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武汉封城7天后,疫情高峰即将到来:最可怕的不是病毒,而是人心

回复【早安】送你一张专属祝福卡片

文 | 有书嘉莉妹妹 · 主播 | 依米

500万人离开武汉。

这是1月26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

“武汉市有1100多万常住人口,户籍人口990多万,流动人口将近500万。

因为春节因素和疫情因素,约有500多万人离开这座城市,还有900多万人留在武汉。”

消息一出,引发了社会大众的极度恐慌。

在这500万人当中,有多少人是病毒感染者,又有多少人是潜在病毒感染者?

而这么庞大的群体,随着春运,分散到全国各地。

有可能就和我们乘坐同一趟航班、火车,有可能正来到我们所在的城市,还有可能就是我们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新型肺炎疫情的蔓延,让我们紧张、焦虑和恐慌;

而这500万的数据,更是将这种情绪推到了极致。

我们从恐惧病毒,变成了恐惧武汉人,甚至恐惧湖北人。

听过这样一句话:

“恐惧让人自保,自保让人逃避,逃避引发厌恶,厌恶让人心生歧视。”

于是,“武汉人”成了众人眼中的“瘟神”,他们成了过街老鼠,人人都可以喊打。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网友的求助:

他20号从武汉出来旅游,没想到疫情会发展得这么严重。

只短短几天的时间,很多酒店已经不允许接待与湖北相关的旅客。

他想回武汉,却被告知所有的车都不会在武汉停留。

他想呆在旅游地,却发现,不管是酒店还是民宿,他们所遵循的共同标准就是:

不接待湖北人。

即使他拿着健康的体检报告,即使他体温检测正常,也没有任何一家酒店愿意提供一间空房给他。

他说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

“是不是要把武汉人赶尽杀绝,才能让疫情结束?”

而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个例。

疫情爆发前去云南旅游的游客,在武汉封城后无处可去。

他们从昆明被驱逐到了大理,然后从大理被驱逐到丽江,最后从丽江又被赶回了大理。

宾馆不敢接,酒店拒绝入住,他们只能挤在狭窄的车里,睡了好几天。

但因为车牌号是「鄂A」,他们赖以生存的栖身之所,还是被砸了。

网友@胡说胡有理说,他是在疫情没通报之前,来哈尔滨旅游的。

即使疫情蔓延开来,他也是被医院确诊为没有感染的人。

但他仍然遭到滴滴、专车拒载,报亭旁等车,连站都不让站,被人拿着笤帚赶……

为什么,我们嘴上喊着“武汉加油”,可现实却是让“武汉人滚”?

鲁迅曾说: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的确如此。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

面对蔓延的疫情,我们都会害怕,都希望这场灾难早点过去。

可在疫情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武汉人也是。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和我们一样,也盼望着能过个好年,能一生平安顺遂,能与爱人相伴到老。

可疫情选中了他们,让他们承受我们所没有承受的恶果。

我们要做的,不是歧视与冷漠,而是同情与温暖。

前几天,#武汉返乡人员信息遭泄露#登上了热搜。

那些去过湖北的返乡者,他们配合相关调查,接受医学观察,自己做隔离,认真量体温。

却不曾想,自己配合登记的个人信息,却被完全暴露在多个微信群、各大社交平台上。

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家庭地址……

这些,本该是私密的个人隐私啊。

可现在呢?

他们的信息被肆无忌惮地公开、转发,以及疯狂传播。

甚至有陌生人来加他们好友,各种留言骚扰让他们“滚”。

更有甚者,直接称他们为“武汉毒人”。

一位被泄露隐私的网友说:

“我们对社会负责,报备了自己的信息,但他们却把我们‘卖’了,我们被当作病毒一样看待,真心寒。”

大家把对新型肺炎的恐惧感,安放到每一个武汉人、甚至湖北人身上,对他们进行排挤与歧视。

而个人资料泄露,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在某些地方,只要见到鄂A牌照的私家车,就有一群人围堵起来,不让进村;

但凡听说来自湖北,不管是不是湖北常驻人口,有没有近期去过武汉,酒店统一不让入住;

甚至有网友因为五年前曾来武汉出差,就被社区列为“高危人群”……

网友夏天说:

“武汉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疫情中,被四方咒骂唾弃。武汉人成为一个代号,变成了一个带着病毒的群体。可我们不是面目模糊的代号而已,我们也是一个活生生、会害怕的人啊。”

