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华人新视点

够了!别再给医护人员安排苦情戏了!

点击上方 “武志红”,回复文字“情绪

免费做一次「疫情心理体检」

作者 | 武志红

01.

15日下午,甘肃省派出第三批援助湖北的医疗队,出发前,医疗队做了出征仪式。这个仪式上的一幕——剃光头,刺痛了无数人。一位剃了光头的女医护人员说:国家有难的时候就应该上,没什么理由。我们连命都豁出去了,还要什么头发。相信她这句话是由衷的,可同时,视频画面可以看到,不少女战士也有抗拒一面,当秀发被剃落时,她们眼泪直流。这个画面之所以刺痛了无数人,引发广泛的愤怒,首先是因为,这是过度牺牲。理发是必要的,因长发会让穿防护服变得复杂。可是,剃光头就是没有必要的。此前,有一些女医护人员主动地做了剃光头的选择,这种发自个体自由意志的选择,是一种美。可以看到,做了这种选择后,她们脸上有自豪和坦荡的神情。但统一剃光头,这个画面中的味道太苦,不仅有止不住眼泪,她们的神情也很苦。这份苦,也让我们痛苦。需要注意的一个细节是,甘肃省派出的这批医疗队中,14位女性,1位男性,然而,这位男性留着短发并未剃光,倒是14位女性全剃了光头。这份对比很扎眼,这说明,剃光头并不是必要的。前线的情况也一目了然,例如钟南山和李兰娟两位院士,并未剃光头。她们中有人受不了,我们更是受不了。因为,所有在一线奋战的医护人员,她们的付出和牺牲,实在是太大了。全社会都深深感激他们,想保护她们,想为她们做各种事情。可是,有人竟然一而再再二三的,让医护人员做不必要的牺牲,这太让人心痛,太让人愤怒!竟然让怀孕九个月将临产的女护士上前线。竟然让流产十天的女护士上前线。除夕夜时,武汉市的一些医护人员的年夜饭,竟然只有一碗泡面!要知道,武汉是有了名的美食之城,给这些可敬可佩的战士们好好准备一些吃的,这很难吗?就算不得已要选择速食,那能不能品种多一些?就是一碗泡面!这怎么拿得出来!前线战士中,女医生占了医生中的一半,而护士中女性占了绝大多数,然而当有人提议为这些女战士们准备好卫生巾等女性用品时,竟有领导说这些是“特殊物品”,而第一时间拒绝了。偶尔有这样的事情就罢了,关键是,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还一再发生,这实在是让人受不了!02.这些画面真的是深深刺痛了我,在被刺痛时,我也不断去思考其中的心理逻辑。这些画面中的心理逻辑,我非常熟悉,它可称为“苦情文化”或“苦情戏”。相信我这么一说,我们社会中的多数人立即都会有感觉和想法唤起,因为都太熟悉了。我们家庭中,很容易见到苦情戏。一些父母和老人,会把自己弄得苦哈哈的。我们社会中太多人,对父母,特别是对母亲,有无比深重的愧疚,就是因为母亲受了太多苦。有些苦,是没办法的,是其他力量加在母亲身上,有些苦,则像是一些母亲主动追求的。不光是家中,社会生活中也很常见。例如清华大学一位老教授,捐出了一千多万人民币,可是,他自己病了却不忍用进口药治疗自己……我信奉的一个哲学是:只要一个人没有主动地伤害别人,他就拥有自由。这句话的对立面,即苦情文化:只要一个人没主动伤害自己,他就不是可被称道的好人。所以过度牺牲这个词都不够准,更准确的表达是,你要主动虐待自己。明明可以活得更好,但不行,这证明不了你的诚意,你必须亲手灭掉你的好生活,让自己活得苦不堪言,还要说你甘愿如此,你乐在其中。物质和身体上受苦,嘴中说乐在其中,这些做法混合在一起,是要通过自我伤害去表达忠诚,或某种誓言般的东西:我不会让自己强大,不会让自己好过。03.自己主动地追求苦情,可以说是卖惨,这是一回事。被设计拉入苦情戏,则是另一回事。先说说主动卖惨。一位女士,发现老公特别喜欢说“老婆你看我好可怜”。他动不动把自己冻着饿着,这个时候他要的,就是自己的可怜与惨被看到,而如果你为他做点什么,提前把他的可怜给满足了,他会不高兴。不少人发现,自己一些家人有强烈的卖惨倾向。他们很付出,不为自己花钱,但他们要换取道德资本。