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把灾难说成好事,是灾难之上的灾难

《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三篇记录大兴安岭火灾的旧稿,出自1987年的《中国青年报》,得过很多大奖,最近再次被人记起,却是因为国外的大火。

一篇刷屏文,将延绵不息的澳洲火灾归为当地政府救灾不力,以此反衬33年前,我们在大兴安岭火灾中的强力表现。

能够感受到创作团队看到传播数据后的喜悦。

只是,这份喜悦戳中了那场大火相关者的心,惨痛的记忆却被“歌颂”,可谓痛上加痛。

这组经典报道就是《中国青年报》的“三色”系列。

有哥迷问,对这两篇热传文章怎么看?

哥无法决定大家的判断,成年人的判断都有自己的标准。

在大家下定论之前,大家真的需要了解一下,当年大兴安岭火灾到底发生了什么。

1987年5月6日,大兴安岭4个林业局的林场前后脚起火,引起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

到底多惨烈?

火势以50公里的时速蔓延,导致211人丧生,266人被烧伤,更有5万人无家可归。

火灾震惊全国,《中国青年报》黑龙江记者站的站长雷收麦,国内部记者李伟中、叶研、实习生贾永,四人奔赴火场。

动身之前,他们给自己定的底线就是“绝不歌功颂德”。每个人都随身带了一条塑料布,为了雨天当伞,露宿当铺盖,其中一人还开玩笑说“死了裹尸”。

耗时一个月,他们写下这三篇文章。

他们没有说什么赞美救援热泪盈眶的话,而是把一场大火的前因后果、天灾人祸说了个清清楚楚。

通过他们的文章,人们知道大兴安岭就是一座等着被点燃的柴堆。

林木是块肥肉,所有人都想从这块肥肉上咬一口,可少有人关心它的安全。

这里每年有5000万的育林基金,可七扣八扣之后,真正用于森林保护的只剩9%,而这9%还不是全部用在防火上。

这里没有足够的防火道,正常来说每公顷森林的防火道会有5-7公里,那年,大兴安岭每公顷仅有防火道1.1公里。

这里没有足够的瞭望塔,导致很难判断大火的方位,曾经有400多名森林警察辗转奔波了4天,都没有找到可扑灭的火头。

这里的消防措施很少,玩忽职守的人却很多。

在起火的漠河县,驻扎着一支由70多名专业森林武警组成的救火队,当地的一个金矿破坏环境经常被他们罚款,于是公安局、审计局、物价局联手把他们“请”出了境。取而代之的是一支30人的临时救火队,没有专业设备,没受过专业训练。

林管局发过通知,防火戒严期禁止使用割灌机作业。通知到了一个副科长手里,8个林业局他只通知了5个,另外3个局的所在地生灵涂炭。

漠河县城被大火吞没的两天前,气象局还给他们提供了大风和高温预警,这么重要的信息被防火办主任截留在了办公室。

……

林场火起。

第一处起火点出现,领导开会,看着窗外升起的黑烟,一位领导说“山里着火,就像城里的交通事故一样,年年防,年年有。”

第二处起火点出现,会议照样进行。

起火点连成一片,一支森林武警空运大队的救火队员赶到火场,也被拉去开会。指挥员忍不住,愤怒着带领队员冲进火海。

火情危急,漠河县的一位书记依旧隐瞒上级,禁止居民疏散,谢绝邻县的支援,反而组织了上百名中学生上山打防火带。

直到灾情失控不得不求援,这时邻县已经无能为力,因为他们也被大火吞没。

……

就这样,一场充斥着人祸的灾难发生。

这一切都被《中国青年报》的记者们一一记录。

同时被记录下的还有逃难时的生死抉择。

一位父亲把两个孩子埋在沙堆中避火,先背着无法走路的老母逃到安全地带,所幸回去时孩子还活着,而附近就是没有沙堆保护而丧命的人。

一个妻子照顾瘫痪的丈夫多年,大火来临时,丈夫只能劝她,带着孩子快走。

一些孩子与父母走散,被大火吞没前遇到了解放军,士兵们让孩子在卡车后面趴好,自己站成一道墙,把孩子围在中间。

(图via大兴安岭火灾纪念馆)

文章中这样的故事很多,如果你去大兴安岭火灾纪念馆,能看到还原的模拟场景,犹如人间炼狱。

那场大火的恐惧依旧印在漠河人的心中,再次谈起还心有余悸。

最终,将近6万名解放军、武警和民众投入救火,加上降雨才把大火控制住,而这也整整耗了28天。

这是一场胜利吗?

是的,只不过是惨胜,两百多条人命被吞没。

文章的作者之一叶研后来受访时说“灾难就是灾难,把灾难说成好事,是灾难之上的灾难。”

所以看到大兴安岭火灾成就了“2020年全网第一爆款文”,哥有些恍惚,这是我当年了解的大兴安岭火灾事件吗?

哥记得第一次听到“三色”系列报道,是上学听一位新华社记者的讲座,她刚从汶川地震的现场回来。大概记忆中她说,灾难面前,称颂不要急着登场。《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你们必须读。

今早,哥问学新闻的小同学,你们看过“三色”报道吗?他们说没有。

或许,灾难容易被忘记吧。

灾难中总有值得称颂的人,解放军、消防员,每一次灾难事故,他们的逆行总是让哥感动。哥也讲过很多消防员的故事,但他们的英勇不该被断章取义用来掩盖掉一些什么。

同样,我们自己的伤,多年后痛感逐渐消失,伤疤未平却开始嘲笑别人的伤口,怎能忍心呢!

最后,回复关键词【三色】,可以看到中青报完整的文章,文章有2万字,很长,但值得读。

内容来源:

《大兴安岭特大火灾30周年 记者叶研谈“三色报道”》——中青在线

《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中国青年报

《关于“三色报道”》——中青报记者叶研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把灾难说成好事,是灾难之上的灾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