对派的幺蛾子还不少。

香港警方15日公布张德江视察时期的安保措施,其中提到至少四个团体申请在湾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及酒店一带抗议,警方已全部发出不反对通知书,并将安排他们在保安区以外的示威区停留。

17日一早,警方发现笔架山一处山坡悬挂一幅约10米长、1.5米宽的黄色条幅,写着“我要真普选”,梁国雄所在的“社民连”承认是他们所为。“社民 连”七名成员还分别在附近山上悬挂三条横幅,并阻挠警员拆除,导致一名警察手肘受伤,三人因涉嫌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被捕,另四名涉嫌违反交通规则被带到 警署。

17日傍晚,“社民连”成员聚集,要求到酒店外示威,其间有人冲出示威区并多次冲击警方防线,又在马路焚烧请愿信、静坐,导致附近交通一度受阻,事件 扰攘近两小时后,“社民连”一行自行散去。另外,本土派“香港众志”罗冠聪、黄之锋等成员下午在湾仔企图冲出防线示威,被警员及时制止。

15日,深圳市公安局向香港警方通报,打掉一个非法买卖815张香港身份证用于洗钱诈骗的黑帮团伙。该黑帮头目郭天来点名“社民连”成员曾健成委托他 在深圳购买无人机,企图滋扰中央代表团访港。曾健成白天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与此有关,称不认识郭天来,还辩解说:“香港都买得到,为什么要去深圳买!”但 晚上称“知悉事态严重”,随即又在Facebook上反口承认找郭物色无人机。

曾健成的“战友”、“人民力量”成员谭得志,9日也曾在Facebook留言,征求直升机及驾驶员,遥控或无人机都可以,但没有具体表明目的。谭得志后来回应,有意趁领导人车队驶过时以无人机展示抗议标语。

扭扭捏捏不参加宴会也够了,场外这乱七八糟的刷存在是几个意思?

  “最后机遇”,抓还是不抓?

“香港怎么了?”年初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闭幕,记者问李克强总理的这个问题言犹在耳,李克强总理给出的答案是:“要是再有人问你香港怎么了,我建议你回答:香港会保持长期繁荣稳定。”

然而,各项经济指标显示,香港经济正面对近20年来最困难的形势。

五月中旬刚公布的香港一季度GDP较去年同期仅增长0.8%,大幅低于上一个季度的1.9%,是四年来的最低值。

随着赴港陆客的持续减少,香港3月份零售额连续第13个月下滑,创出了1999年以来的最长连降纪录。与此同时,香港私营部门已经连续第14个月收缩。

尤其是香港房地产更是出现“自由落体”下滑,据中原地产的中原城市领先指数(CCL),香港房价比去年9月高点低了11%。有分析师警告,房市情况比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更加严峻。

经济上的困局被香港舆论引导为政治矛盾,引导为直接对抗中央,以为和内地切断经济联系,就可以恢复以前的荣光,却忘记香港曾经的繁荣基于当时冷战格局 的桥头堡位置,如今内地崛起已是不争事实,香港的地缘政治优势当然无存,若再不加速与内地经济一体化,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继续被冷战红利遮蔽双眼,那香 港的沉沦衰败,将无法挽回。

此前已有学者分析,香港已经出现台湾(专题)化趋势,我们要区分两个香港,一个是过去的,一个是现在的,一个是脑子中想的,一个是现实的。香港在我们 脑海里,是经济城市、是国际金融中心,但如今已然成为一个国际性的政治城市,世界范围内的冷战已经基本结束,然而香港仍然处于冷战高潮之中,意识形态斗争 无处不在。

尤其是今年,以“旺角暴乱”为标志,港大学生刊物《学苑》主张香港在2047年后“建国”、新界东补选本土派梁天琦高票落选、“香港民族党”创立…… 本土激进势力急速蔓延。正经君粗略统计,宣布参加九月立法会选举的本土派至少有15人,而本届立法会的本土派仅有一人。

就连任天堂旗下“宠物小精灵”游戏统一译名,“比卡超”改称“皮卡丘”,也被“本土派”说成是“投共”,是在“配合消灭香港独特的语言文化”,这……意识形态对立已达到怎样一个高度?

