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新型冠状病毒 | 一个尚未感染的武汉大学生写给全国人民一封信

鹿人七千,见字如面

2020.01.23

我求求你重视

求求你了

求求

01

我猜你点开这篇文章,一看又是武汉又是新型冠状病毒,腻了。

昨天写过的相关文章

但是我想告诉你,我自己都写腻了。

但没办法啊,我还是要写,我他妈真着急啊。

因为武汉病毒事件,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湖北,17人死亡。

你能想象我一个大老爷们在电脑面前打字打着打着就哭了吗。

截止1月22日16时,我的家乡湖北全面失守。

湖北荆州已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6例,襄阳发现两例,宜昌、十堰、荆门、咸宁、鄂州、恩施、仙桃、天门、潜江等多地发现疑似病例。

我觉得我们原本可以阻止或者减缓灾难的蔓延,如果我们不那么轻慢。

昨天我看到有人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这都什么时候了啊!

为什么都到这么危急的时刻了,还有人把灾难当作儿戏!

02

我舅舅前天问我怎么路上有人戴上了口罩,竟然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完全不知情。我真的到现在才发现——在中国再众所皆知的事情,都至少有一亿人不知道!这次武汉病毒蔓延,揭露了很大一部分国人最真实的一面:无知。昨天我大伯家办酒席,我需要去记礼薄不得不去。于是戴着口罩,全副武装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出门。(我家在咸宁)我爸看见了,让我快赶紧摘掉,说什么喜事搞得和丧事一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提醒大家预防武汉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的原则里,有这么一条:外出戴口罩。我一听,火了:本来现在就不应该去人多的地方,不戴口罩被传染了怎么办?我老爸驳斥,这又不是武汉,别人都不戴就你戴,搞得怪。我无语了:姑妈都是从武汉赶过来的,万一有事怎么办。这是我爸的原话:太夸张了吧!我又劝我爸说:你自己赶紧把口罩戴了吧,别回家传染给我了。你要是不戴,我就回去了,大伯家的事不管了,命要紧。我爸拍拍我肩膀:啊没事!别怕。

我瞬间就生气了,你就算再乐观,你也不至于乐观到这种地步啊。

去办酒席的场所,还不戴口罩。和十几个陌生人一张桌子吃饭,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完了之后,大手一挥:没事!

回家后,我立刻把手机里能搜到的所有资讯全部转发到家族群。

然后我七大姑八大姨的回复和我爸如出一辙,大概意思都是:

没事的,小题大做了。

这真是巨大的讽刺!

平时丧得要命佛系得不行的年轻人,这会儿都乖乖听话严阵以待。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不说,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命要紧!反倒是他们一脸无所谓,笑看生死,觉得一切保护都是多余,笑话我们年轻人太夸张了!其实,他们不是不怕死,他们是不知道疫情的严重性。我真的特别建议我们的爸爸妈妈,能看清当下形势,看看这次武汉肺炎主要感染者到底是谁。两个关键词:男性,中老年人。患者集中在40-60岁,刚刚是我们父母的年纪。是的,在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面前,最需要担心的是老年人,因为他们最易感染,最易发展成危重症,最容易有生命危险。换而言之,最需要保护的是我们父母这一辈人。武汉肺炎肆虐,人人自危,每个人恨不得都把自己裹得紧紧,大门不出。可他们倒好,压根就不当回事。你说他们一两句,他们嫌你反应过度:哎呦,没事的。可你是否知道,如今全国确认感染病例473例,短短几个小时,增加了33例。这还只是被发现的,那些偏远县市,谁知道那是感冒还是肺炎?我不是在制造恐慌,而是希望你能重视起来。

武汉肺炎不可怕,可怕的是轻慢和无知。03

同样是“人传人”,也和野生动物有关。恰巧连时间都很相似,同样是冬天,春运前后。这次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那场“白色恐怖”。面对病毒面对灾难,17年前,中国政府曾经无知过一次。2002年12月5日,在深圳一家酒楼的上班的黄杏初感觉不太舒服。发热、头痛、全身无力,每个症状都像极了发烧。去医院打完吊针以后,未见好转,于是就回了河源老家休息。彼时,他还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一场灾难的源头。一个月后,他被确诊为非典,成为全球首例报告SARS病人。 这是战斗打响的第一枪,但没人把它当一回事。几天后, 2003年的春运如约而至。40天共发送旅客1.28亿人次。熙熙攘攘的人群,裹挟着城市送给人类的隐性病毒,分散到全国各地。后来,有地方死了人。

