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华人新视点

原创丨集中火力,前方已是疫情最后的山头!

这辈子哪个春节记忆最深刻?无疑是2020年的春节。这一年,全国人民主要分两种人:一种是奋战在抗疫一线各岗位的英雄们,一种是在家里响应国家号召进行自我隔离配合防疫的普通人。2月6日,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会议精神中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关注到两个重要信息:一是集中力量抓好湖北疫情防控,二是湖北以外的地区继续做好防控同时开始有序恢复生产。这两个重要信息内涵很丰富,主要说明两点:一是全国疫情的两个战场中,湖北以外地区的疫情防控拐点已现。从数据上看,2月1日至5日的5天时间里,有4天时间新增病例低于1月31日,其中2月4日和5日连续两天回落。正是基于这样的数据,中央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中才强调湖北以外地区在继续做好防控的同时,有序恢复生产。这也就意味着,从2月6日起,湖北以外地区开始恢复经济生产,如果疫情能够进一步得到控制,生活秩序不久也会逐渐恢复正常。二是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很严峻,2月5日和2月6日虽然全国新增确诊病例都较2月4日有所回落,但每天依然新增三千七八,而这些新增病例中约八成在湖北。而在湖北,则体现出两种状态,一种状态是武汉占湖北新增确诊病例约六成,另一种状态是武汉周边县市疫情有蔓延态势,尤其孝感、黄冈两市增长较快。至于新增疑似数据回升,主要是“疑似病例”认定标准放宽,即:无论有没有流行病学史,只要符合<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和<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这两条临床表现,便可考虑为疑似病例。所以,这个数据回升暂时只做参考,需多观察几日。

