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她该被拯救,不是被改造

最近,一档综艺节目《你怎么这么好看》被抵上了风口浪尖——

#你怎么这么好看价值观#

绝大多数观众,认为节目固化了女性的刻板印象,指责其价值观扭曲。

但也不乏有人跳出来为其平反——

节目价值观没问题

每个人价值观不一样

都只是以朋友身份帮改造者变得更好

仔细品,这话本就矛盾重重。

既然认同每个人看法不一样,那身为一档公众节目,便应该允许有非预期的声音存在,不该在多方质疑下,斩钉截铁说自己没问题。

而,所谓的帮嘉宾“变得更好”,飘飘看了几期,老实说只是通过嘲笑、异化、摧毁嘉宾的价值观,让她们变得更”正确”罢了。

卖着时尚时尚最时尚的噱头,实际上充满陈旧的“盲”。

有多盲?看看——

先向大家介绍一下《好看》的设定:

节目组邀请五位明星,分别从穿搭、美妆、家居、饮食和情感治愈方面,对素人女生进行改造。

这设置很眼熟吧?

没错,它的原版来自Netflix的《粉雄救兵》。

《粉雄》做了好几季,大受欢迎,评分一路走高。

而《好看》的口碑,直接拦腰斩。

有网友骂它“抄都抄不对”,这话不无道理——

《粉雄救兵》的素人,都对自己充满不自信。

这种不自信,可能源于外表、性格、工作、性取向……所以改造他们的核心方法,是“建立自信”,重拾对生活的热情。

但《你怎么这么好看》,却真的改如其名,将改造重点都放在了外形的“好看”。

从立意上就输人一等。

这也暴露了,《好看》所追求的时尚,只是穿搭装扮,而不包括思想及社会价值。

比如第一期的素人方静,从某种意义上讲,她绝对是当下时尚者——

高薪,高学历,高度独立。

她是一位独居女博士。

可,几位嘉宾一见到她,就开始了360度无死角的批评模式——

前脚笑她不化妆,后脚嫌她穿衣品味太单调。

看到人家家里走极简风,全员尖叫惊讶脸——

这不可能是女生的家!

???

怎么女生就必须要有囤物癖,必须喜欢一些小玩偶或装饰性东西么?

粗暴将女性等于东西多,怕不是狭隘地以己度人?

因为种种不礼貌,还没开始改造,就全盘否定别人的审美和生活方式。

方静忍不住回怼了改造团。

还被封“方怼怼”。

老实说这小姐姐算好脾气的了,要是飘飘早急了。

看看原版,在素人胡子哥说自己很丑的时候,粉雄们立刻纠正他:

你不能再说这个话了,这才是你首先要抛弃的。

粉雄帮夸夸团的背后,是理解每个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认知状态,再去通过建议进行改造。

而说到改造,就更让人哭笑不得。

妆容上,强行让方静涂上她明确表示过不喜欢的口红。

穿搭上,努力帮她增加一些“女人味”。

甚至,在她说过“不想办婚礼”之后,还送给她婚纱。

节目组和嘉宾,确实怀着好心。昆凌在送婚纱前,还提前为方静打预防针、体贴地为她准备贺卡。

但“改造”,并不是把你认为“好”的标准,生硬地扣在另一个人身上。

改造的起点,应该是站在当事人的角度,体会TA的处境,帮TA解决问题。

方静明明提了自己的诉求——

不很喜欢现在的独居生活(不是因为孤单,而是生活一成不变),也觉得自己尚未婚育有点对不起父母(但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人)。

面对方静的困惑,节目组难道不是应该帮她支招如何在工作之余添点更具趣味性的活动,甚至可以问问——带点冒险性你会想要尝试吗?

或者帮她和家庭讲和,搞清楚婚姻不应该是向父母完成的任务,而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和真爱共度此生吗?