温和中间的理性派逐渐丧失存在的政治社会空间,香港社会日渐向两大阵营对立的态势发展。

一向以精英、专业标榜的泛民公民党也“越来越不对路”,3月在《十周年宣言》中鼓吹“本土自主”、“公民抗命”,虽无直接使用“港独”、“建国”字眼,但实际上就是一篇赤裸裸的“去中国化”的“港独”宣言。

传统反对派也开始提“本土自决”,为了选票考量被民粹牵着鼻子走,抢起了本土派的饭碗。

反对派与本土派以选票为本命,内耗到底,置香港的发展与民生大计于不顾。《香港商报》16日指出, “现时香港最大的困难在于发展,发展遇上问题,才会百病丛生”。对于香港极端本土势力的蔓延之势,中央以国家“一带一路”大战略来带动香港经济发展,加速 内地与香港的经济一体化,以解决香港现实民生问题,这无疑是一种根本之道,可以阻遏香港社会走向高度政治化的趋势。

张德江作为主管香港事务的国家领导人,十八大后首次访港,选择通过“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而不是7·1回归之类的纪念日,传达出高层的务实作风,也表现 出中央对香港经济发展的高度重视。在18日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发言上,张德江15次谈及“支持香港”,指出香港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希 望香港更积极主动的参与到国家发展中,中央也会从四个方面来支持香港参与“一带一路”。

《明报》此前评论指出,这是主管领导人亲自出手,助香港把握“最后机遇”。文章称,“最后机遇”之说并非危言耸听。“一带一路”无论对香港还是对国 家,甚至对亚洲都是千载难逢的大机遇,一旦错过很可能就会丧失几十年时间。香港社会在近几年内被政治化氛围左右,几乎未抓住任何先机,中央历次送的“大 礼”都在接受环节被打折扣。中央已开始反思这种一厢情愿的扶持,逐步理顺对港治理关系,从而带动香港与国家战略同步发展。香港若仅停留原地,沉湎于“马照 跑,舞照跳”的转口贸易时代,不思进取,只能被“一带一路”这样的大机遇甩在身后,望洋兴叹。

然而问题是,泛政治化的香港,能否认清自己的危机,看到“一带一路”所带来的转机?

梁振英在年初的施政报告中42次提到“一带一路”,然而却有反对派认为其在为中央“擦鞋献媚”,为连任铺路。行政会议召集人直言批评之人是短视且无 知,香港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指出参与“一带一路”宜早不宜迟,不能“后知后觉”,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你有钱赚,不赚你自己就傻啦”。

反对派渐成“反中派”已有一段时日,去年政改否决,中央与泛民关系跌至最低点,反对派又跟随香港民粹主义起舞,融入“本土”、“反中”的激进大潮,离建设性越来越远,离破坏性越来越近。

这三年来,反对派“拉布”上瘾(视频),为反而反。根据立法会资料,本届反对派已点算人数1100多次,浪费超过38日的会议时间,若以每日大会会议需花费255万港币计算,目前已浪费近1亿港币。

“拉布”和流会的后果之一,就是让各种工程拨款深陷“泥潭”。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都引泛民议员的无理“拉布”接近烂尾。2013至2014年度原 预计新工程拨款总额为431亿元,但该年度财委会实际新工程批准拨款总额只有36亿元;2014至2015年度原计划提交710亿元的拨款申请,但实际只 通过79亿元。

这样的反对派,无怪乎对“一带一路”视若无睹,因为他们已全然忘记自己的坐标——在《基本法》的框架下,也就是“一国两制”下的反对派。

张德江在酒会上对反对派们说,希望香港社会以至参与今次会面的不同人士都能够求同存异;当中的“同”是指“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异”则是指具体的不同意见;但只要大家都能够在“同”的基础上,去维护好基本法,相信港人是有智慧能够解决正在面对的问题。