基于上述因素,中央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中首先强调要集中力量抓好湖北疫情防控工作,尤其是武汉市的疫情防控,就是抓住了主要矛盾。会议中还强调,对武汉市继续通过多种措施增加床位供给和医护人员,湖北其他地区也通过挖潜、新建及对口支援等措施增加医护力量,并继续抓好重点医疗防护物资保障。由上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当前全国疫情防控,湖北以外战场正逐渐向正常秩序恢复。这一切得益于武汉封城、湖北几乎封省以及各地防控措施及时和得力,在全国一盘棋的统筹下权衡决策,才没有形成疫情全国肆虐的危险局面。但我们也不能忘了,全国局势虽有缓解,但核心矛盾——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还处在疫情的肆虐之下,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充分认识到,接下来全国疫情能否长期向好,完全取决于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的疫情能否更快得到防控。所以,当下疫情歼灭战的决胜战场就在湖北,而决胜山头就在武汉。事实上,武汉已是最后的决战山头,武汉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则疫情歼灭战将彻底胜利,全国乃至全世界才能彻底安全。武汉疫情不消灭,湖北疫情难消灭;湖北疫情不消灭,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将继续被疫情威胁。因此,就当前具体的疫情防控而言,如何控制住湖北地区尤其是武汉的传染源,如何让患者尽快得到确诊和救治,是解决所有矛盾的核心。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湖北省及武汉市在一片指责声中,在党中央坚强领导和全国人民的强力支持下,采取了系列得力措施。譬如,上千床位的火神山医院建设仅用10天10夜,1600床位的雷神山医院马上也要交付使用,2月4日连夜开辟3家方舱医院增加了三千多个床位,而方舱医院短短几天更是将增加到15所,能够提供超过万张床位。正是因为短期内增加了相应的硬件基础能力,才有了当前武汉开始力抓源头防控的进一步措施。现在,武汉正在全力以赴排查收治“四类人员”,实施全民拉网式排查,坚决落实应收尽收、应治尽治。随着更多的确诊及疑似病例被分类隔离、收治,疫情控制在接下来是值得期待的。事实上,大到全中国,局部到湖北省和武汉市,在国家确定这次疫情为乙类传染病并确定甲类管理后,疫情防控都是高效和得力的,世卫组织已多次表态肯定中国表现。虽然世卫组织把这次疫情列为了PHEIC,但他们对中国应对疫情有力且有效是高度评价,也正是这样我们在外交上反击美国的围堵才做到了更加有力、有效。其实,也正是中国政府及湖北省地方政府在后来的应对上足够的果断和得力,才有世界范围内迄今只有200多确诊病例,湖北省外仅十多天就实现较为有效控制住疫情的良好局面。这其实就是我们党和国家及时果断,湖北省和武汉市在巨大压力下的一种担当。中国的体制就是这样,只要在任在岗就得全力以赴,这和西方民主政治下的政府领导经常做“逃兵”完全不同。就像澳大利亚总理,山林失火烧了半年了,现在从海岸线都烧到了悉尼了,他依然可以不作为且依然悠然执政,这一点和中国政府的高效形成了鲜明对比。哪怕是美国也一样,新奥尔良飓风把美国的整个城市都泡在了水里,时任总统小布什却可以继续度假到结束。而我们的体制决定了,此时此刻所有的党员领导干部都得带头向前冲。当然,如果对整个疫情进程进行复盘,实事求是我们最初的阶段表现是不好的,的确是存在认识不足、重视不够和措施不力的问题,对于这样的问题湖北省政府和武汉市政府都有非常明确的认识及不止一次地表达懊悔。仅仅懊悔当然是不够的,所以我们才看到整个湖北、武汉的党员干部都在拼命,工作虽然依然有不少不到位的地方,但工作已经细化到了社区,哪怕是买菜这种事,只要给社区打个电话就直接送上门。当然,对于这样的疫情,包括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和曾山院士都说过,对新出现的病毒的研究和采取措施都有一个认识的过程。譬如,李兰娟院士在接受央视记者董倩采访时就说,对于是否做封城这种史无前例的事,专家也有一个观察的过程,直到他们看到在全国各地都出现了感染者,他们才能确认封城是必须的选择。然而,一旦我们选择了,执行起来一定是雷厉风行,这就是我们的体制优势。不过,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其实这次疫情更大的问题在于我们的防疫机制上存在漏洞。譬如,我们的《传染病防治法》中规定了不同级别的疫情要有不同级别的政府才能宣布,这次武汉市政府就没有宣布这次疫情的权力。然而,这一情况表明,我们的法律规范了宣布的权力,同时却没有考虑传染病防疫措施决策权的前移问题,在防疫的规范及操作规程上也是明显存在不足。试想,如果法律、机制、权力和作业规范体系是完备的,那么当一线发现了一种没有见过或未经确认的新病毒,他们在一线就会立刻根据规定的操作规范对病人进行隔离,对自己加强防护,这些制度和操作规范细节如果是清晰的,疫情在爆发之初就被遏制了,哪还会有今天?一线医生、科室、医院,在整个过程中都有相对应层级的决策权,就能在疫情出现最初阶段,把疫情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不至于其快速发展蔓延。在一线处置疫情的同时,再把疫情上报到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再根据自己所处级别的权力和规范采取相对应的措施,从而遏制疫情的进一步发展,同时再向上一级汇报。当每一个层级的职责、权力、操作规范都是详细且具可操作性的,哪还需要向上汇报疫情才能决策的问题呢?哪里还存在地方政府是否重视的问题呢?至于疫情宣布,和疫情前期控制完全是可以分成两条线操作的事情。而在此之前,我们却没有这样的机制,这导致了我们的体系在面对病毒疫情时是失灵、失聪的状态,如此也必然会出现疫情难以在初期遏制的结果。所以,结合这次教训,我们应该更加明白总书记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的延伸意义。针对一个体系,我们需要把权力进行分层、切割,然后分配到不同的级别和岗位,把这些权力一个个都关在相对应的制度和相对应的岗位制度上去,由这些最贴近现实、相对应岗位的人,去对实际事物进行决策,并在决策同时产生信息联动,从而避免小问题变成大问题,避免信息传导失灵、失聪,决策失时、失机。湖北疫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全世界包括世界顶级专家么有人能提前预料到,但如果我们在机制上是完备的,这种事是依然可以避免的。把决定问题的关键寄望于个别人的预料上,那意味着我们永远无法真的脱离风险敞口。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我们只有形成针对相关事物的有机反馈与决策机制,才能真的避免悲剧重演。

在抗击这次疫情过程中,湖北省尤其是武汉人民,为这场疫情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如果不是武汉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措施,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疫情不可能控制得这么好。虽然,也有少数人埋怨疫情是从武汉传出去的,但这并非武汉人民的主观故意,没人喜欢病毒,谁又希望病毒爆发呢?然而,封城的效果就是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因此获得了安全,这就是武汉人民的贡献。

之所以说武汉封城是巨大牺牲,还不仅仅因为疫情对武汉和湖北省经济的打击,更是因为封城及交通管制之后,武汉人出不去了,出不去就无法再去享受武汉以外更加优质的医疗资源,这客观上增加了武汉人的危险,这也是武汉感染者死亡率高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武汉物资短缺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封城导致内外人及物资循环不畅所致。但为了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利益,封城依然是值得的,因为相比武汉所做的牺牲,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利益更大,关于这一点武汉人民都清楚,他们也都识大体、顾大局,没人为此抱怨。