这些实实在在的“难处”,我不认为通过化妆、穿漂亮衣服,就能迎刃而解。

而将女性的“性感”“味道”仅仅落在穿裙子,裙子调上几厘米,实在是刻板化了点。

人家作为理科博士缜密的逻辑,以及满房子吴昕她们看都看不懂的数字世界,飘觉得也是一种味道吧。

除了对女性美的认知,盲到只能望见裹脚布里漆黑的世界。这节目另一个让人感觉到盲的,是主角团从始至终都在居高临下地“俯视”。有太多细节可以感受到,吴昕一伙人是捂着眼做节目的,并没有真正实现和嘉宾们共情。《好看》第二期,嘉宾是一位辛苦照顾四胞胎的妈妈。她怀孕的时候受尽了折磨,每天都无法躺下,只能跪在床边休息。好不容易诞下四个宝宝,生活的重心全部交给了她们。对于自己,无暇放松、无暇打扮、无暇思考,也无暇关心丈夫。 而明星们感慨完“为母则刚”之后,话锋一转就能变为,改善夫妻关系,你也可以做到。可,为什么是照顾着四个孩子的妈妈去“做到”呢?还有另一位因为巨大的工作压力,胡吃海喝,不去运动,渐渐发胖的嘉宾。 韩火火看完她PS痕迹过重的自拍,玩笑话竟就能脱口而出:你这是诈骗。 更别提那些错把刻薄当专业的尴尬时刻,以及一到煽情处,就弥漫起的不知从哪儿来的……“悲悯”?这样的基调,注定了他们提供的,本质不是帮助,而是教导。原版的五人团和嘉宾们怎么相处?他们对需要“改造”的嘉宾,是试图接纳、理解、欣赏的。夸奖和吐槽都有,但不盲目。是在试图从嘉宾行径背后,找到更深层次的个人特质,并尊重他们的选择。比如接受改造的“嘉宾”不喜欢草帽。没关系,不喜欢就不戴了,我们可以选一个你更能接受的。因为他们的目的,不过是让嘉宾,走向自己内心最想成为的那版“更好的我”。反观《好看》主角团呢?对所有嘉宾都是一上来先评判。评判嘉宾的外表举止,是否符合“我”的标准,是否符合大众审美的标准。一旦违背,就下意识的想要“纠正”。这就很让人不适了。凭什么你就是对的呢?对自己比对方擅长的,优越感满满。而自己知识盲区的,说出来的话让人想笑。对化妆品选择更严苛的医生阿姨,吴昕说自己最怕碰到成分党,好用就行。请问产品好用的原因,不就是成分美丽适配性高才会好用么?韩火火和昆凌一口一句的“女人味儿”——高跟鞋是女生的必备单品。她们有没有考虑嘉宾通勤的实际情况,每天要走不少路,高跟鞋会加剧疲累呢?更何况,平底鞋,就没有“女人味”了吗?当对一类群体,只用唯一标准去评定。刻板印象、无理的要求,就会轻易产生。《粉雄救兵》节目的原名,叫做Queer eye。Queer(酷儿),是指异型恋之外的一部分群体。是社会上相对少数的,非“主流”的,多样化的一群人。Queer eye,正是这么一群人的视角——平等、包容、去性别化地,去看待节目里的改造者与被改造者。为了理清人与人之间的相似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这是原版节目的价值取向。恰好对比出了《好看》节目组的蠢与懒。丢失了本是灵魂的人物设定和精髓,却连“皮”也没画好。最后成了槽点满满的国产式“改造”——被改造的对象,不一定是人生的失败者,但一定是世俗标准判定下的“失败者”。改造的方向,也不是让面目模糊的女生变得清晰。而是把原本面目不同的女性,变得相同。个性没了,包容没了,多样没了,只剩他人视角的“唯一”。再看节目里那行耐人寻味的花字,“让普通女孩发现更好看的‘自己’”。“自己”,呵,多么讽刺。毫无疑问,在飘飘看来,《你怎么这么好看》就是失败的。即使后来陆续出现一些声音,开始强调它也有“感动之处”。即使,也有参与节目的“改造嘉宾”公开发声、感谢节目组。我依然觉得这节目没得洗。也不想洗。说白了,《你怎么这么好看》就像一档请了年轻明星加持的调解节目。表面,是直击社会女性现状、从内到外的治愈。实际奉行的,依然是那套腐臭不堪的传统逻辑——我认为女性应该怎么样。第一期,明星团认为女性该有女人味儿,所以随性女博士穿上了公主裙。第二期,丈夫认为妻子有孩子后不美了,所以照顾孩子的妈妈还得分心好好打扮。第四期,孩子觉得母亲不潮,所以当了一辈子医生的母亲,临退休却要改变整个着装风格和生活习惯。她们请一己之力,把一个本来主打启发你更多可能性,给你一些调剂自己的方法的好节目,变成了土味调解。就像类似《百姓调解》的节目里,丈夫家暴,专家却对妻子说:你还没有适应妻子的身份,拼命劝着家和万事兴。价值观之外,不是所有人都换身漂亮衣服,做个巨贵发型,在镜子前晃一晃。玻璃窗,阳光房,光线打进来,从此就能照亮余生。她们把一个本来走小调剂风格的节目,吹成天样大——治愈你。结果真上手还不如原版切实际。如同调解节目在舞台上强拉俩冤家握手,不理真正生活中的一地鸡毛,打扮打扮,是不是父母催婚就不用理?四个孩子就不用带?过劳肥就能变健康?于嘉宾,她们下最猛的药,起最低微的效果。而从更大层面来说,这种靠加剧性别刻板印象,换来的短暂”好看””正确”……又何尝不是一种麻痹呢?嘉宾们被冒犯却配合的原因,其实像深海中的人抓住稻草——可能有用呢?那些表面善意、实质价值观腐臭的“调解和帮助”,就像裹着蜜糖的毒。短暂的甜味,带来的只是精神的麻痹。毕竟,迎合大众标准从来就比坚持自我,舒适得多。但,你要知道,即便接受了他人的标准,现实依旧不会改变。甚至,还要一并接受这背后,更长远、更不可撼动的陷阱。不是这样吗?为什么有的机场提起设置比一般车位更宽敞的女司机车位,会遭到反对?有部分女性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是便利得多?可安然受之的代价呢?是对整个女性司机群体的歧视印象的进一步固化——女性司机就是技术烂,出了事故首先觉得是女司机的锅,干脆女性不要随意开车……明明,停车技术好坏不分男性女性。新手车位,比起女性车位,不是合适得多?而我们身边,以“优待女性”为名,实则是强化性别刻板印象的节目与做法,还少么?从“女生必备一双高跟鞋”“女生的屋子不能这么冷清”“得多添些女人味”“一打扮你整个人都对了”到不打扮不化妆就是不对、不礼貌、没素质、犯罪。看看别国的例子,也实在离得不远。 放任它,还是察觉不对劲,大声喊出来。飘飘选择后者。从始至终,要改造的,都不该是遵照内心、潇洒生活的正常人。而是那些居高临下、满嘴“你应该”的路人甲。改造正常女性?谁给你的权利↘↘↘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她该被拯救,不是被改造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