是啊,他们是我们的同胞,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而不是被歧视、被嘲讽、被排挤、被驱逐的对象。

面对疫情,我们防的是病毒,不是武汉人。

虽然疫情来自武汉,但他们也是受害者。

不要歧视武汉人,他们只是倒霉版的你。

诚然,不可否认的是,有少部分人的存在,确实加剧了我们对武汉人的恐惧。

有人得知武汉封城消息后,火速打包行李,带着孩子赶往北京;

有人在已经发烧的情况下,吃了退烧药,从武汉逃出来,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玩;

有人成功从武汉逃离后,一边炫耀自己是“疫区极端出逃人员”,一边邀约朋友去蹦迪。

当网友质问“怎么好意思把病毒带给家人”时,还大言不惭地说:

“我们武汉人心情不好就喜欢把病毒带给你们!”

……

面对疫情,我们真正要谴责的是这类人。

他们很自私、很坏,他们让人心寒至极,他们不配称为“武汉人”。

但那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人。

大部分“武汉人”,仍然选择呆在武汉,等待疫情结束。

一位网友,为了接武汉的妈妈去北京过年,提前计划了好久。

可到了出发那天,妈妈却让她把票退了。

因为妈妈担心自己也是病毒携带者,她选择呆在武汉,只是不想连累他人。

@小云朵咩咩羊

一位武汉姑娘,心心念念想去看600岁的故宫很久了,因为新型肺炎,全家退掉了去北京的机票。

他们的新年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所有人都平平安安。

@CYuXIno

一个小伙子,已经坐上了回家的高铁。

可了解到武汉疫情的严重性后,他又掉头回到了工作的城市。

这个年,他要一个人在异乡度过了……

武汉这所城市生病了,需要时间来疗伤。

他们没有选择逃避,而是和城市一起面对。

武汉某医院的一位医生,在回乡过年的路上,听到招募支援医生的通知,第一时间报名,换车回武汉。

“我现在下车!回武汉、回医院!”

在疫情面前,有的人自愿选择逆行。

不计报酬,不畏生死,只为让疫情早些结束。

武汉封城后,物资缺乏,医院的医生护士,凌晨3点后只能吃方便面。

了解这一情况后,一对经营餐馆的夫妇说:

“只要是医院医护人员需要吃饭,无论哪个点,提前半小时打我电话,24小时在线。

我们店里5个人不过年,支持所有医护人员,武汉加油!”

“武汉加油”并不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口号,他们也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着,为武汉祈祷,为武汉加油。

一个武汉的小姑娘说,她爸爸是出租车司机,她在车上准备了很多口罩,让爸爸免费发给乘客。

她说:

“我心很小,希望身边人都健康。”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其实每个人的心都很小,小到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而“武汉人”也并不是病毒,他们只是受害者而已。

没有谁愿意看到瘟疫横行,灾难肆虐。

在疫情面前,我们要做的不是责怪,而是多一些相互尊重和理解。

疫情肆虐,武汉人被非议和歧视的现象层出不穷;

再加上疫情高峰的即将到来,人们对武汉人的恐慌和恶意,愈发明显。

所以央视主播海霞,特意在《新闻联播中说了这样一番话:

1.战疫情不是变无情,地域重视不能变成地域歧视。

在疫情面前,其实武汉人、湖北人都是受害者;

甚至他们牺牲更大,不要歧视和嘲讽他们。

2.物理隔离,不能变成心理隔离。

对有接触风险的人尽量别抵触,其实他们比我们更心慌、更着急。

3.登记信息,不要变成泄露信息。

对相关人员只进行必要的登记,不能“人肉”,更不要泄露隐私。

要知道,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而不是武汉人。

武汉人也是受害者,他们值得,也应该被人友善对待。

请给予他们,最起码的尊重。

“相信,明媚的阳光终会照亮武汉这片土地。樱花会再次盛开,早起的人们依旧吃着热干面,街道会再次人声鼎沸;我们会摘下口罩,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见自己想见的人。”

就像钟南山院士在提及武汉时说得那样:

“武汉,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城市!武汉,是能够过关的!”

乌云会散,樱花会开,病魔终会被打败。

加油武汉!加油中国!

我们有理由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们再去武汉看一场樱花吧。

– END –

点个“在看”,为中国加油!

点击【阅读原文】,最全零基础学英语资源领回家

原文链接

赞(0)
新华侨网 » 武汉封城7天后,疫情高峰即将到来:最可怕的不是病毒,而是人心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