那时人们还是不知道非典为何物,但都开始都戴着厚重的口罩。

滑稽的是,与现实截然不同,电视里仿佛过得是另一个平行世界。

每天循环播放的,都是满屏粉饰太平的新闻信息。

可控,不严重。

五个字,依然是当时的人们能获取到的唯一信息。

世界卫生组织来北京调查时,一辆装着29个非典患者的急救车在北京城里转来转去。试图让世界卫生组织相信,疫情已经完全控制住。

政府没有重视,民众压根就不情,一场巨大的民族灾难开始席卷整个中国。

2月14日,广东新增非典病人56例,攀上了记录最高峰。呼吸科医生戴了整整12层口罩,几十名医生护士感染。然而就在同一天,新华社居然发布来自卫生部的消息,称《广东非典型肺炎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一边水深火热,一边盛世太平。好不荒诞!那时互联网刚刚兴起,一条QQ消息从北京跳到广州只需要0.1秒,但北京的医生却不知道广州的疫情。北大医院急诊科护士杨璐说:非典刚来时,大家不知道严重性,许多人只戴了一层薄薄的纸口罩。当时信息不公开,政府无知,媒体失声,是为一过。这直接导致非典席卷北京时,很多医生当时就懵了。大半中国都陷入疾病恐慌中。

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发布:非典病毒为变种冠状病毒,传播性极强。

国内的疫情再也瞒不住,谎言随着时间一一揭开。

疫情公布由五天一次改为一天一次;

北京市确诊三百三十九例;

疑似病例四百零二人。

4月下旬,北京进入全面暴发期。急救中心的电话,由一天的300增长至7000。

由于政府瞒报,非典于2002年在中国广东顺德首发,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直接后果是,非典肆虐,全国8069人感染,774人去世。当年,我们输在不够坦诚,输在不够透明,输在政府无知。04

17年后的今天,面对突如其来的病毒,政府应对足够及时,信息公开透明。

但如果今天这一仗我们还是输了,那也是输在了无知。

民众无知。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出来,很多人指责武汉政府行动是不是太过迟缓。我在武汉念书,我必须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元旦前夕,辅导员就在班级群里告诉我们要注意不明肺炎。这足以说明,从12月末开始,武汉市政府就已经有了防范意识。但大多数人都太轻敌了。我记得元旦前天晚上我和同学去江汉路跨,发现戴口罩的人不足1/5。甚至当时我们戴口罩,都有人都怪我们神经兮兮。大家还是轻视了那次所谓的不明肺炎。但如今,形势严峻,感染病例不断攀升,媒体也不断宣传科普。但遗憾的是,一些民众依然事不关己,油盐不进。武汉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 广东确诊感染者22例,但广州这座城市戴口罩者至今寥寥无几。武汉市依然有许多民众不愿意戴口罩,甚至需要武汉政府采取市强制措施。

但与部分民众的轻慢、无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政府如临大敌,

官媒倾巢出动,

医务工作者视死如归。

这段日子,整个中国都紧张起来了,各地防治机构,全都进入了战时状态。

官媒倾巢出动,如临大敌。武汉也进入了一级戒备。当然少不了医务工作者的一往无前。2020年1月20日83岁高龄钟南山院士再次挂帅出山,前往武汉指导调研疫情防控工作。一个83岁老人告诉别人不要去武汉,自己却第一个冲了上去。钟南山: “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网友:“那你还去。”新年将至,与钟南山院士一同奋战在防疫前线的,还有数不清的医务工作者。有的瞒着家人,主动请缨走上战场。有的连续密封8小时,睫毛凝霜也不下火线。不计报酬,无论生死,这是他们的战书。一边是若无其事,一边是视死如归,你说讽不讽刺?

所以,我真的求求某些人了,把口罩戴上吧。

我最怕的就是我们年轻人各种防范,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但家里长辈压根不当一回事,该吃酒席还是吃酒席,该去拜年还去拜年。所以,麻烦我们年轻人多和自己长辈做思想工作啊,这不是感冒,这是病毒,会死人的啊。

我看到很多人说武汉加油,我知道这是好意。

但应该是全国人民一起加油,一起扛过去。这是传染病啊,而且已经蔓延到全国了,所以不管目前在你的省市有没有发现疫情病例,请到公共场合一定记得戴口罩。这是国难,请不要无知,请不要戏谑,请不要把自己当作看客,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请警惕起来。请相信祖国和医生。请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比病毒更恐怖的是国人的无知和轻慢。这一仗我们不可以输!注:这是几个大学生一起做的号,欢迎关注,一起做一个有理想的人。

点亮在看

国人平安

原文链接

赞(1)
新华侨网 » 新型冠状病毒 | 一个尚未感染的武汉大学生写给全国人民一封信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