我有了道德资本,你要回报我一些东西,例如亲近,例如认可,至少是“不要攻击我,说我是坏人”。最糟糕的,是我这么有道德,所以你要听我的话,而且我们关系一切问题都是因为有欲望、有享受的你。玩苦情戏的人,很容易跟幸福快乐无缘。苦情戏,是一种三角游戏,不止演给自己和对方,也是演给作为第三方的观众的。真心实意演苦情的人,是通过灭掉自己的欲求,来向集体和大家长这些观众显示——我没私心,我是安全的。当然很多人,苦情戏只是在有意识地演,例如不少公仆,穿得超朴素,显得很苦,但财富其实累积如山。记得一个科长级的巨贪,他虽然贪了几个亿,但一块钱也舍不得花,也许这也算是一种苦情吧。再说说苦情戏陷阱,即诱导别人演苦情戏,例如甘肃省这次让女医护人员集体剃头。简单来说,自己追求苦情戏是自虐,而给别人制造苦情戏陷阱,就是施虐。这次疫情中,武汉最让人揪心的,就是医护人员总是缺少物资。不仅缺医疗物资,连生活物资都缺,例如前面提到的除夕夜吃泡面,例如一度连塑料袋都缺。更讽刺的是,前湖北省委书记曾说:我们不缺物资医疗物资缺,并非都是因为现实原因。因为全世界的口罩和防护服都在往武汉搬运,但物资卡在了武汉市红十字会,例如有人通过武汉市红十字会自己公布的资料统计出,他们收到的口罩有一千多万只,但发出去的却只有一百多万只。这太荒唐!一定会有人为武汉红十字会辩护说,那是因为太多口罩和防护服不够医用的标准,但拜托!前线的医护人员们一次次地呼吁说,什么口罩和防护服都可以,总比没有强!毕竟连塑料袋都缺啊!这种条件制造苦情陷阱,就藏着这样一种逻辑:我照顾不好你,无意照顾你,甚至还想虐待你。可这显得我很不好啊,那么我去宣扬一种苦情戏,诱导你自己虐自己。这时,就不是我照顾不好你,不是我无意照顾你,不是我虐你,而是你主动寻求的。并且,当人真正接受苦情文化时,那些本来该担负责任的一方,就可以免责了。可能一些做宣传的人,太想宣扬苦情文化,因此出现了一些笑话。例如百度搜索“丢下一万块钱就跑”,你会看到这样的搜索结果:第一次看到这个画面,我真是被逗乐了。这些事情很多,它们看上去十足荒唐,但我不是特别在意,毕竟是我们的文化啊,我习惯了,麻木了。可是,不能让一线的医护人员这些战士们去演苦情戏,而且是真让他们陷入到匮乏和危险中。请向贵州学习。贵州医疗队出发时,会收到贵州省委省政府、后方指挥部准备的暖心包。一个暖心包有30多斤重,是一个精致的旅行箱,箱子上贴着性别和尺码的标识,里面则装着电热毯、热水袋、保温杯和保暖内衣等各种“暖”设备,还有牙刷牙膏、洗发水沐浴露等日常用品。特别贴心的是有女性用品、成人纸尿裤、吹风机、指甲钳等小物件,还有一双棉拖鞋和洗漱用拖鞋。我们能接受第一时间的匮乏与不足,毕竟事情紧急,我们也接受现在的不足,毕竟是需求量太大。可不能接受的是,武汉红十字会竟然有意为难协和医院,我们也不能接受,事情没有迅速朝着好好照顾医护人员的方向发展,而一再去制造苦情戏。纪录片《中国医生》的导演张建珍说:我更希望在疫情结束之后,所有医生都可以被善待。无数人一样有这样的希望。同时也希望,在疫情还在持续中时,我们拿出大国强国风范,照顾好这些战士们,不要让他们缺少防护地陷入危险,一定要在生活物资上,把他们照顾得好好的。并且,如果做不到,也不要阻碍民间力量去做这些。迫不得己的牺牲,是正能量;没必要的牺牲就是施虐,是最糟糕的负能量。一开始的徒手肉搏也许是没办法,但这么久了还这样,就是无能!作者 | 武志红,资深心理咨询师,得到热门专栏《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作者,著有畅销书《为何家会伤人》、《为何爱会伤人》等,微博:@武志红。现于北上广深杭厦门成都苏州南京青岛10个城市开办了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ID:wzhxlx)。 生命的根本需求 是渴望被看见

识别下方二维码,回复文字“情绪

免费做一次「疫情心理体检」

原文链接

赞(0)

评论 抢沙发

新华侨网 » 够了!别再给医护人员安排苦情戏了!