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新冠病毒疫情下现倒闭潮 中国中小企业主吁免缴社保金

中国江苏省连云港市的一名工人在给工厂的机器喷洒消毒药水为工人节后返工做准备。(2020年2月9日)

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持续蔓延,北京一方面疲于抗疫,一方面也调控经济,希望能逐渐回到常轨,降低疫情对整体经济的冲击。然而,因疫情缓解的拐点不明,诸多企业开始面临人、物、金三荒,使得中国可能迎来下一波严峻的企业倒闭潮。尤其是中小微型企业,缺乏雄厚的资本,恐怕很难撑过这一道难关。

江苏省苏州市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主H先生在中国很多省份都设有工厂,总雇员达数千人,生产卫生纸、家庭用品等多项民生消费品,供销全国。 

他说,本周以来的复工情况非常不理想,诸如湖北省等重灾区,因为受到封城禁令和交通管制的影响,工厂几乎仍呈停摆状态。他说,总部周遭的华东省份开工率虽较好,但也只有五成,至于他在其他省份的工厂则只有约一到三成的复工率。

停产停工利空 

在卫生、区域和人口流动的影响下,中国举国上下的消费和经济活动都大幅减缓,再加上,交通管制、超市营业时间缩短,使得人们居家时间拉长,这些都不利于经济和商业的发展。 

“因为现在都没生意,所以,很多东西都变得比较麻烦。政府也开始纾困跟中小企业贷款,他们也希望大家都熬过这段时间。可是,我相信,后面倒闭潮会很多。”H先生说。 

就H先生了解,周遭的企业主朋友对疫情和景气也都不乐观。规模较小的企业准备休业来停损,但规模较大的企业工厂遍及各地,就算决定要撤守,这诺大工程一时半刻也难以启动。 

“都很惨呀!有的已经打算把公司全部收起来,等于做撤退的准备。“他说。 

中小企业纾困政策出台 

根据中国中小企业协会的最新汇整,目前中国的四大直辖市和24个省份的省市政府为加大企业复工复产保障力度,都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帮扶中小企业的政策措施,希望协助企业解决资金、资质、生产场地、设备购置、原材料采购和人员配备等各方面保障。 

中国出台的措施其中包括:下调水、电、天然气价格,以减轻企业负担,并鼓励劳资协议减薪、以避免裁员。纾困措施还允许企业缓缴社会保险金六个月,至多不超过一年。另外,也要求银行不抽贷、甚至鼓励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或提供新贷款等。此外,若企业承租国有资产用房,也能得到房租减免或延长合同履行期限等种种优惠措施。 

虽然中国积极帮扶中小企业,但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原创始人吴海却首先发难。周二(2月11日),他在微信公号上发表了《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文章,大胆昌言,希望让受疫情影响的企业能免缴社保金。因为他认为政府的诸多政策很难帮到企业,尤其是银行贷款,目前各企业面临破产的风险太高,银行很难愿意借贷。 

根据路透社周一(2月10日)的报道,超过300家中国企业正在寻求总额至少574亿元人民币的贷款,以缓解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带来的冲击。 

报道称,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寻求50亿元的贷款、食品外卖巨头美团点评寻求40亿元、共享出行巨头滴滴出行寻求5000万元,其他寻求贷款的公司还包括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和互联网公司奇虎360等。 

报道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在北京申贷的公司可能会获得快速审批和优惠利率。但其中一位消息人士也表示:“银行不会向所有企业发放贷款,因为他们需要评估这些企业是否真的有能力偿还贷款。” 

吴海说,如果没有资金援助,他的魅KTV连锁很难撑过4月。一旦破产,1,500人将失业,损失也高达4亿人民币。 

大胆昌言 免缴社保 

吴海在文中列出魅KTV的整体成本结构,其中前三大的支出分别是:工资占43%、房租31%及缴交社保和公积金占20%。 

前两项,他认为,对大部分企业来说,都是非常沉重的负担。但为了维持下去,各方应该都愿意共体时艰,因此,他认为有协商减免的空间。也因此,若政府能加大力度,让受创企业免缴社保金,他说,国家就能避开这一波倒闭潮、也能减缓对整体经济的冲击。 

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这时候,社保是绝对不应该交的,因为他已经失业了。相反的,社保和失业金应该拿出来给他补贴的。我提的这些政策不是哭穷,而是说,希望能帮到所有的企业。“ 

吴海说,政府的帮扶政策可以缓解困难,但解决不了真问题。 

针对社保缓交,他说,那还是一笔应付款。缓交6个月后,经济即便复甦,但企业业绩还是受到影响,但6个月后,还是要缴这一笔钱,企业同样会“死掉“。 

利益博弈如何均衡? 

H先生虽然还有足够的资金可以撑到年底,但他也认同吴海的提议。他还进一步提议说,希望政府能提供五年的免(低)息贷款,才能完全缓解这一波的倒闭期。 

“五年短期的无息,我觉得,这样大家都会活回来。因为,银行反正有一些资金,譬如说,前两年是无息,然后,第三年、第四年,一点点利息。这样子,给个五年的期限,我觉得应该是有帮助的,”他说。 

“这几个月的痛呀!是一两年补不回来的,都没营业额呀!”他补充说。 

不过,若中央没有统一规划,任由地方政府祭出这样不等的帮扶力度,部分经济学者认为,可能太过于倾斜,侵害到整体纳税人的权益、而且也很难一刀划出可操作的标准。 

“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可能就存在一个利益的博弈。中央政府要制定一些政策,它肯定是能平衡全体纳税人的利益,地方政府所制定的政策可能过度倾向于维护本地区的利益。因此,这个博弈就可能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有的地方可能是过度的、有的地方可能是不够的。”北大一位经济系教授匿名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 

这位北大教授说,这波疫情对中国的经济冲击很大,服务业首当其冲,像是娱乐和餐饮等行业,的确可能是致命的一击。 

由于疫情尚未缓解,目前的对中国今年整体经济成长率的预测,都还可能面临修正。不过,着眼目前的冲击,他说,今年GDP要保六早就不可能,能不能保五,也还是个问题。

赞(0)
新华侨网 » 新冠病毒疫情下现倒闭潮 中国中小企业主吁免缴社保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