前些天,钟南山院士在说到武汉人的时候,眼睛立刻就红了,84岁的他哽咽着说,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人一定能过关。他老人家是清楚武汉在这次抗击疫情中所做的贡献及所付出的牺牲的。但没办法,这就像我们经常要舍小家顾大家一样,武汉人此时就是舍武汉人的利益顾全国人民的利益,这个牺牲和付出是值得的,武汉人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也一定能挺过去。在这次疫情防控战中,英雄的武汉人民、可敬的湖北人民是在为全国人民乃至全人类在作牺牲,我们应该给他们支持和掌声,所以也请大家都能理解当前武汉乃至湖北的形势,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和帮助,湖北与武汉政府都在做出努力,我们应该支持他们努力去把事情做好,争取把疫情早日赶走!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最近舆论场依然有很多带节奏的人,他们不是呼吁大家支持湖北、支持武汉,他们不顾抗击疫情大局,而是不断制造和传播各种谣言,不断制造各种舆情事件,不断地通过各种所谓的“料”对各方进行指责和谩骂(包括占豪也被抹黑谩骂)。这其实只能让湖北和武汉方面不得不耗费精力应对舆情。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各种与抗击疫情无关的舆论无疑会削弱抗击疫情的力量,从而最终影响到抗击疫情的进程和效率效果。

当然,某些人带节奏的目的,大概也就是为了破坏抗击疫情进程的。对此,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就像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之前所说的那样,现在去被各种谣言追着跑,或者去议论还不是时候的追责,终究都是浪费时间和精力,从而影响抗击疫情的进程,这些影响抗击疫情的事都应该放在事后再说。当务之急,核心就是抗击疫情,而抗击疫情的核心就在湖北、就在武汉,我们需要团结一致来赢得这场胜利。

这里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可以举两个刚刚发生的例子。

例1、关于方舱医院:

此时,开辟方舱医院意义重大,因为只有快速开辟方舱医院,才能广泛收治“四类人员”,才能实施武汉全程拉网式排查,才能把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防治精神落实到位,也才能快速地消灭疫情。现在,武汉市已经征用了15个场所,将能提供一万张以上的床位,未来方舱医院可能还会进一步拓展,武汉市效率还是很高的,短短几天时间里就征收了15家,已建成几家并增加了几千个床位。可能有人说,为啥不早点建方舱医院呢?道理很简单,前期在医务人员、医疗物资不够的情况下,根本不具备建方舱医院的条件。现在,全国各地支援近万医务人员,各种医护物资也陆续到来,条件现在具备了。

方舱医院是在体育场馆、展览馆这样的空旷建筑内建成相对简易的战时临时医院,一方面限于条件,另一方面限于时间和人力,注定了不可能像正规医院病房那么完备,更不可能象家里或宾馆那么舒服,而且这里主要是为了分类安置症状轻的患者和疑似病例,此时大家更多应该是体谅与鼓励而非指责。然而,愣是有些人吹毛求疵,甚至传播关于方舱医院的谣言。他们的目的不是想让疫情控制得更好,而是想让事情变得更糟糕,这种人真的是其心可诛!

我们永远要记住,这是一场人民战争,需要我们每个人去努力,不要太过苛求,要识大体、顾大局!方舱医院的条件虽然会不断完备,但一定要明白整体条件依然是相对有限的,战时搭建的临时医院,要理解。

例2、关于美国所谓“特效药”瑞德西韦:

前两天刚刚决定展开临床试验,结果昨天就传在几百病号身上有特效,真是为了钱昧着良心说话。美国一共12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至今就一人康复出院,如果真有那么神奇,为啥这些美国人没有全部康复出院?而且,仅仅一天时间就能临床试验几百人并确认奇效?这造谣有一点节操吗?这么造谣,无非就是施加压力,试图赶紧让中国引进这款药物。

然而,这款药奇贵无比,100mg据说高达4万人民币,一个疗程就好几百万,谁吃得起?而且,从权威渠道了解的情况是,这款药本来是研制出来应对埃博拉病毒的,但至今该药也没能获得验收通过,针对埃博拉病毒的药对埃博拉都没有奇效,能指望其短时间内就对新型冠状病毒有奇效吗?另外,这款药还有较大的副作用。

这种为了利益编造的谣言,最终迫使正在做临床试验的中日友好医院出来辟谣,更重要的是还要耗费我们钟南山院士的精力,使得他不得不亲自出来辟谣。钟南山院士还专门针对临床做了指导,他说临床试验可以加快绿色通道,但必须走程序。“很多实验室找到一个苗头,就希望马上完全进入临床,这个要小心,伦理审查一定要通过。临床医生还是要按临床的规矩来做。钟南山院士的提醒太重要了。

在这种时候,还有人造这种害国害民的谣言,真的是太狼心狗肺了!

说一千道一万,希望大家在现阶段不要再被各种谣言所惑,不信谣也不要传谣,同时也不要把精力集中在所谓声讨追责上,现阶段重要的事情就一个——歼灭疫情,所有与此无关的都应该先放下,待事后再说,先尊重最高指示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先把疫情干趴下再说其他!

抗击疫情,需要我们共同努力,赶紧歼灭武汉疫情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希望战友们继续转发,让更多的人明白其中利害关系!

右下点在看,右上点【···】分享,就是最好支持

思考者在阅读

武汉决战时刻,特朗普却发出特殊信号!

中国危难之际,美国干了4件落井下石之事!

原文链接

赞(0)

评论 抢沙发

新华侨网 » 原创丨集中火力,前方已是疫情最后的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