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华人新视点

武汉疫情:中国口罩大抢购如何扩散至全球

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一对夫妇戴口罩

自中国湖北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来,口罩作为防疫专家倡议的重要医疗物资一直缺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于2月3日证实,中国现在最急需的是防疫医疗物资,如医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

中国是全球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大国,每年口罩产量占全球50%。除开供需失衡造成的口罩缺口外,还有哪些因素被忽略?中国的缺口引发全球多个国家的供需变化,又给当地带来什么影响?

中国的口罩缺口有多大?

中国工信部本周给出的数据显示,中国口罩产能每天2000万个,目前产能恢复率60%左右。但是工信部没有披露的是,中国的14亿人口,如果严格按照专家建议每四小时更换一只口罩,单中国内部每天的需求量至少是28亿个。

1月28日,马来西亚一家药房贴出的告示:口罩和消毒液售馨
Image caption1月28日,马来西亚一家药房贴出的告示:口罩和消毒液卖光

为弥补缺口,中国政府已开始征用民营口罩厂。按官方说法,这是中国国家防控物资临时储备制度,对重点生产企业的物资直接调配。

多家口罩经销商向BBC中文记者确认,各级市政府入驻口罩厂,口罩一生产出来就立即被政府拿走。此前已预订口罩的零售商不得不向客户退款。多名中国的口罩购买者向BBC中文记者证实,他们早前下单的口罩至今未收到货。

中国医护群体的口罩缺口如何造成?

除了普通市民外,一线医护人员被认为是最急需口罩的群体。

物资调拨不利和缺乏储备被认为是导致一线物资缺乏的重要因素。

N95口罩现在不仅是湖北一线医生急需,湖北之外很多疫情严重地区的医院都向社会发出公开征集捐赠倡议书。

2月4日,湖北红十字会物资分配不均偏袒莆田系医院等问题的舆论发酵一周后,湖北省红十字会的三位主要负责人被处理。湖北省纪委通报他们的问题为,在疫情期间接收和分配捐赠款物工作中存在不担当不作为、违反“三重一大”规定、信息公开错误等失职失责问题。

湖北红十字会作为半官方机构,于1月27日被湖北省政府委以重任:所有物资统一归口到红十字会,即湖北和武汉红十字会为唯一有权接收捐赠的机构。

湖北当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则表示,物资的调拨权不在他们手里。但公众对红会的说法普遍持怀疑态度,认为红会如果没有调拨权,莆田系医院如何拿到多于一线医院的医疗物资?

作为重大疫情期间的重要防疫物资,中国的储备严重不足的问题也已经暴露。中国官方称,因为口罩有效期问题,在非特殊情况时期,不会有大量的囤货库存。而对于N95口罩、防护服等,医院通常也不会大量储备。

泰国皇宫外的卫兵戴着口罩
Image caption2月4日泰国皇宫外的卫兵戴着口罩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的50%。中国缺货后,全世界会不会受到影响?

城找口罩的香港 

香港的口罩至少八成依靠从中国进口,其余两成来自东南亚国家。据香港的口罩零售商估算,约700万人口的香港,每天需要用口罩300万个。

1月30日,香港政府称,已和中国内地协调有800万口罩抵港,而香港海关也在安排2400万口罩给香港零售商用。但香港的零售商称,这些口罩有很多是此前已经下过的订单。

按照最保守的估计,一天300万个口罩的消耗量,这些调来香港的量撑不过10天。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承认,由于全球争夺防疫装备,物资存在短缺,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处理,会优先把物资提供予香港医护人员,为了确保医护人员有足够供应,不能向香港市民派发口罩等物资。

近一周因为口罩紧缺,香港街头出现排队买口罩的长龙。有市民甚至通宵达旦排队买口罩,但因商家的供应量有限,只能空手而归。而香港周二(2月4日)更出现一盒平时卖价为几十港币的口罩卖出近1000元港币的报道。

用电子系统管理口罩的澳门

对比香港,澳门本次防疫措施受到好评,尤其通过电子系统管理市民口罩领取的措施获得公众认可。

澳门人口约76万,据澳门特首贺一诚的说法,2000万个口罩供应肯定无问题,亦足够用一个月。此前澳门推出凭身份证购买口罩的措施,外佣和市民可以在当地50多间药房自费购买口罩,10日内每次限购10个,而且价格稳定。

1月26日,澳门还抽调了5万个口罩支援珠海的医院。

禁止出口口罩的台湾 

台湾人口约2400万,1月24日宣布禁止口罩出口一个月。台湾口罩的第一出口国为日本,而中国是台湾口罩的进口国。

宣布禁止出口后,台湾行政院称台湾的存量确保四大便利店还有200万个左右存货,而3300万片的库存也陆续给医疗销售流通管道使用。台湾经济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台湾平面口罩厂商每日产能188万个、最多可达244个片,N95 口罩每日产能10万个,最多可生产12万个。台湾口罩禁令生效后的一周,台湾海关没收了非法邮寄出口的3万个口罩。

中国戴口罩的警察

全球多国家口罩遭抢购 

中国工信部表示,在1月24日到30日的6天里,共进口5600多个只口罩。澳门行政长官贺一诚说,葡萄牙都被买光了,没口罩了。从各国社交网络的反馈来看,中国已经买空包括英国、泰国、韩国等多个国家的口罩。

BBC中文记者了解到,中国多个市级政府的采购人员在海外大量进口口罩,有时甚至发生一家口罩厂被两三个市政府“盯”上的情况,甚至因抢口罩出现某地方政府得罪另一个地方政府的案例。

中国江苏网2月2号的消息称整个肯尼亚的40万个口罩差不多被当地华人团体买光并送回国内。江苏网并赋予组织筹备买口罩的华人“真心英雄”的称号。中国的社交网络上也有批评声认为,中国不该买光医疗本就落后地区的物资,这会对当地造成不必要伤害。

日本经济新闻网称,日本的口罩已经严重缺货,甚至有口罩商称四月前都不会有货。日经网的数据显示,日本口罩产能是一个月4亿个,极限产能是一个月6亿个。日本民间和官方截止2月5日,已向中国捐赠约150万个口罩。中国外交部也向日本表示感谢。

但每年2月到5月之间是日本花粉症的多发期,日本的花粉过敏症人群有约4000万人。再加之日本国内截止2月5日已有20例确诊病例,国内民众对口罩需求强烈。也有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倡议,“建议中国人不要再去抢购日本的口罩了。会造成当地民众的不便和不安,不要给帮助我们的人添麻烦”。

赞(0)

评论 抢沙发

新华侨网 » 武汉疫情:中国口罩大抢购如何扩散至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