反对派当然可以反,不反也不是称职的反对派。“一国两制”的一项重要内涵就是保持香港原有的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中,反对派是有其独特的作用和意义的。

但香港是高度自治,不是独立政体,反对派必须认清一个最简单的现实,就是一个中国的原则,这是不在讨论范围内的,除此之外,关于香港的内部事务,反对 派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如今的香港反对派正走向一个危险的道路,此次委员长视察香港,反对派的种种作为,就是对自己定位错乱的一个缩影。

“折腾对香港没有任何好处”,“放开彼此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做梦的人,终有一天要醒来面对现实。

泛民被重新定性 香港政局将调整?

在刚刚结束的张德江访港行程中,有两件事情很不寻常。

一件是,张德江在见泛民议员的时候,自愿延迟赴欢迎晚宴的时间,给了泛民议员更多时间继续对谈。据事后泛民议员梁家杰的描述,张德江不仅没有直接与泛民辩驳,而且用“放诸四海而皆准”来回应真普选诉求。

另一件是,作为中共在香港(专题)的“党媒”,大公网在18日刊发了社评《港人欢迎张德江多看多听和多讲》,里面写道:“港人渴望有更多机会向中央 ‘下情上达’,包括让一些同样有爱国爱港之心但政治取向未必完全一致的人士也有机会提出问题和表达意见。”在当下香港政治语境下,此处“同样有爱国爱港之 心但政治取向未必完全一致的人士”,实际上指向了与中央政治取向存在不一致的泛民。这在以往是相当罕见的。而且在19日,张德江会见香港各界代表时,还特 别讲道:“你们过去所说的泛民主派,或者叫反对派,咱们不说分帮分派吧,就是有不同意见的社会群体和代表人物的意见,我们都听,是爱心地倾听,了解对方的 立场,让他把话说出来,有什么不好呢?没什么不好啊。”

如果再考虑到本次张德江视察香港,是香港回归后首次有中央领导人直接与香港泛民议员“近距离接触”,以及这次张德江访港并未单独会见向来被中央所倚重的香港商界,令人相信,这很可能意味着中央对港政策的根本性变化正在切实调整之中。

张德江访港期间释放的信号或意味着中央对港政策面临调整(图源:新华社)

长期以来,香港政治力量主要分为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两个阵营的形成源自20世纪80年代香港代议政治的推行。香港回归后,两个阵营之间最重要的分野体现在与政府的关系定位上。

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的治港机构因为没能很好适应香港新的生态,依旧延续回归之前的逻辑思维与“斗争”方法,简单将两派定义为亲中派与反对派。在这种 定义影响下,北京将建制派的政治力量视为“自己人”,倾全力扶助,视其为治港所能依赖的主力;对泛民主派则明显带有排斥心理,有意压制,甚至将其看作“敌 对势力”。

建制派与泛民主派的朝野分割,是造成今天香港社会撕裂的重要原因。但这种厚此薄彼、亲疏有别的做法,在香港的发展遇到系统问题时,建制派开始蜕变为既 得利益者和骑墙投机者,更成为香港改革的保守势力。建制派既不想失去固有的利益,又不愿承担应有的责任。去年建制派在立法会表决政改方案时的离场乌龙事件 或许能解释他们复杂的心态。

至于泛民,在不断被打压中逐步“被迫”分化为温和与激进派系。

要认识到,泛民在香港不仅具有过半民意,而且主流泛民多属于温和派,他们中很多人士更是争取香港回归的代表。当中央将鸡蛋放在建制派一个篮子里的治港政策,既不符合中共的统战精神,又间接将本是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重要力量的泛民主派推向反对面。

如今透过张德江访港对泛民所释放的积极信号,港人当然希望中央治港政策真的发生结构性改变。因为这不仅符合习近平(专题)要求的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应有之义,更是符合当下港人的主流认识,符合香港走出困境的客观需要。

赞(0)
新华侨网 » 张德江车队被拦 五人被捕 香港反对派甩脸给谁看(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